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地球第一剑

73.第73章 第六境,铸剑

    第73章 第六境,铸剑

    将剑放下,那把心剑……

    王升今天是真的被这位师爷镇住了,随着圆朴真人不断讲述剑道之境,心底对圆朴真人也越发敬佩。

    此时有了元气,修行可不断突破自身修为境界,以此增长寿元;修道之路也是一片坦途,修行变得相对简单了些。

    但想想这位道爷,在没元气、最多也就只能靠道躯潜力修出微弱内息的时代,就这么在山中修道、修剑,哪怕前路只是寂寞孤老、一堆黄土,却依然守道而行……

    一句敬佩,理所应当。

    今日从这位师爷身上得到的指点,对王升的影响不可谓不深远,能让王升少走不知多少弯路。

    且说圆朴真人展露完心剑之后,长长的缓了口气,踱步几分,继续言说剑道第六境。

    都讲到这里了,怎么也没有不讲完的道理。

    “非语,应龙,我且问你们,剑道所追求的是什么?”

    王升这次也有些范懵,一时间答不上话来。

    圆朴真人轻笑了声,仙风道骨、风姿不凡,当真如尘世间的活神仙一般。

    他扶须,看了眼王升身旁的闻渊剑,这把宝剑‘铮’的一声,直接出鞘三寸,冷冽的寒光迫人心神

    圆朴真人摇摇头,一不小心又把话题扯远了……

    “这把剑不过是凡阶下品,不入流的宝器。应龙,回头对你师父说一声,让他为非语换一把像样点的,他现在正需要宝剑傍身。”

    “是,徒孙记下了,”周应龙连忙回答。

    之前当代掌门赐宝,应该是有考虑王升虽在剑道之上悟性惊人,但却非道承内弟子,故并未舍得将武当道承的道藏外送,给了这把不高不下的闻渊剑。

    但圆朴真人已经发话,当代掌门也是做人徒弟的,自然不敢不听从。

    王升也没多想,并未拒绝圆朴真人的好意。

    毕竟,周应龙都能看出来,圆朴真人今日指点王升,除却惜才爱才之外,也是存了些长远的心思。

    这般老前辈,通常都会习惯性去考虑自己的身后事,即使如今寿元增长了,依然觉得自己可能会在不久以后老死……

    而且,谁都不知老前辈们已经枯败的身躯,能否经得起冲击金丹境失败一次的反噬。

    青言子此时‘年富力强’,正是人生鼎盛的春秋,要冲击金丹境,丢下一封书信就跑去终南山闭关了。

    像圆朴真人这般情况,却要慎重再慎重,机会很可能只有一次……

    这位老前辈今天又是指点,又嘱咐徒孙去给王升拿宝物,都是为徒孙这一代,绑好一位可能会崛起的人物。

    王升的为人如何,从他的剑中,圆朴真人就已经能体会个大概。

    对于王升来说,相比今天这位前辈为自己剑道指路的恩情,一把法器当真算不得什么。

    债多不压身,索性坦然接纳便是。

    又等了一阵,圆朴真人笑问:“怎么,回答不出来吗?非语你修剑道已深,也不知自己在追求什么吗?”

    王升沉吟几声,问道:“是为护道?”

    圆朴真人缓缓摇头,“护道之法万千,剑不过其中之一罢了,你再想想。”

    “那,”周应龙低声道,“是为修身养性?”

    圆朴真人有些无奈的看了眼自己徒孙,周应龙讪笑了声,默默的把师祖杯子里凉了的茶倒掉,换了杯温热的。

    王升和周应龙又思索了一阵。

    这问题就跟一加一为什么要等于二一样,这该如何解答?

    他俩为什么会修剑道?都是师父传给的道法,自然是师父当年传授什么,他们做弟子的就走什么路啊。

    然后,两人同时摇头。

    圆朴真人顿时露出几分微笑,身周散发出淡淡威势,开口便是一声轻喝:

    “剑乃兵器!开双刃,身直头尖,可穿甲,可斩劈,更被誉为百兵之王!

    哪怕剑被粉饰为君子所佩,一样是杀人伤人之物!

    我便常听人说起,哪怕剑道被修士捧得再高,这也是杀人之道!”

    见王升与周应龙表情一怔,圆朴真人语调一松,继续言道:

    “其实不然,我思索十年,才想个透彻。

    剑道最根本的追求,是与人搏杀不假,若说剑道就是杀道之一,从这个角度也无法辩驳。

    但,万物并非绝对,对任何事物,都不可简单的一言以蔽之。

    符箓也可杀人,阵法亦可杀人,那些威能莫名的各家法宝,能取人性命者少呼?难不成都是杀道?

    杀道起于心性,剑道也不过是修士手中的法门,若说剑道是杀道,倒不如说,持剑之人有一颗杀心。”

    圆朴真人这话一落,让王升和周应龙都不由点头

    仔细思索,这位道爷说的又没错,甚至道理很简单,但硬是让王升一时间多了诸多感悟,心底解开了一些疑惑。

    剑本就是兵刃!

    但杀人的却非剑,而是持剑之人。

    圆朴道人缓缓踱步,嗓音越发空幻:“故,同一把剑落在不同的人手里,可以成为救人之剑,也可以成为杀人、害人之剑。

    剑道亦然。”

    “师爷,”王升抬头注视着圆朴真人,轻声问:“这第六重境界到底是什么?您说了这么多,我修为浅薄,确实难以体会。”

    “此境界,我称之为‘铸剑之境’。”

    铸剑?

    王升和周应龙都有些茫然,这次倒是周应龙反应迅速了些,直接脱口而出:“难道是要把自己打造成一把剑?呃,那岂不是成了剑……人什么的……”

    “哈哈哈!你这小子,乱抖什么机灵!”

    圆朴真人扶须大笑,王升也是一阵轻笑。

    就听这位武当山上代掌门笑道:

    “我与你们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们更容易明白第六重剑道境界,罢了,与你们直接说,说的浅白些就是。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比如我武当道承,各类道法都是自《真武真解》的基础上修行而出;像青言子师侄和非语,都是以一本《纯阳仙诀》为基础。

    哪怕剑道迈入心剑之境,心剑也只是你御敌杀敌的手段;道之根本,还在你修行的功法之上。

    故,就算今后你的心剑能够斩仙屠魔,也只是外。

    你的道境,依然是你修行的功法所决定,这才是内!

    剑道最多能助你突破修为境界,却无法决定你的根本。”

    周应龙顿时面露迷茫神色,王升却是了然的点点头,继续等待圆朴真人后面的话语。

    第六重境界到底是啥?老道爷好像很慎重,怕自己讲错了的样子,竟然解释了这么多。

    圆朴真人继续讲述:

    “修士之道只可相近,绝无相同。

    所谓铸剑之境,便是将剑道与你自身之道相融,要去铸剑的并非是你这个人,而是你的道。

    比如你修的《纯阳仙诀》,他日若你心剑大成,剑道要更进一步,就需将你修《纯阳仙诀》得来的道,锻铸成与你结命的一把剑。

    以心剑为剑魂,以道躯为剑骨!

    此剑一旦出鞘,便是你一冲云霄之日,你之道俾睨天下之时!

    自那之后,你的道才可说是真正的剑道,可明白了?”

    “弟子受教,”王升坐在那深深一拜,只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这就是未来自己要走的路吗?

    修成心剑已是千难万难,更遑论要在心剑大成的基础上,去将自身之道铸成真正的剑道!

    但王升心底也泛起了一个疑惑,师爷说的剑道最后一个境界,当真就是剑道的尽头吗?

    他心底冒出一个‘否’字。

    那只是推开了另一片天地的大门,虽然这道门,离着自己还是那般遥远……

    周应龙也只能在旁点点头,虽然他想让师爷说的再详细一些,但又怕自己被师爷太过小看。

    反正这些境界,差不多也就是这意思吧,自己不懂得今后慢慢体悟就是。

    “道之剑若可铸成,当真不知会是哪般境界,但这最少也是成仙之后才能做到的了,”圆朴真人目光中带着少许落寞,“也不知,终我残生,能否有机会修心剑至大成,铸就剑骨。”

    周应龙忙道:“师祖您肯定能成仙,法力还无边!”

    圆朴真人嘴角轻轻抽搐了下,也不理他,继续言道:“自然,这六重境界也是前人所传而来,或许会有遗漏不当之处,或许其后另有高深之境界,你们自己多多参悟,却不必奉为教条。

    非语,应龙,且放松心神,我送你们一份剑意。”

    送他们一份剑意?

    王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这位真人言说时,已经轻轻甩了衣袖,一股玄妙的道境将他、周应龙、迟雯同时笼罩。

    而后眼皮一沉,三人竟直接入睡,念头被拉入了某个昏暗的世界……

    院中,圆朴道人扶须轻笑,看着眼前这三个东倒西歪的年轻弟子。

    教徒弟也是一种乐趣,人老了,就要给自己找点乐子才行。

    他用的这法子其实颇耗心神,但圆朴真人却也是毫不在意,直接把他们三人引入了梦境中,授之以剑意。

    对自己所传剑意领悟越深,就会越晚醒来,得到的好处我就越多,反之……

    “嗯,嗯?”

    迟雯揉揉眼睛,不知自己怎么就躺下了,在那缓缓爬起来。

    圆朴真人顿时老脸一黑,本想给这女娃点好处,但怎么感觉,自己这份灵念和心力算是白废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