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第181章 181:江织发现骆三性别,大火隐情(二更

    第181章 181:江织发现骆三性别,大火隐情(二更

    何女士突然睁眼,叫了一句:“骆三。”

    周徐纺直接愣了。

    月光很亮,她眼珠也很亮。

    何女士坐起来,开了床头的灯:“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怎么认出来的?她脸上还戴着口罩。

    “问你话呢。”何女士在催促她。

    周徐纺想了想,说:“我在找项链。”

    半真半假,她是来找项链的,也是来确认的。

    那项链是她故意落下的,唐想想确认她的身份,她自己也想确认,既然目的相同,她干脆将计就计,把项链‘给’了唐想。

    何女士信了她的话,把项链从枕头底下拿出来,放到她手上,冷着脸训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重要的东西也不收好,可别再乱丢了,万一给他们看到了,又要拿你撒气了。”

    他们?

    骆家人吗?

    何女士突然面露惊慌,她想起来了:“你怎么说话了?”

    骆三是不可以说话的,她是‘哑巴’。

    何女士情绪大动,惊慌失措地抓住了周徐纺的手:“我不是让你不要开口吗?”她慌了神似的,双手又去抓被子,大喘着气,边摇头边嘀咕,“完了完了,老爷子知道你是女孩了,一定不会让你继续待在骆家的。”

    骆怀雨知道?

    周徐纺默不作声,在思考。

    何女士还在自言自语,慌慌张张地左右张望,嘴里喃喃自语:“你妈妈就是突然没了的,你会不会也像她那样?”

    周徐纺抬头,眸间骤起波澜:“我妈妈是谁?”

    何女士头上开始冒汗,眼里惊恐万状,催促她:“你快跑,快去找江小公子。”见她不动,何女士推了她一把,红着眼大吼,“愣着干嘛,快跑啊!”

    周徐纺蹲着,重心不稳,被推着后退了一步。

    何女士下了床,六神无主似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喋喋不休地念着:“老爷子来了,老爷子来了……”

    外面有脚步声,越来越近。

    周徐纺把项链放下,看了何女士一眼,转身出了病房。

    片刻,唐想就过来了,她是过来拿项链的,一扭门把,才发现锁坏了,她推门进去,看见何女士在屋里踱步,面红耳赤,满头大汗。

    “妈。”唐想走过去扶她,“你怎么了,妈?”

    何女士东张西望:“嘘!”她把手指按在唐想唇上,示意不要作声,她掐着嗓子,紧张兮兮地小声咕哝,“瞒不住了,咱们家要遭大殃。”

    唐想问:“遭什么大殃?”

    何女士摇头,不说,重重喘着气,问她:“你爸呢?他在哪?”不等唐想回答,她又开始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是不是老爷子把他叫去了。”

    “肯定是要拿他问罪了。”

    “完了,完了完了……”

    随后,何女士要冲出去找丈夫,唐想喊了看护过来,给何女士注射了镇定剂。

    等声音消停了,周徐纺才从楼梯间里出来,刚走到疗养院的外面,有陌生号码来电。

    周徐纺见四下无人,一跃上了楼顶,接了电话:“喂。”

    唐想问:“周小姐吗?”

    周徐纺不清楚唐想怎么弄到了她的号码,想来,骆家老爷子最器重的这个左膀右臂本事不小。

    周徐纺应:“是我。”

    唐想自报家门:“我是唐想。”

    周徐纺平铺直叙地问:“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丢了一条项链?”问完,唐想描述了一下,“黑线、圆片,上面有你的名字。”

    看来,她已经确认了,项链也用不到了。

    周徐纺语气镇定,丝毫不露马脚:“对,是我的。”是她故意落下的,她身上唯一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就只有那条项链,就算唐想不找上门来,她也会找过去,她要确认自己的身份,就不能被动。

    “方便给我你的地址吗?我明天让人送过去。”

    周徐纺报了地址,并道谢。

    唐想说不客气,挂了电话。

    周徐纺蹲下,仰起头,吹了一会儿冷风,脸是凉下来了,心还在发烫,她指尖都蜷缩了,握紧又松开,指腹摸到了手心的冷汗。

    为什么是骆三?

    为什么是骆家人?

    可不是骆家人,她也遇不到年少的江织,不幸,又幸运着。

    心坎里又酸又痛,像劫后余生,又像踩空了悬崖,一脚坠进了深渊,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深深吸了一口气。

    耳麦里,霜降迟疑了很久,才问:“确定了吗?”

    周徐纺声音低低的,失落又无力:“嗯,确定了。”她又叹息,烦躁地扯开风吹在脸上的头发,“我真的是骆三。”

    她以前查过骆三,骆三有这么几个标签:骆家养子、哑巴、弱智、童年虐待、染色体变异。

    还有最后一个标签是从江织口中知道的:初恋。

    周徐纺抬头,看看月亮,又看看星星,想了一会儿,决定不怨了,她的命也不是很不好,至少她还活着,还有江织。

    周徐纺把被风吹歪了的帽子戴正,站起来,走到楼顶的边缘,看了一眼楼下:“而且我怀疑骆三是被骆家人烧死的。”

    霜降不理解:“为什么?”如果她们的推断没有错的话,骆三应该是骆家的血脉,不然,骆家不可能养一个‘天生残缺’的孩子。

    楼下没人。

    五层楼的高度,周徐纺直接跳下去,俯冲落地,哦,帽子掉了。她找了一圈,在树上看见了自己的帽子,捡了块石头,用力一扔,帽子被她砸下来了。

    她捡起来,戴上:“因为骆三暴露了。”

    霜降:“暴露了什么?”

    “性别。”

    如果何香秀颠三倒四的话是真的,那么骆怀雨应该是知道的。

    周徐纺思考良久,基本可以确定了:“骆家缺德事做多了,这一辈,一个男孩都没有。”

    所以要在骆家活着,她就不能是女孩。

    她的机车停在了路边,她上车,戴上头盔,把防风罩打下:“我要再去一趟骆家。”

    御泉湾的门卫是晚上十点半换班,还有二十多分钟才下班,老方百无聊赖,拿出他新买的智能手机,放了一出京剧。

    老方跟着咿咿啊啊地唱,好生得惬意。

    “汪!”

    拴在桌子腿上的金毛突然叫了一句,金毛是母的,毛色生得均匀又亮丽,一根杂毛都没有,气质贵气又端庄,一看就不是凡夫俗狗,所以老方给金毛取了个配得上它外貌与气质的名字——贵妃。

    贵妃又叫了一声:“汪!”

    老方踢踢桌子腿:“方贵妃,”老方手枕脖子,靠在椅子上,冲爱犬呲了一下牙,“大晚上的,你叫什么呢!”

    贵妃:“汪!”

    哦,来人了啊。

    从门卫室的小窗口处只能看见半个影子投在地上,老方背着手出去,借着灯光打量,那人逆着光,那身姿、那贵气、那样貌……

    老方把眼睛睁大了点儿:“徐纺对象?”对方从灯光里走出来,老方这下看清了,“这么晚了,来找徐纺啊。”

    江织走近,从逆光到背光,眼里的一团墨色由亮到暗,他说:“找你。”

    老方‘啊’了一声,有点懵,问江织:“找我有事儿?”

    他沐着夜色而来,眼里融了深冬的阴与寒:“八年前,骆家大火。”他声音不大,被风吹过来,掷地有声。

    老方打了个哆嗦,脸上的笑一下就僵住了。

    兜不住了,兜不住了……

    老方沉默了良久,继而叹了一口气:“是我把人背出来的。”

    气压太低,仿若天寒地冻里,被抽掉了最后一丝空气,有种逼人的窒息感,贵妃不叫了,缩到了桌子底下。

    江织往前一步,桃花眼里一盏花色凝了秋霜,他问:“女孩儿,还是男孩儿?”

    老方不作声。

    他再问一遍:“女孩儿,还是男孩儿?”

    “是女孩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