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覆汉

97.第97章 处置(中)

    第97章 处置(中)

    公孙珣努力挣扎着坐了起来,却已经耗尽了一身力气。

    “文琪。”听到动静,守在帐篷角落里睡觉的吕范当即被惊醒,然后瞬间满脸喜色。“那给你剜去箭头的老卒说,若是今日天黑前能醒来,便八成没问题……果然,我就知道你这人是有几分气运的。”

    公孙珣闻言勉强忍痛笑道:“火把都点上了,这不是已经天黑了吗,哪来的什么气运?”

    “还没有天黑。”吕范一边笑言一边过来起身探视,但刚一上前就发现自己满身满手都是泥水,便又停了下来。“才下午而已,这是外面下雨了。”

    “下雨了吗?”做在那里的公孙珣尽量集中精力思考道。“下雨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在鲜卑人就不好追我们了,坏在那弹汗山的火说不定就要被浇灭了,倒也可惜。不过如今也管不得这些,我们还在沿着河水走吗……我下面是块石头?”

    “是,下午突然下雨,实在是找不到干燥的地方,只好把你抬到这上面来了。至于行军的事情文琪你莫要多想,一开始决定与你剜出箭头时,义公与德谋商议后就已经往东面先走了不少路,以图避开追兵与本地牧民。”

    “那就好。”公孙珣复又问道。“为了我这伤势,咱们在这儿停了多久?”

    “自早上到现在。”

    “人员可曾收拢齐备?”

    “不好说。”吕范不由苦笑答道。“乌桓突骑大部分都自己跑了,毕竟这歠仇水下游的上谷郡就是他们老家,其余甲士、材官、陪隶也在昨夜一战都颇有损伤,再加上很多人回来时未必找到马匹……计点起来,此时周边只有七八百人了!”

    公孙珣稍微沉默了一下:“各曲各屯的军官、吏员呢?”

    “这个还好。”吕范微微感慨道。“除了你看重的那几个辽西来的鲜卑人没了踪迹外,便是那娄子伯都逃了出来!”

    “莫户……”公孙珣刚要细细去问,却又忽然觉得一阵昏沉袭来,只好赶紧咬牙作罢。“即刻召集军中吏员,我有话吩咐!”

    吕范不敢耽搁,立即冒雨出去,并很快带回了不少人人。

    公孙珣放眼望去,除了吕范外,程普、韩当、娄圭、成廉、魏越、高衡,还有其他数人,居然将这小小的帐篷挤得满满当当,此时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呢!

    怎么说呢?这些人居然都在,倒也算得上是个奇迹了。

    “现在是下午,”公孙珣来不及多想,只能尽快进入正题。“那么士卒也应该都休息好了,伤者也应该都做了简单处理?”

    “请司马放心。”程普赶紧作答。“我等不敢有丝毫懈怠。”

    “少君的意思是要尽快赶路吗?”娄圭登时醒悟,第一个开口问道。“连夜、冒雨?”

    “是!”公孙珣强撑着作答道。“此时辛苦一些胜过死在此处……这里终究离弹汗山太近,而且既无粮食,又无草料,若有追兵赶到,我们根本无力抵抗。总之,一日不回汉境,我等一日不安!”

    一众军中官吏相顾无言,却又纷纷颔首。

    “不过,便是撤退也要保持阵型与战力……”公孙珣继续强撑着吩咐道。“要把伤员集中起来,连着昨日苦战的九原骑兵屯、材官屯,还有那两屯陪隶、两屯高衡所部的甲士,组成中军,摆在最中间……然后,义公带着战力最强的义从在前面两三里处开路,德谋带着剩下的还有战力的甲士拖在两三里做后卫……晓得了吗?”

    “喏!”

    众人轰然答应。

    “事到如今,那些没跟上来的倒也罢了。”公孙珣复又叹道。“而跟上来的这些……既然已经来了,不敢说不让一人掉队,也不敢说全活,但总归是要尽力带他们归乡,便是死了也要找匹劣马驮回去安葬……我受伤难以处置营务,只盼尔等务必团结一致!”

    众人刚要说话,却又见公孙珣朝着吕范招手:“子衡……”

    “我在!”吕范赶紧向前。

    “我力气已尽。”公孙珣缓缓向后躺倒。“中军事物便托付于你了!”

    众人见状皆不敢再言语,于是赶紧退出营帐按照吩咐各自忙碌起来。

    首先,韩当立即集中起了最精锐的义从,然后被吕范拉住叮嘱了几句,就即刻启程,直接往东面去了。

    随即,昨日间损失惨重的那几部,也都强打精神,并集中了目前大部分牲畜,扶持着伤员,缓缓启程跟上。

    其中公孙珣本人也被放置在了两匹马夹着的一个吊床上,摇摇晃晃,淋着雨水行进。

    最后,等到中军走了一段路程,程普这才率领一些还有战力的军士,深一脚浅一脚的启程跟在了后面。

    一夜辛苦赶路,公孙珣本来已经好了不少,但被雨水一浇,反而变得有些反复了起来,时不时的就会发热昏睡过去,而如此情形,众人虽然心焦,却也偏偏不敢停留。

    不过,好在夏日的雨水终究难以持久,等到第二日上午时分,阳光就再次出现,火石等物也都可以再用了,更兼终究是离开弹汗山远了些。于是,众人便赶紧再次汇集,然后晾晒衣甲帐篷、生火煮汤、杀马充饥……一时间,倒也算是喘过了一口气。

    “少君可曾喝了肉汤?”见到吕范从一个帐篷里钻出来,韩当赶紧追问。

    “喝了。”吕范叹道。“伤口也换了药,然后又睡下了,我也安排了陪隶中最得力的两个人物帮忙照看。只是,如今营中毕竟缺乏真正的医士,这样颠簸也不是养伤的法子,还是要尽快赶回去为好……”

    众人纷纷颔首无言。

    没办法,箭伤这种东西,这年头真的是看运气居多。有人明明中的是脏箭,然而剜了箭头,半日便可起身活蹦乱,只需安心等伤口结疤便可;而有人明明是‘干净’箭头,而且还只扎入肉里,却一个不好就会直接死掉。

    所以,众人除了想着尽快赶路外,还真的没有什么法子。

    “我的意思,既然雨水已经停了,不如白日扎营休息,依旧晚上出行?”接过一碗马肉汤后,吕范一口未喝便试探性的问道。“一来夜间凉爽,二来这样也可以躲避追兵……我终究不懂军事,你们觉得如何?”

    “若是如此的话。”娄圭微微蹙眉道。“白日埋锅造饭,其实烟火也是颇让人瞩目的。”

    “无所谓了。”韩当当即开口打断。“我们如此形状,若是真有人追来,哪里能够遮掩的过去?反正已经昼伏夜出一日了,不如继续如此,白日休息好了晚上走就是……”

    “没错。”程普放下汤罐,抹了下胡子拉碴的嘴角。“此时努力赶路,将司马与全军送到汉境要紧,无所谓什么白日与晚间了,就这么走!”

    此三人如此说了,其余众人自然全都无话。

    不过,那矮个子的高衡刚要低头喝汤,却忽然想起一事,然后赶紧抬头:“对了,韩军侯,我有一事要问你……之前为了躲避追兵,我军往东走了一段路避开了歠仇水,昨夜行军更是大雨弥漫,也不晓得方位。你是开路之人,不知现如今咱们到底到了何处?还有几日才能到上谷?”

    韩当闻言一怔,却是没有直接回复,反而看向了吕范……这个动作顿时引得高衡顿心生不快,只是碍于如今局面,也不好发作罢了。

    “不瞒高军侯。”吕范连啜了数口马肉汤后才勉强作答,当然,他根本不知道其实高衡只是个属吏。“我昨日还是有些担忧追兵之事,所以又让义公先往东走了一个时辰左右,才转向南面的……不过你放心,义公所部的义从中不缺熟悉水文地理之人,便是下雨与夜中,也能根据水草走向辨认出方向。只不过,如今多少要考虑司马的伤势还有其他伤员,行路速度不免慢了一些,想要到上谷,还是要花上数日的。”

    听到吕范抬出了公孙珣,周围所有军官都不再多想……毕竟,那夜一战之后,这位别部司马这剩下的七八百人中威望再无可说,所谓上下皆服!便是之前跟公孙珣、公孙瓒有过私怨,又有监军意味的高玄卿,此时都难免有些讪讪。

    就这样,经过一日休养,等到了天色擦黑时,众人便再度启程。而此时,所有人的精神都已经比之前逃走时强了百倍,再加上丝毫没有追兵的影子,所以众人难免有些放松,甚至行进间已经有了不少言语。

    “大兄!”

    高衡负着自己的矛盾衣甲,还有一卷帐篷,正在努力低头行路,却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渤海口音,抬起头来在黑夜中眯眼瞅了一下,这才赫然发现是一名从渤海跟着自己的老兄弟……这人因为腿部受伤,此时正趴在旁边的一匹驽马上呢!

    “何事?”高衡一边失笑一边凑了过去。“莫不是想撒尿,所以来求我?要我说,你不如直接尿在马上利索……”

    “大兄!”这名渤海游侠登时无语,只是赶紧指天。“不是开玩笑,你且看这星星!”

    “这星星又如何?”高衡仰头瞅了一眼,然后大为不解。“夏日星星多,我又不是不晓得……”

    “不是这个意思。”这士卒赶紧答道。“大兄应该晓得,我之前曾跟着家人在海上行过船,往辽东运货。”

    “自然,这又如何?”

    “所以我认识星象!”

    “你认的星象?!你若是认得星象,便请你告我,我何日能做到两千石?”

    “稍微认识一点而已,”这士卒赶紧更正道。“最起码知道如何根据星辰辨别方向。你看北斗星在彼处……”

    高衡无奈叹了口气。

    “我是说,”这士卒终于不再废话。“我们为何走了半夜还是一直向东?一开始往东还可说是离开歠仇水躲避追兵,现在再往东去还有什么意思?”

    高衡瞥了眼左面天上的北斗星,然后大致比划了一下,却是也猛地反应了过来:“好像确实在往东走……不过往东走一走也没什么吧?你要晓得,边墙那边不是所有地方都有路可通的,或许是东面有什么容易走的关口,就好像我们这次出兵也是先去代郡的高柳,然后才出塞的。”

    “大兄!”这士卒无语至极。“这是一回事吗?那时候是上万大军,外加上万民夫,还有各种辎重,所以只能走高柳塞的大路!可如今我们只有数百人……上谷边墙数百里,入塞的大路没有,小路还没有吗?”

    “是啊!”高衡恍然大悟。“而且,我怎么记得上谷郡的边墙后面不远就是我们平日所居的宁城呢?那里乃是夏公的护乌桓校尉屯所,军资充足,人员齐备,去了那里岂不是就安生了?”

    “就是这个意思!”这士卒赶紧点头。“如今这局面,早入塞一日都是好的……我是觉得,怕是这些雁门来的人,都不知道这边地理,所以才会走了歪路!”

    “是这个道理,我去找吕属吏。”高衡不再多言,直接将帐篷什么的扔到地上,只挎着一把腰刀,就转身朝后去了。

    孰料,也在低头赶路的吕范听到这个说法后,却当即既惊且怒:“高玄卿,你是何居心,居然在此时扰乱军心?!”

    高衡微微一怔,也是立即愤然作色:“吕属吏这是什么话,我所言哪一点不对?”

    韩当在前面数里外引路,程普在后面数里外断后,此时中军地位最高的本来就是这二人,所以甫一发生争执,就迅速引来了周围不少人的围观。

    吕范张口欲言,可看到周围士卒停下围观,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勉力呵斥:“你只管行军便是,中军之事司马已经尽数托付与我!”

    “可你有负司马所托!”高衡这人本就脾气暴烈,此时更是忍耐不住。“我明明告诉你,往南走很快就能到边墙下面,你偏偏还要往东面绕路!你晓不晓得,南面边墙后便是夏公所在的宁城,便是司马到了彼处也能速速休养调息……”

    周围军士闻言当即大乱,嘈杂声顿时四起。

    “司马尚在昏睡,子伯速速去后面将司马带到后军德谋处安顿!”吕范听到最后一句,又见到周围人如此反应,也是忽然彻底变色,直接扭头朝一旁的娄圭如此吩咐道。

    娄圭怔了一下,立即转身向后跑去。

    高衡见状愈发愤恨,竟然直接拔出腰刀指向对方:“这又是何意?我所言,难道不是为了全军好吗?”

    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少士卒早已经禁不住违抗军令,点燃了火把,然后惊愕的站在二人周边……

    “太祖焚弹汗山而回,路遇雨水,士卒疾行失措,复又失途,至有反乱之事,而太祖不能制。”——《新燕书》.卷一.太祖武皇帝本纪

    PS:还有新书群,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一下,684558115。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