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第320章 三个变革

    第320章 三个变革

    2010年6月1号。

    温晓光个人微博发出暂时休学的动态,去向未明,反正书是不念了。

    这个晚上他只在飞机上睡了一会儿,在此前,他还去了付家把付与萱从地狱中救了出来。

    刘以琦人并留在中海,她已经身在北金了。

    实际上,今天成立的公司不是一家,而是三家。

    在当日离开北金时,温晓光就已经和丁莹着手注册公司,当时决定都下了,规划也列出来了,那便没什么可犹豫的。

    如今两周时间过去,差不多可以批复下来。

    第一家是初心影视,第二家为温晓光个人开设的天使投资基金,取名不是资本,这年头各种各样的名字,温晓光选了个最特别的就叫‘不是资本’。

    这家公司并不需要几个人,法务、财务、基金经理等必要的人员配备后,总人数达不到两位数,私人的投资基金是可以这样的,这样的人数也谈不上什么公司管理的,基本上就是富豪的特别助理或者顾问。

    这些顾问也乐意为富豪效劳,他们得到的报酬通常不是一般的上班族所能想象的。

    当然这样的团队会有大量的‘外包任务’,就像李嘉诚的维港投资,只有4个人,只有在遇到特别的问题比如投资特定国家的公司,才需要雇佣当地的律师。

    然而就是这么家公司投资脸书、siri大赚特赚。

    维港投资甚至在以色列都没有办公室,却成功投了不少以色列的企业,说句粗话,送钱这个事还是比要钱容易的。

    至于这些人的招聘,经过这些天的考量,温晓光并不打算在国内寻找,尤其是负责直接对外接触的那个人,他希望找到有硅谷背景的美国人。

    找这样的人他自己是没办法的,但雷君有办法啊,这就是和他交朋友的好处了,作为最早出名IT大佬,雷老板的人脉遍布互联网界,找个信誉良好的美国人还是没问题的。

    这第三家公司暂时同样不会有多少人。

    目前,温晓光只会去忽悠技术大牛。

    先没必要广而告之,首先要做的就是潜心把产品做出来。

    基于这个理念,温晓光带领团队在儿童节的欢快氛围中,在颐和园的游船上正式定下项目。

    陈北还为他找来了原google中国工程院开发人员林若生先生,林先生和陈北是大学校友,如今刚刚走完川藏线回来,在世外之境中回顾了过往三十多年的人生经历,这次回来重新开始。

    他早就听闻陈北在优客良品做的风生水起,过往他们也曾一起写过一些软件,倒不是头一次合作。

    又听闻是温晓光带头,这个名字在创业界可是如雷贯耳,带着份好奇、冲劲以及朋友的面子,林若生坐了这儿。

    算上还在家带娃的黎文博,温晓光找到了除他之外的5个人,不说个个是顶尖人才,但陈北和林若生技术实力是有的,黎文博是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

    刘以琦聪明的像个小狐狸一样,学了MBA之后早已褪去往日的稚气,付与萱的履历相对没那么亮眼,但她管钱,管钱的人得很信任才行,而且在优客融资与收购的项目中,她都完成的不错,不存在明显的能力黑洞。

    船家是个四十多岁的阿姨,温晓光是谁都不认识,湖面上还有不少同行者,远处的拱桥横跨湖面,波光粼粼中掩映的是前路未知的明天。

    茶水倒尽,闲情叙完,温晓光把正式批复的公司文件给他们看。

    公司采取的架构和上一次没有大的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几个上次在优客多少都赚了钱,林若生也是有积蓄的,

    温晓光也要求,他们必须出钱,所以他们几个拥有的不是期权,而是股权。

    对于最有钱的温晓光来说股份不能白送给不出钱的人,对于合伙人来说,不占股份和他妈打工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不能小心眼的想着什么独占,一定要激发所有人的动力。

    于是温晓光个人出资250万人民币,其余五人都出资50万人民币,总额500万人民币。继续留出20%的期权池以待后人,剩下的温晓光占股40%,他们各自占股8%。VIE结构什么的,现在还不是重点。

    这样的安排,大家都是没有意见的。

    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也足够健康。

    如果平分,那就没人做决定,一锅乱粥,如果个人独大,那其他人就没有归属感。

    现在温晓光拿钱最多,占股多些,在40%,这个数字还不错。

    至于准备了数亿美元准备砸到软件上烧,公司往后也需要融资这件事也好办。

    他可以通过私人的投资基金单独往里注资,或者协同其他投资公司一起参与A轮。

    公司内部需要多少钱,大家自己心里都有数。

    公司估值多少钱,可以让第三方评估机构或者其他投资公司作出客观判断。

    这些‘精英们’办法很多,温晓光的那些个人资产不是侵吞他们股份的威胁,而是他们对于成功信心的来源。

    “股权证明书自己的收好,有可能是废纸,但说不定就价值连城,可不要弄丢了,尤其是你,刘以琦。”

    刘以琦无语,“你为什么点我名?”

    “卖掉优客的时候我给了你150万,你钱呢?”

    温晓光想不通这个问题,这姑娘只拿出了38万,还有12万是借的。还是特么借温晓晓的!

    “买房啊,”刘以琦理直气壮,“这个我还要问你呢,你要来北金也不早说,我都在中海买了房,房价多贵啊,你说我现在怎么办?我又要在北金租房,又要付房贷,这样子,女人老的很快的好不好?”

    算了,她也是被大大的坑了一把。

    付与萱说:“你先和我住吧,以琦,我一个人也挺孤单的,还没在北金生活过呢。”

    温晓光暂时会住在酒店,住的地方没空想。

    “好了,各位,我们开始吧。”温晓光把自己的股权证明书也放在一旁收好。

    “还记得上一次,我们也是在羡州的湖面。你是不是对湖面别有钟情?”陈北回忆起一年多前与温晓光的相遇。

    温晓光说:“当然了,最牛逼的组织第一次大会就是在湖面上开的。”

    林若生哑然失笑,“原来还有这层意思?”

    当然是瞎说的。

    温晓光正了正脸色,“关于这次创业,早在一年多前,我就与陈北定下了,当时是觉得资源、资金都不够,时机好像也略早,所以做了优客过度。”

    这话付与萱还是头一次听到,她惊讶道:“你们到底定了什么?连优客都只能是过度。”

    其实不论是陈北、还是林若生都知道。

    “移动互联网。”温晓光说出这五个字,顿了顿又继续,“这是已经没人会怀疑的大势了,当然,用现在的说法就是很多公司都在尝试的无线端业务。你们两个可能理解的不深,通俗的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它的功能越来越像电脑,网民原本被电脑的占据的时间会大量的转移到移动手机上。”

    “我们这一次创业就是针对这个变革,而选择IM软件,我有三个理由,确切的说现在的变革是三个大的变化。”

    “其一,是从PC到移动的变革。就是我刚刚说的,PC端的聊天往后必然不会是主流,掏出手机,打开一款软件,随时联系到朋友,这一定是未来。而手机qq的用户体验不佳,这是我们的机会,具体如何体验不佳,我会在产品设计会议中,和他家细述。”

    林若生一听脸色好奇,“你已经有思路了?”

    “有了,别打断我思路,回头我们再细讲。”温晓光继续,“第二个变革是3G时代,去年我们国家发了3G牌照,势头很快,而当网速和流量的双提升时,那么语音信息、图片信息、甚至视频信息都会是一款IM软件需要具备的功能。而手Q目前在这方面更新滞后。”

    “第三个变革,”温晓光伸出手指,“最早用qq的那批用户……长大了,你们没发现吗?”

    说到这里众人一愣,

    这是很细节的东西,几乎不会有人意识到。

    “什么意思?”

    温晓光刘以琦问:“你在乎qq等级吗?”

    她摇头,“以前在乎,现在不在乎。”

    温晓光问林若生,“你在乎个性装扮……如空间背景和聊天页面背景吗?”

    他摇头。

    温晓光问陈北,“你还养qq宠物,玩qq秀吗?”

    他也摇头。

    仔细想想,你上次关注自己的qq等级是什么时候?

    “因为这些功能都是虚的,这玩意儿小孩子喜欢,等真到了一定岁数,人们用这款软件的唯一需求是什么?联系到朋友,告诉他我要告诉他的话,够了。”

    陈北和林若生毕竟是从事软件开发的,用户需求是他们常年思考的问题。听温晓光说完这些,林若生明白了为什么qq的体验不好。

    “用户的需求已经改变了,而手q花里胡哨的东西太多了!”

    温晓光食指抵着桌面,坚定的说道:“它不仅是花里胡哨的多了,而且上了瘾,因为那些东西是它的利润来源,他们会深陷进去无法自拔!整日里都在想着怎么在其中搞出新的花样赚钱,而忽略了用户的真正需求!”

    林若生真的听进去了,他没想到温晓光对这个小玩意儿的见解如此深刻!

    其实微信和qq到底有什么区别,这是逼死强迫症的问题。

    但细分开来,区别真的很大。

    如果你经历过零几年时候的qq登陆,新闻、qq秀、qq宠物,还有不知道哪个公司花钱买的广告弹窗……

    如果你登一次qq你要点五六次【×】,你就知道,为什么鹅厂的舆论很不利,大家只是没办法,没有替代者,不得不用而已,但真的恨死了。

    最后温晓光说:“我们要做的事很简单,一款绿色软件,只需要一个主要功能:让我联系到我想联系到的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