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从姑获鸟开始

49.第49章 不识趣

    第49章 不识趣

    李阎把长剑挎入腰间,小心地把他从尸堆里拖了出来。

    男人裹着木甲片的小腹被铁砂洞穿,斑斑点点的血迹淌了李阎一手。他的额头烫如火炭,如果不是身体精壮,只怕早就一命呜呼。

    “惊鸿一瞥,发动。”

    “姓名,邓天雄。状态:高烧,伤势中等。”

    李阎没有过多犹豫。扒开男人的衣服,掌心对准男人的创口。发出一阵微熹的白光。

    黄巾符咒:气愈

    男人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狰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频率蠕动着,点点裹着血迹的铁砂被挤了出来。

    李阎用剑尖轻轻一挑,创口露出鲜红的肉色,虽然依旧狰狞,血管却自动闭合开来,微熹的白光笼罩在伤口周围,经久不散。

    男人大口喘息着,脸上恢复了几分血色。他目瞪口呆的喃喃自语:

    ”天师道……”

    “兄弟,怎么称呼?”

    邓天雄咽了一口唾沫。

    “承武营六司校尉邓天雄,这位兄弟是?“

    “承武营二司总旗李阎。”

    邓天雄眨了眨眼,挣扎要起身却被李阎按住。

    “小人拜见总旗大人。”

    明朝军制复杂,各地又有所不同,以戚家军为例,十二人为一队,三队一旗,三旗一局,四局一司,二司为部,三部为营,总旗放到现在,差不多是个排长。

    “你的伤怎么样?”

    邓天雄神色复杂。

    “大人……法术神奇。”

    “天雄兄弟,眼下是什么处境,我也不用多说,你我四下找找,如果还有幸存的兄弟,能救则救,不能救,当断则断。”

    “可我们现在……”

    邓天雄神色凄然,三千多兄弟几乎尽折,冰天雪地,异国他乡,任谁也不禁有四顾萧索的茫然。

    “我大明有天兵百万,一时受挫,朝廷必然卷土重来,邓兄弟留得性命,正要杀贼,怎能如此丧气?”

    李阎语气平淡,却带着几分让人信服的气概。

    邓天雄定了定神,忽然撩袍再跪。

    “邓兄弟这是干什么?”

    李阎急忙把他搀扶起来,只是他若存心想拦,邓天雄又怎么跪得下去。

    “刚才一拜,拜的是朝廷上峰,这一拜,拜的是救命恩人。邓某粗人一个不会说话,总旗大人若不嫌弃,俺老邓一条泼命,便尽付了大人麾下。”

    李阎微不可查地眯了眯眼睛,面上不显。

    “你我袍泽,今日有同生共死之谊,说这些干什么?还是先看看能不能多救下几个兄弟。”

    邓天雄轰然称是。

    姓名:邓天雄

    状态:中等伤势,气愈。

    专精:军技72%,马术66%。

    技能:训练有素

    威胁程度:蓝色(友善)

    气愈术在这次阎浮事件里只能使用二十次,可李阎却心甘情愿地准备在这里多消耗几次。

    在形势诡异复杂的壬辰倭乱当中,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过渺小,总旗这个职位是让自己手下多出几十个听调不听宣的懒汉,还是几十条龙精虎猛,指哪打哪儿的敢战士,可就全凭自己的本事了。

    此刻不招揽几条信得过的军汉当做班底,真到了明军大营,区区一个总旗,只怕比马前卒子强不了多少。

    两人前后又找到十来个个还有一口气的明军,只是大多伤势严重,甚至有一个士卒被拦腰斩断,肝肠流了一地,痛苦呻吟却求死不能,被李阎干净利落了割断喉咙,让他解脱。

    “救我,救我~”

    李阎循着声音走了过去,脚下是一个穿着铁扎甲的中年男子,面须过颈,他后背中箭,箭头从前面穿过,右腿被压在断开的炮膛下面,脸色苍白。

    “我是承武营百户,救我……”

    李阎眼神一动,单膝点地。

    “末将拜见百户大人。”

    “救我!”

    男子的声音大了一些。

    “大人莫慌,末将这就救你出来。”

    李阎站了起来,抖了抖腿裙,往前靠了靠。

    “快!快!”

    男子虚弱地叫嚷着。

    李阎的手搭在炮管上,双眼垂着。

    “大人明鉴,眼下弟兄们被倭寇冲散,大人身为百户,只怕已经是幸存的弟兄当中军位最高,是大伙的的主心骨了……不知道下一步,大人准备怎么安置兄弟们?”

    “你先把那东西抬走,多叫人来,疼死我了。”

    李阎慢悠悠地拍了拍炮身。

    “不必。”

    双掌合抱炮身,腰腿发力一扭,便将这黑沉沉的半截炮身移开。

    这位百户大人的右腿已经被大炮砸断,腿骨歪得不成样子。

    李阎作势帮男子固定断腿,嘴上问道。

    “不如归拢弟兄,朝鸭绿江方向找寻大部队……”

    “你疯了么?”

    中年男子低吼道:“朝鲜境内至少有万余倭寇,我们还没动身,就被人家灭得干干净净了。”

    李阎眼皮也不抬:“那依大人的意思?”

    “先躲起来,换上朝鲜百姓的衣服,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李阎的语气柔和,似乎还有几分为难。

    “我等乃大明天军,战时不能杀敌,也该尽早归拢大营前听用,大人此举,实在有阵前怯战之嫌啊。”

    “你懂什么,此乃以退为进之策。”

    “大人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放肆,我才是上峰,你敢抗命?”

    中年男子色厉内荏。

    那名给自己绑腿的男人却没有如同想象中那样连忙告罪。

    他手上一停,眼神看向男子,嘴角向上一抿,饱蘸阴气。

    “大人,你真是不识趣啊~”

    “你想……唔~”

    李阎的手掌贴在百户大人后脖子,四指成爪向脊骨一按,中年男人身子一抖,面色由白转紫,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大概十个呼吸的时间,一股湿意从中年男子裤裆里沁了出来。他面色涨的紫黑,显然是不活了。

    李阎蹲了一会儿,手掌去合中年男子的眼皮,背后忽然传来瓮声瓮气的男人声音。

    “总旗大人~”

    比想象中难写,但是明朝军制就看得我头昏脑胀,加上日本战国的东西,咳咳本人在此郑重声明,本书为娱乐yy消遣小说,作者学渣理工男,请勿较真,看书愉快。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