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100章 她有她的骄傲

    第100章 她有她的骄傲

    看着这样的薛御,云想想颇有些哭笑不得:“师兄,如果是我请你帮我做事,你难道会敷衍了事?”

    薛御摇头。

    “对啊,我也只是认真对待。”云想想说。

    “可是你这也太辛苦……”

    “师兄,我现在学又不是只在你的演唱会上用。”

    云想想立刻打断薛御:“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学会了就是永久的财富,我又是个演员,以后说不定就用得上,为什么不趁着有时间有机会早用功,让未来更加轻松?”

    “学学你……”

    “你别说话!”不等贺惟开口,薛御立刻打断他,“我懂,我羞愧。”

    薛御找了个检查服装道具的理由遁了。

    想起他以前,不到火烧眉毛,他才不会急。

    能够有一分钟闲暇的时间,他恨不得瘫两分钟。

    让他居安思危,让他把玩乐休息的时间花在未来可能用得着的东西上面。

    对不起,他做不到!

    “师兄这是……”云想想还没有弄懂,薛御又怎么了?

    “他只是终于意识到自己多丢人,让他一个人静静就好。”贺惟依旧毒舌。

    这话云想想不好接,便乖乖去化妆。

    与此同时宋尧正一脸肉疼的听着宋冕的吩咐:“少爷,那几套珠宝真的要送出去?”

    他不是心疼钱,而是这几套珠宝可是他们少爷的女朋友,未来少夫人戴过的,真是抬举她们,想着就心里不舒服。

    “买来,就是打算送人。”宋冕手里拿着手机,唇角含笑。

    “啊?”宋尧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从一开始就打算买来送人?”

    “不然你以为?”宋冕扬眉看着这个素来读懂他心思的小管家,怎么觉得最近他的智商在下降。

    “我以为少爷是买回来珍藏着,等你和少夫人结婚,当做聘礼……”

    察觉宋冕越来越质疑的目光,宋尧声音逐渐变低,“女人不都喜欢这种被人宠着?更何况云小姐那样的小姑娘。”

    “她不一样,看着小。”宋冕一说到云想想就情不自禁露出了迷人的浅笑。

    曾经他也觉得云想想小,但她的思想和心智是足够的成熟,她是个看似温软,实则刚强果断的人。

    宋尧一脸愁苦:“白跑一趟。”

    宋尧还以为珠宝是买回来等以后送给云想想,特意去了MR总部亲自护送回来。

    早知道是送给那些人,就随便派两个人去取就好,或者直接一个电话让他们送来。

    “我记得十二月有个舞会,你挑几个参加的人送。”宋冕沉思了片刻后道。

    “蓝血舞会?”宋尧没有想到少爷还记得这个舞会。

    蓝血,在西方特指高贵与智慧。

    这是大苹果城举行的世界级国际舞会,参加的都是全球顶尖家庭的子女。

    是真正的名媛盛会,这些名媛还不仅仅要求家世顶级,本身也得德才兼备毕业于顶级学府。

    宋家送出去的珠宝,又恰逢这个档口,十有八九都会当晚佩戴。

    可以想见一下子有三位以上甚至很可能是六位名媛佩戴MR的珠宝,将会是怎样的轰动。

    一下子就可以把MR推到能够和全球第一比肩的地位。

    而MR的水涨船高,就算没有人觉得这是云想想的影响力,却也会为云想想在这里博得极高的关注,但也仅仅只是关注,机会还是要云想想自己去抓。

    “少爷,你这样做云小姐不一定知道。”

    这样太费心思了吧,而且收益最大的根本不是云想想本人,宋尧不太懂少爷的想法。

    “对她好,为什么要让她知道?我对她好,只是顺心而为,不是为了让她回报。”宋冕说。

    “可这未免太迂回了吧。”

    宋尧急啊,他少爷追女人的方法实在是温吞。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心里想的事情,别背着我做,她没有开口,就不要插手她的事情。”宋冕叮嘱宋尧。

    “啊?”宋尧更纳闷了,爱她不就是应该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她?

    按照宋尧的想法,云想想现在需要的机会,只要一句话,都不用宋冕亲自开口,就能够有大把的机会砸在云想想的身上。

    只要宋冕想,云想想可以不用三年的时间站在最顶端。

    “你不懂,她有她的骄傲,而我尊重她,也相信她的能力。”宋冕的眼眸似阳光下的深海掠起了一片深紫的光,荡开宠溺的柔情。

    他在闵老那里打听了云想想,她说:别人给的是空中楼阁,自己赢的才不会黯然失色。

    那个倔强,自尊,独立,理智而不慕富贵的姑娘。

    她没有坚定的将他推开,从她答应和他试着交往的那一瞬间起,她就决心把自己变得更优秀。

    她的骄傲不允许他用身份地位干涉她的生活,那是在提醒他们之间的差距。

    是在用尊贵的身份嘲笑她的低微:你看你要吃尽苦头,我却只要开个口。

    否定她的努力,否定她的付出,否定她自身的能力。

    就是否定她这个人。

    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那么他们之间就走到了尽头。

    宋尧头疼的抓了抓头发:“你们以后是一家人,你的不就是她的吗?”

    “她是不一样的。”宋冕眉梢眼角都渗透着笑意。

    也许很多女人向往着通过嫁人,俗称第二次投胎改变自己的生活质量,甚至有些女人为了富裕的物质可以牺牲一切。

    可云想想不是,她想要的一切都必须是她通过努力得到,她不会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对任何人低下她骄傲的头颅。

    旋即心里颇有些惆怅,他们要变成一家人哪里有那么容易?

    云想想那么的骄傲,就算他和父亲都没有瞧不起她或者她父母,她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毫无建树之前就嫁给他。

    宋尧不懂,也不想懂,默默的离开,将宋冕吩咐的事情办妥。

    走出楼房,吹着深秋的风,他蓦然觉得人生有些萧瑟。

    以前有个心思深沉,高深莫测的少爷。

    即将多个复杂独特,与众不同的少夫人。

    “哎,管家的人生,才是世界上最操蛋的人生。”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