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覆汉

559.附录9:女频写手日记(下)——sduyiyi

    附录9女频写手日记(下)——sduyiyi

    第三部分金戈铁马硝烟起

    光和五年(182)三月十五,襄平

    今天可是个双喜临门的好日子!阿芷给我儿又添一子,而那个汉灵帝钱多得竟开始囤马匹了——这可不正是给我送喜钱?谢谢您哟!顺便一首“凉凉”送给中山这边卖马的豪商,哈哈!可惜呀,这马上就要乱世了,不大方便兼并扩张了,否则,嘿嘿……

    现在还是做好武备最重要。这些年我也是挖掘到了不少冶铁的好方法(真不能小瞧古人的智慧!可惜就是缺少科学精神,而由于各种原因失传的技艺又实在太多),加上“双液淬火”这样粗浅的映像,铁器研究方面还是很有点进步的。嗯,最近就试试打一把“青龙偃月刀”送给云长!那个正版云妹还小,青钢剑还是缓缓,就送本我写的小说吧?

    说到云妹,儿子最近倒是进步了不少,居然在中山这么久都能耐着性子不强行招揽他——看来是钉子碰多了,不再鲁莽地集邮名人咯。本来嘛,穿越者总要走这么一遭,我这半土著的儿砸也没法例外,想当初遇到张俭,我不也……总之,经过这么些年生活的锤炼呀,我也是明白了这么个道理:这些名人呢可不是游戏里的数据人,不是随便送送礼物就能刷满好感度的。相反,这些青史留名的主可通常要比普通人聪明,往往一眼就能看穿你的小心思。所以呢,还是要“以人为本”!即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踏踏实实用自己的真才实学来吸引人,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来感染人,也就是刘备爱说的“惟贤惟德,能服于人”(当然现在的阿备才脱离中二期,此句版权归我所有)。

    光和七年(184)正月初一,襄平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甲子年终究是到了呀……

    前几年趁儿砸当中山太守,我们已是针对黄巾军做了不少布置,只可惜,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做了调动!

    这个时间调动实在是太坑了!多半是某位同志在故意打乱我们的布置……他赢了!现在就是我也愁得慌,也难怪我儿焦躁了。哎,上次我儿强灭高句丽一役后我俩失了默契,否则何至于如今这般被动啊?也真是冤枉!这次我们明明是想应对黄巾之乱,给大汉勉强挽个尊来着……

    估计也是这个原因,我儿这个叛逆期青年算是跟那个更年期中年杠上了,这回逮着个机会就拿范阳卢氏开刀!当然了,也是如今事态紧急,卢家那小子又把柄一堆,不朝他动手都难……哎,这孩子娘亲走得早,当爹的又要在外头“为国为民”,作为家里唯一幸存的独苗,老人总难免溺爱——这独生子女外加留守儿童,没点问题都难!更何况,他周围围着的,不是唯唯诺诺没啥见识的仆妇,就是需要讨好他爹的门生故吏,难免养成世家子常有的自傲清高、眼高手低的毛病。我以前也不是没提醒过某位同志,不过男同胞呢在这方面总是粗心,等发现也是晚了!从小养成的性格、习惯,形成的观念、风格,哪是那么容易板正的呢?就说这次吧,经济危机、消费降级这么明显,我都在战略收缩了,这娃还以为是个好机会呢?真是欠教育哦!

    光和七年(184)七月廿九,襄平

    世道真变了!

    虽然自穿越来近三十载我都在为这天做准备,但这天真到了吧,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却也是说不清。

    咱家某位五官中郎将最近可是威风了。这先平东郡、再灭张宝,战功显赫之余,还抽空举办了汉末顶级明星“孙曹刘”天团演唱会,风头稳稳压过了以卢老师为代表的一众老将,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然而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给我写的信里却没只顾着吹嘘自己的战绩,而是结合此战的实践,对大汉目前的局势做了很多思考,分析地那是一个头头是道,许多观点与我也是不谋而合的。

    不得不说,文琪真是长大了!说实在的,现如今也只有我家文琪能和我真正聊对路了——我的想法子干倒是能听懂不少,但我可不敢和这个“汉室忠臣”讲太深,其他诸人哪怕是吕范这样的,感觉说了也是副“不明觉厉”的样纸,郁闷啊……

    说到吕范,儿砸信中写到了他和审配、关羽隐隐有些别苗头的意思。哎,人多了就是麻烦。有的话儿砸恐怕还没好意思跟我说吧?他不说我也知道,有人说什么杨开、娄圭、魏越甚至包括阿越都是我的人!听着倒是老厉害了,感觉稍微努努力,就可以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了?不过仔细想想,没啥意义啊好像?就算我学了那武则天,但依照如今的习惯,我最重要的支持者——也就是亲族,那都得等一千八百年,更莫得侄子当太子这一选项了……还有哦,他们其实漏了个最重要的“大娘党”——公孙珣本人!哈哈!正所谓:我方内应乃敌方首领是也~其他流言,诸如阿芸阿芷为只猫争风吃醋啦,大家都觉得阿玉小姐姐是好人啦,小秦接到家里来信据说故乡近来死了不少亲眷朋友偷偷哭了一整夜啦,那都是小事了。

    这个党那个派,争来闹去的,还不如把蛋糕做大实在!种种矛盾,堵不如疏,儿砸想争一争,那就让他去争罢——大不了呢,操作不够,氪金来凑!

    中平二年(185)十一月廿八,昌平

    来到这昌平,也算重返“京师”了吧?虽说离我来的那口井还远了点……也不知道那个“故地”如何了?以前心心念念要去那里,现在离得近了,却又没兴致去看一看了。毕竟这么一大家子在这儿,我这个当妈妈、当奶奶的,又怎么放心地下呢?

    总之,赶了这么远的路,最让人开心的当然是终于又看到我最亲亲、最可爱的阿离阿臻了!两个软糯软糯的小可爱推着我家大橘的样子简直萌化了!那两个小子则有点拘束,明明是很皮的年纪,却要强行装乖巧,像极了看到大猫的老鼠,也是有意思!至于阿珣——阿珣是谁?!

    哎,说起来也是几个孩子的爹了,这货办起事情来啊,还是这么任性!本来说的好好的,一起去辽东苟几年,等过几年时机到了再说。现在可好,非得赖在这昌平不走了,把前面的计划可全给打乱咯!这昌平离我们基本盘辽东、辽西太远了,而留给我们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四年,这也实在太赶了!但谁让我是当妈的呢?谁让就这么一个孩子呢?那除了帮他受拾烂摊子还能如何呢?我真是太难了!

    不过呢,视察了一圈工作,发现我家阿珣做的还是不错的。想来放眼这大汉天下,民政这块能比他搞得好的,恐怕也只有大娘我本人了!这年头的父母官也就会收收钱、搞搞治安什么的,最多加上修修水利、劝劝教化,谁能有我家做这么细的?又和他聊了聊,也很有些自己的思路,特别是政局的把握上面可比我这个当妈的强!

    要说这样混乱的局面怎样选才是对的?有时候还真说不清楚。根据以前经商的经验来看,其实不管怎么选怎么做,只要不是完全胡来,都比犹豫不决、啥都不做要好。从这个角度来看,儿砸可谓行事雷厉有决断,而别人都夸我养了个好儿子也不是瞎说,是吧?

    也许我也可以尝试慢慢放手咯?虽说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吧,但老早就已经从“主母”升级成“老主母”了!也罢,让他去闯吧,我回去带孙子咯!

    中平五年(188)十二月十八,昌平

    乌桓反了!看来今年这年是没法好好过了!

    其实乌桓就是颗定时炸弹,造反也是意料之中——这大汉的经济崩溃了嘛,依附大汉的乌桓还不是首当其冲濒临破产?如果不是前阵子我儿在此坐镇,又有我安利号输血,这乌桓……

    等等!我前阵子为何要给乌桓输血啊?直接趁儿砸在把它搞破产重整不好吗?!好像是当时一心只想着四年时间太短,能糊弄一时就糊弄一时,可这怎么可能一直糊弄下去?!!这笔买卖可亏大发了!!!哎呀,果然是年纪大了……这下可好,文琪才刚刚出征凉州呢,收到消息估计屁股没坐热就得回来救火了!都是我失策,唉!

    初平元年(190)二月初一,晋阳

    今天见到卢植了。

    理论上来说,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算起来呢这也才五十岁的人,搁“现代”也就是中年吧,他看着却这么老了!也是难怪,这大半辈子都在当救火队员,辛苦半生一心要救的国家现在却弄成了这个样子,怎能不心力交瘁?而且自己一个人带娃身边也没个人照应……话说他一个堂堂大名士怎么连个侍女都不带啊?依他的性子,大概是嫌仆从麻烦吧?反正,总不会是因为我吧,是不是?

    说实在的,我们俩结识,于我而言自是获益匪浅,无论是安利号的起步还是我家文琪的扬名,多少都借重了他的威望,哪怕后来因为政见不合他对文琪多有压制,真到如今发展到了事不可为的地步,却也不会再给我们添麻烦了。而认识我于他而言……应该算是有点不走运吧?虽然说我也给过好多不大靠谱的建议,或许对他有所启发,但那都是公事上的——现今文琪摆明车马要毁他心血,这点公事上的帮助就不值得一提了。私事上来说便更是……我儿把他长子直接送去劳改了,这也算报答吗,嗯?

    想让他稍待两日,见见文琪和解一二,或者帮他照顾一下这个幼子,他一概不肯,甚至连侍从都不收一个,真是越老越傲娇!哎,这笔人情债哦,怕是还不清咯……对了,也不知道文琪瞎掺和弄出来的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历史上那个卢毓呢?不管了,总之既然是我取的这个名字,那就负责到底了——一定要把他培养成那个“历史上”的范阳卢氏开创者!

    从黄巾之乱算起,何进身死、董卓废立……我熟悉的“三国”这场大剧,也算是正式开幕了!看着大势似乎依然如旧,历史事件该触发的也都触发了,但谁又能想到,那舞台上的闪耀新星,讨董诸侯的一方盟主,竟然就是我的儿子呢?!只是……这儿子既已当上了主角,我们这代人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呢……

    第四部分青梅煮酒论英雄

    初平元年(190)七月廿十五,晋阳

    这次文琪讨董成功,我这边也算是收获满满!

    先是呢,白捡了一个也算是史上留名的孙媳妇董白。只是,她这董卓孙女的身份终究太敏感,对阿平是不是会有不好的影响呢?哎,马上要群雄割据了,这不是重点……总之,文琪能开个“斗争不及家人”的头也是好事,历史上动不动就夷族实在是太可怕、太残酷了!毕竟,处在文琪现在这风口浪尖的位置,看着是风光,谁知道今后会怎样呢?我可不想如原位面董卓的老母亲那样,白发苍苍、颤颤巍巍地还要被拖上刑场!

    可能爱玩刺激就是男孩子的天性吧?说起争霸天下,完全想不到后果,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刚刚儿砸来信,还夸耀了一番自己在未央宫前呵斥群臣的英姿呢!这威风哦……真让我这老母亲心肝直颤!别的不提,你这样嚣张,比个董卓差不多吧?而如今可是王允、吕布俱在,你还真敢再收个貂蝉?真不怕触发个什么奇怪的历史事件哦?!儿啊,莫怪当妈的这么急就招走了你的美人,实是你的性命要紧啊!(说到历史事件,现在有的历史事件确实走得有点歪呢,比如刚刚“山花三结义”完估摸着立马又要相爱相杀的孙曹刘三兄弟ヾ?≧?≦)o)

    对了,阿珣把董卓迁都造成的数十万流民处置的事情交给我了来着。这该怎么办呀?以前虽然也处置过流民迁徙,但那都是在边郡,人也没这么集中,情况不大一样啊?“以工代赈”如何?细节上就问问我的小迷妹阿琰吧!这小姑娘古灵精怪的,又随他爹见识不少(不过从各个方面都跟他爹一点都不像……),应该能给点好的建议。其他人还是参考往常一样派活吧,安利号系统上下也要全部动员起来了,晚些时候带着一起实地考察一下……哦对,这回来了个“建安七子”之首的王粲!这下搞文宣的也有了!还有马超……哎马超就算了,估摸着只会添乱,还是先打发去昌平念书吧……壮丁都被儿砸拉走了,我这也只好老弱妇孺齐上阵咯。

    初平元年(190)腊月十九,长安

    没想到工商垄断在前汉便早有成例,这次长安之行可比想象中来得顺利。这封建社会呀,对工商业终究还不够重视,而如阿珣做的那些则算是动了“根本”,这反响就难免很大了,连童谣都出来了!

    不过现在刀子在我们手上,这些世族也就只能背后玩玩这些花样了,明面上不还都把孩子送进我儿的白马义从干部培训班?话说,今天我居然还同时看到了杨修、法正这俩小子,一个嘴巴毒、一个心眼小——真是对火花四射的完美cp啊!哈哈,自那娄圭跑了,好久都没这么乐呵了!

    最近心情说起来总有点压抑,主要是养了十多年的大橘感觉没多少日子了,整天病恹恹的,看着心里难受……此外,这上上下下的整体氛围未免太懈怠了,也是让人担心!不止如此,某些自家人竟还抢起了功劳、闹起了别扭!须知此时是庆功的时候吗?刚灭了董卓、占了中央,就仿佛天下我手了?却不知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群雄割据在即,正该如我在新建的鹳雀楼里留的诗那样,要加把劲“更上一层楼”呐!

    建安元年(191)八月初五,长安

    公孙氏对决袁氏的宿命一战拉开帷幕了!想那袁本初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等等,这是日记,不是说书底稿!)总之,袁绍地盘和我家阿珣相当,再加上我们的政策天然与世家豪强不对付,又给他平添了不少助力,这仗啊,不好打!不过呢,好歹也算是准备了三十来年,我们公孙氏现在的实力,可比“历史上”强多了,想来也不会那么轻易输光家底了吧?更何况,本大娘我还有个经营了五年多的秘密武器——辽东海军呢!待那战事焦灼之时,一支奇兵突袭其后……哈,估计能把袁绍吓一跳吧?

    说起来,文琪现在应该是进入太原了吧?不知前线战况如何?我这后方有贾诩、王修、钟繇黄金三人组,倒是不愁——要干活呢有王修,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让人放心!没事呢就找贾狐狸,又有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和他聊天的!无聊了还有钟繇这小子可以欺负欺负,研究研究他家传的出汗绝技,顺便让抄抄经典什么的……至于儿子担心他仨吵起来没个做主的,让我居中仲裁啥的——好像还没碰到嘛!毕竟事情这么多,他们能管好自己一摊都够呛了,哪有空扯皮啊?哦对了,最近跟做蜀锦生意的商业代表团洽谈,还见到了那个张松,果然如传说中一般丑!不过招待还是要好好招待的,以后还能给咱家开地图呢。至于某个哭着喊着要当我孙女婿的少年嘛……就当他不存在好了。总之,岁月静好,乐不思辽。

    建安二年(192)正月十五,长安

    今年这个年过得可真热闹!前头刚觉得有些无趣,政务运行一切顺利,朝堂中诸位也都一直很低调,连那太中大夫王允、大鸿胪吕布和我身边的小貂蝉都始终没起点啥化学反应——想来是“美人计”没法对我这个老太太生效的缘故?

    然后,这曹阿瞒就来了!前头听说这大名鼎鼎的“人妻曹”要来哦,我这不知怎么的,耳边全是《淯水吟》那调调,于是果断让女团排了一曲,专等这歌中的主人公来了给他倾情献唱。你别说,这表演效果可是极佳!把那曹阿瞒当场感动地眼泪汪汪,就差应和两首闺怨诗了!只希望他听了这歌,以后人妻的时候能多少攸能着点吧——原本的几个好儿子已被我家阿珣偷了,可别再莫名其妙地把长子送了不是?顺便啊,还看了段名场面——吕布战许褚!啧啧……可比电视上那个假把式可带劲多了!最后吕布凭借技巧利索地赢了马战,许褚则靠一身蛮力硬是赢了步战——“虎痴”当真名不虚传!可惜啊,前线近期就快见分晓了,他们恐怕也是不会久留,这可是少了不少乐趣呢……

    建安二年(192)五月廿十二,长安

    最近一直忙搬家,可真有点乱糟糟!主要是这才几个月啊,袁绍你也崩得太快了点吧?我准备的后手都只来得及亮了个相,还啥都没干呢,就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想想也是,某位“空一格”君不也是人多势众、武器精良,最后却兵败如山倒?说到底,这种各怀鬼胎的政治军事联盟,终究是很不可靠的!

    话说袁绍就这么死了倒是不稀奇,毕竟“历史上”他就是输了一把便一蹶不振的嘛,更何况这次输这么惨?就是那个许攸……这么个给钱就能办事的主,怎么会做出如此激进的事情呢?本来已考察了一阵,还觉得是个不错的职业经理人来着……哎,现在的年轻人(划掉)古人哟,包括阿瓒啊阿备啊阿瞒啊什么的,这个个都有点精神分裂吧?也是想不通!

    说到阿备,你别说,这回阿备孝敬的腌渍青梅味道可真不错!一会儿可一定记得给回封信,教他一下青梅酒的做法!不对,等信寄过去可就来不及了,还是把我弄好的直接给他捎带去,说不准还能意外触发些什么名场面呢?玩玩梗、逗逗猫,老年人的退休生活就是如此多姿多彩啊!

    建安二年(192)腊月三十,邺城

    耐耐心心足足等了一个月,终于在吃年夜饭的时候看到了活的诸葛亮!真没想到咱家邺下大学还能钓到这么条大鱼!不过也是,我家邺大有大名鼎鼎的张俭做名誉校长,有蔡老头贡献的大量藏书,还有安全稳定的学习环境和条件优厚的助学举措,可不是比那襄阳书院强上许多?

    啧啧,亮仔来了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正好他是个孤儿,晚点就让他和阿粲阿恢他们几个一起做个伴,逢年过节给点特殊照顾啥的……合情合理嘛是不是?说实话,这小年轻不愧是“历史名人”啊,年纪虽小,举止已然沉稳有度,比当初某些半成品可是强多了……而且比传说中还要帅!更重要的是他还没定亲呢!!这才是我家孙女婿的样子嘛!!!

    就是不知南方曹操刘备那边这个年过得如何?没了孙坚这带头大哥(谁瞎传说《淯水吟》的主角是孙坚??),倒是更方便他俩施展雄心、抒发壮志了!群雄聚集了,青梅酒到位了,有没有来一段“青梅煮酒论英雄”?哎,果然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呢……(话说当初为何没想到在酒里加点料呢?)

    建安三年(193)九月初九,邺城

    子干……他竟然……?!

    ……不想这事了。还是把最近弄的防疫小册子的初稿再看一遍吧!如今疫病蔓延,要加快把册子散出去,能多救一个是一个——这也是他的心愿,不是吗?

    建安五年(195)七月十一,邺城

    今天见到了著名老实人鲁肃和酷爱吃生鱼片的陈登。发现鲁肃根本不像传说中那么“老实”,听说他是豪商出身,本想和他聊聊生意经来着,结果发现他败家的本事远比赚钱大……当然了,见识方面以他这个年龄来看确实出众,衬托得边上一直宅在徐州的陈登都有点像乡下来的小子了(我关照了陈登这娃少吃生鱼片,不知道他听进去了不?)。他们代表刘备给我带了不少淮南特产。不过相较于特产,我其实对于使者更满意,阿备送我可好?

    话说最近“三国名人”可真是一茬一茬往外冒啊!这刚刚捡到了在邺大蹭书读的诸葛少年,那边就冒出了明经第一的司马状元,再加上专业写诗王仲宣、好好学习郭奉孝、蹴鞠球王张文远、知名孝子马孟起等等,年轻一代的英杰也是收罗了不少。

    当然了,总少不了漏网之鱼。曹操那堆出色的宗族不提,也没错过三顾茅庐和他的荀彧如鱼得水;刘备虽错过了他的丞相,但这一坐断淮南,刘晔、鲁肃、周瑜竟然是一个都没跑!我儿也真是,又是发诏征召又是夸赞“淮南三杰”什么的——你这是真想要人呢还是想坑人呢?这仨再厉害,也还只是“在校大学生”的年纪,缺乏实际工作经验呀!哪怕如今发现了亮仔,我们也不可能让他直接当丞相不是?其实低调培养那才是真心关爱,而我儿这招却可真是眼熟,可不就是他老母亲早期立足宗族时采用的战术——“捧杀”么?呵,阿珣的手段真是愈发老道了!此去长安处理朝局,想来是不用担心的了。

    建安五年(195)十一月十九,邺城

    阿梅自杀了……

    她本是那批三韩姑娘中最聪明伶俐、又最有心气的一个,我素来欣赏。把她安排到刘虞那边,主要也就是留个朝堂上的耳目,并没派什么艰险的任务。而刘虞这人丧了正妻,又风度儒雅、性情宽和,当时觉得对她来说也算是个好归宿——怎知,这却是害了她!我倒是听说张飞、李进曾有南北殊途、进退两难之议,这个傻姑娘啊,却也学着那些士人逞英雄,竟来了个两不相负!诚然,阿梅你这一招既是帮刘虞解脱,又成功给小天子抹黑,算是大大帮了我们一把,这时机人心把握之准,也不枉我平日的看重——可是,你把自己放在了何处呀?今天呢,托你的福,已有士子来上书劝进了,可我管都没管,直接把上书给烧了!你个傻姑娘还是不明白呀,我儿便是要登临那个位置,自是会凭借自身本事去取,哪里需要用你的性命来铺路呢?

    第五部分大江东去老诸侯

    建安六年(196)正月初七,邺城

    宅斗、宫斗了这么多年(大雾),本大娘今天终于是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升级为太后了!这一路也是不易:老公全篇神隐,对手只有儿媳,儿子不听话,直接抢班夺权自己当了争霸流主角——这种当太后方式,在女频史上恐怕也算是开时代之先锋了吧?呵,我这孝顺的乖儿砸这次提出要追封他死鬼老爹谥号为“文”,大概是今后想留给我用?这也未免太单薄了,如何能展现出本大娘女频史上绝无仅有的不凡地位?嗯,我觉得孝庄那个威武霸气长长长的称号不错!

    虽说现在只是建了个燕公国,不过地盘不小了,该有的组织架构也该搭建起来了!汉朝目前这套班子实在是太乱了,中央官制我推荐了比较近一点的唐朝三省六部群相制,儿砸又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了部分修订,这套制度经过多年实践检验,想来是问题不大的。

    比较头疼的是立储的问题。倒不是不喜欢阿定,这孩子其实性格不错,哪怕他外家不大靠谱,对我们态度未免有点梳理呢,立他当世子我看是没太大问题的。只是立储制度上选哪一个我有点犹豫。用传统的嫡长子继承制吧,万一后代来个“何不食肉糜”的傻子皇帝,然后重演一遍“八王之乱”怎么办?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清朝的秘密立储制呢?

    不过这事还可以再缓缓。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曹操、刘备集结起来的南阳“反动势力”!不知这俩“大汉忠臣”最近接收了中二期的小天子后是不是大感振奋,立刻就要精忠报国、讨伐国贼了?诶,就算他们不急,我儿麾下武将怕是也等不及了——动物牌通缉令已制,大量开国侯爵空悬呢!

    建安六年(196)五月初五,邺城

    今天可真是忙了一整天!

    早上的赛龙舟不是第一年搞了,看着比去年成熟了许多。后面的阅兵就没啥意思了,跟以前天安门的没法比!更何况这次上的不少是掩人耳目的花架子,正主的消息过两日就要传过来了吧?这次那个司马懿和阿粲都报名参加了,亮仔年纪小了些,也许错过了,得等下批?

    最近不少人叽叽歪歪,说什么铜雀台太奢侈啥的——这叫“以工代赈”,那些外行懂不懂?!我们这刚发了一大笔战争财,近几年收成又好,多余的粮食留着在仓库发霉吗?当然是搞基建形成联动效应来拉动GDP了!其实这和今天下午给官吏们发各种安利号的券的道理是一样的——就说这事儿怎么就没人反对啦?都是些不得志的人牢骚话罢了,回头只要稍微给点好处,恐怕就会像今天晚宴上孔融那样大玩变脸了!

    唯独一事值得认真考虑——秘密立储制几乎遭遇了上下非常一致地反对!宰相们的意思我大概是明白了——现在人心思定,嫡长制就是最好的制度了!哪怕出了傻子皇帝,不还有群相制度托底吗?这个想法也不无道理啊。

    建安六年(196)六月初一,邺城

    接到前线战报,西线战斗势如破竹,一战就下了白马,再战则杀得曹操丢盔弃甲,相持于官渡,大家都很是振奋。官渡这地方可是熟悉,总觉得有点不吉利……不过有界桥灭袁绍在先,官渡想来也就不必怕曹操了吧?本次战报阵亡名单上有许多熟悉的名字,在长安有过一面之缘的曹操近卫“虎痴”许褚也在其中,也是让人有几分感伤了。

    建安六年(196)九月廿十,邺城

    这蒋干也真是的,这么大病一场也不多休息几天,这么急吼吼赶回前线去干嘛?

    哎,别说蒋干了,我自己也挺替周公瑾惋惜的。看战报经过,真可以说一句“非战之罪”了!海军入内河这手着实漂亮,如果不是他队友太菜又运气太差,这郭浪子就要浪翻船咯。多好一个帅小伙啊?本还觉得可以给阿离她们当夫婿呢……突然想到郭嘉这小子还是我推荐的?早知道当初就该关照一声啊?

    不过战争的事真的谁又说的准呢?阿离夫婿候选之一,吕范家的阿扶,看着很可靠的一个娃,竟就这么被流炮砸死在了前线!如今,阿定他们几个“洗马天团”也直接上了前线,也是让人担心……就是我这边大后方也不见得安全!最近更是收到文琪来信,推测那曹操竟然很有可能派了部队偷袭我所在的邺城……阿瞒你个矮子也太过分了!真以为我会没留点后手吗?!

    建安六年(196)十月廿十九,邺城

    这个十月份可真是混乱,忙得我老人家都没空写日记!

    先是,孙策领的偷袭邺城的七军连我城池的边都没摸到就彻底崩溃了……顺带的结果是,这领军的七人我就见到了一个最后投降了的还不是很老的黄忠……

    说实话,对这个孙策我也是尽力了呀。鉴于以前几次的教训,我特地把秘密武器“铁浮屠”交给了按理说跟他相性很好的太史慈,还暗示了一下子义尽量留他一命,奈何他踩了子义底线呢?(子义事后快马来问我要不要留尸首?谢谢这真不用!我跟你们之间有一条宽达一千八百年的鸿沟……)其他人也是战死的战死,自杀的自杀。

    其后没隔几天,我这还在忙着处理送上门的一堆降兵呢,更加神奇的转折就来了——吕布背刺了曹操!这真的很吕布!但曹阿瞒未免有点太点背了?可怜这曹操一代枭雄,死得真有点憋屈啊(据说人头居然还是那司马懿的……)。对了,刚好新烧制出来一批上好的白瓷,留着给他当陪葬品吧。

    话说当时收到消息吧,依照我对我家阿珣那臭脾气的了解,就总感觉有些不妙,然后还没理出个头绪来呢,就收到了吕布在宴会中死于厕所中的消息了……这下好了,邺下大学可热闹了好一阵子,御史台田丰也整天黑着个脸……头疼!要不,明天让人放点南阳小朝廷“帝后交兵”之类的八卦,干扰一下大家的视线?

    建安六年(196)腊月初十,邺城

    今天见到了曹昂、夏侯惇,还有随同新上任的贾首相一起抵达邺下的荀彧。说实话,能让曹氏集团投降这么利索,最近闹忙这么一遭,也算是值了!

    只是他们情绪上似乎都不大稳定。曹昂这个有名的孝顺孩子明显悲伤过度了,似乎仅仅是靠新任家主的责任在勉强支撑(听说他有个幼弟刚刚出生,还是那环夫人所出……)。夏侯惇看起来还算稳得住,像他这么刚的性子,大概要不是曹昂看起来很有点不靠谱,也早就跟曹洪之类的一样自杀了吧?(曹洪真冲动了,来给我安利号干活不好吗?)荀彧倒是很淡定了,不过他这么淡定,我心里可是真有点发毛啊……不行,闲着容易出事,都得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做!最近我可是听说了,那个典韦走路子来邺下大学当我们的保安队长了!这样就很好嘛,整天打打杀杀多没意思?哎,最近这些历史上有名有姓的死得可真是太多了!能多留一个还是多留一个吧……

    建安七年(197)正月初一,邺城

    今个新年可真是热闹哟,来给大娘我贺新年的人可谓是创下了历史新高!这是当然的了,如今我儿位置越走越高,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要应付的乱七八糟的矛盾自然也越来越多,而能够平等交流的人必定会越来越少,所谓“高处不胜寒”嘛……不过这是他自己选的路,能怪谁呢?当然了,不管内里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哪怕马上要刀兵相见了呢,场面上总还是一片和谐,来来去去都是些没营养的套话,听着让人发困,实是没啥意思,唯独一个交州来的据说出身寒门的厨子让人印象深刻——如此黑暗料理,可入我大中华第九大菜系也!

    今天最让我舒心的呢,还是几个孩子的婚事终于都定下了!亮仔配阿离,虽说有那么点不符合“皇室”传统吧,甚至可能对阿亮仕途会有点不好的影响吧,但这郎才女貌的,想想都是美啊~~阿定阿平他们老爹早帮他们挑好媳妇了,不用我操心,阿臻我想来想去还是选了温恢,虽然不是特别有名的历史名人吧,不过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性格好又聪慧,让人放心。只是还是有点小可惜孙策和周瑜啊……诶,不知他们的大小乔到底在哪里呢?哦还有黄月英,古代少有的工科喵,坏了她的好亲事可真有点不好意思了,嗯,以后遇到也是要补偿一下!哈哈,我觉得自己有当工会主席的潜质,拉郎配一流,比儿砸那乱点鸳鸯谱的强多了!比如王修和蔡家小姑娘这对(叔治可真有点对不住他……),现在越想越是觉得般配呀!至于那个司马懿?谋朝篡位可以理解,嫌恶发妻不可原谅,一辈子打光棍最好!

    建安七年(197)八月廿十,邺城

    这“好好学习”双剑客真是害人不浅!什么潇洒仗剑倚天屠龙的事情就先不跟你们计较了,这单剑入蜀直刺敌国是怎么回事?我小说都不带这么写的!

    哎,小伙子们性子急,也不知道怜惜怜惜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这下好了,刚刚弄好的五年计划全都得推倒重来,好多事情起码得在一年内干完了!不行不行,老人家经不起这么折腾咯,等忙完迁都这一阵,我要申请退休!以后就带带娃、逗逗猫,过真正属于老年人的生活!

    ps:今天在邺下大学旁听辩论赛,偶遇庞统和费祎……仔细想来,三国的知名帅哥错过不少,丑男倒是没怎么落下呢?

    建安八年(198)四月初四,邺城

    诸侯纷争的时代,彻底落幕了……

    刘备。

    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这个名字。演义里爱哭的刘大耳?历史上终不为下的昭烈帝?忘恩负义只为私欲的背叛者?我儿最重要的同志兼对手?还是,仅仅只是一个,打小孤苦伶仃、奉我宛若亲母般的自家子侄呢?

    小时候看演义为刘备惋惜,大些了却又跟风认为他假仁假义。等来到这边见了真人,却发现不过一走马斗狗的中二少年耳,压根不见几分雄主风采,着实是有些失望的。后来多有联络,无非随手做个投资罢了,也没带几分真感情。只是这寒来暑往、年复一年,看着他一步步成长成熟,竟有了几分假戏真做之感。回首往事,这么多年来,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会走到如今这一步的呢?他与我儿那如出一辙的雄心野望与慷慨豪侠,到底有几分是浑然天成,又有几分是受我的熏陶影响乃至刻意诱导?

    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哎,此次唯一让人略感慰藉的消息,大概就只有“司马懿裸衣战张飞”了……

    建安八年(198)六月初一,洛阳

    昨天我儿,哦现在应该称是皇儿,或者是某位陛下,正式登基称帝了!而我也光荣地升级为皇太后了!虽然说确实有点急切,但……也可以理解嘛。肆意妄为,满腔无可抵挡的英雄气,从那最一开始,他不就一直是这样吗?

    最可喜可贺的是,登基大典前,我终于是把我也搞不大清到底如今有多大规模的安利号当礼物给送了出去!退休计划大功告成!唯独,那玉玺还是留下了,终究觉得这玩意儿有几分古怪……

    ……

    ?年?月?日,蓟

    本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烧了,毁了一部分,竟又不舍得了。不知有缘看到这些东西的你,是我的第几代子孙?

    一派胡言乱语,也辛苦你好不容易找到它,又看到最后了。你既能找到这个,想来现在已是情势危急。无论是武将割据还是文官腐化,打好经济基础、发展科学技术都是第一要务,此外还有往后到21世纪为止的各种制度供参考,这些都在边上的井中了。若实事不可为,则顺应时代潮流,当退则退。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孩子,望自珍重。

    (本卷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