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漫威里的德鲁伊

1322.第1290章 获得平静

    第1290章 获得平静

    地面上打的异常热闹的时候,地下的阿尔文他们也算是打完收工了。

    飞剑清场,然后黄金藤抽干了黑女巫的精气神……

    阿尔文粗鲁的将浑身破破烂烂的黑女巫从枯树里拽了出来,然后黄金藤代替她为那些正在发育的苍蝇提供营养,让它们保持安静。

    这个做法非常的冒险,但是结果还不错!

    阿尔文清楚的感应到黄金藤通过枯树的枝干跟无数的瘟疫苍蝇建立了联系,丝丝缕缕的精神力透过枯树转变成滋养瘟疫苍蝇的巫力,把它们连接到了一起。

    闭着眼睛的阿尔文感应着脑子那能让密集恐惧症呕吐的画面,他有点意外的发现那些成熟的瘟疫苍蝇在反哺着枯树。

    也许等那些该死的瘟疫苍蝇全部成熟了之后,只要黄金藤努力的开吸,就能一次吸干那些恶心的苍蝇。

    这样也省的诺曼·奥斯本花费巨大的心力,去制造只能用一次的杀虫剂了……

    多米尼克走到了奄奄一息的黑女巫身边,他伸手插进了黑女巫的胸口,用力的拽出一颗依旧在鼓动着的心脏。

    吉赛尔瞅了一眼冷眼旁观的阿尔文,她哼了一声走到多米尼克的身边,说道:“你准备怎么办?”

    多米尼克看着手里不停鼓动的心脏,沉声说道:“销毁它……”

    “不……”

    依然活着的黑女巫发出一声绝望的吼叫,“杀死我,你也将会死去!

    诅咒将我们的生命相连接,摧毁我就相当于摧毁你自己……”

    多米尼克听了无所谓的笑了笑,他用力的捏着手里的黑色心脏,让地上的黑女巫发出惊恐的嚎叫……

    冷眼看着黑女巫的身体逐渐的崩溃,多米尼克沉声说道:“永生不死对于卡尔德来说是‘诅咒’!

    他一定很乐意跟你一起死亡,因为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说不定能找回自己的爱人……”

    黑女巫绝望的伸手指向了多米尼克,用最恶毒的声音说道:“不,你会一直被诅咒煎熬下去,你永远也无法找回自己的爱人……

    我诅咒你的灵魂永远在这个肮脏的世界游荡,我诅咒你永远无法得到安宁……”

    多米尼克面对这么恶毒的诅咒,他无所谓的捏碎了手里的心脏,然后看着身体崩溃的黑女巫,说道:“我无所谓,我叫多米尼克·托雷托,我可不是你所谓的卡尔德!”

    濒临崩溃的黑女巫振作起最后的精神,刻毒的说道:“多米尼克·托雷托,你注定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祸。

    你的一生注定在刀尖上游走,永远无法获得安宁……”

    黑女巫彻底崩溃的时候,多米尼克无所谓的拍了拍手,试图把手上的灰烬拍掉。

    结果那些源自黑女巫心脏的黑色粉末像是有生命一样的在半空中凝聚。

    就在多米尼克好奇的想要看看到底哪里出错的时候,那些黑色的粉末突然窜进了他的衣领……

    多米尼克在吉赛尔的帮助下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然后这个硬汉有点惊恐的试图回身看自己的后背……

    看着吉赛尔奇怪的眼神,多米尼克有点不安的说道:“怎么了?我的身后到底有什么?

    那个女巫已经死了,我按照卡尔德的方法彻底的杀死了她……”

    吉赛尔看着多米尼克的后背,她犹豫了一下用脚在地上画了三个相连的“X”,说道:“你的背上多了一个标志,‘XXX’这代表着什么?”

    多米尼克听了仔细的感应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突然用长剑割伤了自己的手臂,然后看着很快就愈合的伤口,他有点不知所措的说道:“怎么会这样?诅咒应该解除了……

    …………

    多米尼克不知所措的时候,远在监狱岛上修养的天使科菲突然从床上睁开了眼睛。

    这个黑人天使叹息着说道:“卡尔德,你不能死!

    我代你承受了数百年的诅咒,那让我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诅咒不仅让你和黑女巫的生命相连,也让你和我的生命相连……

    很抱歉还要你承受‘永生’的痛苦,因为我有我的使命!

    你不能死,最少在我找到内心的‘神’之前,你不能死!

    我的‘神’抛弃我了,我要把我的‘神’找回来!”

    石翼兽军团的首领莲诺尔站在科菲房间的窗外。

    巨大的石像鬼偏转着脑袋,回头看着房间内喃喃自语的科菲,她开口说道:“痛苦代行者也会自我怀疑吗?

    你在质疑我们的神?”

    科菲坐起来看着窗外的莲诺尔,他脸上露出了和煦的微笑,说道:“‘神’从来不是某一人,‘神’是我们内心的信条……

    每一个痛苦代行者都知道自己服务于‘教条’,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传播‘神’的福祉,让人们对自我进行规范。

    我们高估了自己的内心,也高估了自己对痛苦的忍受能力……

    如果世间的痛苦能让我们崩溃,那就说明我们过去传播的信仰有问题。

    我需要寻找我内心的‘神’,不然我永远无法找回原来的自己!”

    说着科菲的脑袋上燃起了神火,他伸手在自己头顶的神火上抚摸了一下,看着莲诺尔,说道:“点燃了神火除了让我的身体变得强大,并没有使我平静。

    神火只是力量,它使我们变得强大,同样也使我们变得盲目!

    当我们习惯运用力量去面对问题,而不是用‘宽容’和‘理解’去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已经背离我们的‘教条’……

    力量让我们无法像普通人那样思考!

    当我们天然的被隔离在普通人之外的时候,我们的‘教条’怎么才能被人信奉?

    甚至我们自己都忘记了那些让我们自我规范的信条……”

    莲诺尔作为军团的首领,她看待事物的角度和科菲有着天然的不同,她听了科菲的讲述,第一时间就吃惊的叫道:“你要背叛我们的‘神’?

    你知道‘神’不应该被指责!”

    科菲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神’应该经受得住指责!

    我们的‘神’不是华纳海姆的神王,而是内心的信条……

    ‘神’无所不能,因为他能让我们成就自我!

    神王可做不到这一点……

    你还还记得我们最早的使命吗?

    那个时候的人类在生活在蒙昧当中……”

    说着科菲看着莲诺尔若有所思的表情,笑着说道:“我们的使命是让人类学会‘生活’,然后在生活中找到自我。

    利用他们的弱点,让他们信仰我们,试图从我们这里获得‘救赎’,现在看起来是错误的。

    因为我们自己背离了初衷……

    莲诺尔,你们为了守护人类战斗了数千年,你们有着最纯粹的灵魂。

    但是你们不知道自己所作所为的根本意义!

    你们恪守着信条,仿佛自己异常坚定,但是你们的灵魂是懵懂的……

    你没法儿否认自己的‘坚定’更多时候只是安慰自己的借口,因为你的内心无所适从……

    你在迷惑,因为你的‘神’不知去向……”

    莲诺尔听了沉默了很久的时间,然后消沉的说道:“我该怎么办?

    我点燃了神火,但是我一点都没有觉得高兴……

    因为哪怕我燃烧自己的神火,华纳海姆从来没有回应我”

    科菲缓缓的走到窗台边望着远处的蔚蓝的海面,笑着说道:“每个人的问题不同,你的问题需要自己去解决。

    忘记自己的使命,让自己回归到最初的道路上。

    那个阿尔文说的有道理,如果你无法放弃自己的使命,那你们应该换个角度看待自己的使命。

    如果你们的使命是和恶魔作战,那么就不要把自己困在某一个地方,或者只针对一种恶魔。

    这个世界很复杂,人们内心的恶魔更加的可怕……

    相对于那些堕落的天使,人们内心的恶魔才更加值得被讨伐。

    帮助他们面对内心的恶魔,是一种更伟大的守护!”

    莲诺尔听了有点不确定的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怎么才算帮助他人战胜内心的恶魔?”

    科菲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无非也就是从制止邪恶开始。

    也许你可以参照阿尔文的说法,去找那个叫布鲁托的家伙……

    先‘拯救’一个被邪恶彻底浸透的灵魂,然后在思考到底应该怎么做!”

    …………

    阿尔文不知道自己之前对石像鬼们的一番胡说八道,会给布鲁托大老板带来怎样的麻烦。

    如果他知道了,说不定会把地狱厨房黑帮大佬的名单全部念上一遍……

    看着从昏迷中醒来的斯塔克,阿尔文笑着说道:“伙计,你做了一场好梦……”

    说着阿尔文挥手召唤了食尸藤,巨大的红色藤蔓吞没了一个阴暗角落里的梦境行者。

    就是这个家伙控制了斯塔克,但是让人意外的是,贾维斯早就发现了那个梦境行者,但是他不仅没有伤害他,反而阻止了弗兰克他们杀死那个家伙的想法。

    斯塔克的“美梦”让他变得平静,一直检测着斯塔克身体状况的贾维斯大胆的把他留在了梦里,因为这个人工智能觉得自己的老板能在梦里获得极大的好处。

    现在斯塔克醒了,那个梦境行者自然也就没有用了……

    斯塔克看了一眼四周的景象,他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甚至没有在意停留在附近的巴基……

    看着斜靠在枯树上的阿尔文,斯塔克笑着说道:“我在梦里重新过了一遍童年生活。

    我发现自己因为任性错过了很多东西!”

    说着斯塔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巴基,他突然笑着说道:“阿尔文,其实‘遗憾’才是生活的主流对不对?

    因为我们总是在‘失去’!”

    阿尔文对于斯塔克突然变得“哲学”了有点不适应,他摆手制止了大发感慨的斯塔克,说道:“‘失去’让我更加珍惜现在拥有的!

    ‘遗憾’让我们用更成熟的心态去面对生活……

    老兄,心怀阳光的人总能看到阳光!

    如果‘遗憾’只是‘遗憾’,你的生活该有多灰暗?”

    说着阿尔文有点好奇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巴基,然后对着斯塔克说道:“你看起来想明白了一点什么,你原谅那个铁胳膊了?”

    斯塔克听了眉头跳动了几下,然后撇着嘴说道:“怎么可能?

    我只是不恨他,不代表我要原谅他……”

    阿尔文听了笑着跟斯塔克碰了碰拳头,然后笑着说道:“好吧,这才是我认识的托尼·斯塔克!

    不过你没有喊打喊杀也是一个不错的开端,最少史蒂夫可以松一口气了!”

    斯塔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道:“不然我应该怎么办?

    他只是一个工具,他也没有一对爹妈让我杀一遍出气……”

    说着斯塔克瞥了一眼跟巴基形影不离的史蒂夫,他用奇怪的语调说道:“而且他的男朋友还是我们的朋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