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第669章 余热

    第669章 余热

    距离韩觉和章依曼恋情公开,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粉丝们该接受的已经接受了,该脱粉的也已经退了,网友该酸的酸好,该祝福的也都祝福完了,但有关恋情的事情仍有余热。

    这在七小时改一个天地换一个热点追逐的互联网,相当不可思议。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大家觉得那俩人公开之前已经甜得腻人,公开后狗粮应该生产得更猛了,结果谁也没想到,他们公布恋情后便没了后续的动作,空留一大堆嗷嗷待哺的幼犬面面相觑。

    韩觉和章都不是喜爱高调的性子。在节目里公开,是给粉丝交代,占据了那么多无辜网友的社交首页,他们已经感觉很不好意思了,不敢再去打扰。恋情公布后,一个忙着演唱会和电视剧的事,另一个去国外录节目旅游了。如果不是逼乎里章依曼的恋爱心路,大家真的要以为公开恋爱是假,炒作或者恶作剧是真。

    群众的八卦欲没法满足,这对记者和狗仔来说就是耻辱。他们抓不到人在国外的章依曼,也搞不定拒不配合的韩觉,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找他俩的身边人来采访。

    林芩在录制《好好学习》的时候,被汪炀问起了好友章依曼的近况。在观众明显很感兴趣的表情里,林芩也配合着说了点东西。她先是恭喜了好友的幸福,而后大倒苦水,倾诉充当僚机的坎坷:“太难了,真的太难了!”林芩说整个打掩护的过程中,难的不是保密,而是近距离防备章依曼和韩觉猝不及防地秀恩爱。

    林芩讲:“我很喜欢看韩高国的恋爱剧,小曼也很喜欢。我们有次三个人都在,聊天聊到让韩觉把他们恋爱的过程写成剧本,搬到电视上。小曼听了很高兴,就问韩觉可不可能,韩觉说太简单了……”

    “喔呜——”观众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隐隐约约闻到了狗粮的味道,顿时条件反射地张开嘴巴。他们在心里开始期待,【职场情侣】的【恋爱周边】目前已经有了一部电影,一档综艺,若干首歌,现在再来一部电视剧。

    “……但是韩觉想了又想,突然皱着眉头说不行。小曼问为什么不行,韩觉说‘因为我们的恋爱太美好了,好到放进电视都很不现实,收视率会低,更重要的是,世界上那么多女演员无论谁来都演不好你,所以这个点子从立项阶段就不会被通过’。小曼听了十分高兴,紧接着俩人就旁若无人地亲了起来。而我(林芩用力地拍了拍胸口),一个单身人士,在一旁心塞的同时,还得第一时间从目瞪口呆的状态里恢复过来,上前拉开他们,再紧张兮兮地观察四周,防止他们被可能存在的摄像头给拍到。”林芩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是面无表情了,气场里写满了【我太艰难了】五个特效大字。

    观众们笑得极其扭曲,脸上五官一会儿舒展,像吃到糖,一会儿又挤到一起,像吃到柠檬。

    林芩又分享了一些可以拿出来说的小事,把自己说得很可怜,让人觉得韩觉章依曼如果不给林芩几个大红包和奖金,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林芩的这些分享,也算是从侧面反驳市面上【韩觉和章依曼之前的恩爱都是演出来的,不信看公布后,这才是真相】这样的说法。

    顾凡作为韩章恋情中的另一架僚机,也没躲过追问采访的波及。

    在湾省录节目的顾凡,被蔡远逮住了问:“你哥是韩觉,韩觉的女朋友是章依曼,将来还可能结婚,到时候她就是你的嫂子,你管一个比你小几岁的人叫嫂子,心里会不会别扭?”

    顾凡直接摇头,说不会,“我其实是很佩服章老师的。就说一开始好了,我哥和章老师录节目刚认识,那时候我哥名气很不好,章老师在参加节目之前,绝对从不少人那里听过我哥的各种负面传闻。就算没听过,之后也有大把时间上网搜。但是呢,章老师始终没有带着偏见跟我哥相处,反而在跟我哥接触之后,发现了我哥温柔的本质,旗帜鲜明义无反顾地靠近了我哥。在听风就是雨的圈子里,章老师这样品格简直跟钻石一样亮眼。”

    蔡远点头,表示章依曼这样的人实在是娱乐圈的“异类”,极其难得。

    顾凡说:“现在我哥的恋情公开了,很多人说章老师配不上我哥,我就直说好了,那些人都是在放屁。这种【配不配】的论调,一,物化了人,二,玷污了爱情。对于这些人,用我哥的话来讲就是——【不劳费心,先管好你自己的烂事】。”

    蔡远抬手掩嘴大笑。

    一旁的女主持人一边假哭,一边大喊“可恨!竟然被章依曼抢先了!”还说等下次章依曼来录节目,她一定要跟章依曼当面对质。

    顾凡对此礼貌地呵呵一笑,不做打击。

    两个人就算再怎么互相喜欢,但到了恋爱里,依然是要用心经营的。

    顾凡说他和韩觉排练《街舞》舞蹈的时候,总是练到很晚,大家都很累了,尤其领舞、教舞的韩觉。但是韩觉回到房间之后,还是会每天坚持打电话给章依曼,认真倾听章依曼讲述她一天的经历,然后毫不敷衍地给予回应。

    相比林芩只说韩章地下恋里的好,顾凡则是说了些两人恋爱时的不易,使这段恋情少了些童话般的不现实,更添了几分抵御风雨的坚实。

    女主持人和蔡远听完之后,立马抓住了重点:“所以你们睡在一个房间?!”

    顾凡:“……”

    …………

    除了林芩和顾凡,张子商作为韩觉的徒弟,也没躲过被问及韩章恋爱的事情。张子商当然是高唱赞歌,说有情人终成眷属,真好!

    这样的祝福,姜绮真是听一次就要哭一次。尽管过了那么多天,她也还是没有缓过来。

    张子商和姜绮,这两个人分别是时下【名义上】和【实际上】最被韩觉看好的年轻音乐人。至于谁是名义上的,谁是实际上的,两边的粉丝各有说辞,难分高下。吵吵嚷嚷,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她们在争论和打嘴仗。

    直到《我们恋爱吧》突然宣布,张子商和姜绮组成的【三七情侣】将接任林芩的【外国情侣】给大家带来快乐,两边的粉丝才把打嘴仗升级成线下约战。

    本身就是“仇家”,竟然还谈恋爱?

    不行!

    两边的粉丝顿时炸了锅,都觉得对面不怀好意、包藏祸心、要来摘桃子占便宜。

    大家骂归骂,但节目还是要看的。毕竟只有看了节目,才好搜集对方的“黑料”,然后去攻击对方。

    好在韩觉出来镇了场。

    韩觉是张子商的师父,是【蓝鲸】系的太子爷、大前辈,也是姜绮的偶像,是指路明灯、提携者。韩觉是双方粉丝都要争取的对象,所以粉丝们暂且搁置战争,给韩觉一个面子。而且韩觉在节目里说的话,也很得她们的心意。

    那时韩觉正被《闲着也是闲着》的音乐接力找上,要找下一棒,于是找到了姜绮这里。对于张子商和姜绮要谈恋爱,他表示十分惊奇,以及不可理喻,立刻耳提面命传授经验,说:

    “虽然你们上了恋爱节目,但不一定马上就要进入恋爱状态。你们演技都不咋地,硬演的话就会显得假,观众也不是傻子。要是折了口碑和收视率,王导会找我拼命的。”

    “你们就自然一点,先不要觉得自己在录恋爱综艺。你们就先当同学,一起讨论音乐制作,我会给你们布置作业的,恋爱的事咱们先不急。”

    “没事,不要给王导面子,不用担心,王导会给我面子的。”

    在一大堆模仿【职场情侣】狂撒狗粮式的假想情侣里,张子商和姜绮这一对由于其画风清奇,脱颖而出,第一期刚放完就吸引了不少观众的兴趣,极有热度,气势比【职场情侣】第一期播出时还猛,不少人以为【职场情侣】后继有人,跑去一看,发现里面两人第一次约会竟然在上课!真他妈绝了!

    而且第一课的作业,恰好就是韩觉发过来的《闲着也是闲着》音源。姜绮和张子商经过了见面时的互相嫌弃,被韩觉一通电话赶到了录音室里做作业,两人对着音源,跟同桌冤家一样有时拌嘴有时傻笑,自然而不做作,十分美好。

    于是误打误撞弄了个“参加恋爱综艺却不谈恋爱”卖点的【三七情侣】,稳了。

    观众们还打算把他俩叫作【校园情侣】,好跟【职场情侣】一脉相承。但姜绮的队友们和张子商的队友们,曾在多个场合讲过:“【三七情侣】是韩老师钦点的。”观众们只好尊重韩老师的意愿,在姜绮和张子商感动的泪水里,称他们为【三七情侣】。

    “当然很感谢韩老师啦。【三七】是个药材,别名又叫【金不换】,挺好的,真的,我特别感谢韩老师。”面对记者的时候,姜绮热泪盈眶着说出这句话。

    记者不出所料地点了点头,又问:“你觉得你跟张子商,谁才是韩觉最看好的年轻音乐人?”

    姜绮笑着说:“几岁算年轻啊?年轻又厉害的音乐人那么多,韩老师看好的又不一定只是我跟张子商。”

    记者恍然大悟,接话道:“比如章依曼?”

    姜绮愣了一愣,马上又热泪盈眶起来。“对,章老师也很年轻,很优秀……不好意思,我队友在叫我了。”

    姜绮结束了采访,立马扑到不远处翁遥的怀里哭唧唧。

    泰王国十一月的夜晚温度,她们刚结束了一场大获成功的演唱会,换好衣服之后,大家分别接受着当地媒体的采访。而姜绮作为队内人气最高的成员,理所当然被问到了最多最细致的问题。人气的差异,带来的是关系上的差异。较之以往,姜绮最近在跟队友相处时已经隐隐感觉出来了些许不同。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主意最多、人最聪明、跟她关系最好的翁遥,一直还在她身边。

    队友们相继结束采访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已经提前坐上了大巴,只有翁遥留下来在等着姜绮。

    “至于吗?”翁遥好笑地扶住好友的肩膀。

    “你不懂……”姜绮瘪着嘴啜泣:“偶像恋爱,就等于是粉丝失恋啊!”

    “不会啊,妈妈粉一般都会感到欣慰的,甚至会担心恋爱之后幸不幸福。还有颜粉,只要颜值没崩,该粉还是继续粉。再说理智粉……”

    “你不要说了!我自己就是偶像,我知道的!”姜绮直起身来,忿忿地收住哭势。

    翁遥笑着往经纪人等着的路口走去。

    姜绮跟上,问:“你怎么结束的那么快?”

    翁遥答:“问题无聊呗,回答得快。”

    “他们问了什么?”

    “就那些事嘛,什么韩觉恋爱了,我怎么看。”

    “呜……”姜绮条件反射般瘪起了嘴,但忍住了,问:“你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祝福啊。”翁遥一脸正常。

    “然后呢?就没了?”

    “然后他们又问我我姐的看法,我就让他们去问我姐。”

    这后半句话约等于是结束问题。因为翁楠希对于韩觉和章依曼的恋情,始终没有发表看法,始终不作回应。

    姜绮安静了下来,看着身边的翁遥,似乎是想问什么而不敢问。

    “我很久没跟我姐联系了,我姐怎么看,我也不知道。”翁遥往前走了两步,又轻声呢喃道:“一直不回应,已经是一种回应了。”

    …………

    【我认为爱情的质量并不取决于时长。我们一直被浪漫主义荼害,以为最好最完美的爱情,就是从一见钟情到厮守终生。听过一万遍“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大部分人却依然觉得自己可能是例外。实际上这样的爱情几乎不可能,甚至也很少发生,而在发生的这一小部分人里,也不好说是不是因为沉没成本、经济利益、社会关系,和漫长的时间,导致这段关系不得不走到最后。】翁楠希说得不急不缓,语调平稳,然而人听了却能感受到说话人内心的笃定。

    主持人扶了扶眼镜,问:【那你觉得爱情的质量取决于什么?】

    翁楠希答:【取决于数量。】

    主持人感兴趣地挑了挑眉,等着翁楠希接下去的说法。

    翁楠希没急着马上发表观点,而是优雅地喝了一口纯净水,然后才说:【之所以大多数初恋都以失败告终,是因为初恋时人大多都很年轻,而年轻往往意味着不了解自己。我说爱情的质量取决于数量,不是鼓动大家盲目地追求恋爱的数量,而是因为人可以在一次次的失恋和热恋中,逐渐了解自己。只有了解了自己,才可以在之后的恋爱中知道底线,知道原则,知道什么对你更重要,知道怎么处理亲密关系里的小问题……这样的爱情,才是高质量的爱情。】

    主持人赞赏地发出一声感慨,脸上带着明显的愉悦,似乎是因为在娱乐圈里极少遇到翁楠希这样能顺畅发表自己观点的嘉宾。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翁楠希观点也带着明显的个人特色,让人哪怕不赞同,却也不得不感慨这样的观点自有一番说服力。

    主持人感慨,不愧是能把韩觉改头换面的前女友,韩觉应该是在翁楠希这里学了很多的东西。还好那种令人无语凝噎的回答方式,似乎不是从翁楠希这里学的。

    主持人:【你怎么理解男人?】

    翁楠希:【不理解。】

    ……

    关溢退出视频,合上了平板电脑的外壳。转头看向窗外,窗外是大团大团看不见边际的云,而太阳则洒在云的上面。

    关溢唤来空姐,讨了一杯水。喝着水,关溢前倾身子,问前座的小周:“这个视频看过没有?”

    小周扭头看了看平板上的翁楠希,也不敢开玩笑,说他看过的。

    “给韩觉看了没?”关溢问。

    小周摇摇头,然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小声问道:“是不是翁楠希那边搞的?要不要给老板看?”

    平板里的这个视频,是翁楠希上半年参加的一个节目。由于翁楠希躲着外界,对于韩觉章依曼恋情公开一事迟迟不发表什么看法,也不发表祝福,有心人就找到了翁楠希的这段访谈,截取其中一段,放到网上来搞事情。但对于知道更多内幕的关溢他们,其实不排除这个视频是翁楠希自己发的。提前半年开始布局,这样的事放到翁楠希身上再正常不过了。

    关溢想了想,说:“这时候瞎猜没有意义,就看她接下来的动作吧。翁楠希这样的女人,不会甘心给人当枪使的。除非是给自己。”

    小周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转身又去扒电影,絮絮叨叨地分析镜头语言,时而感叹,时而不屑,把一旁的琳琳烦得不行。

    韩觉则坐在小周的前面一排,跟贾伦斯并排坐在一起。

    “别睡了!快给我讲讲这烂片为什么可以拿奖!”贾伦斯指着座椅前方的屏幕,让韩觉给他分析分析上面的一部电影。

    韩觉摘下耳机,说:“好吧好吧,我先问问你,你觉得这部电影烂的地方有哪些?”

    贾伦斯掰着手指数:

    “这个主角有黑历史,小时候竟然参与过校园霸凌!”

    “反派干坏事竟然有难言之隐,而且还有个老婆,还养狗!”

    “金童玉女竟然最后没在一起!有情人都不成眷属,这不是烂片是什么?”

    “坏人在结局竟然没有伏法!”

    “还有……”

    韩觉听得连连点头,最后总决:“很好,这些都是它获奖的原因。”

    “不可能!”贾伦斯抱着脑袋一脸震惊。

    “你好歹也是影视圈新贵、咱们【火种】电影公司的董事,还经手一个新人导演培养计划,麻烦多看点好电影,提升一下审美行不行啊?”韩觉给保持一脸震惊的贾伦斯盖上被子,然后自己戴上耳机继续听歌。

    这次韩觉除了去美利坚宣传专辑,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去看公司举办的新人导演培养计划,给最后一轮选拔当总评委,最终挑出十六个导演,带去华夏拍电影。

    至于为什么不宣传《暗网》?因为结局太过黑暗,出现了技术上的原因,美利坚不准上映。

    但就是因为这样,韩觉才对选拔的最后一轮感兴趣。因为在最后一轮选拔之前,韩觉叮嘱过各位参赛的导演不要担心尺度,只管大胆拍。

    没了审查的遮羞布,潮水褪去后到底谁在裸.泳,一切就都很清楚了。

    韩觉转头问贾伦斯:“这些新人水平怎么样?”

    贾伦斯露出了一个霸气绝伦的笑容,比划出一个大拇指:“我亲自挑的,那必须是最好的!”

    韩觉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侧身,对身后的小周说:“把机票改签吧,我们可以提早回去了。”

    “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