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176.第174章 又晕了,造反(幸福加更6)

    第174章 又晕了,造反(幸福加更6)

    赵祯看着一脸坦然的沈安,只觉得这一切都是个梦。

    他竟然能猜到金诚道的话……

    王安石也是懵了,他昨天才到汴梁,不了解最近朝中的变化,更不了解沈安曾经揭穿过巫蛊和仙丹的事,所以直接就懵了。

    沈安也是懵逼的,他先前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竟然说中了。

    这是哪位神灵过路呢?

    沈安坦然面对着这些震惊的目光,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时代的先驱者,能一眼看到千年后,可身边的却都是土著。

    这感觉……

    他忍住那种俯瞰众生的感觉,说道:“陛下,高丽使者既然喜欢吃羊肉,您可不能吝啬了,少说也得送个三五头去,让使者解解馋。”

    赵祯这才清醒过来,想起高丽使者还在场。

    他先看了沈安一眼,然后说道:“正是此理,来人。”

    “陛下!”

    陈忠珩出来候命。

    赵祯看着沈安,心中感慨万千。

    “叫人送些羊给高丽使者,若是不便烤制,那就烤好了再送去。”

    “是,陛下!”

    陈忠珩大声的应了,然后出去安排。

    可高丽使者整日就忙着做生意,差这点买羊的钱吗?

    不差。

    这只是羞辱而已。

    羞辱不算啥,赵祯没一刀把高丽使者经商的事斩断,金诚道就觉得自家赚大发了。

    所以他躬身谢恩,喜气洋洋的模样让赵祯有了些感悟。

    等金诚道一走,赵祯就问道:“此人前倨后恭,莫不是……不……”

    “就是不要脸。”

    沈安把剩下的话替他说了,“使者本就该不要脸,不过金诚道显然更加的厉害些。”

    赵祯微微点头,说道:“是了,当年的寇……”

    下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

    当年的澶渊之盟,若非是寇准不要脸,大宋现在每年得多付许多岁币。

    想到寇准,赵祯不禁把沈安和他对比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觉得压根不是一路人。

    寇准好权,大抵就是文彦博那种,做了宰辅就不想下台。下台了也会千方百计的谋划回归朝堂。

    而沈安却不同,若非是把他安排去枢密院的话,这少年多半是要在家里继续蹲着。

    视名利如粪土?

    赵祯心中叹息,觉得是少年单纯,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他定了定神,然后说道:“外交之道关系重大,诸卿当多留意,散了吧。”

    这话活脱脱的就是在打脸。

    而且是打一群宰辅的脸。

    ——你们不懂外交,甚至还比不上沈安这个少年,这不行啊!要努力学习才是。

    得,一群老人家此刻都哭笑不得的站在那里。

    众人缓缓离去,韩琦跟在中间,等走出了大殿之后,外面的光线一下刺入眼帘,他不禁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前方的沈安脚步轻快,已经越走越远了。

    沈安的心情是不错,更不错的是金诚道果真如他所料的服软了。

    枢密院四房都是刺头,可沈安一去就压制了曹云这个后戚,随后更是在辽国使馆前阻拦了一次火拼……

    枢密院因为四房副承旨的贪腐案爆发,导致了气氛有些低迷,所以沈安的任务就是给他们提个神。

    就在今天,曾经的枢密使韩琦把礼房的差错揪出来鞭尸,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可沈安却转危为安,不但化解了攻击,更是准确的判断出金诚道会来服软。

    消息传回去后,相信枢密院四房将会士气大振。

    “韩相!哎!韩相!来人,扶一把!”

    沈安回头,就见宰辅们正手忙脚乱的扶住了韩琦,而后面有内侍看到了,就跑过来讯问。

    韩琦双目紧闭,看样子是又晕倒了。

    这货竟然这般体弱?

    沈安笑了笑,也不去想他是真晕还是假晕,

    等出了皇宫后,沈安看到门外站着两个御史,一脸严肃的模样,手中还拿着奏疏,显然是要弹人。

    弹劾人,沈安给简称为‘弹人’。

    “弹劾谁呢?”

    心情大好之下,沈安觉得天空都在为自己发亮,所以就随口问了一句。

    可御史哪里会搭理他,只是冷哼一声罢了。

    沈安摇摇头,叹道:“弹啊弹,要弹对了地方才是,整日乱弹琴,意气用事,那还弹个……鸟。”

    御史台和他不睦,所以沈安也不想求和,不服就干。

    两个御史顿时大怒,正准备呵斥时,外面一骑飞来。

    “急报!急报!”

    沈安见骑士来势汹汹,赶紧就闪到了边上,而那两个御史因为正对他怒目而视,反应慢了些,差点被撞到。

    骑士飞身下马,人刚落地就借着冲势往前跑去。

    “好身手!”

    沈安不禁赞了一句,随后就见枢密院的大管家杜子陵来了。

    杜子陵面色凝重,疾步而来。

    “都承旨,是何大事?”

    沈安见状就知道怕是出大事了,就试探着问道。

    若是机密,杜子陵肯定不会回答。

    “陈桥的张家村造反。”

    我去!

    沈安一时就愣住了,心想一个村子造反……你们弄的和辽国打进来了一样的紧张,这是干啥呢?

    杜子陵急匆匆的进去了,那两个御史却还在等通传,但是按照杜子陵和先前那个骑士的急切来看,这两人今天肯定是进不去了。

    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以就聊起了刚才的事。

    “陈桥那边的村子肯定不大,可却是靠近开封。京城边上有人造反,这个……”

    沈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政治影响太坏了啊!

    ……

    赵祯才将坐下歇息,外面有人来禀告,说是宰辅们又回来了。

    “这是出事了,快!马上去!”

    多年的帝王经验让赵祯知道事情肯定不小,所以急匆匆的就赶了回去。

    垂拱殿里的炭火还未撤去,君臣就重新出现了。

    宋庠已经得了杜子陵和骑士的消息,出班说道:“陛下,陈桥外的张家村,有人造反……”

    赵祯的呼吸一紧,然后有些悲伤。

    朕每日都兢兢业业的管理着这个大宋,可为何总是有人不满呢?

    “为何?”

    官家的声音有些沙哑,让宰辅们都是一怔,然后都低下了头。

    陈桥是大宋抹不去的一个印迹,对于皇帝来说,那里就是赵家发家的地方,可也是值得警惕的地方。

    每当陈桥这个地名传来时,帝王就该反省一下自己的统治,是否稳妥。

    若是不稳妥,那下一个陈桥就将会出现。

    那个骑士被叫了进来,大抵是第一次见到皇帝和宰辅,所以紧张的不行。

    赵祯微笑道:“你莫慌,慢慢的说。”

    官家果然是仁慈啊!

    骑士定定神,说道:“陛下,张家村此次遭了雪灾,村里却有两个刚退下来的老卒,结果喝酒多了,就喊了一嗓子,然后村里的人都跟着躁动起来……现今已经扯旗造反了。”

    赵祯没有丝毫的担心,因为这只是个小问题。

    可他却有些伤心了。

    他看着宰辅们,问道:“朕记着前日才问了你等雪灾之事,都说是安置妥当了,可这是什么?”

    赵祯很少斥责和质疑宰辅,但就因为这样,每一次的斥责和质疑都显得这般凝重。

    “那两个老卒为何要造反?”

    富弼却觉得这事儿怕是有些问题。

    骑士说道:“好像说是本来有功能升迁的,只是被人昧了功劳,然后被赶了回来……”

    富弼心中恼火,就看着宋庠说道:“此事是哪里的?”

    这事儿好平息,但得把责任人揪出来。

    宋庠说道:“枢密院的兵房管着这个。”

    兵房就管着这些,但是要查的话还得回去翻找当时的升迁档案,看看那两个老卒是被谁给顶替了。

    “去看看!”

    赵祯不喜欢这种扯皮的氛围,就果断的道:“兵房主事去,那个谁……沈安是副承旨,让他也去。”

    等官家的吩咐传到了沈安那里时,他正坐在宫门外的小摊上吃汤饼。

    传令的是一个内侍,他急促的道:“官家令你马上就去。”

    沈安一怔,就问道:“为啥是我?”

    可这个问题没人回答。

    ……

    第五更送上,大家早点休息,爵士继续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