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19.第19章 对不住,你们错过了机会

    第19章 对不住,你们错过了机会

    果果趴在门槛上在看对面。

    刚才那个阿珠冲着这边冷哼了一声,让果果很不高兴。

    花花就趴在她的身边,时不时的咆哮一声。

    沈安在里面看书,顺带看着那三大箩筐铜钱发愁。

    这年头号称能存钱的地方大多是骗子;交子贬值快,而且汴梁不能用……

    有价证券倒是不错,只是沈安买不着。

    但是这里是内城,治安还不错,所以沈安不担心这些沉重的铜钱被人偷了。

    “花花,你要凶。”

    果果的嘀咕让沈安有些头痛。

    这孩子长大了怕是会无法无天吧。

    “王俭!”

    这时大门外有人在叫喊,沈安担心果果,就放下书走过去。

    “是你?”

    大门外走进来一个半大孩子,沈安见了就怒道:“你谁家的?满汴梁城不分白天黑夜的乱跑,也不怕被人给拐走了!”

    这孩子正是上次在夜市被沈安一巴掌拍走的那个。

    他见到沈安和果果后,眼中多了欢喜,但随即板着脸道:“关你何事?!”

    沈安一听就火冒三丈,几步走过去,见他的身后没人,就一巴掌呼去。

    啪!

    沈安骂道:“多少人家的孩子被拐走了?你可知道你被拐走之后家中的父母会多伤心吗?为人子不知道体谅父母,这便是不孝,该打!”

    男孩的眼睛马上就红了,沈安还不知觉,揪住他的后领喝道:“哪家的?我送你回家去!”

    男孩梗着脖子道:“不关你事!”

    卧槽!

    沈安气得牙痒痒,果果在那边拍手欢呼道:“不乖,打!”

    “哪家的?”

    沈安觉得这熊孩子大抵是家境不错,但是家中却对孩子疏于管教,这才让他多次跑出来。

    男孩吸吸鼻子,脸上全是倔强,“我是宗室子,你想怎样?”

    宗室子?

    沈安一怔,然后又呼了他一巴掌,狞笑道:“宗室子满汴梁都是,你以为自己是皇子呢!赶紧说话。”

    男孩怒道:“我不回家!”

    “小郎君!”

    这时对面厢房里冲出了衣衫不整的那个男子,他见到男孩后就是一喜,等见到沈安就像是拎着自家孩子般的提溜着男孩后,就戟指他,怒喝道:“大胆!放手!”

    沈安想起这货前几天吹牛逼,说那家小郎君如何好的事,就松开手,随口道:“那是我多事了。”

    他回到家中,拿起书继续看。

    要想生存,首先就得融入。

    包拯老是想把他弄进官场里去,可他一旦进了考场,那就是白卷先生。

    所以他最近在搜罗一些杂书,里面有各种描述,对他了解大宋很有帮助。

    果果和花花在门槛那里玩耍,没多久沈安就听到了花花的吼叫。

    “你来作甚?”

    男孩出现在门外,拱手道:“我姓赵名仲鍼。”

    沈安随口道:“知道了。”

    这种孩子一看就是处于叛逆期,既然不用担心他的安全,沈安也没认识他的想法。

    老赵家都是麻烦啊!

    沈安想起了仁宗,这位皇帝倒霉催的遇到了一帮子强悍的臣子,当初宫中那些异动都是臣子们帮他压下去的,所以威严少了许多。

    赵仲鍼见他压根不在乎自己,就对果果说道:“我家里好些玩的,比你的多。”

    果果抬头看着他,嘟嘴道:“我有花花。”

    “汪汪汪!”

    花花被果果抱着,不然肯定会扑过去撕咬。

    赵仲鍼嫌弃的道:“狗脏,养狗的孩子都不爱干净。”

    果果一时语塞,沈安当然要为妹妹出头,“花花洗澡的次数比你还多,哪脏了?”

    赵仲鍼也被堵住了,他想了想,就笑了起来,“狗吃屎!”

    卧槽!

    这娃够狠!

    沈安不动声色的道:“小孩子都吃过。”

    “你骗人!”

    这娃竟然挺有主见的,沈安觉得惩罚力度小了些,就说道:“不信回家问你爹去。”

    赵仲鍼的神色马上黯然,沈安没注意,继续说道:“你这等年纪的孩子,大多都是人嫌狗憎,乖一些,好生读书,以后好好的报效官家,报效大宋……”

    这种话他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早已习惯了。

    赵仲鍼纠结的道:“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不大对呢?”

    沈安担心对门的王俭会来找茬,就说道:“王俭是你的老师吧?好生读书,赶紧回家去。”

    赵仲鍼不屑的道:“他哪里当的了我的老师,我翁翁最不喜欢这等装模作样的人。”

    翁翁就是祖父,沈安觉得他的祖父倒是和自己有些共同语言。

    “赶紧回家去!”

    沈安赶走了赵仲鍼,让果果在家里和花花玩,他自己出了大门。

    街巷左右的人不少,沈安站在大门外,看似在发呆。

    一个男子悄然走过来……

    “有人想告诉你,再这样下去,你就带着炒菜的秘方去见沈卞吧。”

    男子随即和沈安错身而过。

    沈安知道自己的身份保不住多久,只是没想到那么快就被查出来了。

    没一会儿又来一个男子。

    “汴梁城中人口繁多,夜市那些小贩喂不饱他们,每日州桥夜市都被挤满了,可依旧有许多人吃不上炒菜,这是浪费,小贩们也知道规矩……沈郎君,没有大酒楼的参与,那些小贩会生出心思来,要么开小酒肆,要么和人合伙开酒楼,沈郎君,合则两利啊!”

    男子看着很诚恳,沈安问道:“你代表着谁?”

    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樊楼相当一部分商户。”

    沈安说道:“最多十家,我要买房子。还有,夜市的小贩们不许去动。”

    男子忍不住狂喜道:“不动,保证不动。多谢沈郎君,多谢沈郎君!”

    这人多半只是个代表,得了沈安的应承,回去就是大功。

    沈安微微颔首道:“告诉他们,炒菜我以后不会再传播出去了,谁乐意到处散播我无所谓。”

    男子的眼中多了沉郁,说道:“沈郎君放心,谁那么做就是大家的公敌,他的日子长不了。”

    “好。”

    男子转身就跑,一路撞到不少人,在叫骂声中远去。

    沈安看了看左右,有几个看着有些鬼祟的男子在。

    对不住了,是你们自己没抓住机遇!

    沈安觉得自己算是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行动,也是他们兄妹在汴梁站稳脚跟的一次行动。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他的计划之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