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从姑获鸟开始

184.第183章 泉郞斗(一)

    第183章 泉郞斗(一)

    过海三千种,这其中的火金鲨和锣鱼,带给了李阎不小的惊喜。

    别的不好说,骨骼强度对身体素质的提升,对于李阎这种自幼练武的人来说十分敏感。

    直到今天,打小就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才熬打出一点本事的李阎,也对阎浮当中种种立竿见影的强化方式,感到极度的不可思议。

    只要敢拼命,就能获得如此夸张的强化,达到武术界前人都达不到的水平。这简直是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可惜的是,阎浮没有一个量级去评价行走的身体素质。李阎也说不上来,抛开【钩星】的560%加持,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水平。

    几次阎浮事件,直接改善人体素质的消耗品,李阎也入手了不少。

    包括增加血液活性的【es细胞针剂】,增加兵器熟练度的【歃血酒】,增加跳跃力的【小金鼠香烟】,以及刚刚吃下,增加魂魄强度的【清蒸锣鱼】,增加骨骼强度和血液活性的【酱烧火金鲨】等等。

    积少成多,虽然面板上,姑获鸟的觉醒度依旧是56%。可李阎的实战水平,踏踏实实地往前迈出了一步。

    红旗帮的六只大船,已经在这片浓雾中前进了大半个晚上。无论李阎还是查小刀,都没有丝毫困倦的意思。

    一轮齐射把那个洋鬼子干掉以后,他身上的东西,被红旗帮的海盗们瓜分一空。李阎也猜得出来,东印度公司的船只,应该和红旗帮一样,陷入了这片大雾当中,那个劳伦斯,多半是浪在前头,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

    所以红旗的人一直小心戒备,每两个时辰换一次岗,手下人刀枪不离身,枕着炮管睡觉。生怕夜里遭遇了东印度公司的船队,失去动手的先机。

    啪!

    薛霸炸开眼睛,一把抓起桌上的长刀,推开舱门往甲板上跑。

    假寐的张洞被灌进来的海风吹得一激灵,这时候,船上才响起了尖利的哨子声音。

    夜深人静,一个模糊的轮廓凸出白雾,鸭灵号上一片叮叮当当的声音。甲板上亮起大片的火把,闹声一片。

    “府之,你去看看。”

    林元抚还病着,他没睁眼,只是吩咐。

    “好的,林师。”

    张洞单手撑着坐了起来。他右手包着绷带,这是林元抚刚病那几天,他话多了些,被不耐烦的薛霸掰断的。

    红旗帮的六艘大船上,所有人都齐了十二万分精神,

    “有船!”“听哨子!”“我箭袋呢?”

    红旗帮的一帮海盗调转炮头,七嘴八舌说个不停。

    哨声此起彼伏。

    等近了才发现,这还是两拨人。

    左半边,是一水的武装货船,体积比红旗帮的闸船要小很多,足有十七八条。青色的海帆上,印着两匹天马。

    西江巨寇,义豕朱贲。

    右边的船只有一条,体积足有百米,两层楼,四道三角帆布,船头船尾绑着九星黑旗。

    早年纵横广西沿海的大海盗,今天安南国王的座上宾,封安南三宣都督,妖贼章何。

    青色天马货船被九星黑旗船从中间截开,货船上放下海里,足有十几米宽的青色铁网,也看九星黑旗船上的人砍断。两边人僵持不下。

    鸭灵号前头,是一条船筏,两边的船板很矮,整条船像块木头,很容易跌下去。

    小船前后不过四米。两边插天马旗和九星旗,满趟是血,还有碎肢,船头坐着一个光头。

    “他妈的,红旗帮的人也来掺和一手。”

    扁舟上,搓着脚泥的光头汉子骂了一句。

    等三边的船都近了。有海盗站在鸭灵船头,大声呼喊:

    “春点开不开?碰碰码。”(是不是海盗,对对行话。)

    天马纹的货船率先回话:“熟脉子,出海起皮,龙子龙蔓,通个叶子。”(同行,出海做局,当家的姓朱,给个方便。)

    那边九星黑旗也发话了:“不连旗,碰窑!”(不是一路人,各凭本事。)

    李阎对查小刀解释:“左边是西江的朱贲,绰号义豕,右边是五旗联盟的老对头,妖贼章何,前两年让五旗赶到了安南边上,没成想这妖贼摇身一变,成了安南的三宣提督,和英国人来往密切。”

    喊话的海盗看了李阎一眼,李阎做了一个向下挥刀的动作,海盗会意,冲着两边人喊道:“国窑!一脚门蔓,镇州,想勾道关子!”(五旗联盟,当家的姓李,就在船上,想添把手。)

    天马纹的货船那边传来一声长笑。

    一条胖汉走出人群,长辫子,太阳穴贴着膏药,冲红旗的船这边作揖。

    “来的是五旗联盟的天保大哥吗?还记得我不?我雷三儿。去年天保大哥和我们东家喝酒,我作的陪啊。”

    李阎点点头,笑道:“记得,药鲨雷三儿嘛!什么事这么热闹?”

    “嗨!赶海神集儿呗!”

    海上的拼杀汉子,都把天母过海当成神迹,每次发生,都会有大量自命不凡的水手,少或两三,多或成千,想在天母过海的时候,捞上一笔,俗称赶海神集儿。

    雷三脸上笑呵呵的。

    “天保大哥也是赶海神集儿啊。怎么从北边过来的?”

    “这几天,官府寻我大屿山的晦气,十夫人发话,让我敲打敲打他们,我刚带人回来,去宰了虎门的水师提督,就那个叫卓虎兴的。回来的路上正好赶上。”

    李阎的语气像聊闲天,三边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十夫人让您,杀官?!您,您这是,成了?”

    雷三嗓门很尖。

    “我能有什么脾气?当家的发话,硬着头皮也得上啊。卓虎兴的脑袋还在桅杆上挂着呢。”

    李阎脸往前一探:“你要是不信,船上还有官旗,看看?”

    “没有,没有那意思!”雷三把头一晃荡,冲着李阎跳脚:“天保大哥,你可得给我们拔疮啊,赶走了章何的人,这批货咱俩二一添作五!”

    李阎往海面上一瞧,卡在两边的船中间,是带着倒钩的青色铁网。

    说来也怪,这海上都是青黑一片,唯独这铁网下头,海水是一大片璀璨的金色,海面上,有带着血丝的鱼鳞漂浮起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