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从姑获鸟开始

648.第642章 床头的架

    第642章 床头的架

    罗盘上红色指针颤巍巍地左右晃动,最终指向了了兑卦的弼字正当中。

    陈朗一直脸色紧张,直到指针不再动弹,他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会长,怎么样?”

    女助手轻声询问。

    陈朗脸上露出一点笑容:“万象更新,春雷大作,冬去春来生机再现,那个丁嘉乐果然没说错,将军卸甲最合凶煞。我不过是在五座明珠大楼公寓的乾位埋了一把杀生的嗔物,整个风水局的气势立刻就不一样了。”

    “这么说,姓杨的拿将军卸甲没办法了?”

    陈郎摇摇头:“这只是权益之计,要保证万无一失,我要找齐三煞七嗔,在风水局除去兑位以外的位置,都埋下一件沾染性命的嗔物。再找到三个人,头一人命犯五鬼官符煞,来坐镇永基大厦。也就是将军卸甲局中将军头盔的位置,第二人命犯天狗,坐镇全和大楼。有了官气和守门犬,最后一位坐镇明珠大厦,为军擂鼓。这个人是天乙贵人最好,命犯十恶大败其次,总之越恶越好,三煞七嗔齐聚,除非是赖布衣在世,否则谁也破不开这道风水局。”

    “全和大楼方面应该会配合,可明珠大厦的老板一直不肯见我们啊。”

    陈郎自信一笑:“明珠大厦不用我们操心,我一开始就奇怪,万象归春,天刀托日接连被破,明珠大厦的主人难道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将军破甲么?哪儿有这么巧,我这里刚出了事,就跳出来一位《天髓叙命论》的神秘传人?今天见了那个叫丁嘉乐的,我有七成把握,他应该是明珠大厦派来的人。”

    女助手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

    “将军卸甲设计之初,就合三家大楼风水于一身,永基为盔,全和为刀,明珠为鼓,霸王卸甲不破,三家风水财运就都还有保障。现在是我们三家联合去打别人,明珠大厦知道应该怎么做。”

    ————————————————

    “可不可不要这么样,徘徊在目光内~”

    李阎推开茱蒂的房门。

    “唱咩鬼啊!”

    门才开了了一点缝,就被一只粉红色的高跟鞋击中。

    好一会儿,门又打开一点,李阎伸出半张脸,轻声地说:“我可以进来么?”

    茱蒂冷冷盯着李阎,完全没理会他的插科打诨:“你这次究竟为什么回香港,只是你那个中兴保德拍卖公司的调度安排?”

    李阎收敛笑意:“是我主动要求,最近一段时间香港会非常不太平,我担心你的安全。”

    “唔。然后呢?”

    李阎走进来,脱了身上米黄色的西装,坐到椅子上:“我一开始想过躲着你不见面,但又觉得这样不是办法,说老实话,你没有找过别的男人,我很意外,也很感动。”

    “我等你三年,你就和我说这些?”

    “……”

    “你爱我么?”

    李阎没作反应。

    “我当你默认,你当然也爱她喽。”

    “是。”

    “王八蛋。”

    茱蒂缄默地在床头柜上胡乱摸索,好半天才摸出一只香烟点燃,倚在沙发上眯起丹凤眼:“我知道了,你可以滚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那你保重。”

    李阎身体有些沉重地站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你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

    茱蒂忽然大声说道,她把香烟在名贵的床垫上熄灭,手指有些颤抖:“你就不能,哄哄我么?”

    “对不起,茱蒂姐。”

    “我不要你道歉,我要你哄我开心啊,你平时嘴不是很甜么?”

    茱蒂红了眼圈,冲李阎大声喊着。

    楼下大厅,阿丽正默默擦拭,她抬起头,穿着睡衣的阿秀打开房间的一条门缝,只露出一只可怜巴巴的眼睛来。

    阿丽吹了声口哨吸引阿秀的注意力。

    “把门关上,乖乖睡觉。”

    她冲阿秀说。

    阿秀眨了眨眼,一咬嘴唇,轻轻关了门。

    茱蒂失控地冲李阎大吼大叫,把床上的枕头和台灯统统砸到李阎身上。

    她一边扔,一边大骂:“无所谓,男人嘛,我招招手有几万个,从深水埗排到荃湾,随便哪个都比你个烂拳仔强,要强壮一点嘛,去大中华城,州长身材我也吃得到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不捧你,你烂死在拳台也没人知道啊死北佬。”

    她红着眼圈,把李阎推出了房间,还把西装丢下了楼。

    李阎在楼梯站了一会儿,尝试着敲了敲门。

    “滚啊,死北佬。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滚。”

    门里传来隐隐的抽泣声,李阎脸上带着些局促,低声哼唱:“其实每次见你我也着迷,无奈你我各有角色范围,就算在寂寞梦内,超出好友关系,唯在暗里爱你暗里着迷……”

    茱蒂打断了李阎:“你唱乜烂鬼嘢?你不是要走么?好啊,我点鞭炮送瘟神求你走,走啊。”

    李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见茱蒂执拗不肯开门,只得下楼捡起西服,在阿丽带刺的目光下离开别墅。

    直到出了大门,蹲在路口拐角的围墙下面,李阎足足抽了一盒烟,才用后脑勺用力撞了一下背后冰冷的花岗岩。

    一道黑色水漩涡在他手边从无到有,慢慢扩大。

    猪婆龙王,或者说杨子楚穿一身书生打扮,钻出了水君宫。

    “镇抚大人有什么吩咐?”

    杨子楚很会察言观色,一点不敢造次。

    “照顾好这栋房子里的人,有什么突发情况立刻通知我。”

    “是,是,镇抚大人放心。我识得那位主母的。一定周全。”

    杨子楚点头哈腰。

    “……”

    李阎默然了一会儿:“谢谢。”

    “啊?”

    杨子楚有些转不过这个弯。

    李阎没再说话,他拍了拍杨子楚,走了没几步就一个拐角消失不见。

    {“text“:““,“voiceFid“:““,“CWVID“:“0“,“bookRecommds“:{“cbids“:[15386220104566004],“reason“:“推荐朋友新书,老作者质量有保障。“}}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