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第341章 极限歌谣祭(四)

    第341章 极限歌谣祭(四)

    张子商是个乐天派,凡事看得很开,心思不重,业务水平很高,为人也很谦和,大家都说张子商像同公司的前辈顾凡,张子商自己听了也很开心。

    顾凡在电视里翩翩君子,温润如玉,私底下真实人格偏差也不大,只是话多了些,但也无伤大雅,反而让张子商这样的公司晚辈更愿意亲近。张子商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就受了顾凡的不少照顾,理所当然地把顾凡当作偶像来对待,镜头前或私底下,也处处学着顾凡的作风来行事。

    顾凡虽是全能,但众人皆知舞蹈能力最为突出,张子商就苦练舞蹈,成为队里的舞蹈担当。

    顾凡为人低调不爱张扬,张子商就也学着如此,在队内成员你追我赶拼粉丝数的时候,他不争不抢,不积极上热搜,一心埋头做事。

    除此之外,模仿或者学习的方面还有很多,活脱脱一个低配版的顾凡。

    张子商在努力将偶像擅长的,变成他也擅长的,不然就感觉丢了【小顾凡】这个称号的脸。

    公司也很看好这样的张子商,于是去年《极限男人》放出风声在挑选新的主持时,【蓝鲸娱乐】在【奇迹少年】里经过一番挑选,然后通过运作,将最有亲和力、最吃苦耐劳的张子商给弄了进去。

    得知了这样的消息,换个新人来说不定由于内外压力太大,经常要半夜失眠,但张子商没想那么多,听到消息后简直开心极了。

    开心,不仅是因为《极限男人》是顶级综艺,对他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还因为他得到了一个主持综艺节目的机会。因为顾凡的主持也很好,所以他要把主持的工作做好,这样离偶像又近了一步。

    但网络暴力既不会缺席,也不会迟到。

    【好端端的加个小鲜肉进去干嘛?!】

    【晕了,对《极限》粉转路。】

    【应该砸了不少钱吧。要不,就凭他,一个出道一年的,上《极限男人》,当主持?呵呵。】

    网上的非议与不看好,张子商也都是晓得的,看完之后心情也很低落。

    但是这时候,顾凡百忙之中专门过来开导张子商。

    “这一点可以学学韩觉。”顾凡建议道。

    张子商听了差点把头摇掉下来。

    顾凡笑着解释,不是要他学韩觉耍大牌,而是要他在非议中坚定自己,做自己的事。越不被看好就越要努力去完成,好让支持的粉丝们扬眉吐气一回。

    最后顾凡传授了张子商很多主持的技巧,这给了张子商很大的鼓舞。

    到《极限男人》开始录制的时候,张子商胆子很大,放得很开,积极参与主持人的对话。虽然业务并不娴熟,十句话里大概只能留下一两句,但也让其他几位主持人感受到了态度,愿意接纳这位老幺。

    张子商无疑是幸运的,刚上岗没多久,就遇到了影响力极大的【演唱会专场】。表现出色的话,一举被上千万的观众所熟知、被《极限男人》的粉丝们承认为《极限》主持团的一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子商觉得他一定可以成功,也必须成功的,就因为他被称为【小顾凡】。

    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张子商,他永远不会是顾凡。

    ……

    由于【演唱会专场】的组合是两两互选组成,搭档需要对彼此的风格和能力有个了解,所以当六位音乐人展现了各自的实力,统统揭了面之后,就轮到六位主持人对着音乐人,展现他们的水平了。

    主持人的出场顺序并没有严格规定,基本谁想先出来唱就谁先唱。主持人里面懂音乐的其实不少,有曾经的歌手,也有现役的偶像。但他们显然都不打算好好唱。

    主持人极尽所能地搞笑,不是把舞步扭成蛇爬行的形状,就是假装巨星大喊【把手借给我!】。他们嘻嘻哈哈吵吵闹闹地把一首歌唱完,破音的破音,跑调的跑调,稀烂的唱功让一众认真评估他们演唱能力的音乐人们感到十分震惊。

    偶尔遇到个能把音准唱对的主持人,音乐人们纷纷激动地站起来,嚷嚷着非这个人不要,彼此之间差点大打出手。

    只有韩觉一边鼓掌一边笑,十分惬意地看着大家的表演,跟一个观众一样,一点儿也不担心最后会和哪位主持人组成一队。

    【主持人们放下包袱,一心娱乐的综艺,真的很有意思啊。】韩觉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上这个节目了,打算有空的时候可以把这个节目翻出来宰掉。

    【精神粮食的食谱里又多了一道菜。】

    等到主持人们表演结束了,黄进继续主持着:

    “对于主持们的演唱能力,想必各位音乐人心里都有数了。”

    音乐人们除了韩觉,脸色一个个都很忧伤。

    黄进无视了他们的神情,激情满满地喊着:“那么,下面就到了我们的互选环节!”

    音乐人们十分敷衍地鼓了鼓掌,表达了对互选环节的不期待。

    互选环节是规则是:

    音乐人依次站到舞台中央,阐述一些创作优势,进行一下煽动,然后六位主持人当中,如果有想要和这位音乐人组成一队的,就站到音乐人的面前,接着这位音乐人可以对出列的主持人进行选择。当然,如果心仪的主持人快要被选走了,还坐在位置上的音乐人可以大喊【我不同意!】进行截胡,最后的主动权将交到那位主持人身上,由他来选择搭档。

    这次音乐人的出场顺序和之前蒙面演唱的出场顺序相反,也就是说,韩觉是倒数第二个站到舞台上的,章依曼是最后一个站到舞台上的音乐人。

    然而章依曼虽然是最后一个出场,但她大喊着“我不同意!”然后把唱功最好的黄进给截走了。

    这样一来,韩觉如果不去截胡,他就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了。

    然而几乎每场都有音乐人出来截胡,只有韩觉从来不截。看得他边上的章依曼急死了,不断拍着韩觉的胳膊让他去截胡,但韩觉就是不去。

    “现场已经组成了五组队伍。”黄进看看左边嘉宾席的韩觉,再看看右边主持席的张子商,说:“最后剩下的……”

    现场剩下的只有韩觉和张子商没有组成队伍了,他们两个人将自动组成最后一队。

    然而……

    现场大多数音乐人都露出了玩味的眼神,就连章依曼也都用一种探究的视线,转头去看《极限男人》的导演。

    【这个结果,换不换呢?】

    这同时是所有知道韩觉和【蓝鲸娱乐】往事的人的想法。

    以韩觉【蓝鲸娱乐的叛徒】的身份,和【蓝鲸娱乐】现役艺人张子商组成一个组合,这怎么看都不算是个好的安排。【蓝鲸娱乐】虽然没有说要封杀韩觉,但是旗下艺人主动去和韩觉表示亲近,那绝对是情商负数了。

    此时,张子商往日纯良的笑容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牵强又慌乱的笑容。他紧张地看着导演,祈祷能把他给安排掉。

    韩觉则趁机和边上的章依曼聊天,神情自若,似乎对于任何结果都能接受。

    《极限男人》节目组也有点意外。但经过短暂的商议之后,他们决定不换结果了。

    《极限男人》就是一个主打真实的节目,对节目组来说,意外有时候也是看点。只要不是特重大的录制事故,他们不会干涉录制。

    再说了,韩觉和张子商这两个人都是因为对面的人不看好他们——刚才张子商为了搞笑,根本没有用心唱。而主持人们不选韩觉,则是因为韩觉的前科历历在目,怕在合作过程中引发争执,引发不愉快的结果甚至被打——所以才会被留到最后。就算换了结果,不得罪他们,那也会得罪其他的人。所以导演瞬间大手一挥,决定不改了。

    得到导演示意的黄进,宣布道:“韩觉和张子商,将自动成为最后一组!”

    大家鼓掌。

    在掌声中,张子商僵硬着身子,十分紧张地看着韩觉。

    韩觉对张子商点了点头,张子商惊弓之鸟一般,坐在位置上连连鞠躬。

    黄进做了个总结之后,至此,这一期的录制就算结束了。

    摄像机关掉之后,大家才以娱乐圈人士的方式彼此交流着,换着联系方式。另外那些音乐人混迹多年,水平又都很高,早已是朋友,所以主要是把韩觉围起来要联系方式。

    这些音乐人都是乐坛的老资历、老资格了,大火的作品不要太多,并且在转型为创作人之前也曾是艺人,韩觉算是这群人里的晚辈。他们早早就关注到了【章依曼的御用词曲家】韩觉,想和韩觉认识认识,但韩觉“闭门造车”鲜于同行交流,此时终于抓住了机会。

    章依曼算是纯粹的歌手。章依曼也是想凑过来聊天的,不过她另有行程。如果不是有行程,她宁愿一直在韩觉边上什么也不做,就挽着韩觉的胳膊笑。

    韩觉正和这帮老家伙音乐人交流着,沈贺就过来了。

    沈贺在镜头前怼天怼地的样子,其实私底下不是个坏人。他揽着张子商的肩膀来到韩觉的前面,拍了拍张子商的后背,问道:“子商,跟韩老师打过招呼没有?”

    【噢?】韩觉扬了扬眉毛,转身看着来者。

    现在的韩觉去美利坚绕过了一圈,虽然美利坚娱乐业规模不及华夏,但韩觉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身上的气场已经磨出来了,此时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子商和沈贺,很容易把人给唬住。

    张子商立马给韩觉鞠了个躬,精神抖擞地给韩觉问好:“韩老师好!”

    韩觉看了看那虎视眈眈一副老大哥做派的沈贺,再看看远处黄进、何列他们若有若无的视线,当即便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无论是前世还是现世,韩觉都知道很多综艺节目,在镜头前一副【哥俩好咱们是兄弟】,摄像机一关,就彼此是路人,甚至还会变成指责刚才录制时哪里感到不爽了的仇人。

    然而现在沈贺带着张子商过来,意思是知道韩觉和【蓝鲸】的恩怨,担心韩觉在接下来给张子商不好过,所以给张子商撑腰来了。

    像《极限男人》这样私下关系也很好的主持人,韩觉虽然是第一次看到,但通过录制时观察主持人之间默契,此时竟也丝毫不对他们的团结表示奇怪。

    给弟弟撑腰,避免被欺负,这是应有之事,韩觉对沈贺的警告并不感到反感。

    这也是因为韩觉根本没打算对张子商怎么样。

    【蓝鲸娱乐】和前身有恩怨,和他那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他没必要搞什么报复行为。而且他的八十万债主兼舞蹈老师还是【蓝鲸娱乐】的。

    于是韩觉对着张子商点点头,也回了声好。

    沈贺仔细地看了一会儿韩觉的眼睛,然后脸上的表情才缓和起来。

    “子商,好好聊。”沈贺拍了拍张子商的肩膀,笑着和韩觉点了点头之后,就伙同边上的音乐人,把空间让给了张子商和韩觉。

    然而沈贺过来给张子商这么撑了一下腰之后,张子商面对韩觉依然十分紧张。韩觉也纳闷了,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这么怕他。

    圈内众所周知,曾经的韩觉是圈内有名的神经病,因为谁也不知道韩觉脑袋里在想什么,下一秒是骂人,还是掀桌子走人,或者是暴起打人,这谁也不知道的。

    这还是出道后韩觉的样子,在【蓝鲸娱乐】的口口相传当中,练习生时代的韩觉要更暴躁,更喜怒无常。

    虽然韩觉去年复出之后,风评好了很多,也没有再打人了,乃至口碑发生一百五十度的翻转(还剩电影三十度),但张子商作为听着韩觉的传闻长大的【蓝鲸】艺人,【韩觉是可怕的】这一点从始至终不会变。

    【韩觉改邪归正了吗?不。韩觉的暴躁因子只是进入了潜伏期而已。】

    张子商听到要和韩觉一队的时候,本来就够提心吊胆了,另外让他更加难过的是,他觉得【小顾凡】的招牌恐怕是要砸他手里了。

    因为顾凡在还没出道的时候,就和这样的韩觉很处得来。如果把韩觉比作一头凶兽,顾凡就是一级训练家。

    在这一点,张子商深刻意识到他怕是没法追上偶像的脚步了。

    张子商颤颤巍巍地说:“韩老师……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方便下次录制时候的沟通……”

    “行啊。”韩觉说着,就接过了张子商的手机。

    张子商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惊喜于韩觉的脾气竟然和传闻一样真的有所收敛。

    但是韩觉的下一句话,让张子商又一下子绷紧了身子。

    “不过我的号码就不给你了。”韩觉说。

    “啊?……为什么?”张子商快速地眨着眼睛,十分不解。

    “因为我太忙了,我担心你打电话过来打扰我,”韩觉说低头按着手机,似乎要把张子商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删掉,“所以什么时候出来由我来决定。”

    张子商目瞪口呆,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开个玩笑。”韩觉笑了一下,说:“号码还是会给你的。”

    张子商连忙也笑。

    但韩觉又说:“不过,我只给你号码的前面七个数,最后四个数你随缘猜。”

    张子商整个人顿时又不知所措了:“韩老师……”

    “开玩笑的。”韩觉又笑。

    张子商抿着嘴握紧着拳头。

    “呐,号码给你了,不过我不一定会接,因为我真的很忙。”

    韩觉把手机还给了张子商之后,拍了拍浑身僵硬的张子商的肩膀,然后走了。

    张子商转身看着韩觉的背影,狠狠咬着自己的手才没使自己哭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