194.第194章 暗处的男人!(求推荐票!)

    第194章 暗处的男人!(求推荐票!)

    钟伟山清醒过来,猛的点头:“好!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叶辰没有说话,双手负在身后,等待着钟伟山的答案。

    钟伟山复杂的看了一眼叶辰,感慨道:“当年我知道叶家有个男孩掉下了东钱湖,以为死了,却没想到,他活过来了。”

    钟伟山见叶辰没有反应,便步入正题:

    “五年前,我负责调查江南省的一些特殊案件,云湖山庄的那件事,是我那年来遇见最诡异的。”

    “继续说。”叶辰眸子眯着,说道。

    “事情发生时,我正好在江城处理另一个案子,所以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当时宴会上的人都被驱散了,我见到你的父母时,他们伤的很重。”

    叶辰一怔,转过身来,质问道:“你说什么!伤的很重?还没有死?”

    钟伟山点点头,又摇摇头,似乎有些纠结。

    数秒之后,才道:“其实也算死了,两人几乎没有了呼吸,心跳也几乎停止,但是从某些症状来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你带他们去医院了吗?”叶辰大声道,语气显然有些激动。

    “当然,我第一时间带他们去了医院,但是医院的结果自然是下了死亡证明。”

    叶辰眸子很是复杂,他医术通天,知道医院的死亡证明说明不了什么!

    只要他想,十个下了死亡证明的病人,他能救活九个!

    “叶先生,事情还没有完,最诡异的事情出现了,本来尸体应该转交法医处理,但是医院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男人拿了一份特殊的文件,说是要带走这两具尸体半小时。”

    “半小时后,他又把尸体送了回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上面又下达了文件,说尸体不需要法医检测,建议直接火化处理。”

    “当时我的感觉就好像一双大手操控着一切。我没有马上火化,通知了一些叶家的家属和朋友,但是不知道为何,没有一人愿意处理火化事宜,就在我头疼之际,一个女孩来了医院,说可以当叶家夫妇的家属……”

    听到这里,叶辰将一切事情串联了起来。

    这个女孩自然就是孙怡,后面的事情他也大致了解。

    但是最大的疑惑出现了,为什么那个陌生男人要把尸体带走半个小时?

    还拿着特殊文件。

    将死之人,尸体有什么研究价值?

    而且,叶辰敢肯定,半个小时后,那男人送回的尸体一定不是父母的尸体!

    甚至对方的语气更像是毁灭证据一般。

    毕竟一旦火化,父母名义上就算真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再想要找寻证据,根本不可能。

    钟伟山还没有交代完,继续道:

    “我感觉到云湖山庄的事情有些不对劲,所以那几年我一直通过各种渠道查,期间,我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这个男人曾经和你的母亲在一间咖啡店见面过,只不过聊了一半,两人就争吵了起来,你母亲甩身离去,态度似乎很强硬。”

    “我本来将那家咖啡店的监控保存了下来,却没想到,第二天,这文件就从我电脑消失了,我去了那家咖啡店,同样,文件丢失了!不光如此,一天后,我又再次见到了那个男人!那男人只丢下了一句威胁,如果我再调查此事,我全家性命不保!”

    “后来为了我的家庭,我停止了调查,这是我大致知道云湖山庄的一切。”

    叶辰没有说话。

    他陷入了沉思,钟伟山不可能骗自己,按照他的说法,这个男人成为了父母出事后最关键的存在。

    而且母亲竟然认识这个男人。

    “你有这个男人的照片,亦或者说,你能大致画出这个男人的样子吗?”叶辰道。

    钟伟山知道叶辰会这么说,便道:“我当初也想调查这个男人,但是却发现,只要他出现过的地方,监控信息都会被抹掉,不过我应该能画出此人的长相。”

    叶辰让人取来了纸笔,钟伟山直接循着记忆画了出来。

    虽然是画像,但是叶辰能依稀想象出对方的样子。

    “这画像还不够,我会想办法让你离开这一号监狱,到时候有专门的人和你对接,我希望能通过3D建模的方式,得到对方的真面目,你能做到吗?”叶辰开口道。

    钟伟山想了想,点头道:“应该没有问题,之前我还在那位置的时候,就经常接触这一块。”

    “好。”

    叶辰离开了监狱,并且打了一个电话给应擎,让应擎派人对接此事。

    ……

    与此同时,京城一处大宅之中。

    一个中年男子正盘腿而坐,气息不断凝聚,他的身下是一块巨大的石头。

    石头之上不断涌出灵气,钻入了男子的体内。

    男子的气息不断攀升,整个屋子都传来震响!

    如果钟伟山在这里的话,必然会发现这个中年男人就是那个威胁他的存在!

    突然,屋外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中年男子睁开眼眸,锐利的目光射了出去,身下的巨大灵石居然直接碎裂!

    “进来!”

    他一声呵斥,大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开!

    整个屋子的气息涌动着,让人心悸。

    一个精瘦的男子走了进来,跪在了中年男子的面前:“江先生,属下有要事禀报。”

    “什么事?”

    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一股滔天气势散发开来。

    精瘦男子直接道:“就在今天,江南省一号监狱,有人见了钟伟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