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第485章 苍元尊者,死!

    第485章 苍元尊者,死!

    当再有消息传来,就是流云山进入最高战备,战战兢兢风声鹤唳,因为他们高价聘请的一个苍元境,忽然间逼迫宗主毁约而逃离了。

    陆大师的威名,在此刻直接冲上云霄,如无形天刃轰隆隆压下,自从幽魂谷副谷主都被干掉,再也没人知道陆寒到底是什么境界,全懵逼!

    叶仙云终于见到陆寒,距离顾飞烈回返又过去一天,看起来仍旧是那副模样,虽然已经知道大概经过,但还是都眼巴巴看着他。

    “五日后,一起拔掉流云山!”

    接着,这位飞花岛主的妹妹,和三大护卫,都得到一笔可观的红利,自然皆大欢喜。

    “启禀主子,刀家堡一战,缴获密库内灵石一百五十余万,各种天材地宝无数,请您过目查验。”

    当陆寒带着五人去了小密室,花妖老祖立即哗啦啦拿出四五个储物戒,将已经分类整理后的大量财富全部献上,这是他们四人共同见证下的收获。

    “你们办事,陆某自然放心,每人赏赐五万灵石,外加上品法华丹一瓶。”

    这场大肆掠夺,虽然陆寒未去,但他的那把利刃,仍旧发挥主要作用,将护宗大阵直接斩碎,否则他们就无法这样从容了,甚至无功而返。

    奖赏的额度大大超乎五人预料,还有那罕见的法华丹,除了花妖老祖曾经弄到过一瓶,几乎都在幻想里吃的不亦乐乎,此刻却惊人的轻易得到,还是更逆天的品质,哇啊!

    飞花岛,占地三千多里,在这里的周围,其实只有几片水泽,传闻上古时期的确是汪洋里的大岛屿群。

    一座高峰之上,站着个头戴飞羽巾的身影,浑身白色锦衣,年龄三十五左右,双目如寒星,俯视能看见的一切。

    叶紫寰很久没有出关了,今天是第二日,就在昨晚他象征性的接待了两个副岛主以及七大长老,彼此寒暄中危机四伏。

    “陆寒来历就这么简单?”

    似乎在自言自语,但是他说完之后,背后虚空处就出现一个影子,若非远期波动,几乎未能察觉,就和摆设的东西融为一体。

    “是!莫名其妙地出现,然后一路打杀过来,都是被逼无奈出的手,而且无一败绩。”

    “太妖了,似乎哪里不对,这般毫不顾忌的纵横撒野,都把手伸到咱们身旁了,三个门派流如纸糊一般,他究竟到底为何要帮助小妹?”

    他的声音有些阴沉,似乎并未因为来了帮手而高兴,作为执掌超级宗门上千年的主宰,目光直接望向最远处,想看的都是根本。

    “启禀岛主,若说他看重美色,即使子车家的妮子和大小姐都很出彩,却也不是真能入眼的,然后就是纯粹利益了,但陆寒前面几乎都是空的,他似乎并无具体目的。”

    影子已经能看出四肢和身躯,回答时仍旧若有若无的忽闪,似乎随时都能溃散消失,如魂飞魄散般脆弱。

    “嗯!太虚就是太实,此人图谋或许非常大,没准想要我的飞花岛,嘿嘿!”

    “呵!就凭他和几个小跟班?所谓的天地盟又在何处?至今还是一块牌子,在出身还有些异议情形下,距离一呼百应差的太远了。”

    在两人的议论略显沉闷时,据此千里外的第二大岛上,气氛却有些活跃,豪华凉亭内的上座,是个满头绿发的妖异身影。

    那张长脸和花妖老祖相似,同样如涂满脂粉般苍白,但是这对目光里透着蓝芒,身躯有点干瘪,仿佛大病初愈的老头。

    香茶灵果无数的长桌两侧,稀稀拉拉坐了五个身影,都带着坏笑大快朵颐,似乎遇上什么喜事。

    “副尊主那里虽没有回应,但大概是派人暗中过来了,姓陆的时日无多,多方压榨之下,连变成齑粉的资格都没有,理应当贺!”

    说话的是个金色披肩、络腮胡双眼外凸的中年,左肩膀上蹲着一只丑陋黑雕,吃起灵果更异常贪婪。

    “是啊,他不把三位尊主放在眼里,就这么肆意妄为,姓叶的恐怕也不开心,虽然多了个得力臂膀。”

    “乱中取栗,我们仍旧要忍住,让他们继续闹腾,那些小宗门也该回报咱们了,被灭就算尽忠,那陆寒此刻等于替咱们提前整顿布局,啊哈哈……!”

    “那小女娃既然遇见称心双修之人,就该主动退出竞争,找个地方去生娃教子,竟然纵容姓陆的猖狂如斯,她是把自己送进了地狱啊,以后都省却我们动手啦。”

    主位上的就是飞花岛大长老艮秋仧,和自己的嫡系同样被外面巨变震惊,但转而就洋洋得意,摆出坐山观虎斗的架势。

    在自己的密室内,陆寒面前摆着一堆石粉碎渣,那是中品灵石被抽去精华剩下的垃圾,已经有二百多块走进历史。

    纵然他的修为冠绝天人,法力仍旧会在厮杀中消耗,保持巅峰状态,是为避免被动的唯一途径。

    “陆大师,百仙塘和飞雪崖等二流势力已经悄悄解散,高层尽数逃遁不知所踪,听说没求到任何强有力的支援。”

    第五日黎明时分,城主就差人送来了最新消息,八大势力顷刻间基本消失,唯有流云山在那独自苦撑,飞花岛周围五十万里内,基本已经被坚壁清野。

    为人做嫁衣,终被冷血抛弃,这就是站错队的下场,唯一遗憾的是,逃窜的几个势力,带走了本该属于他的几百万灵石和大批灵材。

    “出发!”

    加强防御的流云山,数百里本土草木皆兵,密密麻麻的修士成群结队,警惕监视每一寸虚空,在千里之内,就布置数名擅长隐秘神通的暗哨。

    查岳就站在大殿门口,魁梧身躯并不能掩饰忧心忡忡,作为苍元境强者,他的心情非常凝重,知道这场考验分外残酷,能挺过去就会名声大作。

    凭空杀出的陆大师,这两年一直被传颂,此人完全打破星外异族诅咒,屡屡在鄙夷和轻视中创造奇迹,得罪他的人无一存活。

    “幽魂谷副谷主,可是中期境界的巨擘,究竟是如何被一个小崽子搞死的?”

    ‘咔咔——!’

    几百里外,在宗主查乐的苦思中轰然炸响,几道雷霆扫过,那些暗哨接连被拔除灭杀,内部顿时喧哗声大作。

    强大神念扫出,六个身影快速飞来,一字排开杀意沸腾,最显眼那人就是中间的青年,放入一尊山岳靠近,无比雄浑的压迫感越来越强。

    立刻有尖锐之音划破虚空,护宗大阵猛地激荡起大片涟漪,接连三层结界,被激发出最强防御状态,十几里内都听见嗡嗡的运转声音。

    这座大阵日常由八个金丹后期值守,此刻全部换成严格培训许久的元婴修士,防御威能立即发挥到最佳状态,还增加几种惊人的攻击手段。

    现对而言,查岳很有信心,因为位居苍元境大能的不只他一人,还有已经进阶几十年的副宗主査猛,陆大师再逆天又如何,这里是顶级宗门,飞花岛下名声响亮的大宗门。

    “该死的圭桦,是我流云山看错了你,哼!”

    在北侧几十里外,另一个身影咬牙切齿,流云山连发三道求援信,飞花岛没来半个身影,査猛才恍然醒悟,现在站队还是太早了,就是自己当初强烈提议的。

    “是你们出来,还是陆某进去?”

    有惊天轰鸣蓦然传荡,陆寒在空中俯视大阵,流云山外围基本被清空,修士都汇聚在护宗大阵内,面带惶惶然的盯着他。

    “蠢材,有区别吗?”

    查岳立刻断喝,面对深不可测的陆寒,他选择了稳中求胜,虽然被对方讥讽叫阵,仍旧以大局为重。

    化神?苍元?没人知道陆寒真实底蕴如何,测试的死了,自命不凡的也死了,在此人威名面前,底气不容易汇聚。

    废话,当然有区别,这大阵防御级别,就等于一个苍元境老贼,进去打必须先破障,那样很浪费时间的。

    ‘轰咔咔——!’

    华霆和庄阳对视一眼,直接猛冲而上,两道大腿粗细的雷霆,狠辣无比轰击在护宗大阵上。出手就差点亮瞎里面修士的双眼,强光无比耀阳,声音堪比炮弹炸开,仿佛天罚降临,以铁血手段悍然射到。

    ‘锵锵……!’

    防护法阵之上,顿时响起金属交错声,内部中间处有一根四方形立柱,从那升起三颗星辰光球,骤然射出大片光华,打在被轰击的地方。

    白日出星辰,灿灿莫可欺,雷修的恐怖两击,就这样被尽数抵住,流云山修士顿时狂吼如雷,立即信心大增。

    “狗一样的东西,给自己省点力气吧,就算你们能轰碎法阵,里面那些人却有了逃生的机会。”

    “额……是!”

    两人只是实验性一击,果然没达到预料效果,反而给对方造势,直接被陆寒骂了一句,悻悻向后退却,看来能瞬间达到最佳效果,也只有他们的盟主能做到。

    呵——!

    陆寒对查岳笑了笑,然后腹部蓦然生出惊天长鸣,全身顿时被银月色光霞包裹,头顶浮现一轮残月,整个人说不出的皓洁和神圣。

    “最强防御!”

    查岳顿时大惊,感受到看似人畜无害的变化,他立即狂吼下达喝令,不祥之感绕上心头,根本弄不清这是何种神通,却感到脊背发寒。

    大阵顿时耀眼起来,三颗星辰互相交错,滴溜溜爆发出最强光芒,然后轰然作响中合为一体,快速上升到结界顶端,接着就释放出异常玄妙的光晕,顿时把三层结界都渲染的无比绚烂。

    “流云山永恒!”

    “我们必胜!”

    有人开始带头呼喝,上千修士气势如虹,战意越来越浓,再也没有先前的惶惶然痕迹,都把自己的威压全部释放,但转眼就被龙吟声打断。

    ‘呛哴——!’

    “剑来!”

    陆寒头顶,随着长啸就出现一道剑轮,锋利之意蓦然加重,从虚无中凝聚成贯穿长天的剑虹,轻鸣之音越来越强,最终化为惊涛骇浪般的呼啸。

    在所有人凛然的目光中,陆寒身躯开始变淡,似乎走进剑光里,那处残月如雪,寂灭的气息快速攀升,百丈巨剑开始向前划出。

    瞬间击穿虚空,如同月神的召唤,在苍茫空间里拉出长长剑痕,当越来越接近大阵结界,已经化为晶莹的细丝,威能却更胜三分。

    ‘唰——!’

    查岳双目骤然收缩,他也出手了,双掌猛地合十交错,周围罡风撕裂虚空,从身上涌出强劲白芒,打在法阵顶端的星辰圆球上。

    大地猛然颤抖起来,房屋立刻大片坍塌,尖锐至极的摩擦声贯穿耳膜,许多修士七窍流血,随后就感觉眼前光芒乱晃。

    ‘滋滋滋……嘎吱——!’

    ‘噗—噗—!’

    没有想象中的惊爆惨烈,空间几乎扭曲了几下,再看护宗大阵,三层结界仅剩下一层,那颗星辰圆球光线暗淡大半,苍老哀鸣之音回荡在每个修士心里。

    “祭神,请阿罗圣尊!”

    强忍住气血剧烈翻腾,查岳脸色大变,不假思索厉声高叫,其他人一听顿时惊惧异常,仿佛都变成被拉上刑场的囚犯。

    “不可!一旦圣尊降临,就算将他们重创,也会吸干我流云山的多年积蓄,而且所有门徒都会降级一阶,以后名存实亡啊。”

    不远处遁光闪烁,査猛现身大声阻止,立刻否定宗主的命令,此刻已经有三个元婴后期,赤身站在他的身后,抬出一块诡异的古铜色特大号圆盘。

    这一切都被陆寒看在眼中,身后五人却尽是茫然,他们所见都模糊一片,没有那种贯穿一切都额洞察秘术。

    那圆盘上,六个扭曲的晦涩陌生符文,围着中间三尺大的神秘图腾,核心处有一炷黑紫色的粗香,虽然仅高五寸,看一眼就有点眩晕。

    “明灵唤神引?”

    一眼就认出那柱香的名字,陆寒顿时感觉那个圆盘更不寻常,目光也逐渐凝重起来,这是又要召唤什么厉害东西,但是两个堂堂宗主,为何在关键时刻争论起来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