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这个修士很危险

3182.第3166章 乌老大

    第3166章 乌老大

    滔滔浑河水如一条灰色的布带,镶嵌在峨山与凤尾山之间,西风急猎,河水激流,乌老大从河水中摄过十余条肥美的铁骨豚,熟练地开膛破肚,架上了熊熊爆燃的篝火架。

    这种铁骨豚,胖大圆润,肉质细腻,堪比肥猪,又因鱼骨极硬,故得此名,算得上,方圆三千里著名的珍羞。

    因此乌老大才会引着徐凤伟,王景松,不惜绕了上百里,赶到此处歇脚,就为一尝美味。

    徐凤伟和王景松明显对口腹之欲没什么兴趣,一人捧着一条香气四溢的铁骨豚,不紧不慢地啃着,徐凤伟更是略带埋怨地道,“老大,咱还是别磨蹭了,早点去,说不定还能抢个好位置。”

    王景松亦急声道,“是啊,老大,这可是土浑星上难得的大阵仗,咱们这回加入其中,真是天赐机缘啊,老大,你不是一贯主张,多交朋友么,这会儿,我恐怕朋友们都早去了,独独咱们迟迟不至,这可不好。”

    乌老大捧着一头铁骨豚,脑袋险些没埋进鱼腹中,啃得滋滋有声,转瞬又一条铁骨豚入腹,只剩下精钢一般的鱼骨,完美地昭示着乌老大的战绩。

    乌老大往口中灌一口酒,一抹嘴,放出烟熏一般的嗓子,“急不得,急不得,咱们此去,是为广交朋友,多结善缘,又不是真的去打谁杀谁,晚些去,待那边人多了再去,我看最合适不过。”

    徐凤伟哀叹道,“老大,咱们这回该往前冲了,机会来了,你不往前冲,来了也是白来,咱们修道之人,修仙就是搏命,从来就一条路,似老大你这般畏畏缩缩,什么机缘也给错过了。”

    乌老大丝毫不以为忤,呵呵笑道,“老二,你和老三,追随我,不过是因我昔年的救命之恩,本来,所谓的救命之恩,我也不放在心上,你们也不必当真,当时,我也不过是适逢其会。不过,既然今天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的过往,说与你们听些也无妨……”

    絮絮叨叨,乌老大一口气说了半个时辰,徐凤伟和王景松都听傻了,若乌老大所言属实,那他简直就是活着的传奇。

    按乌老大的说法,每次遇到强敌,在无腾挪的余地后,他必定投降,一生之中,被人掌控多达三次,两次都被种下可怖禁制,偏偏走到了如今地步。

    “老大,你是真能忍,真能舍,换作是我,我绝难忍受星空戒被夺,自己沦为他人奴隶。”

    徐凤伟感叹道。

    乌老大道,“活着,活着才有一切,你如果担心星空戒,不如将你的珍宝藏于他处,星空戒内也只放必用之物。”

    徐凤伟和王景松都听傻了,还有这种操作,星空戒对修士而言,已经是最私隐的存在了,这位连星空戒都信不过,将宝贝藏在别处,这分明是时刻做好了交出星空戒的准备啊。

    自己跟随的这位老大,到底丧到了什么程度啊。

    乌老大悠悠道,“设若我遇到一个毫无反抗意志,又甘心奉献星空戒,修为尚可,又甘愿被种下禁制的对手,多半也宁肯留用,也舍不得杀戮。我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活下来的,我的许多同伴,乃至那些禁制我的强者,最后都成了过往云烟。老二,老三,你们需要明白的是,你我都不是天命之子,都不可能躲过一次又一次的劫难,修行是挣命,但绝不是拼命,活着才有希望。”

    “今日,我带你们来此,不为什么机缘,只为广结善缘,你我三人都到了地仙二境,合在一处,已经是一股谁也不会小觑的力量,凭着咱们的合力,很多资源自然就会来,犯不着去和谁拼命,拼那虚无缥缈的资源。我与你们说这些,不指望你们能听进心里,效仿我行事,只希望你们知我谅我。”

    徐凤伟和王景松赶忙起身,忽又双双拜倒在地,乌老大连忙将二人扶起,“老二,老三,你们这又是何必。”

    徐凤伟道,“老大今日之语,对我和老三,简直如醍醐灌顶,可笑我和老三往日多不屑老大你的行事,现在看来,我等才是真正的愚夫啊。”

    王景松亦道,“我和老二,能遇到老大你,才是上苍与我和老二最大的机缘啊。”

    乌老大摆摆手道,“说这些就虚了,行了,时候差不多了,咱们上路吧。”说着,三人便腾空而起,继续南行。

    才遁出不过十余里,徐凤伟忽然一指西边,“老大快看,那里有个修士不行了。哇,还是地仙二境。”

    乌老大,王景松循声望去,果见一人躺在浑河岸边的艾茂草丛中,双目微闭,不知在做什么。

    下意识地,王景松便要向那处冲去,却被乌老大死死拦住,“情况不明,如何便能冒进,焉知不是诱饵?”

    徐凤伟道,“即便是诱饵,就凭他一个地仙二境,又能如何?何况,哪有这样做诱饵的?这也太没道理。”

    王景松亦道,“老大,一个地仙二境,资源不少啊,若能拘拿其仙魂,更是一笔丰厚资源。”

    乌老大悠悠道,“你二人终究学不得我,若你二人执意要去,且容我先走,咱们就此别过。”

    徐凤伟和王景松愣住了。

    “罢了罢了,便听老大的,反正一直都是听老大的。”徐凤伟挥手说道。

    王景松亦道,“也就是老大你了,换作旁人,说破大天来,我也不理会。哪有肉都送到嘴边了,却不下口的道理。”

    乌老大道,“非是我不许你们发财,实在是情况不妙,风险难料,我也不是就这般放弃,且看看,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情况,若真是不行了,咱们等一等,等他死透一些,又有何妨?”

    当下,三人便隐在云霄中,观察着浑河岸边那一袭青衣、面目瘦硬的青年修士的情况。

    无须说,这青年修士正是许易,他当然不是闲了没事在这儿拿自己当诱饵钓鱼,更不是老夫聊发少年狂,想到这浑河岸边的曹窠里体验什么野趣。

    而是飞临这地界的档口,他都快忘了的九转成圣诀,再度衍出了文字,正是定元术的第二层开启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