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4.第1057章 以后再拍更多的照片(下)

    第1057章 以后再拍更多的照片(下)

    被唐冰啪啪拍了两下,还跪在那边‘捧土’的方然,

    终于从虽然一开始矛盾很多,但在训练争锋中慢慢和伙伴们产生羁绊,一起约定甲子园夺冠可是惨败的类似落魄中回过神,

    在接受了方小然以后也住在这里,自己在小屋里没人管的好日子到头了的事实之后,

    他才十分惆怅的起身来到唐冰身边。

    “干嘛啊,话说葫芦你刚才分明怂的不行,现在人一走了倒是精神了。”

    “还不是都因为学....害得我被夏夭姐一直...我怎么...是对手...还有小然....那种大美女住...就没事...为什么就光警惕我...连妹妹都....禽兽...学长你个....妹控.....”

    “葫芦,你在那念念叨叨什么呢?”

    “学长你个渣男。”

    看着身边唐冰偏过头,红着脸小声的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这回即使是方然都没听清的问道,然后对下一秒自己得到的精简回答,气愤到无语的白眼。

    “所以,你刚才到底叫我干嘛?”

    “照片!这两张照片啦,诶.....学长你穿西装还挺上相的嘛...”

    眼神不满的鼓了一下脸颊,唐冰重新强调的问了他一遍,看着方然、孟浪还有苟彧在夜色明珠的合影,略微夸了一句,

    然后顿时就想起了在跳下埃菲尔铁塔前的那场舞会,不自在的悄悄挪开目光。

    “话...话话说这张是什么啊,唔....哇,这些人是谁啊,颜值怎么都这么高,名流聚会么...”

    没有注意到唐冰一开始略显慌张的结巴,以及之后的小声惊叹,被她提起这件事,

    方然也是看向一直被他摆在那里的两张照片。

    潜入夜色明珠第一次穿正式西装时的合影,和夜局楼顶全城热夜结束后第二晚夜局聚会的留念,

    目光一下子出神,让人怀念的感觉涌来。

    暑假,感觉已经过去好久了呢...

    “这个啊,”

    方然轻声的呼了口气,然后拉开那一层的玻璃柜门,拿起那张夜局众人的相框照片,看着上面夜笙、华凌、宿群、复苏....

    以及角落泳池边的‘一个’自己,有些轻笑的解释道:

    “人生中最宝贵记忆的照片留念。”

    “哦....”

    听着他这样出奇认真的回答,唐冰看着他惊奇的小声拉长,然后眼神好奇雀跃,指着中间位置的问道:

    “呐呐!学长,这个银色头发的人是谁啊,好漂亮,简直不像真人一样。”

    “一个爱放飞自我的麻烦家伙,还有她现在是真人了...”

    “啊,什么真人?修仙等级么?”

    唐冰一脸‘学长你在说什么玩意呢’的奇怪表情看着方然,然后默默无语的小声吐槽:

    “话说最宝贵的照片留念只有两张么,学长你这人生过的是不是也太惨了点...”

    “无路赛。”

    面无表情的毫无波动还嘴,但是被她这么一说,方然也确实是注意到了这件事,

    所谓照片这种东西啊,就是把生命里不想忘却的记忆留存下来,才会出现在这世上的。

    把手上的相框放回原位,看着只摆着两张照片,确实显得太空了的这一层,想了想之后,方然拿出诺家翻找了一下相册,

    胸口微亮,一个装着新照片的相框出现在他手中。

    “哇!”

    不可思议他连照片也能直接变出来,在小孩子一样着急的等方然将其摆好之后,唐冰才看到相框里的是....

    湛蓝晴朗的悠远天空下,一眼看不到边际的金色麦田,

    麦浪起伏,让人能感到照片里轻和舒适的风,

    这各种美好聚集的画面中心,是一架马车上一手握住缰绳的方然,靠在他怀里睡着的年幼女孩,

    看不见模样,但一头浅金柔软。

    “莫西莫西,警察么,我这里有人可能涉嫌拐卖未成年少...”

    “拐你个大头鬼啊...”

    “?(≧Д≦*)?啊!一呆!学长,你打我的头!你竟然又打我的头!”

    无视这只又在和自己无厘头耍宝的逗比葫芦,方然看着这张在一个世纪前旅行的照片,值得纪念的宝贵照片,

    自己或许应该早点把它摆在这里。

    说起来,大少爷还发过一张...

    “那学长、学长,这张、这张怎么样?”

    正翻着夜局的群消息记录,方然突然看到又精神了的唐冰掏出手机,唰唰唰的翻出一张照片对在自己脸前,兴奋开心的叫到:

    “?(?????☆)我觉得我拍的超棒的!”

    刚找到另一张照片的方然,转过视线的看看她又拍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然后在看到的瞬间眼眸稍微一愣。

    手机屏幕上的画面是,

    山坡上的民宿院落,正朝镜头剪刀手眨眼的唐冰,和大木桌旁嘴里还咬着一截法棍的自己,还有刚好看过来的奥斯菲雅和克里姆,

    拍摄的方向角度,刚好囊括星夜繁密的夜空,

    以及山坡下在山岭黑暗里,亮起一条璀璨灯河般的法国村庄。

    “嘛,这次就姑且感谢一下葫芦你的拍照技术吧...”

    像是一份惊喜礼物的照片,让方然忍不住嘴角上挑,然后稍稍有些‘傲娇嘴硬’的说出这种话,

    胸口再一次亮起,又是两张照片出现在他的手中。

    “诶?还有一张么?给我康康、快给我康康!”

    “知道啦、知道啦,别抢别抢,别贴过来!”

    高举着手上的另一张照片,方然无奈的看着面前猫一样想抢到手的女孩,然后把这两张照也都摆到柜子上,

    眼里闪烁着好奇心,唐冰看到那是一张和其他的都不太一样的照片。

    没有风景优美,反倒是一片废墟的城市背景,如同天灾过境般的画面,首先冒出来的是劫后余生的感觉,

    然后是照片中央,

    日落余晖里,方然一身伤痕、精疲力尽靠在一块残骸上的身影,

    带着血迹的脸上有着一丝放松笑容,看着这一刻围绕在身边,夜局所有人欢呼庆贺的开心身影...

    “有种像是终于战胜了黑暗大boss,终于获胜了的气氛诶。”

    “是么?”

    听着唐冰这么轻快的猜测开口,方然嘴角上翘的轻笑回答。

    这还是那天下午聊天时,大少爷分享到群里的照片,人造编号压倒性的绝望黑暗过去,这一代夜局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国战胜利,

    那一刻所有人的喜悦,都在这张照片里定格,

    作为旅途结束的纪念与证明。

    “虽然只有五张还是有点少,不过,嘛,鉴于学长你这种选手也算是难得了,”

    听着这句话出神,思绪一下子纷繁,

    海岛夜晚,北极看过的极光,灾城里堵住嘴的身影,那晚天台,演唱会光里的侧脸,

    还有场景里遇见濒死的救赎。

    看着摆在柜架最上层的所有照片,方然发现自己似乎有着太多太多值得纪念的时刻,没有留存,

    “以后再拍更多的照片吧。”

    然后这一瞬间听到唐冰开朗精神的声音,眼眸倒映她对着自己抬起的阳光笑脸,

    稍微楞了一下,

    虽然是想着守望着现在的一切,但能和眼前的女孩住在一起,心里还是很开心。

    明明开学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却感觉现在才是这学期的开始。

    方然和她一起看着面前的照片,轻声笑着答应。

    “嗯,以后再拍更多的照片。”

    ...

    “所以安排那个妹子住过来,小或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楼下空着的房间,把所有杂物收纳,孟浪双手抱胸的靠在门边,看着检查房屋的苟彧出声。

    “什么怎么想的?”

    “别装傻了,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那妹子应该喜欢老弟的吧,”

    “给夏夭妹子增加对手,弄得小然妹子都要住过来了。”

    看到苟彧对自己笑笑的回答,孟浪直接说破的扶额,然后一脸怀疑的盯住他无语道:

    “小或你该不会是想炒股吧?”

    孟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呢...

    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上客厅的方向,然后想着一切结束的模拟场景夜晚,

    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苟彧轻声笑了一下。

    “不,我只是想队长能找到他喜欢的那个女孩。”

    白色的捷豹飞驰在京城夜色的公路之上,气流从打开一条缝隙的车窗流入,吹拂发梢,

    握着方向盘,鸣灵一幅很是头疼的样子轻声叹气:

    “我说啊,小夭,如果我没猜错,那女孩好像也喜欢方然那个臭小子....啧,可恶,那个到处沾花惹草的家伙...”

    听着鸣灵的话,夏夭撑在车门上的手托着侧脸,看着窗外京城夜色出神回答。

    “嗯,看起来好像是呢。”

    毕竟学弟很帅啊...

    而对自己闺蜜这只能说是漫不经心的回答,感觉自己都比当事人着急,鸣灵无语的开口:

    “情敌啊,她可是你的情敌啊,盯着你那宝贝学弟来的啊,小夭你打起点精神啊!你不想让她住进来吧?”

    “不想。”

    没有犹豫的回答,夏夭还在想在厨房里看见唐冰和方然打闹的那一幕,那样没有距离般的感觉...

    我想让住在学弟身边的女生只有我一个...

    “那你怎么不...你不是说小或之前征求过你的意见了么,稍微表示一下不愿意的话...”

    “因为...那样做也显得太小气了...”

    很是感激的看向替自己操心的闺蜜,夏夭对着鸣灵笑了一下,然后低垂下眼眸轻声的回答:

    “我害怕学弟会讨厌我。”

    但果然...还是稍微有点嫉妒呢...

    对于竟然听到这种电视剧里的回答,整个人哑然了一秒,清楚她这是真的没救了,

    鸣灵彻底放弃了其他劝说,只好选择支持她的踩下油门加速,尽早的让她能回到心心念念的那个臭小子身边。

    而与此同时,

    正一个人走在京大校园里的方小然,抬头看着夜晚天空,想着自己之前那突兀也要住过去的发言,

    究竟是清楚比起夏夭,那个女孩更是方然喜欢的类型,

    还是单纯的因为他这次走了太久,感觉自己又跟不上他的身影的寂寞在悄然作祟...

    沫水琳琅的庄园,还是那个小公主般梦幻的房间,

    用了昨天和今天整整两天的时间,终于整理好了小鹿乱撞的思绪,水连心抱着怀里大大的抱枕,

    像是很小心的、很珍惜的回忆那股心情,发出小声的惊讶。

    “诶.....诶..........”

    然后琉璃般的眼眸逐渐明亮....

    而在夜局大楼的办公室里结束一天的工作,办公桌上同样有着夜局聚会和国战胜利的两张、用相框装好的照片,

    夜笙在起身时不小心碰倒手边的小书架,看着从书页里掉出来的那张照片,

    夜空上漫天烟火照彩东江,墨色的眼眸一瞬出神。

    苍白的脸庞勾着隐带疯狂的妖冶微笑,握着黑水晶的巨大法杖,恐怖玩偶们的漆黑在黑暗里闪烁,

    在不知道何处的夜色之下,

    魔女黑裙的身影追逐银发黑眸的神秘存在。

    以近百米巨型机甲‘游夜’为核心,无数机械有序运转的地下基地深处,已经没人有权限即进入的密闭舱室,

    中央休眠着浅金色长发少女的圆柱型生物舱内,

    微蓝色的液体中冒出气泡...

    关于每次都是写到三千六百多字,不到四千字不算还债蛋疼无比这件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