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覆汉

558.附录8:女频写手日记(上)——sduyiyi

    附录8女频写手日记(上)——sduyiyi

    卷首语:留诸子孙,危急时启。

    第一部分往昔峥嵘岁月稠

    永寿元年(155)二月二日,令支

    经过将近一个月时间无数次的确认,我基本上已经确定这么一个事实:老娘我(*v#@&……和谐语)穿越啦!!!

    虽说我本也想写个什么穿越汉末的女主文啊(让三国各种帅哥英雄才子们都拜倒在主角石榴裙下的那种),可我真的只是那啥——“叶公好龙”啊~~~~~

    我怀念北京的暖气!手机电脑电视!外卖方便面欢乐肥宅水!催更的读者还有亲爱滴爹娘o(╥﹏╥)o各路阎罗神仙上帝天脑马教主外星人,总之不管是哪种未知的存在,请让我回去吧!!!我真不想穿越啊~~~~~

    穿越也就算了,我竟然没有外挂!没有外挂!没有外挂!!!这年头穿越有个系统不是标配嘛?!没有系统的肉穿怎么混啊?我一开始连话都听不懂!幸亏我随做生意的老爹老妈曾经浪迹天涯也算是见了不少世面,聪明伶俐如本仙女自然各路方言都懂一些,而辽西这破地方接近北方草原民族语音相对接近普通话,瞎比划连蒙带猜的总算能沟通了,否则恐怕就要被当成三韩女奴给卖了……

    而且这穿越的时间点也太坑了!永寿元年?三国的那群帅气的小哥哥们大多还没出生吧???当然就算他们正青春年少,母胎单身的本宝宝估摸着也搞不定……哦对,我现在貌似也许大概可能不是单身了……算了,这事儿不吐槽了,辽西公孙家也算是个大家族,这个公孙家刚当上小公务员的小伙子虽说只是个不受重视的庶子吧,可也真是个好人,我搞不定说不清的都推说失忆,剩下全靠他脑补!这破地方恰好有不少逃难的人,又不那么讲规矩,否则没身份证又举目无亲的,我这个弱女子在汉末真没法过!

    只是有一点,我的记忆力似乎加强了?穿越以前但凡看过的东西,我闭上眼睛似乎都能够很清晰地回忆起来,而碰巧我本想写三国这段,杂七杂八的看了不少资料,只可惜本文科女理科类懂的还是少,否则,哼哼!身体素质似乎也有了改良,环境适应良好,也比以前肥宅状态精神了不少(也许是没了读者催更睡眠好了?)。

    总之,乐观些想,穿越的事情都给咱碰上了,也许咱真有主角光环呢?那口井我又去了好几次了,显然都失败了(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反正暂时回不去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还能咋地?

    永寿元年(155)七月十五,令支

    带我回来的公孙小哥死了。

    族中长辈说话很难听,我当初来路不明的事情又被旧事重提,还有嘴碎的说什么我克夫、是灾星!

    哎,一定程度上我觉得他们说的有些道理——我怀疑是我身上带的病毒惹的祸!搞不好,真是我给这个收容我的宗族带来了灾难呢?

    要知道,虽然我一直比较注意卫生,但我到族里后还是起了场流感,特别是接触我比较多的几位多多少少都生过病,而收留我的这个小哥身体底子本来就弱……我又不是学医的,除了让多洗手、喝热水,实在也没啥别的办法。这拖了许多时日,最终还是……

    哎,想爸妈了。想我当初也是家里的小公举,回老家继承千万家产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逞强留北京?为什么要当什么扑街作者赚糊口费??特别是为什么要脑抽去取材找什么灵感还碰了那个明显很诡异的“锁龙井”??!

    其实,想起穿越前的那些事儿,我总觉得有点恍惚。不知道是自我保护还是什么原因,与记忆清晰的各种知识不同,关于穿越的过程、穿越前的亲朋好友方面的记忆,总有那么点儿模糊、那么点儿遥远。如果不是有副现在还戴着的眼镜,我甚至会怀疑,我是不是只是被塞了奇怪记忆的汉朝人?

    从小走南闯北的,我其实适应性一向好,不管怎么吐槽抱怨,这半年来在汉末也是习惯了的,比如这火炕都研究出了一些眉目了,大冷天也不再那么难熬。只是现在,我忽然真切地觉得:我讨厌宗族束缚!我不该来这里!!我想回家了!!!

    或许,我应该再去找找那口井?

    永寿二年(156)二月初八,令支

    有孩子真是个奇妙的体验。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现在我才是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

    首先要感谢去年七月恰好游学经过的那位少年,不然恐怕我都见不到孩子出生啦。

    这孩子来得真是及时!看在是男丁的份上,族里总算不急着把我改嫁了,每月例钱物资也勉强够用。宗族在这个时候低保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但依靠族里接济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得想想办法……相比较古人,我算数挺不错,或许可以帮着算算账打理打理生意赚点钱?这些古人,特别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公孙家,占着这么好的商业资源却不知经营!务必要让他们看看我这来自“徽商”传承的降维碾压!总之,目前先积累点资源和经验,往后我要自己独立整,名字也想好了——就叫“安利号”!

    哈哈,我堂堂文科生,现在竟然要靠以前最讨厌的数学活命了!也是醉咯。

    ps:没有淋浴,坐月子果然还是该剪了头发!

    延熹元年(158)十二月十五,令支

    想来想去还是给那个刚刚成了乡里名士的那个卢子干写了信。

    其实我一直隐隐有个猜测,那天晚上的人是……?按说不管是不是吧,联系上试探一番并不难,应该立刻跟进的,不过后来乱七八糟一堆事情,不知怎么的竟拖到了现在。

    最近着实是流年不利、喝凉水也塞牙!先是族里看我创办的安利号发展得好,明里暗里各使手段想抢了去!那些榆木脑袋以为抢去就有用?且不说他们不如我这么了解大势,没法像我这样搞小发明,就是都摆在他们面前让他们搞山寨他们也搞不像!这些久经历史检验的现代商事管理制度和经营理念哪有这么好抄?就是机智如我,也是摸索了这么些时候,才勉强做到了“本土化”,稍稍有了些起色。就他们这些强盗?呵!

    近来又因为急着发展业务,被高句丽贯那部所谓的族长公子瞧上了,一直纠缠不休,可被族里看了阵笑话!甚至有人暗中提议,说反正我孩子也大了不需要喂奶了,寡妇孀居不易,干脆就把我改嫁过去,说是什么“两全其美”之策!说实在的,连辽西这边我都很嫌弃了,更别说这什么更偏远的部族贵人,听着是威风,可就那卫生习惯,呕~~

    如今情势危急,不是矫情的时候,无论什么法子都得试试啦!不管怎么说,求取个名字这种小事那卢植应该总不会拒绝……吧?卢氏和公孙氏一直有点瓜葛,若能得到年少成名的卢氏子弟取名,我家狗蛋想来多少能更得族中重视,而我的境遇恐怕顺带着也能好上些许?试试就试试,就是被拒绝也不要多花一分钱的!

    哼,族里这些老家伙!真当我这么些年是打白工,没留什么后手?老虎不发威,还把我当HelloKitty 了?马氏曾经曰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咱走着瞧吧!

    延熹三年(160)七月十一,卢龙塞

    最近生意越发红火了,生意一路发展到了塞外,光靠族里这点人手是不够的咯,而且也不知道到底都是谁的眼线,实在是不太放心!还是得采买些人口,培养自己的心腹。

    至于人选方面,附近流民固然是好,但考虑到我的特殊情况,还是语言不通的三韩女婢最佳。我已经相中了一批货,大概四十几人,都是七八岁到十多岁的小姑娘,乖巧好调教,名字都想好啦,挑最聪明的九个叫“少女时代”做自己的贴身侍女,其他就叫“皇冠团”、“函数团”之类的!

    哎,其实写这段话的时候总有种莫名的罪恶感——明明人人平等才是对的,而我已经被万恶的封建社会腐蚀成堕落的奴隶主了!用三韩人而不是自己汉人同胞也只能减轻这种罪恶感些许。

    可我又不是工科狗!勉强想整那么多发明都失败了!生产力发展不了,改造世界没得指望,除了适应它,还能怎么办呢?再说,我也没法像以前那样矫情了。毕竟,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延熹五年(162)八月初八,令支

    今天,在扯皮n多时间后,辽西、辽东、东莱几家的公孙氏终于达成协议,让我来担任这公孙家族企业的CEO!

    多亏我安利号体系已初步建立,这次蝗灾过后赈灾组织得力,我名下产业又收拢了不少流民,在族中无论实力还是威信都涨了不少,否则还真压不住这些老家伙们呢。

    另外某些人居然还想到了色诱我的奴婢!被我直接回族喊了些游侠儿连同那些渣滓一同剁了!

    我知道这个位置不好坐。古代的这些吃穿享用说实在我也瞧不大上。但乱世将至,我不能让步!否则,我如何对得起暗中遭了黑手的阿研、阿晶这一众姊妹?如何对得起辛勤工作的安利号上下普通员工?如何对得起因为信任而追随我的诸多百姓?

    这次其实也还多亏某位傲娇的同志一句看似轻描淡写地赞扬:“吾等皆不若辽西一妇人。”虽说当初献捕食蝗虫之策曾被某君狠狠嘲讽过(实践证明确实没啥大用T﹏T),但没想到他还肯这么帮我!说实在的,这次虽说在赈灾方面我安利号起了一些作用,但辽地灾情较缓和主要还是气候因素,这话着实受之有愧呢。当然啦,不管实际情况如何,有名士卢大帅哥一句话,我方代表再这么不经意地一提出来,那些正撕得起劲的大爷们竟然都不吵了!于是就这么火速达成了协议……名士光环恐怖如斯!

    建宁二年(169)三月十九,令支

    丸啦!丸啦!丸啦!我得风寒啦!!我要去见马克思啦!!!

    这场大型流感可真厉害!公孙氏族中子弟和安利号的员工都倒下了一大片,而且致死率奇高,更别说其他平头百姓了!

    我也是太浪了点,仗着这身子骨自穿越以来就没生过病,老是出入疫病区刷声望,觉得自己有抗体又戴手套口罩了啥的准没事。这不,还是中招啦?这才稍微写几个字就头疼得厉害,还一阵阵虚汗。

    其实我倒不是特别怕死,毕竟还有点念想——说不准就穿回去了呢?或者发现其实一切都是场梦?终究再怎么忽悠自己,这古代的日子跟现代比真**难熬(这里不得不说两句粗鄙之语)!其中艰辛,恐怕还超过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上山下乡!

    只是我还是不放心我家没成年的阿珣。虽说我这十多年来没少帮他铺路,在创下安利号偌大的家业发展了很多我自己都弄不大清楚的下线的同时,还拉拢了阿瓒阿越阿范这类优秀的族中子弟啦,结交了现今鼎鼎有名的卢博士啦,甚至最近还冒险照应了一下逃到塞外的“海内名犯”张俭同志啦……

    总之虽说能做的准备都做了,能教的各种现代初中以前的基础知识也是倾囊相授,但我自己最大的底牌——穿越者相关的秘密却是只字未提。但后面时局这么乱,没这个“望气两千年”的本事,不能把握时代脉搏永远站对队伍,这些不都是白瞎?

    不管了!这两天一定要把还记得的那些全都灌输给儿子!这年代这么讲孝道,再怎么着,他也不能把我这个当娘的当妖怪烧了不是?

    第二部分吾家有儿初长成

    熹平元年(172)五月初五,令支

    阿珣真是越发有出息了!而今天前线传回战报,儿砸居然上城头砍人了,还立下了战功!

    这才刚刚束发去阳乐当了郡吏,他竟然就遇上鲜卑围城!虽说这在边郡实属寻常事——我早几年在外经商都碰到好几回北方胡人,全都靠闪耀的主角光环,顺便借了阿瓒的大气运,这才毫发无损。如今倒是习惯了,真碰上都未必当回事,但儿砸可是第一回上前线,还是把老母亲我给担心得咧~

    哎,如今我们在边郡,又马上乱世了,这种事情总免不了的啦,做那种太平书生纯属痴心妄想,这种小规模战斗锻炼锻炼也好……

    只是光会打仗杀人肯定也是没出息的。等锻炼两年还是让他去洛阳找卢子干,想来这位长年跟我书信往来互怼的损友也不会不收吧?有了高等学历,弄个名士光环,努力闻达于诸侯,以苟全性命于乱世,岂不美滋滋?

    熹平三年(174)十二月初八,卢龙塞

    真是吓死本大娘了!热腾腾的腊八粥也都暖不起这瓦凉瓦凉的身子来!

    这混小子!

    我这么苟(疏忽大意的作死不算……)怎么生的崽这么莽呢?三十骑就敢带头冲锋玩劫营?甘宁都没不敢这么玩!他要有个三长两短……

    哎,也怪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给他讲太多了吧?谁让我恰好有些奇怪的英雄情节呢?只怕是故事讲得太生动把儿砸引上了歪路?

    还有,程普、韩当这俩东吴元老怎么跑北方来啦?算了这是小事不管了,反正我的历史知识储备也不是第一次出错咯。趁这次机会见了一见,挺精壮的俩小伙子,看着觉得可靠,出身又不高,能收做初期班底也是很美滴。不过阿珣现在没个正经官职,终究有些难度,缓缓图之吧。

    现在儿子大了,野心长了,圈也圈不住了——当务之急是整个豪华保镖团来!赵云、典韦、许褚、周泰……我全都要!

    ……算了也就这么想想,这些貌似要靠RP,花钱也买不来,而我穷得只剩钱了!还是想点实际的,多准备些锅碗瓢盆女婢随从吧……还有人背后说闲话说我准备的东西太多?呵呵。我有钱,我任性!怎么着吧?You can you up!对了,还是要让金大娘跟着,她一向细心妥帖,传传消息什么的最是可靠放心。

    可叹我不是工科狗,否则改良一下马车,再给儿砸带上我特制的爱心小发明,岂不美哉?

    熹平四年(175)六月廿十,令支

    刚收到阿珣来信,我前面给他想的广告语总体效果不错,现在他在京城也算是二代子弟中的头面人物啦!据说连还处于小混混阶段的刘备都成了他的跟班呢!我儿果然有出息*^o^*

    各种准备确实要加紧了!近来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张角四月份搞了一次造反“演习”,团灭后竟然就被直接赦免了!我第一次听说造反还能被赦免的……果然大汉吃枣药丸!

    相比较而言,儿砸关心的今文古文斗争简直是小儿科!这个事为嘛要斗个你死我活呢?正所谓: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要让大家都有机会说话,比如一块碑一个刻正面一个刻反面嘛,然后各凭本事收学生,是否是真理交给实践来检验!

    他似乎挺担心他那个声名显赫的卢老师的哈哈!其实嘛这家伙就是个傲娇的性子,根本不用怕的,狠狠怼就是了。再说小卢又不是笨蛋,这种局势下怎么可能死磕到底呢?这人精着呢,别看面上凶,最后肯定找个台阶就下了。

    今天看了一天某个老学究写的古文、今文渊源的报告,真是复杂,可困死老娘了!一会儿就给小卢同志写封信,怼他一通调剂一下!得警告他莫得欺负我儿,否则以后都别来问姐姐我问题了,哼~

    熹平五年(176)二月初八,令支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阿珣盼回了家!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出去一趟果然大不一样,比以前成熟了、懂礼貌了,当然也更“本土化”了。我这当娘的哦,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叹气。

    对了,他现在有表字了,该叫“文琪”了!据说是某位同志据理力争、排除万难定下的,那信里嘚瑟的哦……一个表字而已,男人怎么都这么幼稚?

    如今儿砸懂事了,还知道给娘亲带礼物了呢!先是蔡邕的藏书——可以收着当传家宝,再用雕版印刷批量印一批(话说这造纸术技术突破也是乖儿砸的功劳呢),给没见过几本书的边郡土包子们开开眼!如此,以后倒也不用难为人家小姑娘一点点默写下来了。

    还有“偷渡”来的名人娄圭,虽说我也记不大清他的事迹了,不过能历史上留下名字的总该有几分水平吧?就是看着年纪有些小,总觉得还不大靠谱,不如先让李三娘培训培训,然后给我做账房!

    当然最妙的还是那窝猫了!没有猫,岂可称作人生赢家?以后每天都有猫吸啦!想了两辈子,终于达成了此项心愿!以后要养一窝猫再一窝猫!不行啦不行啦,光是想想都要被萌化了!

    对了,赶紧准备准备,要把那101个外族女婢给儿送去,毕竟混血儿好养活!虽说偶实际上是兹辞女拳和一夫一妻滴,但马上世道就要乱啦,儿砸天性又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还没留个后……我还忙活个什么劲?(忽然理解了以前爹娘催婚催生的心情T﹏T)

    熹平五年(176)二月廿八,令支

    当这公孙珣的老娘,真需要一颗好心脏!

    他又双叒浪去了!上回三十骑冲锋不过瘾,这回来个五人对一万!

    就知道那个娄子伯还是个半成品!本事没几分,娄子倒捅得不小,这名字取得真不差!不能让他跟儿子身边了,得好好打磨打磨!

    不过怎么说呢,也算是因祸得福,这小子走了狗屎运竟然被太守家老夫人看上了,就这么当街定了做孙女婿,也不用我头疼怎么挟恩图报、死命勾搭上他们家了。

    话说我这未来的儿媳妇名字可真霸气——赵芸!我这刚想着要请赵云来给儿砸做保镖,结果这赵芸就来了!吓得本大娘差点以为云妹真是云妹……不过后来打听了,此芸非彼云,她家乡跟常山没关系,更加不会武艺……大概只是纯粹的巧合吧?

    这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但她祖母将来可有我头疼的!这老太太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跟那“荆棘女王”似的,哎哟,我这心里有点虚瓦……虽说我以前就是写宫斗宅斗的吧,其实实操爪麻(这不稀奇嘛,圈里某些写和谐文的大佬其实……),我个普通家庭的独女懂个啥宅斗?能在公孙氏这么多年混下来,除了我有点小聪明、小底牌外,主要还是对手段位低——毕竟公孙氏就是个边郡土包子,打打杀杀在行,文斗可就差远了。

    哎,前期准备的101女团看来是用不上的了。这些女孩子本来就是给儿子准备的“后宫”团,我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都散下去做工然后随便嫁个普通人实在是有点可惜,不如送给韩当、程普这般的心腹?所谓宁为英雄妾,不做庸人妻,在这混乱的世道,这对她们更好些。况且,这也能算是我的眼线嘛,嘿嘿。

    熹平六年(177)七月初二,平城

    隔了一年多,终于又看到我家那混小子了!

    这一年多来的日子……真是一言难尽啊!本以为儿砸是去洛阳镀个金,怎知还有弹汗山这出好戏等着!这“宦游”两字着实不虚,而铁打的心脏恐怕也是这年代老母亲们的必需品了……

    这回真不能怪我家文琪,实在是这世道太坏,一不小心就是飞来横祸,想苟也苟不住!赶紧想办法运作运作,让儿砸尽快当上郡守,以后再割据辽地,这样才多少能把控点自己的性命……

    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在此之前还是多多乞求穿越大神和主角光环护佑吧!此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借助“白马将军”烧塌弹汗山的威名,终于让我走出了两辽这破地方,打通了到平城的商路,离我将安利号开到日南的小目标又更近了一步!

    只是这么多财产终归要人继承吧?得催他赶紧生娃!嗯,一会儿就去把那个总让人昏过去的《士昏礼》研究下吧……

    光和元年(178)七月廿十,令支

    这小子给我惹事的本事真不小,竟然把那个卞玉给弄来了!他和曹阿瞒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直接扼杀了他三个极其出色以至于青史留名的好儿子!

    这娃到了叛逆期可真不好带哟。辽地似乎是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了,那塞外五郡应该可以了吧?这几处我经营二十载,多少还是有点影响力嗒,再加上我儿在这次诛宦运动中好好刷了波声望,以及前头弹汗山的威名,问题应该不大。

    本来嘛,要当官何必那么莽?他那个刘老师本来就面子大,可以保他在洛阳再浪也翻不了船,而卢老师呢虽总说些“酷吏之风,岂能持久”这类奇怪的话吧,不还是好好地把事情办了?

    本以为万事无忧,但现在……这阿芸马上要带新进门的小冯回来了(那个大宦官曹节竟如此厉害!),要是见到家里又有了新人,去找她爹和她奶奶哭诉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说起来,我安利号在辽东的生意可全靠她家呢!就算不论这个,光那个赵老夫人也够我喝一壶的!

    有了,惹不起咱躲得起!反正家里也早安排好了,等阿芸一回来,我就直接拉着一道看儿砸去!

    还有来送信的魏越那小子似乎跟他护送的漂亮小寡妇程娘子对上眼了,一会儿问一问,要没问题就帮他们主个婚再走,免得某些小子头脑发昏再给我添乱!

    光和二年(179)正月三十,高句丽

    哎,我这老母亲当得好失败啊……

    刚开始还觉得生气,现在仔细想想,可不是我管得太多,才让儿子起了逆反心理?

    这也正常。想当年,爹妈在老家安排地好好的,只等我回去接手家产,我却非得自己留北京,还大言不惭说工作后不要家里一分钱!结果呢,找的文员工作起薪才3000块,交交房租都不够呢!无奈摸鱼兼职做起了某点女频写手,作品好不容易才上架了,却又没了灵感,然后才有了后面这堆破事!

    谁没个年少轻狂呢?

    再说了,我儿也不是没有轻狂的资本。就看这次吧,历史上还能拖好多年的高句丽说灭就灭了,这么大的动作,前期竟然完全瞒过了我!公孙氏子弟愿意跟着他冒险,阿芸也搬来了赵太守那边的救兵,审正南这般的名士都肯倾心相助,连兵马粮草也全靠自己凑齐!所以说,其实文琪的选择才是人心所向,而我的“坐观天下成败”之策终究只是自欺欺人吧?

    更不用说,此事之后,卢子干那边肯定会帮他来个“神助攻”。他最近来信倒是难得客气——不过这才是最可怕的!不用猜也知道我们以前的协议黄了。换句话说,我儿的策略那可是相当成功了,我这老娘想管他也是有心无力啊~

    经历这么一连串的事情,儿砸的心思我这当妈的也算是隐隐明白了。他选的这条路固然是风险重重,一不小心就是身死族灭,然而乱世来了,恐怕真想苟全也难吧?想通了也就是这么回事——这年头,哪有绝对安全的路呀?所以说,这时候与其气急败坏强行干涉,还不如抓紧时间想想退路吧。好在卞玉那边也有了动静,如今宗族重心又开始迁往辽东,若他真有个三长两短——大不了就当大号废了,重开个小号得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