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第672章 华夏见闻(四合一)

    第672章 华夏见闻(四合一)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妮可闭着眼下意识推了推身边的人。然而直到手臂伸直了也没触碰到床单以外的东西,妮可这才反应过来——离了婚,就得由她一个人照料孩子了。

    好在孩子已经在读小学二年级了,作为家长,抚养孩子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

    妮可按掉闹钟,穿好衣服,一边拢着散乱的头发,一边去孩子的房间把人叫醒。赖床的人总是分秒必争,为了能多睡一会儿愿意付出一切。从孩子那得到“再睡一分钟”的哀求之后,妮可接着去到厨房准备早餐。烤土司、泡牛奶、煎鸡蛋和培根,这些准备起来并不算难,每当完成一样,妮可就去催促一次孩子起床。当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孩子的神志也清醒得差不多了。

    餐桌前,孩子用吞下一大口吐司来驱逐睡意,并且满怀希翼地问:“为什么我们还没去华夏啊。听说在华夏读书根本不用这么早起床,真想快点过去。”

    妮可昨晚看书看到深夜,此时脸上仍有疲惫,她说:“你不要想得太美了。你华夏语学不好,到了那边不管有课没课,肯定要早点起来,多补点功课。”

    孩子“啊——”一声惨叫,但声音里的悲伤只是装装样子而已,他对华夏那个国度充满了好奇和跃跃欲试,恨不得今天就马上飞去华夏。学校那边的课他已经没有心思学了,放学后华夏语的培训课他反而学得十分起劲。同学们已经知道了他将要去华夏生活,一个个都十分羡慕。但实际上,最让同学羡慕的地方还不是这个。

    “妈,到华夏是不是可以经常看到韩觉啊?”孩子神采奕奕,脸上的困倦已经完全没有了。

    对于演员和导演的工种差别,孩子并没概念。对于母亲前几个月豁出一切参加的选拔,他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直到一个月前,母亲的朋友和父亲的朋友络绎来到家里,笑容满面地恭喜母亲,说些以后当了大导演不要忘了他们之类的玩笑话。孩子听不懂什么【火苗】,什么【美利坚影视圈】,他唯一能听懂的,就是【韩觉】。知道自己母亲即将成为韩觉的同事,甚至要在韩觉的指导下拍电影,孩子才猛然明白,原来自己的母亲干了多么了不起的一件大事。

    那可是韩觉!

    尽管他才小学二年级,但他对韩觉已经很不陌生。原本同学之间为支持的明星不同而互相敌视的事常有发生,但自从韩觉在美利坚出名之后,这样的事情已经极少出现了。韩觉成为流行文化的前沿,大家被他俘虏,都成了自己人,根本吵不起来。即便有个别同学表明了讨厌韩觉,鄙视众人崇华媚外,其他人对此也不生气,只是可怜地劝告那人“多听点好的音乐吧”、“思想不要那么狭隘”、“民族主义会禁锢你对艺术的感受能力”……高年级低年级,男学生女学生,好多都是韩觉的粉丝。学校开晚会的时候,总是一连出现好几个节目是表演韩觉的舞蹈,唱韩觉的歌,或者弹奏韩觉的钢琴曲。

    韩觉像神话人物一样距离他们遥不可及。而他却可以比所有人都更接近韩觉。

    “到时候我能见到韩觉本人吗?”孩子见母亲不说话,于是又问了一遍。

    “能。”

    “那他会给我签名吗?”

    妮可取过餐巾纸擦了擦嘴,想了想,点头:“会。”然后她让孩子快点把早餐吃完。

    孩子欢呼一声,埋头迅速吃完早餐,随后跑进房间,把书包背在身后,迫不及待要去学校收割小伙伴们新鲜的艳羡眼神。

    妮可开车送孩子去到学校,回家把餐盘收拾好之后,泡了一杯咖啡,到书房继续看起了昨晚没看完的书。书是一个月前韩觉推荐的,有好几本,她现在看的是最后一本。

    正是这张书单,让妮可在面对孩子能否见到韩觉并获得签名的问题上,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这一个月来,妮可就见过韩觉两面。一次是选拔最终轮,一次是签约。

    选拔那天,韩觉给妮可留下了恶魔般的恐怖印象,但在签约那天,韩觉给她的是另外一种感受。

    签约那天,他们一批人紧张地等来韩觉,在检查合约的同时,小心翼翼地把积攒多时的问题抛向韩觉。韩觉则针对大家的疑惑,进行逐一回答。没有打官腔,也没有打太极,所有问题都是正面回答。

    “到华夏之后,多久可以回一次美利坚?”

    “你们的假期和在校生是一样的,法定节假日的时间由你们自己安排,可以回美利坚,也可以待在华夏。”

    “……”

    “到华夏那边要谁来给我们上课?”

    “到了那边,培训和实习一起进行。上课的是由魔都电影学院的教授来上,另外也会找一些导演来进行交流。实习是在我们【火种】的剧组里实习。”

    “……”

    “小孩如果一起跟去华夏的话,就学环境怎么样?”

    “学校是硬件设施和师资力量都很不错的私立小学,而且里面外裔孩子不少,最大程度地降低了被歧视的可能。当然,学费会由公司提供。”

    “……”

    大概二十分钟后提问结束。

    大部分人提出的问题都得到了令他们满意的回答,就算有少部分人对“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导自己的电影?”“这个并不确定,具体的标准我说了算。”这样的回答感到不满,但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最后还是签下了名字。

    签约之后,韩觉没有多待,跟大家告别一声后就走了。

    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其实并没有让妮可感觉拉进了和韩觉的距离,韩觉的气场依然令人胆寒。但当天下午,她回到家之后接到了韩觉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韩觉更细致地跟她谈论起了她那部有关婚姻的参赛作品,指出了她作为导演的特质和优势,也指出了一些不足,最后建议她如果要拍长篇处女作的话,可以把这短片扩展开去。这通电话打了近两个小时。

    妮可认真地听取了韩觉的建议。然后挂了电话没一会儿,韩觉便发来一张书单,上面有工具书,有女性导演的回忆录,也有一些有关两性婚姻的文学作品。很明显,这是韩觉针对她个人而列的书单。妮可心里充满了感激,敏锐地发现了韩觉外冷内热的性格,并对韩觉这个【明星中的明星】有了更立体的了解。

    她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韩觉这么做对她有意思,毕竟章依曼如一座大山压在任何对韩觉有所觊觎的女性面前,她不觉得自己能撼动章依曼的位置,她也不觉得韩觉这样的人会在感情方面令人失望。

    “叮铃铃铃铃铃铃——”

    响起的电话铃声把妮可从书本里拉回现实。

    妮可皱了皱眉头。一半的不满是因为被打扰了阅读,另一半则是这段时日她接了很多通电话,条件反射开始提前感到厌烦。

    【火苗】结束之后,媒体已经把第一期的十六个人着重报道了个遍,把他们每个人都说得像是美利坚影视圈的未来。简直夸张到让人害怕。而群众们也热情得不行,像看一档选秀节目似的,各自找到了要支持的对象。

    妮可明明只是个作品都没有的预备导演,却已经有了数目不少的粉丝,甚至还有不少圈内人找了上来。一些人想通过她搭上韩觉,一些人想在她作品里预订角色,还有一些人看好了她的未来想提前下注。妮可在离婚之前就做好了人生发生剧变的准备,没想到剧变的方向如此梦幻,如此喜人。当初报名这个新人导演选拔项目的时候,她其实没有报多大的希望,想着自己没了职业没了婚姻一切已无可失去,奋力一搏,最后竟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果实。职业生涯还没起步,却提前享受到了成名的滋味。如果不是詹妮弗直言不讳的一番提醒,妮可几乎要在虚假的幻觉里迷失自己。

    “叮铃铃——”妮可拿起手机,发现是詹妮弗打来的。

    妮可微微松了一口气,接通电话。

    “护照发下来了,你现在方不方便来拿?”詹妮弗在电话里问妮可。杰克和詹妮弗如今在美利坚地位超然,咖位另起一档,除了参加各种活动,闲暇之余也抽空担当【火苗1期】的辅导员,负责一些事宜。

    妮可只见过詹妮弗一面,被简单交代了一下出国的事情。之后再看到詹妮弗,都是电视上。妮可心想,如果她当初出道以后一直拍电影,而不是中途跑去演话剧,那她的人气和知名度或许依然比不上詹妮弗。仅两部电影,一部电视剧,詹妮弗就超越了美利坚大多数女演员半生的奋斗。

    妮可不敢指挥詹妮弗跑腿,于是就说:“不用麻烦,我现在有空,现在去拿就行。”

    没想到詹妮弗说:“我反正现在也没事情做,我顺路带去你家好了。”

    妮可也不扭捏,道一声谢就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进行深呼吸。现在护照下来,意味着前往华夏的日子就在这几天了。妮可沉沉地呼出一口气,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她不知道自己到了那边之后,是像詹妮弗一样以美利坚人的身份征服华夏观众,还是成为无数水土不服的一员灰溜溜地回来。

    没过二十分钟,詹妮弗就到了妮可的家门口。进来之后,把护照一递,人往沙发上一坐,看起来是打算在这里蹭饭了。

    看着妮可翻出一堆外卖单,挑出一张,照着上面的号码打电话叫外卖,詹妮弗不由摇头感叹:“太复古了。”

    妮可点完午餐,挂了电话,才对着詹妮弗好笑道:“你在那边也才待了两年啊。”意思是不要一副外宾的样子。

    “只要一年时间,感受过一些好的,再回美利坚对那些差的就不适应了。”詹妮弗话语里指代的似乎不止是外卖。

    妮可听出来了,但也没什么立场去反驳,毕竟詹妮弗当初遭遇不公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她当时也有所耳闻,心有戚戚焉。

    “不过这次回国还是有点惊喜的,最近听到的几首歌,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说到这里,詹妮弗脸上有些欣慰,似乎之前的那些愤怒,都只是怒其不争。“做音乐跟做电影是一样的,如果不找到自己的文化特色,一味地模仿和讨好,永远只能走在人家后面。”

    “说反了吧,应该是做电影跟做音乐是一样的。”妮可纠错道:“音乐换道在前,电影在后。”

    “错了。”詹妮弗说,“《时空恋旅人》比《群星闪耀时》出现得更早。”

    妮可扬了扬眉。

    詹妮弗对自己的这部电影早就层层剖析过,此时说起来毫不费力:“《时空恋旅人》展现的家庭观念和爱情观念,跟华夏的儒家文化是不一样的。比如主角为了让孩子健康成长,就得下定决心和父亲告别,而他最后也的确这么做了。而在儒家文化里,对长辈的【孝】是最重要的。再来,男女主角是决定结婚了,然后才去通知父母。在我们国家的文化里,子女结婚之后组成的新家庭,往往比原先的家庭更重要,所以长辈就算再不喜欢子女的另一半,其实也无权干涉太多。但是在儒家文化里,如果没有长辈的允许,子女想要结婚就会很困难很困难。

    老板把一个外国的故事搬到了华夏,实际上内核依然是地地道道的外国文化内核。正是因为老板大胆展现了外国的人文特色,不过分讨好华夏观众,最后电影才能成功,票房才会爆发。噢,当然了,靠谱的监制、导演手法、故事卖点、叙述节奏和演员表演,也是作品成功的原因。”

    妮可听明白了。明白了【火种】的意义,也明白了自己今后在华夏拍电影的话该怎么使力,更明白了韩觉在电话里跟她讲过的一句【最个人的东西,就是最有创造性的东西】。妮可对自己的华夏之行,多了点把握。

    “叮咚。”

    外卖到了。

    妮可付了现金,捧回一盒披萨。詹妮弗扯下披萨的一角,一边吃着,一边跟妮可耳提面命,传授一些作为前辈的经验:

    “贾老板虽然是股东,但实际上是公司的吉祥物,谁都管不了他,他也谁都管不了。他如果要给你提意见,你一句都不要听,他如果想改你的本子,你不要理他,他如果大吼大叫威胁叫嚣要开除你,你就跟夏监制去说,夏监制会收拾他的。”

    “夏监制是公司的三巨头之首,也是我的偶像。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找她解决,甚至包括一些工作之外的问题。”

    “孙导,就是拍《网络谜踪》的那个导演,水平很高,是韩老板的半个老师,你导演方面有问题的话可以请教他。”

    “还有……”

    “最后,公司里还有一个叫小周的,是韩老板的大徒弟,一直跟在韩老板身边,你应该看到过他。虽然人看起来脑子不太好使,但是天赋很强,很全面,会编会导会拍会剪,甚至演技也能拿得出手。孙导说,除了编剧方面,小周在其他方面的才能有超过韩老板的可能。你们【火苗1期】如果没人能压住他的话,他就是你们这一期领军的了。”

    妮可听到最后有些错愕,她实在没想到韩觉身边那个虽然长相可以,但跟贾伦斯嘻嘻哈哈,浑身冒着傻气的助理,竟然还有着这样的本事。

    妮可问:“他现在有作品没有?”

    “有的。”詹妮弗回答:“他的短片已经拿去【金牛奖】参赛了。”

    妮可瞪圆了眼。

    她虽然对【火苗1期】领军不领军的没什么兴趣,但一想到将来要被这样的人代表,妮可顿时战意熊熊燃烧。

    妮可问詹妮弗:“什么时候去华夏?”

    “做好准备。”詹妮弗说:“就在这两天了。”

    ……

    ……

    两天后。

    妮可牵着孩子的手走在魔都机场里,精神相当振奋。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满是社会主义的自由的味道。

    同行的年轻导演们都很兴奋,一些人精神亢奋,脸上满是征服此地的野望,一些人神情不安,听着广播站的华夏语,心里充满了乡愁。

    队伍在移动着,而杰克和詹妮弗跟老年旅游团的导游似的,叮嘱大家不要脱离队伍,不要突然拍照,更不要悄悄溜走。

    走着走着,人群里突然有人大喊:“是老板娘!”

    大家顺着鞋拔子脸的手指纷纷看过去,发现原来是不远处的广告牌上,出现了章依曼涂抹口红的冷艳影像。众人既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失落。但男导演振作得很快,闹哄哄一阵,马上就开始了【找老板娘】的小游戏。因为肉眼可见的机场环境,真有不少地方能看到章依曼。

    妮可随便一看,就看到再远一点的地方,一块大屏幕正无声地放着综艺节目《一路有你》,里面章依曼穿着运动服,绑着马尾辫,风风火火地在跟一帮人踢足球。而章耀辉散步一样走在后面,似乎是在大声为对手加油并现场指挥,让对面的人赶快防住他女儿。

    女导演们不甘落后,也开始玩起了在机场找韩觉的小游戏。可惜韩觉的广告数实在比不过章依曼,很快就被找完了。

    妮可走到鞋拔子脸旁边,问他们为什么把章依曼叫作老板娘。

    鞋拔子脸说是跟杰克学的。杰克给男导演们进行【入职培训】的时候,竟然首先强调了章依曼的超然地位。

    妮可点了点头,却没有打算跟着叫的打算。

    尽管离婚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了,但妮可对此仍心有余悸。离过婚的她对一段关系的预判,总是充满了悲观的不确定性。毕竟结了婚都可以离婚,更何况恋爱时无拘无束的两个人。恋爱时的两个人,是最亲密的战友,最亲切的朋友。结婚之后就不一样了,结婚之后,两个是彼此最宽容的法官,是最严厉的老师,是落难时最前排的观众。妮可看着章依曼,就像看到了过去时的自己。

    众人边玩游戏边走,很快拿到了各自的行李。

    机场外,公司派来的大巴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来接他们的人是【火种】的灵魂人物,同时也是吉祥物的贾伦斯。

    韩觉去外地开演唱会了,夏原去给《黑镜》勘景,王植去京城处理《网络谜踪》的事情,三巨头都不在公司,就连孙导也被叫去母校开讲座了,最后只得由贾伦斯出面接待大家。

    贾伦斯在车上大声欢迎了各位,并且热情地给他们派烟,同时亲切问候他们吃过饭没有。以一种温馨的方式展示了【华夏式社交】,似乎是希望他们从这一刻开始适应华夏生活。

    年轻导演们如临大敌,纷纷回忆起辅导员的培训,给出了各自的应对。有的人摆手说不会抽,有的拿来却夹在了耳朵上,还有的提前拿出备好的打火机,机灵地要先给贾伦斯点烟。

    杰克和詹妮弗在前排转身往后看,仿佛两个目送学生进了考场的老师,在心底为学生暗暗加油。

    贾伦斯走到妮可这里递烟的时候,妮可摆手说“不会”。贾伦斯正准备走,妮可的孩子却伸手拦住了贾伦斯,说:“给我来一根。”

    贾伦斯停下脚步,一脸严肃地看了看孩子,再看了看边上的妮可,大声呵斥:“你就是这么教你孩子的?”

    妮可感觉惭愧,连忙道歉,表示孩子应该是在开玩笑。

    贾伦斯俯下身,用墨镜后面的一双眼,认真而严肃地盯着孩子。孩子被盯得发毛,正准备道歉。贾伦斯缓缓开口:“以后跟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要东西的时候,先说一声‘打扰了’,再说‘请给我什么什么“,最后说’谢谢‘。知道了吗?”

    孩子眨了眨眼,愣愣地答道:“知道了。”

    “你现在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打扰了,请给我一根烟,谢谢。”

    贾伦斯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大方方地给孩子递了一根烟,似乎还打算帮孩子把烟点上。

    “哎!哎!哎!”眼看孩子就要抽上香烟了,众人连忙从呆滞中回过神,七手八脚地拦下了贾伦斯。

    被杰克慌忙拉走的贾伦斯不明所以,大喊“怎么了?你们这是想干嘛?快放开我!”

    妮可把孩子手里的烟碾得粉碎,大声给孩子灌输正确的价值观和良好习性,并要孩子今后远离贾伦斯。

    吵吵闹闹之后,大家的心里已经少了一些紧张,多了一些期待。

    透过车窗,众人近距离感受着魔都,他们看到了精美的公共雕塑,看到了底蕴十足又富有设计感的一栋栋建筑,看到了街上行人们出格却不引人注目的装扮……面对藏在每个细节的繁华和气魄,【火苗1期】的年轻导演们觉得,如果可以,他们一定要在这里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他们对此很有信心。毕竟连贾伦斯这样的人都在华夏取得了成功,这难道不正是【华夏梦】的完美体现吗?

    大巴在【火种】公司的楼下停住。

    众人下了车,怀着朝圣的心情跟在贾伦斯后面往公司走去。

    此时时间是早上九点,正是上班的时间,人很多。然而不知是因为贾伦斯凶名在外,又或者是因为一堆外国人神情激动地走来,阵仗十分吓人,总之同一栋楼急着上班的职员们都不敢拦住他们,纷纷让出电梯,目送他们上去。

    【真有面子!】电梯里,众人眼神传递来传递去,都觉得【火种】牛逼极了。而贾伦斯一脸淡定的样子,使大家对【火种】愈发感到向往。

    出了电梯,就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火种影视】。

    一进门,当先入眼的便是一副章依曼的九宫格画像。这画曾在《时空恋旅人》里出现过,众人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它。望着这幅画,男导演们这才明白为什么杰克【入职培训】的时候最先强调了章依曼。

    杰克补充说这幅画“开业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众导演们顿时肃然起敬,不自觉对着画像喊道:“老板娘!”

    妮可也差点脱口而出。之前的悲观念头,在面对这幅画的瞬间差点产生了动摇。

    绕过画像进到公司内部,大家就看到了一派忙碌的局面。公司的空间很大,职员来来往往也不显得拥挤。职员里不少是外裔面孔,这些肤色和发色不同的人,和华夏的职员们和谐相处着,这让妮可她们看得只感到十分安心。

    经过作品长廊,就能看到一大面墙上暂时只有四张巨大的海报。大家在长廊上步子迈得很慢,心却跳得很快。因为所有人都在幻想自己的作品将来也能贴这上面。

    到了办公区,众人参观了他们将来的办公环境,然后走到了一间门口贴着【《黑镜》】二字的会议室。

    “你们以后实习的话,就跟在这个剧组实习。”贾伦斯推开门,引着大家进去。

    众人进去之后,好奇地张望四周。

    会议室很大,但让人感觉十分拥挤。使房间拥挤的不是他们的人数,而是房间里已有的东西让他们感觉下不去脚。会议室被分成了好几块区域,每面墙贴满了韩觉的分镜手稿,桌子上铺满了资料,白板上写满了会议的内容,就连地上,也躺着好几个工作到通宵的剧组人员。

    导演们踮着脚尖,分散到各个区域,瞪大了眼睛看那些手稿和资料。

    妮可在一个叫《你的全部历史》区域前面停下。她能看懂华夏语。

    【人人都植入内置芯片的时代,记忆影像可以被随时翻查……多疑的律师一再怀疑妻子与前男友仍保持联系……他在三人记忆中搜查妻子不忠的证据,终于导致婚姻破裂,妻子崩溃离去。】

    妮可看着故事简介,心忽然被刺了一下。

    如果不是看了资料的日期,知道这个故事早在几个月前就被写出来,她险些要以为韩觉拿了她的经历加工成眼前这个故事。但妮可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可笑。导致婚姻破裂的原因,无非那么几种罢了,她只是万千案例中的一个而已。

    詹妮弗之前跟她讲过,《黑镜》虽然是电视剧,但是个单元剧,里面故事各自独立,题材和风格也不尽相同。他们如果要实习,可以挑契合自己的方向进组。

    妮可看了看《你的全部历史》的其他资料,迅速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她打算在这个故事里实习。

    决定完之后,妮可心里轻松了一些。但她很快又变得不轻松起来。因为当她转到其他故事前面的时候,发现其他故事也很吸引她!

    【皇室公主遭遇绑架,而释放公主的唯一条件,是首相在电视里直播干猪……】

    【在未来世界,衣着统一的人们只通过虚拟网络交流,依靠日复一日骑自行车赚取赖以为生的消费点数……】

    【一个人从昏迷中醒来,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发现有人追杀她,也有人拿着手机在拍她……】

    【一个游历世界的青年,为了赚取回家的路费,他参加了一场虚拟现实恐怖游戏测试,最后一次次死于自己潜意识里最害怕的东西……】

    【……】

    除了这些正选故事,角落里那些没有被韩觉选中的故事,也出人意料的精彩。

    妮可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这些故事当中,科幻其实只是载体,讽刺是方式,真正探讨的是科技发展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大多是负面影响,最终指向对人性的思考。这些思考或许不会太深,但对普罗大众来说已经足够,或者说刚刚好。

    妮可心里有对韩觉的钦佩,而后是对华夏创作环境的羡慕。这些故事,是美利坚影视圈创作不出来,也拍不出来的故事。

    妮可的想法和大家的想法是差不多的。大家怀着憧憬的心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流连忘返,想在每个故事里都参与一下。

    鞋拔子脸比较惨,看不懂华夏语,只能被贾伦斯抓住,听人口述说自己那里有一个警匪片的本子,很适合他去拍,叫什么《现代无敌之热血警探风云》,听起来相当厉害,鞋拔子脸十分心动。

    众人在会议室里聊着,分享着,突然就听到有人抑制着兴奋低喊:“老板娘来了!”

    众人在来的路上太多章依曼的影像,导致现在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这次来的老板娘是真人,是本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