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第133章 妈咪,谢谢你

2020-02-08 作者: 白饭如霜
  第133章 妈咪,谢谢你

  叶蓁蓁早上辗转四平和合,又和Florence喝咖啡的时候,唐洛就一直在后海小院呆着。

  他很早就去了,早得有点不正常,天都没亮,鸟都没起来。

  林阿姨给他开门,满脸惴惴不安,生怕这么一大清早的洛少过来,是跟高佳妮置气的——否则何至于这个点儿突然出现。

  唐洛确实也神情凝重,没有笑容,可进门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说是从巴黎给她带的礼物。

  一条很大的爱马仕羊绒围巾,说林阿姨冬天出门去买菜的时候戴能挡风,很暖和,颜色也很合适她。

  他说完就往里面去了,留下林阿姨发呆,这是多少年破天荒头一遭,洛少贴心贴肺的,居然考虑到了其他人出门要挡风的问题,那语气听起来根本不像他,也不像这个家里的任何人。

  像谁呢?林阿姨几乎立刻就想起来了,像叶蓁蓁。

  说到破天荒头一遭,唐洛的感受也一样,他今天要做的,过去十多年不但从来没主动做过,而且还在一直一直逃避,逃到了天涯海角。

  他需要跟高佳妮进行一次严肃的谈话。

  由他发起,由他主导,而且一定要有所结果。

  他在书房等高佳妮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结果等妈妈一走进来,唐洛几乎不假思索就起立,站直身体,仿佛立刻就回到了儿童时代他所熟悉的情境中,在那个情境里他永远是个孩子,不够好,不够让人满意,和母亲相处时最多的感觉是恐惧,更多的念头是逃避。

  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不安望过去,然后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高佳妮的头发。

  儿子突然来访,她来得显然匆忙,没有戴帽子,光了一半的头很显眼,和眼角的纹路与消瘦的脸颊结合在一起,令一个人格外意气消沉,根本不复唐洛记忆中的气吞万里如虎。

  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高佳妮已经老了,而自己也应该长大了。

  他叫高佳妮:“妈咪。”

  高佳妮吃了一惊,是货真价实的,情不自禁的,吃了一惊。

  不知道多少年了,她没有听到过唐洛这样叫她,一个再自然不过的称呼,渐渐都成了奢望。

  她站在那里楞了一会儿,而后才几乎算得上是慌乱地答应了一声,问:“洛洛,你怎么来了?”觉得自己声音太过生硬,又急忙解释:“你随时来都可以,只不过这么早,没什么事吧?”

  唐洛坐下来:“我确实有点事,妈咪你也坐下吧。”

  他们并肩坐下,各自沉默了一会儿,各自都有点不知所措,等最初的尴尬过去,唐洛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首饰盒,又取出了一个相框,里面是唐洛的照片照,最后取出了一个文件夹,里面装着不少纸质的文件,整整齐齐,摆在那里。

  高佳妮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什么都没有问,她不必问,现在是唐洛说话的时间。

  但他一开始什么都没说,而是打开了那个首饰盒。

  首饰盒是珐琅质地的,大概一本书大小,很薄,极其精美,本身就像是一件艺术品,外面包了一层暗灰色的皮质套子,开口处有两个纯金雕刻的连环交织着,像是一把锁,但没有锁死的作用,装饰居多。

  唐洛解锁,开盖,只见盒子里整体包裹着蓝色丝绒,中心凹槽里稳稳地放着一颗水滴形的蓝色钻石,很大,即使在白日明亮的光线里,那蓝色仍然如同梦幻一般浓烈而纯粹。

  长达一分钟的时间里,他们俩都凝视着那颗钻石,欣赏着人类匠心与大自然神力结合的极致之美,而后唐洛慢慢说:“恶魔之心,整钻四克拉,等级Fancy Vivid Blue,vs2净度,苏富比二月情人节专场的主拍品,竞拍非常激烈,加了十一手,最后以六千七百万港币成交,加佣金七千多万。”

  高佳妮脸上毫无表情,但她坐得很直,手放在了膝盖上,微微握起来,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有点紧张的表现。

  唐洛继续说:“我认识这颗钻石,因为那天苏富比拍卖的时候,我也在场,我爸想要把它买给罗西当情人节礼物,预算是三千万左右,结果有一个匿名买家通过电话竞拍,一路价格飙升,最后硬没让他买成,结果出来罗西非常生气。”

  高佳妮轻轻咳嗽了一声。

  唐洛说:“妈咪,那个电话买家,是你对不对。”

  高佳妮避开他的眼神,叹口气:“洛洛。”她口气很疲倦:“你管这些大人的事干嘛呢?”

  唐洛非常努力的保持自己平静的语气,他今天绝对不要扮演孩子的角色,至少是今天,他不是要反叛任何人,发泄任何心情,而是要解决问题,不但为自己,也是为母亲。

  “你和蓁蓁出事那天,我晚上我回家,见到罗西气鼓鼓的出门,没多久你就心梗发作进了医院,你一进医院住的地方没人,就有人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空子入室偷东西,而且其他什么都没动,直接去了放保险柜的地方。”

  “太多巧合,就不是巧合,而是设计。”唐洛总结说。

  他是在打开银行保险箱,看到这颗蓝钻的时候想到这一点的。

  只是到此刻才找到合适的机会,直截了当问高佳妮:“妈咪,那天晚上,是不是罗西去找了你,把你气到心梗发作,你跟她争吵的时候,说出了蓝钻的事,甚至还说了就在你的保险柜里放着,然后你一去医院,她才立刻叫人来偷东西。”

  高佳妮什么都没说,但不说就是答案。

  那天晚上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尽管想起来就她痛恨自己,听到门铃就打开门,被罗西几句话就气到眼晕目眩,口不择言,甚至暴怒之下丢出了花瓶,不但没有伤害到对方,自己反而被过于激烈的情绪反噬,那种铺天盖地陷入黑暗窒息的感觉,她在马尔代夫的海中体会过一次,而这一次,没有叶蓁蓁来救她。

  如果罗西慢五分钟离去,就能把她的手机一脚踢开,让高佳妮在昏迷之中彻底告别这个世界,想到这一点她其实极为后怕,屡次为之噩梦连连,午夜醒来,一身大汗。

  即使如此,她此刻仍然沉默不语。

  唐洛没有打算就这样结束:“妈咪,你为什么不告诉警察这件事?”

  如果把入室伤人的事跟罗西联系起来,警察就会沿着这条线查下去,也许就能找出她的问题。

  法治社会,这是最有效的反击,在人际关系上贯来强硬的高佳妮,怎么会苟且到以搬家避世来应对?

  这是唐洛不明白的地方,也是叶蓁蓁不明白的地方,郭也,林阿姨,但凡认识高佳妮的人,如果知道这件事,都绝不会理解她的反应。

  这根本不是以前的高佳妮。

  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人会变,会软弱,会消沉和放弃,神祇们都会因为伤痛而自毁,何况区区肉体凡胎。

  此刻面对唐洛毫不掩饰的质疑,高佳妮发出了沉重的苦笑:“洛洛。”

  唐洛打断了她:“妈咪,你为什么不报警?或者最起码的,你为什么不告诉爸爸,罗西敢对你这样。”

  高佳妮沉默了许久,而后缓缓说:“因为你爸爸,现在是罗西的人。”

  她很平静,听不出语气里有什么怨恨或遗憾,但这样的平静,都是从绝望中腌制出来的,已经被盐分逼出了所有温润与活力,最后沉淀下来的,只有深深的无可奈何。

  “他是谁的人,他就向着谁,这是你爸爸的特点,他并非故意要伤害我,这就是他的为人。”

  她看看窗外,夏天的北方不算舒服,初夏漫天的柳絮能让人白头,一半是愁,一半是恨,盛夏则热绝天地,像要把每一滴水分都抽干。

  “洛洛,你从小到大,跟妈妈在一起,幸福吗?”

  高佳妮突然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唐洛不假思索:“不幸福。”三个字说明了一切。

  高佳妮微微一笑:“我知道。”

  她淡淡地说:“你爸爸,他也不幸福,将近三十年里,大概没有几天是幸福的。”

  她拿过桌上那个相框,照片里的唐洛有父母双方的影子,但更多的是唐在云,高佳妮说:“你爸爸有过无数女朋友,都对他千依百顺,有感情也好,没感情也好,最后也就不了了之,罗西呢,是唯一一个让他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的,甚至说,想要为之跟我斗争的。”

  她用斗争这个字来形容夫妻间最后的牵连,连自己也忍不住地叹息一声:“你爸爸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在事业上,很少有人比他更有远见,可是不管怎么样,他永远需要一个主心骨,不是我,就是另外一个人。”

  “在罗西那里,他能得到幸福,这一点对我来说,就是最后的宣判,我还有什么好挣扎的呢?”

  高佳妮把那个相框立起来,放好,看了看,落寞地说:“洛洛,罗西无非是要名分,要钱,要大钻石,那些都是她以前没有的一切,她觉得我是个阻碍,欲除之而后快,我能理解,虽然不高兴,但其实没关系的。”

  她抬起手来,仿佛想要去抚摸儿子的额头,可是抬起又放下,仿佛第一次意识到唐洛已经那么高大了,不再是个孩子。

  “这些你都别管了,你好好做事,你爸爸那边我不知道,妈咪的股份一定会给你,等时机成熟,和合仍然是你的,这就是我最后和唯一的希望,知道吗?”

  因为太动情了,可又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动情,这些话明明掏心掏肺,眼泪明明在心里汹涌,却一点都表现不出来,每个字都还是那么平平淡淡的。

  唯独真正知道她的人,才能咂摸出平淡下的澎湃。唐洛以前做不到,可是今天他忽然能懂了。

  他伸出手握住妈妈的手,轻轻摇了摇,过了好久,他语气凝重地说:“妈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的。”

  高佳妮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评价过,此刻猝不及防,楞了一下:“什么?”

  他下一句话就让高佳妮脸上变了颜色。

  “我三天前跟蓁蓁一起去了巴黎,去了一个画展,晚上在夜店喝酒的时候,有人追杀我们。”

  高佳妮有一秒钟以为自己听错了:“追杀你们?”

  “是的,身上有武器,刀枪都有,直接守在我们喝酒的地方。”

  “什么目的?”

  唐洛听出了这句话里的一语双关,也叶蓁蓁一样,高佳妮心目中的洛少是会用一千张欧元大钞砸服务生脸的人,那不被盯上才奇怪了。

  他简洁地否定了这一点:“不是随机的。”

  他把过程稍微描述了一下,高佳妮脸色煞白,尽管端坐不动,但握在一起的双手把她内心的呐喊表露无遗,她在对天地众神怒吼,这是她唯一的儿子,这是她唯一损失不起的财富。

  一直说到警察来了将歹徒带走,唐洛他们三个人安然无恙脱身,高佳妮才松了一口气,然后问:“你真的跟他们动手了?”

  唐洛笑:“妈咪,我很强的。”

  他想起了叶蓁蓁在塞纳河边说的那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极其自然,因为同样是唐洛的心声。

  “如果不是你让我从小练习格斗和枪械,我们三个人可能当场就完蛋了。”

  他紧紧握住的那双手,还是很凉,也很硬,但那仍然是一双母亲的手。

  “妈咪,谢谢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