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从姑获鸟开始

247.第246章 大盗枭声(三)

    第246章 大盗枭声(三)

    李阎话刚说完,立马有个敞怀的疤脸汉子答应一声,扑通一声钻进水里。

    当初从广夷岛入手【五婆仔之壳】,李阎回来把他安置在了鸭灵号上,怒风发动,船队借风势,以最前头,三艘加持了【活体海水涡轮】的八十米广船作为刀尖,红旗帮的先头舰队,在英国的水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穿过炮火,一股脑地撞了过来!

    红帆闸船一拥而上,齐齐撞在瓦斯科列舰的船体上,白色和红色的风帆交叉,后面的鸟船穿插,蚂蚁般攒动的海盗甩出套索,背着刀枪火铳登上甲板,和红毛子展开惨烈的白刃战。

    红旗帮这次出动了上百条大船,小船若干,蔡牵的队伍就在身后,前后大小船只近千。炮弩人手,都是南洋顶尖。

    而红毛子这只舰队,应该是红毛占领广州之后,派出来清剿官府残余兵力的,五十多条瓦斯科战船,占到这次英葡联军的九分之一,以瓦斯科战船的航行速度,以及炮载量,这是一支堪堪可以对抗南洋五大海盗任意一支的精锐战力。

    可惜地是,李阎投入这次事件以来,红旗帮的尖刀力量,以及舰船火炮水平,都提升了一个大档次!加上蔡氏的鸟船支援,这场遭遇战,没有打不赢的道理。

    南洋海盗的凶悍,在船只和火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发挥得淋漓尽致。

    李阎收回目光,自己身边的伙计,在整个南洋也是顶尖好手,脚下这艘战舰上的水兵,在接触到红旗海盗的一开始,就被狠狠压制,对方指挥官的反抗意志很坚决,头脑也灵活,眼见势头不对,下令让水兵躲进甬道和狭窄舱室,依托地形作战。

    “天保哥,搬火药桶,炸了他们的船!”

    薛霸耳濡目染,对海战绝不陌生,当即叫道。

    “咱们的人是他们的几倍,用不着下手这么惨烈,保船,进舱室把红毛一点点清剿干净,顺带抓几个舌头问话。”

    李阎话音刚落,脸上杀气一露。

    他拧眉转身,身边薛霸那句“小心”还没出口,但见李阎腾舞錾金虎头大枪,枪花朵朵绽放,白金光影密不透风,叮叮当当响作一气,褶皱的弹头落在地上。还冒着余烟。

    原来有英军水兵注意到发号施令的李阎,竟然不要命似的,舍下用圆桌,绞描台搭建的临时阵地,一轮火铳齐射过来不说,几名眼神锐利,手持水手刀的的士兵,更是直接对着李阎冲了过来。

    噗~

    大枪落地,木屑纷飞,枪刃砸入甲板三寸有余,眼见水手刀已经劈了过来,李阎一压枪杆,虎头枪刃宛如蛟龙出水,但见一道白金华彩凄厉划过,眼前水兵两截肉身从中间裂开!

    连同军服和三角水兵帽子,这个冲锋在最前头的水兵被整个枪刃撩成了两半,血糜翻涌,几枚沾血的金色圆纽扣滚落老远。

    只一枪,便把水兵队伍视死如归的疯狂气势浇灭了一个干干净净!

    其他水兵的脚步用硬生生被遏住,同僚的血肉溅了他们一头一脸,却是都懵了一个呼吸左右的时间,

    李阎冷冷逼视这眼前众人,红旗海盗呼啦超涌了上去。再不用李阎出手。便把这只水兵队伍淹没了。

    “轰~”

    炮弹轰在船身上,一艘东印度公司的战舰船腹破了好大一个洞,轰隆轰隆沉下海面。

    焦灼的海战边缘,有瓦斯科战舰拨动海水,开始掉头逃窜,这是溃败的信号。

    ……

    唐若拉轻轻把鹅毛信放到桌上,拨开一边的精美瓷器,珍珠玉帛,苍老的脸上,有深沉的怒气。

    东印度公司的舰队抵港后不宣而战,一路势如破竹,杀伤官兵无数。接连占领县城,港口。

    当几位在欧罗巴声名赫赫的体面贵族指挥官,终于攻破广州城,打开银库大门的时候,脸上的震惊贪婪的扭曲神色掩也掩不住!

    瓷瓶,玉具,漆器,金帛,以及最直观的,足以让大伙其中酣畅游泳的银锭子!

    这还仅仅是公库而已,其他诸如福临的将军府衙,城内大商人的私窖,香火旺盛的佛寺……软红十丈,说不尽的富贵繁华,如今羔羊似的,赤裸裸地摆在大伙面前!

    可短暂的兴奋过后,经验丰富的葡人主教,以及东印度公司的几位大管事心知肚明,想把这些富贵吞进肚子,当务之急,是消灭就近的有生力量,叫官府再无还手的余地。

    可就在刚才,唐若拉受到急报,南洋五大海盗,妖贼章何,宝船王林阿金,红旗帮天保仔,连一向和葡萄牙人保持密切联系的义豕朱贲,也扯起大旗,自南洋反攻两广,要帮助官府打败英葡联军。

    那位面见过黑斯汀本人,和东印度公司一直保持极大货物吞吐量的天舶司大老板蔡牵,更是义正言辞:“红毛犯我河山,杀我百姓,凡中国之男儿,无不咬牙切齿,纵然洒尽一腔热血,也誓要把红毛赶出南洋!”

    旁的不说,如今,数万人的红蔡联军逼近广州湾,已经不足五十里了!

    红蔡联军声势浩大,按照道理来讲,唐若拉主教不可能收不到消息,可实际上,番商在南洋的消息往来,一直被蔡牵密切关注,如今军机迟缓,很大程度上就是蔡牵在搞鬼。

    他们可没想到,蔡牵把他们当做擦屁股纸,可是一点旧情都不念,反手就把英葡联军卖了一个干干净净!

    其实,在达成了勾连南洋群盗,以及敲打福临,扩大实权的目的之后,天舶司蔡氏,早就动了剿灭红毛,为蔡家祠堂添一件光辉功绩的心思。若是能封侯拜相,自然光耀门楣。

    当初天舶司大会之前,唐若拉还坚信,蔡即使不站在他们这边,也一定会保持中立。

    实际上,红毛子的强大舰队,能这么顺利进入南洋,蔡牵在其中是出了力的。

    自从黑斯汀从蔡牵这里听闻,官府要进一步收紧海关贸易的消息之后,转过个把月来,花费重金,贿赂蔡牵。谎称商船在在南洋受到海盗威胁太大,想派重兵又怕官府不允许,这次拜托蔡牵说和。暗地里,勾结葡萄牙驻扎澳门的部队,要用武力叩开官府海关。

    蔡牵收了银子,办事真是利落,没过两天,官府主动花银子请自己来剿匪,正中了联军下怀。突袭广州之后,十三牙行的账房管事还来闹过,洋人方面自知理亏,何况日后仰仗蔡氏的地方还有很多,黑斯汀大董事来专信,语气诚恳地向蔡牵说明苦衷,做出承诺,还捎带脚赔付了蔡牵上百名熟练工匠,原以为,蔡氏亦商亦盗,追逐名利,又讲信义,不会再追究,可没成想,这才几天的功夫,蔡牵竟然伙同四大海盗,打上门来。

    二十万海盗反扑两万多英葡水兵,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苦战。

    可是退走?舍不得!

    唐若拉捻起一尊精美香炉,爱不释手:“杰姆蔡,你说过中国商人最讲信义,你出尔反尔,一定会自食恶果的。”

    他又瞧了一眼来报信的士兵,谦和地笑了笑:“我要是没猜错,这五大海盗当中,发号施令的,就是杰姆蔡了吧?呵呵,把皇帝和官员,连同黑斯汀冕下,一齐耍了一个遍,我还真是有些佩服这个中国人的心机和执行力啊。”

    “事实并非如此,主教大人。”士兵右手放到胸前:“南洋海盗的领头人,指挥二十万海盗作战的,是一名小姑娘,名叫郑秀。”

    那个,友情推一本幼苗,无限流游戏,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