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第463章 不一样的依赖

    第463章 不一样的依赖

    这一折腾都过了凌晨,别说周年庆的晚宴,其他人恐怕都已经散会回家。

    陈瑛晖亲自将余仲两人安排人送走,又把宋冕和云想想他们送上车。

    周围的媒体早就已经打发走,陈瑛晖今晚有的忙,不仅仅是云想想当众制造出来的场面,还有后续被秦玥死咬着自己清白,但现在既不能说秦玥不清白,又不能说秦玥清白的事情。

    另外就是这件事不论秦玥定罪与否,众星时代亏欠了魏姗姗和辉煌娱乐是事实,还得和辉煌娱乐商议补偿事宜。

    秦玥这个搅事精给众星时代惹了多少麻烦,陈瑛晖心里清楚得很,这次绝对不会轻饶她。

    这样也好,省得她动手。

    回到家之后,宋冕对她依然细致入微,嘘寒问暖,甚至她撒娇不想动,他也把她抱到浴室,给她挤牙膏,递水,卸妆……

    一系列事情做得是那么自然而然,可是云想想总觉得宋冕似乎在生气。

    “阿冕……”等到被宋冕放在床榻上,云想想双手圈住他的脖子,绝对有必要沟通一下。

    宋冕却不等她说完,揉了揉她的脑袋,亲了亲她的额头:“凌晨两点了,早点休息。”

    他的声音温柔而又蛊惑,仿佛皮闹的孩子在母亲的怀里被诱哄一般,忍不住就放松了心神,乖巧地顺从他的话,觉得倦意瞬间袭来。

    “嗯……”云想想倦怠地应了一声,就闭上眼睛。

    等她睡着了之后,宋冕还给她点了安神的香,所以云想想第一次没有被生物钟给吵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钟。

    窗帘背后刺目的阳光,让她猛然坐起身,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九点多几个数字,令她抓了抓脑袋,迅速的爬起来,洗漱完了也没有看到宋冕的踪影。

    她正要打电话的时候,房门打开,就见到宋冕拎了保温盒进来:“猜你也差不多醒了,给你买了喜欢吃的早餐。”

    云想想像只欢快的小鸟奔过去,就看到了糖油饼和豆腐脑,眼睛都开始放光。

    “你今天又宠着我?”吃着美味的早餐,云想想小心试探。

    “我哪天没有把你捧在手心宠着?”宋冕似笑非笑地凝望着她反问。

    “咳咳。”云想想假模假样地轻咳两声,“我下午飞机去鄂省了,你确定要和我分别前,这么别别扭扭。”

    这姑娘,掐他的软肋一掐一个准,宋冕也是晚上的飞机飞大苹果城。

    想到即将到来的离别,宋冕只能语气略微严肃地说:“以后不准这样。”

    “你是说我和秦玥的打赌吗?”云想想解释,“我没有冲动。”

    或许很多人觉得她冲动了,但她有自己的考量,如果她抓不到秦玥的把柄,就是她技不如人,道歉就道歉,她没有觉得多丢脸。

    昨天晚上没有宋冕,云想想也有自己的法子把秦玥逼到无路可退,只不过没有宋冕那么迅速罢了,给林氏姐弟发邮件的IP她也能够查出来,那人和言科勤接触之后,陈瑛晖也有能力查到言科勤。

    至于言科勤和秦玥之间的牵扯,也许她查不出,但有了网吧的人指证,言科勤没有抵赖的可能,言科勤对众星时代肯定不熟悉,他想要胡编乱造一个人出来不容易。

    他交代不出来,做贼心虚的秦玥肯定会想办法联系言科勤。

    “我说的是,以后不许避着我。”宋冕更正她的思路,“我知道你喜欢靠着自己去摆平,我相信你有能力,也希望你相信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告不告诉他是一回事,他知道了会不会一定插手是另外一回事。

    被隐瞒和不被需要是一种很难以形容的不是滋味。

    云想想这才反应过来,她似乎有点过分了:“我知道了,下次我肯定亲自告诉你。”

    因为这件事是贺惟去找宋冕,宋冕心里有点不舒服,就像她也希望他的任何事情,是他亲口告诉自己一样。

    “我其实也不是要强,就是觉得我不该任何事情都去打扰你。”

    云想想斟酌了一下才说,“也不是客气要和你划清界限,而是我想要去磨砺自己,让我经历一些事情迅速的成长,如果到了最后,我还是解决不了,我依然会来求你,谁让你是我的底牌呢。”

    底牌嘛,都是要最后才拿出来,轻易不示人才对。

    不得不说云想想这样的说法,大大地取悦了宋冕,心里那点郁气瞬间烟消云散。

    见他眉目舒展,云想想才坐正然后板着脸:“宋先生,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批评你。”

    前一刻还好声好气哄着自己的小女人,才把他哄好,下一刻就翻脸,宋冕都有点忍俊不禁。

    却不敢露出笑意,而是非常虚心求教的模样:“你说。”

    “我不喜欢你生闷气,你要是有哪里觉得不高兴,直接和我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的想法,你看你现在不就是误解我了?”

    “我没生闷气。”宋冕好脾气地解释,“昨晚太晚,我不想和你说太多话,不然我这会儿早就不见人了。”

    “你要是真敢走,给我冷暴力,你死定了!”云想想拔高声音。

    宋冕真的很喜欢云想想那奶凶奶凶的小模样:“不敢不敢。”

    云想想轻哼了两声:“好吧,你说你没有生闷气,我就相信你。咱们以后有事儿摊开了说,吵架无所谓,我最受不了什么都不说,让我猜猜猜的人。”

    顿了顿,云想想又软了态度:“秦玥这件事,我轻敌了,我也承你的情。但我以后还是希望多些机会磨砺自己,我向你保证,就算我自己能够解决,我也会事后对你坦白。”

    接着又话锋一转:“你不要以为,我不第一时间求助你,是不想依赖你,其实恰恰相反。”

    “嗯?”还有这种说法,宋冕都是一愣。

    难得看到宋冕这模样,云想想有点小得意:“任何事情耽搁久了就会变得棘手,我这不是信任你的能力,才敢自己搞不定再求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