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漫威里的德鲁伊

1316.第1284章 委屈他了

    第1284章 委屈他了

    黑女巫确实是被阿尔文的话给惊呆了,不过阿尔文的言语里泄露了一部分他害怕那些瘟疫苍蝇失控的问题,这给了黑女巫机会。

    阿尔文眼前的黑女巫突然面露微笑的看着阿尔文说道:“在那些瘟疫苍蝇成熟之前,我确实无法完全控制它们,我只能用成长的营养把它们吸引在下水道。

    只有当它们成熟之后我才能真正的控制它们……

    如果你杀死我,那些苍蝇会自己飞出去寻找食物。”

    说着黑女巫有点讽刺的说道:“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很讽刺,你不仅不能杀死我,还要保护我。

    如果我死了,不管是在梦里还是现实里,那些瘟疫苍蝇都会带着我的怨恨去实现我的目的。

    你们像是老鼠一样的繁殖,你们筑起一座座肮脏的巢穴在里面苟且!

    这个世界属于女巫,属于我的神!

    我的‘瘟疫’会是神灵的皮鞭,它会不时的抽打你们的灵魂,让你们明白到底谁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阿尔文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缓缓靠近自己的史蒂夫和巴基,他苦笑的指着满身褴褛的黑女巫说道:“就是这种东西居然敢于鄙视我们!

    她一个住在粪坑里的恶心玩意儿,居然鄙视我们这种安居乐业的善良人士!”

    说着阿尔文看着佝偻着腰身,歪着脖子像是好奇的野狗一样打量着自己的黑女巫,他有点不耐烦的说道:“看看老子身上的装备,在看看你……

    老子一只袜子都比你全身上下的东西加起来值钱!

    老子踩过狗屎的鞋底都比你的脸要干净!

    你他妈的看起来就像垃圾堆里跳出来杂种,还是老鼠和蛤蟆杂交而成的恶心玩意儿。

    你他妈的脸上连一块好皮都没有,还敢说我们肮脏?

    看看你的满嘴烂牙,你每天靠狗屎果腹吗?

    你们的神就是这种品位?

    你给你们的神打工,他们连个牙医保险都不给你上吗?

    你吃狗屎的时候不会硌到牙齿吗?

    你这种生活在下水道里面的肮脏蛆虫居然敢鄙视我们?

    刚才那个浑身裹着臭烘烘的布条的阿玛内特,看起来都比你要高贵一百倍……

    哦,她确实比你高贵,因为你们这种恶心的垃圾是被赶出埃及的流浪臭源,而阿玛内特却是你们的神钦定的领袖。

    这么看来你们的‘神’其实也不算蠢,最少他们能分得清哪些是能看的,哪些是让人看的想吐的!

    你肯定就是后者,我家的狗看到你都想吐……

    阿玛内特肯定是觉得跟你这种垃圾货色合作很掉身价。

    所以才把你丢在这里,好让你这个恶心的东西激怒我,让我砍了你……

    她成功了!

    我要把你一寸一寸的砍断,然后把你浸泡在粪坑里,最后把你用管道冲进你们那些神的金字塔。

    你最好有灵魂之类的东西,这样你就能看着自己的神捂着鼻子厌恶的表情。

    那时候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恶心,也许你到时候照着镜子就会呕吐……

    因为你他妈的确实丑到了灵魂深处……”

    所有人都被阿尔文连珠炮似的辱骂给吓蒙了,四个冬兵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唯一的一个长相异常性感的女性冬兵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说道:“我们的老板看起来真的不一般……

    我宁愿被人在身上开一枪,也不愿意听他这么侮辱我……”

    一个黑人冬兵鼓动了两下厚实的嘴唇,说道:“我们没得选,要么被反复洗脑,要么就老实的干活儿……”

    黑女巫被骂的愣了半分钟的时间,她尖叫着叫道:“你在胡说?”

    阿尔文很鄙视的盯着黑女巫的眼睛,用最欠揍的语调,说道:“我胡说?我胡说什么?

    你长得不恶心吗?

    阿玛内特难道不是因为你长得恶心才离开这里,留下你送死的吗?

    你肯定没有照过镜子,下水道里的污水都映衬不出你的恶心模样。

    换做我是老大,我也最先让你这种恶心的货色去送死,因为留下你只会影响我的心情和食欲。

    哦,我的天!

    不能提食欲,你的样子比我见过的最糟糕动物的排泄物都要让人恶心。”

    黑女巫听了,发疯一样的挥动着骨瘦如柴的手臂像个泼妇一样的试图抓烂阿尔文的脸……

    阿尔文冷笑着让“暴虐”在手臂上化出一面带着尖刺的盾牌用力的拍在了黑女巫的脸上,把她打的横着飞了起来……

    看着大量的苍蝇从顶上飞下来填进了黑女巫脸上的凹陷内,阿尔文嗤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是臭狗屎一样的东西,因为苍蝇都喜欢这种玩意儿。

    它们在狗屎里产卵孵化,然后变成蛆虫蠕动……

    你就是臭狗屎,我要是你我就立刻去死,我猜那个阿玛内特连多看你一眼都不会乐意,因为你确实太臭、太丑了!”

    黑女巫被骂的有点崩溃了,旁边一直行动迟缓的阿玛内特的幻影和弗兰克、斯塔克的幻影都开始维持不住,慢慢的像是碎片一样的落在了地面。

    被阿尔文接二连三的羞辱,最重要的是她已经确认肯定不是阿尔文的对手。

    无法可想之下,黑女巫咬牙切齿的怒吼着,“阿玛内特去了地面,她会复活我们的神,让我们重现荣光……

    你这个……”

    阿尔文听了摆手制止了黑女巫接下来的话,他想了想说道:“好吧,我知道了!

    谢谢你的合作……”

    说着阿尔文毫不犹豫的一道“地狱火”喷射在黑女巫的身上……

    狂烈的火焰烧穿了黑女巫的身体作用在她身后的树干上,把那些干枯的树干烧的“噼啪”作响……

    黑女巫惨叫着化成了黑灰飘进了四周的树干内,然后这个绝望的不知所措的女巫用最惨烈的声调大叫:“你不能杀死我……”

    深谙俄式谈判风格的阿尔文冷笑着说道:“是的,我不能杀死你!

    因为你死了,外面那些瘟疫苍蝇就会因为失去营养的来源而失控……

    你是怎么给它们供应营养的?

    用你狗屎味道的身体去孕育那些恶心的苍蝇?

    我现在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我现在只是在烧你,这样能让我心情愉快一点,你最好坚持住!

    我其实不想杀你,真的!”

    面对发癫的阿尔文,黑女巫用最恶毒的语调惨叫着叫道:“我死了之后,瘟疫之树就会失去巫力,那些瘟疫苍蝇就会摧毁的城市……”

    黑女巫说话的时候,阿尔文对着发声的位置喷射了一道粗大的“地狱火”,把她烧的滋哇乱叫之后说道:“原来你只是电池,那颗什么瘟疫之树才是滋养那些苍蝇的管道……”

    说着阿尔文召唤出黄金藤扎在一面树干上……

    看着黄金藤鼓动着身体,像是水泵一样的抽取着黑女巫的精神力,阿尔文一边焚烧着干枯的树干,一边笑着说道:“梦境行者在自己编织的梦里无比强大,你最好打起精神来。

    你想象力的上限也就是你们的神,让我看看他们有多强大?

    你的时间不多了,努力一点……”

    阿尔文这也是被逼急了,阿玛内特去了地面,自己被困在了梦境当中。

    如果那个阿玛内特留在下水道的话,阿尔文说不定留在梦里跟这个黑女巫聊聊,多拖延一点时间。

    但是如果地面出现变故,自己还在这里废话个什么劲儿?

    最坏的情况也不过就是引爆那些弗兰克他们布置好的铝热剂燃烧弹。

    然后让地面的人凭借那些防护服的保护,赌一赌自己在那些幸存的苍蝇攻击下不会被感染病毒。

    而且阿尔文清楚的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行动,外面的弗兰克随时都有可能干掉这个黑女巫。

    没有那个阿玛内特的掩护,凭借那些“不死者”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弗兰克和JJ的攻势。

    要知道弗兰克是抱着付出一定代价也要干掉女巫的家伙,只要发现了女巫就意味着结束……

    既然都这样了,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打破了梦境出去之后只要那颗瘟疫之树还在,自己说不定还能想点办法。

    要是等到弗兰克一把火点了瘟疫之树,一切都没法儿逆转了……

    黑女巫感受到了阿尔文的决心,她发出了一声搏命般的尖叫,然后整个梦境空间内站起了数百个高大的金甲武士。

    他们看起来要比刚才的狼头武士稍微高级一点……

    史蒂夫这时候已经想明白了阿尔文在干什么了,他苦笑着看了一眼身边的巴基,说道:“我们现在是累赘,加把劲儿把这些东西都干掉……”

    巴基拿着一把自动步枪对着几个金甲武士扫射了几轮,特制的弹药在他们的身上打出一个又一个碗口大小的洞。

    但是那些好像石头制成的武士完全无视了身上的伤势,继续朝着他们发起了攻击。

    矮身躲过一记金甲武士的劈砍,巴基大叫着说道:“为什么不用更厉害的法术?

    你的‘火墙’不能用吗?”

    巴基一边大叫,一边转身窜到一个金甲武士的身后,跳起来用一把匕首刺进了金甲武士的后脑,用力搅动了几下之后在那个金甲武士的脑袋上开出了一个大洞。

    史蒂夫几道慢速箭打在了围困四个冬兵的金甲武士身上给了他们最好的掩护,然后苦笑着说道:“不能用,用出来以后这里除了我和阿尔文,没人能活下来。

    所以我说我们成了累赘,阿尔文肯定有更厉害的东西,但是他不敢用……”

    就在巴基和几个冬兵压力巨大的时候,那边的阿尔文一边焚烧着四周的枯木,一边激活了飞剑“北斗”……

    七把小巧的飞剑上镶嵌上符文Ral(拉尔),它们在安琪儿的控制下像是逆流而上的小鱼画着妙曼的弧度扎穿了一个又一个金甲武士的脑袋……

    巴基刚想跳起来打碎一个金甲武士的脑袋,就被一把飞剑抢了怪,他落地之后看着四周那些脑袋上开了大洞,摇摇预坠的金甲武士,无奈的对着史蒂夫说道:“确实委屈他了……

    就因为我们是累赘,所以阿尔文不得不帅起来!”

    史蒂夫听了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你确实可以这么理解……”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