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第765章 极道

    第765章 极道

    在发现血裔无法带来转机,取得胜利后,军方果断开火了,车载导弹、轰炸机、坦克,火力密集,朝着这片被外国血裔支配的区域实施武力打击。

    这是政府对血裔的最后手段。

    血裔界和政府之间有默契,血裔界的事情,止步于血裔界,不能造成大规模的破坏,不能牵扯进太多的普通人。

    而政府对血裔界之间的恩怨情仇抱着冷眼旁观的姿态。

    一个世界,两套规则。

    各国血裔界与政府都有这样的默契,因为彼此忌惮。

    越是强大的血裔,越不怕热武器,因为有恃无恐,你能杀我,但也要做好核平城市的准备。

    政府当然不会这么干,强大的血裔也不想无缘无故找死。

    在这样的背景下,便形成了平衡的制度。

    但是现在,平衡打破了,大规模的血裔械斗,不再顾及公约,任由这样发展下去,整座城市绝对会化作废墟。

    军方采取了剜肉补疮的方法来遏制事情的恶化。

    这对普通人而言是致命的,对血裔同样如此。除了极道和半步极道,顶尖S级都不敢保证能在密集的火力打击中生存下来。

    因此,撤退是最好的选择。

    .....

    在李羡鱼吞噬气机的过程中,核心战场。

    贝克·理查德森大发神威,打的这群小老弟找不着东南西北。

    秦泽身为极道,承担了大部分的压力,即便有八位半步极道助阵,他仍然无法与极道巅峰的贝克·理查德森抗衡,与古妖不同,贝克会长是格斗术的高手。

    肉搏战是他的长处。

    没有异能的秦泽同样精通格斗、道术佛法,可力量和速度有着天壤之别,是技巧无法弥补的。

    这就好比你一个普通人格斗术再厉害,赤手空拳面对一只咬合力470kg的老虎,一样是送菜。

    轰!

    这时,一枚导弹砸在众人附近,掀起的气浪和火光出于意料的强大。

    强如贝克·理查德森,都被推的一个踉跄。

    “嘿,也好。”贝克会长森然一笑:“省的我费力。”

    他有不死之身,不怕导弹轰炸,这群家伙可没有。

    他,拥有了地利。

    轰!

    丹尘子身后数十米,又一颗导弹炸开。

    肉身程度一般的丹尘子口吐鲜血,被震的头晕脑胀。

    贝克·理查德森瞄准了间隙,地面一沉,他宛如一道深青色的闪电,扑杀丹尘子。

    解决这小子,李羡鱼三人的合击术告终,他即使回来,也无济于事。

    当是时,空中传来李羡鱼的喊声:“秀儿、丹尘子,结阵!”

    强大的气机从天而降,带着沛莫能御的伟力。

    考虑到对方拥有气之剑,不是寻常高手,贝克·理查德森不敢无视李羡鱼,停止了对丹尘子的扑杀,停下,严阵以待。

    丹尘子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平复激荡的血气,与李佩云同时纵身而起,三人在半空结成合击术,气息凝成一股。

    李羡鱼以倒栽葱的姿势坠下,像扑击的苍鹰,逼近贝克·理查德森时,蓦地一指点出。

    坚不可摧的史莱姆。

    大力金刚指。

    漆黑的指头染上了浓郁的金光。

    强化!

    金光再强几分。

    地摊绝学·战神的祝福。

    金光愈发耀眼。

    摄取数百血裔的气机在这一刻爆发,三人合击术的气机增幅,重重手段的叠加。

    宛如一颗朝阳坠入人间。

    这一刹那,李羡鱼施展的大力金刚指,已经超越了创始者佛头。

    极道巅峰!

    与此同时,秦泽、龙骑士、血骑士同时震荡胸腔,吞吐巨量氧气,力量得到增幅,以不同的角度,杀向贝克·理查德森。

    天发杀机,地发杀机。

    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贝克·理查德森终于感受到了压力,内心的危机预感突破了峰值。

    短短十分钟,他竟然凝聚起如此强大的力量,是他左手的遗蜕.....贝克会长沉腰下胯,一拳逆空上打,一拳裹挟气机,硬抗秦泽的气之剑。

    嗡!

    整个世界刹那失声,下一刻,可怕的能量波动以众人为中心往外辐射。

    吹灭大火,推平建筑,推平植被,卷起尘埃,飞沙走石。

    这股可怕的风暴席卷了方圆十几公里,沿途摧毁一切生命,人类、血裔、动物.....生机灭绝。

    地面下沉数米,坍塌出一个直径百米的圆坑。

    几分钟后。

    “咳咳.....”秦泽灰头土脸的起身,在尘埃弥漫里转头四顾。

    接着,李羡鱼的咳嗽声传来。

    两人分工寻找,找到了重伤垂死的李佩云和丹尘子,找到了炸裂整条胳膊的血骑士,找到了小腿炸断,脸庞血肉模糊的龙骑士。找到昏迷不醒,无力维持狂暴巨人的戒色。

    找到了只剩一口气的列昂尼德。

    李羡鱼松了口气,知道他体内的血药已经消耗殆尽,但是没事,只要有一口气再,就能救活。

    “老哥,老哥,你可挺住了,我给你打一针。”

    李羡鱼话是这么说,考虑到他的生命如同风中残烛,随时熄灭,没时间去找针管抽血,大家的皮夹子都损坏了。

    索性划破手腕,细细的血柱流淌进列昂尼德干裂的嘴唇。

    这位理事长本能的蠕动嘴巴,舔舐嘴角的血液。

    过了几秒,意识也恢复了,脸色渐渐红润,第一句话是:“赢了吗?”

    “肯定的啊....但还没死透,你快点恢复过来,我好去补刀。”李羡鱼说,其实贝克·理查德森没死,他沉入地底了,但他没死。

    “那就好。”

    两人的英语半斤八两,一个中式口音,一个俄式口音。

    列昂尼德咳嗽一声,虚弱道:“朋友,你这药不给力啊....”

    李羡鱼体力耗尽了,刚才那一招,抽干了他所有能量。他的血药便失去了自愈能力,或者说,效果微乎其微。

    “对不起.....”李羡鱼低声说:“谢谢。”

    “朋友,是我要谢你们啊。”列昂尼德蠕动干裂的嘴唇,说:“我可算是报仇了,我老师死的时候,我发誓要为他报仇。”

    “可我打不过贝克·理查德森,我就算进极道,我也不是他对手。贝洛伯格宫也不是超能者协会的对手。”

    “你们给了我希望,我决定来到这里,就做好牺牲的准备了。”

    “我就是要告诉超能者协会这般孙子,老子要革他们的命.....”

    这位理事长瞳孔里的光芒迅速黯淡,消失,一片死寂。

    李羡鱼放下他的尸体,给他合上眼睛。

    他和秦泽背靠着背,各自握着光晕黯淡的气之剑,两人身后,是伤痕累累气息奄奄的李佩云等人。

    几秒后,高大魁梧的深青色人影生物浮上来,他右臂已经不见,肩膀的伤口处静静燃烧着淡淡的白光。

    胸口一道贯穿性伤口,破坏了心脏,燃烧的剑气遏制着伤口的愈合。

    胸口的伤是秦泽刺出来的。

    右臂是李羡鱼的功劳,他对拼中耍了个心眼,大力金刚指是表象,看似气息宏大,实则内里空空。

    真正的杀招是含而未发的气之剑。

    “他跌境了!”秦泽道:“虽然只是暂时的。”

    李羡鱼点点头。

    秦泽苦笑一声:“但杀我们两个油尽灯枯的,错错有余。不,可能下一刻就会有天降正义,把我们炸成炭人。”

    李羡鱼说:“抱歉,其实都是我的锅,这一切因我而起。”

    “废话,一切都是因果子而起,人类文明好不容易发展到现在,怎么能说没就没。”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没有遗言了,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我爸。”

    秦泽想了想,苦笑一声:“我有四个女人,一个不能生,一个不可以生,幸好另外两个给我生了一儿一女,人生还算美满。就是有点对不起我爸。”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李羡鱼想把李佩云和血骑士拉起来,对大老板拱拱手。

    贝克·理查德森目光冰冷,四周炮火喧天,他巍然不动,像是冷酷的君王。

    “多尔衮现在还没解决无双战魂,很好,果子是我的了。”

    “李羡鱼,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交出果子,你们可以活命。”

    多尔衮不在,李羡鱼已是砧板上的鱼肉,他现在想要的不是杀死害他跌境的两人,而是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得到果子。

    大家都知道果子在李羡鱼体内,可不知道如何取出来。

    破军和多尔衮都有这方面的想法,前者是直接吃了,后者是刻画阵法,看能不能析出果子。

    贝克·理查德森不精通阵法,只有吃这条路,但他害怕这样无法得到果子,反而会让李羡鱼因为死亡回溯时光。

    那就浪费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我不说,你是不是不敢杀我?”李羡鱼问。

    “不,我会照样吞噬你。”贝克·理查德森说。

    就是说李羡鱼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说,就吃他。

    “只要你肯交出果子,让你们走。我并不在意蝼蚁的生死。”贝克会长至始至终都没看秦泽。

    他只在乎果子,这些人的命,在他眼里没有价值,自然就谈不上仇恨。

    你若能掌握时光,你就会眼中无敌。

    “蝼蚁?”李羡鱼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滚滚。

    笑着笑着,就分不清是哭还是笑了。

    他直视着贝克·理查德森,泪如雨下:

    “我入极道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