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从姑获鸟开始

651.第645章 杀子之债

    第645章 杀子之债

    明珠大厦地下二层。

    空荡荡的仓库阴冷又潮湿,排风扇下竖立着一只通电的合金冰柜,上面贴满了黄底红字的符纸,还捆了七八匝大铁链,黄纸和锁链的缝隙,依稀可见拿白油漆画了一个繁体的肆字。

    “难怪老板叫你们逃走只带上它。”

    薇薇安轻轻抚摸着冰柜,涂满花汁的指甲和冰冷的合金碰撞,发出叮叮的声音:“十恶大败,四柱第一凶煞。真是不同凡响。”

    “这具尸体是老板亲自从东南亚带回来的。他宝贝得紧。”

    瘟乐抱着肩膀,诡异的目光在冰柜和薇薇安之间来回流转。

    冲薇薇安笑着说:“陈郎说服了全和大楼的人,听说他聘用了狗腿泽和张金轩作两栋大厦的保安队长。这两个人一个是兴义安的草鞋,因为出卖老大被社团追杀,一个早年因为贪污被警队开除。真是天生一对。”

    “好用就可以。没有天狗煞和五鬼官财煞,也做不成霸王卸甲。”

    薇薇安被瘟乐的眼神盯德很不舒服,她和瘟乐都是被薛文海养大的,算起来瘟乐是她的义兄,可薇薇安从小就很讨厌瘟乐这个病恹子,总觉得他精神不正常。

    她裹紧衣领:“这边的情况已经向老板汇报过了,那姓杨的商人根本不懂风水,也不知道他手上有什么奇珍异宝,能击溃风水局的异像,所以才造成一种明明什么都没做,风水局就像过了几十年似的自然败落的假象,现在碰上霸王卸甲,我看他也没辙了。明天我有要紧的事,你看住冷柜,有情况就通知干爹。”

    瘟乐脸上浮起一丝笑容:“金伯清终于死了?”

    薇薇安横了他一眼:“不该问的就不要问。倒是你自己要小心,等冥扎到手,就万事俱备。你交给斩骨仔那批货一旦出问题,小心干爹扒你的皮。”

    ————————————————

    杨狰一回头,说话的人的是个穿黑色布褂的老者,他手边摆着一盅白酒,桌上还有一小碟花生米。看起来坐在这儿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李阎一眼就认出了钱五,但是没吱声。反倒是杨狰,他打量了一会儿对方,眼里简直要放出光来。

    “老人家贵姓?”

    “免贵姓钱,钱五,别人都叫我五叔。”

    杨狰冲钱五做了个请的手势:“鄙人姓杨。五叔,不嫌弃的话,坐一桌喝两杯?”

    钱五滋喽一口把酒盅喝干净,端起花生米,安之若素坐到了杨狰和李阎中间的位置,

    “五叔您刚才说的话,我不太明白,能不能再讲一遍?”

    钱五点点头:“当然没问题。所谓三煞七嗔,是指三种少见的凶煞命格,和七件沾染过性命的凶器。这本来是堪舆术中用来镇压地龙翻身的法子,两广的风水相师,只要有些见识的都会用,陈郎受人指点,用三煞七嗔之法摆成了霸王卸甲的风水绝局,其生门不在阳世,必须深入风水界,才有破解之法,可活人没有入风水界的能耐,死人也不懂催破风水生门的堪舆道理,故无局可解。”

    说完,钱五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掠过了李阎和查小刀。

    杨狰虽然不认识钱五,但紧要关头,也顾不了许多,直率地说:“如果五叔愿意帮忙的话,不妨把条件开出来,我虽然只是个生意人,但也算交游广阔。只要力所能及,我绝不推辞。”

    钱五慢悠悠地搓开一只花生米,摇了摇头:“我看杨先生的言谈举止,不像是做生意的。”

    杨狰哑然失笑,反问道:“那依五叔您,我是做什么的?”

    “你腰挺膀圆,双眼带煞,天灵盖有一股皇气喷薄而出。你是当差的。而且差事不小。”

    说完,钱五扫过桌上其他三个人,冲查小刀说道:“你耳圆额宽,两颊饱满,身后血光浓郁,显然沾染了不少性命,但怨气很淡。手上还沾着一股油盐味儿,你经常下厨房吧?”

    没等查小刀有反应,他又看向从头到尾一语不发的李阎。

    “至于你……”

    钱五盯了李阎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说:“鹰目狼顾,杀气冲天。不是战功赫赫的军人,就是杀人如麻的匪首。”

    李阎只淡淡一笑,不理会钱五的话。

    貘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他笑嘻嘻地问:“五叔,不如你也替我看一看相?”

    钱五打量了貘一会儿,有些迟疑地说:“额,你双眼浑浊,肤色枯黄,精血两亏,要多注意身体。”

    还没等冷场,杨狰赶紧接口:“五叔果然厉害,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好。”

    钱五一口答应:“我想先问杨先生几个问题,如果不方便回答,可以不说话,但是不要骗我。”

    “您问吧。”

    杨狰的态度很坦然。

    “你们从哪里来?谁派你们来?”

    杨狰眨了眨眼,摇头不语。

    五叔也不失望,又问道:“你和开运会陈郎的赌注是什么?”

    可杨狰依然沉默。

    钱五吸了一口气:“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杨先生依然不愿意回答,我想我们就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

    杨狰点了点头。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李查对视了一眼,这老头子从头到尾,真想知道的恐怕只有这一个问题而已

    杨狰纠结了一会,这个问题依旧让他为难,好半天,他才惜字如金地说了两个字,

    “稳定。”

    杨狰看向钱五:“我们的目的是稳定。”

    钱五沉吟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我可以帮你们的忙,但你们要帮找到一个人,他害死我干儿子,这笔账我要和他算清楚。”

    杨狰点了点头:“是谁?”

    “我不认识他,但我算出了两句谒语,杀人凶手的身份就在谒语当中。“

    钱五缓缓道:“有工夫缘在九歌,无造化归去楚辞。”

    李阎听了忍不住瞥了钱五一眼,杨狰也直皱眉头,

    “你干儿子叫什么名字?”

    一直沉默的李阎开口问。

    “他姓裴,叫裴东升。”

    其他人都拿目光瞥着李阎,李阎面不改色地摇摇头:“不认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