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从姑获鸟开始

195.第194章 收获与出发

    第194章 收获与出发

    “哦?带我去看看。”

    李阎一抬头。

    “大生薯,你从海上捞出来的那些玩意儿,搬出来给天保哥儿看一看。”

    “哦~我这就去。”

    几个海盗应了一声,搬出来的东西还挺沉,要两个人才抬得动。一共三个,都是一个模样。

    一米方圆,形状像是海螺,手指敲上去噔噔地响,虎叔说是铁做的,李阎觉得不太像。

    【魔动科技:活体海水涡轮】

    品质:稀有

    状态:完好

    产地:巴斯德分子实验室

    为船只增加最多30%航行速度或者最多6米每秒的最大速度,视船只体积而定。可放置在任意船只上。同样的魔动科技同一艘船只能装备一样。

    发动需求:

    四十分钟前置

    二十公斤海水(77%氯化钠,11%氯化镁,12%其他物质,误差不超过30%)

    3毫升巴斯德母菌溶液/每分钟。

    母菌剩余量:1.26升

    操作要求:魔动学专精30%或微生物学专精60%

    备注:义豕朱贲花大价钱向红毛鬼购买的特殊装置。

    惊鸿一瞥的信息给完,李阎耳边又响起一个声音。

    “你对本次阎浮事件世界观探索程度达到70%以上!”

    是刚才那个稚嫩的童声,也就是忍土。

    “你解锁了一张远洋海图。你可以用它更好的探索这个世界。”

    你获得了妈阁(澳门)——欧罗巴洲远洋海图。可随时查阅。

    妈阁(澳门)——欧罗巴洲远洋海图:

    18世纪是一个井喷的年代。也是科学与上帝相互角力的年代。

    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想法迸发出来。新的机遇被人挖掘。新的定理被人发现,新的机械被人创造,理性又充满浪漫,严谨而具有活力,学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将黑夜点亮,编织成璀璨的银河。

    阎浮行走,如果有兴趣,不妨来这里看看,18世纪的飞跃核心,时代舞台的骄傲之地,欧罗巴。

    李阎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膀。

    上次在壬辰,探索程度达到60%的时候,李阎解锁了所有先人的探索笔记,不过自从李阎达到十都,拥有自主查询,和询问忍土的权限之后,这次探索度达到60%就没有提示了。

    而这次,探索度达到70%,阎浮送给李阎的远洋海图,显然是这颗果实未尽的新机遇。不过,这肯定要等李阎处理好南洋的事情才有精力作打算。至少,这次的阎浮事件是不太可能了。

    在查看这颗果实的探索记录的时候,李阎看到过一个行走留言,也获得了远洋海图,不过是广洲到北亚美利加,这个行走的原话是在抱怨,要大吉的评价才能获得再次进入的权利,给了远洋海图有什么用。

    对于立志在这里建立后勤基地的李阎来说,这张海图当然是有用的。

    “除了眼前这三个,剩下破破烂烂的,恐怕不能用了。”

    大生薯冲对李阎说。

    “好东西,收好了,你们几个发现的?一人发两吊钱。”

    几个海盗喜笑颜开,两吊钱的购买力不算小,普通人家小半年的花哨都有了。

    查小刀端详了一会儿:“这东西的装配和使用需要的专精,肯定需要洋人,要么就要洋人教。红旗帮里没人有那个能耐。”

    “不是救上来一个没变海怪的洋人么,问问他知道么?”

    ……

    李阎和查小刀抱着肩膀。眼前是个穿西装的洋人,留两撇小胡子,脸色惊恐,瞳孔有别样的花纹

    姓名:华盛顿

    状态:妈阁咒(永久固化)(不知疲倦,没有痛觉,永远精力旺盛,并缓慢失去悲伤,愤怒,喜悦的情绪)

    备注:出身贫穷,从小在伐木场帮工。为讨好资助他读书的教士,十四岁就把拉丁文的《新约》倒背如流的野心家,做了当地市长女儿的家庭教师,以此作为凭借踏入上流社会。

    可惜最后因为和小自己十二岁的市长女儿恋情被揭发,不得不远走东方,寻找机遇。

    他也是东印度公司最年轻的管事,因为在天母过海时,服用了未成熟的长生种子,身中妈阁咒。

    专精:魔动学82%剑术75%

    技能:???

    威胁度:深蓝色(白,蓝,红,黑,此外,当有人显露敌意,忍土会标记出红光,和威胁度是两回事。)

    华盛顿落海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马丁脸上长满青色鳞片,口器充满七八排尖利牙齿,被鱼骨头做的的恶魔装进木桶,曾经的意气风发瞬间崩塌,只剩下了最纯粹的求生意志。

    “no!no!Don't kill me.I would like to be a devil's servant for life.”

    他一张嘴,满船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个搭茬。

    “我说~”李阎问查小刀,“你上大学没有?”

    “新东方。”

    “哦哦,碰上厨师就嫁了吧那个学校?”

    “甭废话,你呢?”

    查小刀翻了个白眼。

    “我做音像店生意的时候,经常看美剧,可惜没记住,就会一句马则发壳。”

    两个阎浮行走大眼瞪小眼,异口同声:“我记得个人拍卖行有语言包,你就不知道买一个?”

    其他海盗听不太懂,只当是什么高级黑话。

    这个时候,李阎听见了老人的咳嗽声。

    张洞搀扶着林元抚走了过来,老头嘴唇是黑的,显然休息得不太好,他看着李阎,李阎也看着他。

    好半天,李阎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老头走过来,在胸前花了一个十字:“没人会伤害你,先生。”

    华盛顿眼睛一转,和林元抚叽叽咕咕地交流起来。

    林元抚的脸色就没有变过,倒是那个叫华盛顿的,表情先是很硬气,老头没说几句,又指了指张洞,他就变了脸,大吵大闹起来。

    老头被喷了一脸唾沫,叹了口气,面向李阎摇了摇头,转身要走,却被华盛顿主动拦下了。

    两个人又是一阵嘀咕,这次,华盛顿语气和缓了很多。

    老头还是一张死人脸,甚至有点不耐烦的意思,又是一阵扯皮,华盛顿苦苦哀求起来。

    好半天,老头一脸为难地点点头,华盛顿千恩万谢,连连作揖。

    林元抚转过头:“他叫华盛顿,是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管事,他说你们如果放过他,他可以送你们一件大礼,他们巨大炮船的心脏,哦,大概是这个意思。“

    “他说那个心脏,在哪儿?”

    李阎不动声色,好像不太在意。

    老头笑了笑,一捻胡须,也不戳破。同样漫不经心:“上次的酱烧鲨鱼,谁做的?”

    ……

    “怎么样,老先生,菜也做了,给我们讲讲吧”

    李阎摆了一桌子菜,宴请林元抚。

    老头慢悠悠地动着筷子,他听完李阎的话,把嘴里的一口咽下去,招呼查小刀:“小兄弟,你这是什么菜?”

    坐在边上的查小刀把杯里的黄酒喝完:“山药鸭肝泥啊。”

    “啧~”林元抚摇着头:“你怎么不用酒酿呢?”

    他这副派头,倒把李阎气乐了。

    “林老先生,不,林大人,林总督。我瞧得出来,您有气度,也不怕死。可你大概也明白,你这趟全不全溜回去,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虎门都打了,不在乎多杀一个两广总督,你老沉浮了大半辈子,眼看着熬出头,要整理一番山河,死在我一个愣头青海盗手里,不值啊。”

    林元抚几杯酒下肚,脸通红。

    “愣头青?手下几万强兵的愣头青?你个愣头青,都能拿出一只身经百战的火炮舰队,可堂堂的官府,却连个不炸膛的大炮都拿不出,水师是七八十条渔船,三四米长的那种,被你们一轮大炮就轰个底朝天,你们是愣头青,官府就是瞎子,聋子。”

    老人一边说一边叹气,这一路航行遭遇,他看在眼里,也听张洞说过几句。

    子不语怪力乱神,可东印度公司的【暴怒】,几家海盗的航船规模,他不得不忧虑。

    触目惊心,不堪设想。

    比起海盗,更让林元抚心中胆寒的,是洋人的船炮,说到底,海盗的大船和火炮,也是从洋人那里来来的,质量普遍比人家低一个档次,可就算这样,已经把虎门的水师打得抱头鼠窜了。

    李阎捏了捏拳头,这才说,“最晚明天,我一定得回大屿山,这就已经耽搁了。那个红毛鬼说的东西,我很有兴趣,但是我没时间了。一句话,我拿到他说的东西,我保证你们两个好吃好喝,就是最后,红旗帮和官府谈崩了,也绝不伤害你们的性命,更不会拿你们挡官府的刀枪。我说到做到。“

    “然后奇货可居,一辈子把我留下,多费几斤米而已,万一有用呢。“

    “呵呵,那就是没得谈了,您二位回去呆着吧。我们要出发了。”

    “给张洞换最好的伤药,那个小男孩一天就能救回来,没理由治不好我门生的胳膊。给我们换个舱,那里又湿又潮。隔壁有人打呼噜。另外,每天三顿四菜一汤,加早茶。“

    “没问题。不过你这么爽快?就不提一提放你们走的事儿,哪怕是让你那个门生走呢?”

    “走?”

    林元抚连连摇头:“现在你让我走,我都不走了。”

    ……

    华盛顿抹着汗,组装着什么,甲板上堆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残骸,还有好几个密封的木箱子,里面是浸油的替换零件。

    他嘀嘀咕咕地让海盗帮手,时不时还蹦出几句汉话来。按照林元抚的说法,【暴怒】的心脏,就在这堆残骸里面。

    “那个海螺似的怪玩意,这洋人给弄上了,嘿,真他娘的好使。“

    虎叔擦着汗。

    “虎叔,他弄的时候你看明白没有?”

    李阎问。

    虎叔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有点复杂,你这么一提醒,这洋人弄的时候,有意无意挡着我,我也没留神。”

    “不着急,早晚是咱的手艺。找几个学东西快的,当他帮手,他心里有数。”

    李阎抱着肩膀盯着华盛顿,他带着几十个海盗已经忙活了三个多时辰,红旗帮的船在这里也耽误了大半天。

    华盛顿又抹了一把鼻子尖的汗水,身后那个高瘦寸头的眼光让他有一种被针似的感觉。等他拧好最后一颗螺丝,兴奋地朝后面摆手。

    “田包割~田宝割~“

    李阎也没理会,快步走了过来。

    他组装出来的,是一张十米宽的机床,通体白银色,做工精密。

    带着扳手,铁钳,还有更多叫不上名字的零件,旁边是摇杆,还有一个带盖子的管道。

    显眼的位置是一个竖起中指的拳头标志。

    【魔动科技:重炮再生机】

    品质:传说(唯一性)

    产地:赫仑船厂

    状态:普通

    效果一:炮弹改造,再生机所改造的实心炮弹,将带有“炸裂”特效。火药炮弹,将带有“二次爆炸”特效,无消耗。

    你也可以在管道中加入特殊材料,为炮弹加持特殊效果。

    当前配方:鹰眼珠,青蛙干粉末,墨汁,将为炮弹加持“黑雾”特效

    更多配方请自行探索。

    改造过的炮弹,对炮管的负荷减少50%。

    效果二:火炮维修,将损坏的火炮放置到机床上,会在两天内,使之恢复为最佳状态,也可以进行紧急维修,时间一分钟,但是将在二十次射击后完全损坏,且射击过程中有炸膛的可能。

    效果三:火炮制造,时间视火炮规格而定,无需任何原料也可制造,投入原料,将缩减制造时间。

    效果四:炮弹制造,时间视炮弹规格而定,无需任何原料也可制造,投入原料,将缩减制造时间。

    再生机制造的火炮弹药,不享受改造效果。

    效果五:微缩火炮弹药,最多压缩70%体积,50%质量。

    备注:永动机的争论可以停止了,碧池们。

    ——???

    操作需求:50%魔动学专精

    “林大人,劳烦你问问这位华盛顿,红旗想聘用他做船匠,需要多少薪酬?”

    林元抚原话转告。

    华盛顿好像早有腹稿,他说过林元抚听得时候,让这老头子也不禁多看了这洋人几眼。

    “他说,他不需要薪酬,他想要一个教他汉语的老师。他说比起船匠,自己能做更多。”

    李阎盯着华盛顿一会儿,这洋人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却依旧坚持。

    “好啊,再好不过。英格兰于连先生。我也觉得,勾引人家女儿比勾引人家老婆,风险要小得多。“

    李阎最后开了个他听不懂的玩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