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第456章 乱斗的大宗

    第456章 乱斗的大宗

    “没事的,那些星外同族之所以地位低下,也仅仅因为资质问题难以修行,许久以来他们的信誉,似乎并无挑剔之处。”

    “也是!老奴却仍旧心疼那两万灵石,这么高的代价,足以请一位化神期太祖了。”

    豪门大宗咋了,账房里的就不是钱了,小主人败家好不眨眼啊,可大事为重,身体更是重中之重,他只能习惯的抱怨。

    “先前离开他们的那个身影,应该是烈云宗掌门吧?可这两人到现在还活着,是不是化神期太祖,谁知道呢?”

    蓝暖看着两道身影消失在天际,老者闻言浑身一颤,双目顿时亮出精光,仿佛想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对大小姐立刻钦佩无比了!

    走的这一路,越接近中州,城池就越来越繁华,灵气也以微弱的速度变浓,相比于天雪城,毕蓝城内的修仙者就多了不少!

    在前两天,纤斓已经有所收获,陆寒却未寻觅到想要的灵材,他需要大量炼制破金丹和暴天丹。

    而元婴修士冲击化神境,则不仅仅是灵丹能解决的,更加为法则不容的‘飞霞丹’,也只能提供七成概率,这对自己手下的干将已经足够了。但是若想保证几个红颜彻底安全无虞,还有华凌等数个死党痛快的进阶,则要额外在服用一种罕见果实——‘诛幽圣果’。

    前世突破化神境时,历经千难万险得到了一颗,为其增加了两成几缕,从而进入太祖的行列。

    不知这界面能有多少?

    此刻既然想要去鬼哭寒潭,前往九华城的计划只能暂时搁置,两人开始向南飞遁,并且打开地图查看,鬼窟寒潭在上面,只有寸许大小的一片区域,却标注的非常明显!

    在距离他们三十万里之外,理论上在二流宗门鬼羊宫的地界内,但无人敢将那里霸占,因为根本吃不下,好多大势力都虎视眈眈盯着。

    这个等级的宗门,已经可以睥睨四野,因为必须具备三位化神太祖坐镇,十个元婴老祖,金丹修士处于三十五人,加上供奉长老等,实际绝不止这些。

    只要地大物博,各种势力就星罗棋布,彼此之间错综复杂,有时候陆寒也看着地图头疼。

    前世里,他毕生是苦修的宅男,很少关注外面风云涌动,再牛叉也孤身一人,不懂得利用千军万马,修行上不但很吃力,到最后还被算计。

    如今,快速恢复实力的同时,还要一举扫荡疆土,身后人影憧憧,皆是诸天王者,要报仇清算,要碾爆横在面前的一切!

    最终,陆寒的目光,落在名为‘凌天古堡’上,这可算作能入眼的城池了,方圆五百里,人口千余万,加快些许速度,三天后即可到达。

    却不知道,此刻的凌天古堡,强者开始云集,这里要举行三十年一次的‘狂道圣典’,城外几千里内刀光剑影,寻仇的、切磋的、装逼的大有人在。

    ‘呛哴——!’

    北门外,一道银光飞天,在百丈高空,有璀璨光华横空斩下,一个三十岁紫衣人,正操控法宝狠狠攻击。

    他的背后,有朦胧的翅膀虚影闪动,淡淡光团包裹着主人,同时上下翻飞乱窜,每次移动都横跨百丈,还打出无数拳影,大有山崩地裂之势。

    那把银黄色战刀发出悦耳轻鸣,化为百丈强刃,以力劈华山的威猛狠狠贯下,这位是名副其实的元婴中期修士。

    几十里外围了上百人,此地距离凌天古堡还有两千里,对于他们不过是几盏茶的时间,许多人开始啧啧称奇。

    ‘在自己的地盘附近,就是有充足的底气哈,号称‘鬼羊宫三才’之一的炯华,百年间就从渡劫后修炼到这等地步,我不及也!’

    ‘你不及,我及吗?不,多数人都不及,咱不羡慕,只是呼吸有点急促而已,嘿嘿!’

    ‘他在宗门炽手可热啊,极有可能成为长老,资质无与伦比,但对面那位也不是凡物。’

    被称为炯华的紫衣人,刀光霍霍斩下,顷刻化为银甲力士,两侧瞬间形成狂猛的风暴,将虚空积压的不断裂响,却被两只飞来的双头狂狮死死抵住。

    是一对古黄色流星锤化作的,在几里外站定的是个皮糙肉厚的大汉,对这些攻击不屑一顾,只是冷冷盯着炯华。头顶横着一块滑板状的防御法宝,拳印打在上面轰隆隆震天嗡鸣,始终未有任何突破,但天地元气早就紊乱不堪。

    “当初刚一渡劫,你就狂妄无比如疯狗般乱咬,却被我打的多少年闭门不出,今天又来找揍吗?”

    汉子的声音犹如破锣,生怕有人听不见,自然是故意旧事重提,揭开炯华的往日伤疤。

    ‘卧槽!记起来了,这夯货是玄天古道的乐熊,同样惹不起啊,原来他俩有一腿。’

    ‘哈哈!这是冤家见面找场子啊,怪不得出手就是大神通,没点本事岂能出来乱跑,今天他们又棋逢对手了。’

    听到对战的都是二级大宗,无数人纷纷咋舌惊叹,眼中闪烁着狂热,恨不得两人殊死相搏,今天能大大的过瘾。

    乐熊似乎仍旧如以往那般,这些年他也没敢放松,生怕被报复,压力之下动力十足,今天总算也到了元婴中期。

    “去你妹夫,乐熊你好歹也是八尺汉子,怎么恁不要脸,当初拿着极品法器打赢我还有脸了,这次都是中品法宝,看你等会儿如何惨叫。”

    炯华面带寒霜,出言有些粗鲁,身上威压越来越强,战刀化成的银甲力士身躯暴涨,再次狠狠冲向两只巨型双头狂狮。

    “那就再给你次机会,败了就要踏足化神境再战,老子没工夫陪你玩,如何?”

    “一言为定!”

    显然这不是仇杀,属于同阶惺惺相惜的那种,互相较劲中压抑着万千不服,却无形中代表两大势力的脸面。

    狂道圣典,就是凌天古堡举行的一大盛世,其实能有无数强者汇聚,还是为了得到具体利益,十分诱人无法拒绝。

    但是这次恰逢玄灵秘钥现身天雪城,就给此次盛会蒙上一层特殊色彩,不少人的目的不再单纯,凌天古堡又是通往鬼哭寒潭的最佳补给地。

    陆寒来了,城外仍旧热闹非凡,在几百里外,他就感应到刀光剑影,只是不了解发生何事,神情有些怪异,纤斓也微微蹙眉。

    烈云宗距此也已经不远,就在十几万里之外,申金豹回去之后,此次实力大损非常惨重,四流宗门的级别肯定不保,他要进行安排斡旋。

    各种遁光越来越多,大多数还是金丹境修士,元婴老祖自然不少,中后期的存在很常见,化神境却未见一人。

    凌天古堡的堡主,即将渡劫冲击化神,若非此次盛会,他才不会抛头露面,听闻其感觉成功几率不小,对大道信心十足。

    走进之后,果然各处都是打斗,场景异彩纷呈,倒霉的是下方地面花花草草,也偶尔有围观者不慎受伤。

    许多修仙家族的弟子,彼此看不顺眼,话不投机当场动手,有些宗门之间积怨颇深,见面后分外红眼,剑拔弩张就立刻大战一场,杀得昏天地暗。

    眼见城外没有顾及,陆寒两人也参与围观,通过身旁的议论,对这些吃饱没事干的家伙才基本了解,很快就恍然大悟。

    “我们该弄个跟班,有个万事通处处都轻松,至少西荒内的情况了如指掌。”

    纤斓微微侧首,却见陆寒笑了,他的神念正扫视几百里方圆,不断来回打量。

    “当我没想啊?天雪城那里全是小崽子,一路上也都是苍蝇般的元婴修士,他们太弱了。”

    忽然,那些打斗激烈的身影,诡异的全部停止,并且神色微微惊惶,目光都看向远方,喧闹的广大地域,转眼间寂静无声。

    这是……?

    在神念覆盖下,原来百里处忽然有三四个身影进入视野,他对其中两个有些印象,当然彼此间并未见过,但是当初于琼花楼拍卖会,包厢里那些人对他来说,其容貌装束早已经直接显形。

    是两女在前御空而来的,不时彼此说笑,二人的长裙一白一蓝,蓝衣女子略微落后三步。

    蓝衣女子也容颜不俗,上身是翠烟短衫,肩上水波纹薄纱,肤若凝脂细腰翘臀,神态颇为恭敬。

    前方的也是美女,青丝高挽白衣如雪,浅浅笑意挂在玉脸,如玄女转世嫦娥临凡,全身白淡淡荧光包裹,说不出的清丽中释放出几分威仪。

    身后三个老者,也有前后之别,前方两人都是青衣劲装腰束蟒带,双肩紫金色披风,双目精芒闪动,警惕的观察周遭,恐怖威压欲隐欲现。

    后面的老头只是微微躬身,连头都不敢抬,还满脸强颜微笑,身上气势皆无。

    两个美女的超凡脱俗,立即勾过无数目光,赞叹声忽高忽低,近处的却慌忙躬身行礼,随之赶紧退避,脸色充满十足忌惮。

    现场声音都静了,气氛有些异样,充满敬畏和尊敬,看上几眼就纷纷低头。

    ‘不可能!叶仙子……她竟然也来了?’

    ‘闭嘴,你想被一个手指头就捏死吗?’

    两个元婴老祖,只说了一句就噤若寒蝉,其中一人忽然感觉到什么,回身看向不远处的两个身影,眉头开始紧蹙,随后就有些愤怒。

    “你们两个,为何还如此放肆,叶仙子和子车大小姐尊临,还不速速致敬,不想活了?”

    那人声音小却很低沉,几里内的修士不少,却听得真切迅速望来,很快便都怒不可遏。

    “找死!见到叶仙子还不赶快低头,你们是嫌命长啊?”

    “还在那戳着,没听见吗?一男一女的两位,仙子一怒百死莫赎,休要埋怨没人相告,就连子车大小姐都可以捏死任何人。”

    “你们完了,唉——!”

    陆寒和纤斓相视一眼,面色怪异的环顾左右,见十几人都怒视自己,还有的面带可惜,也有幸灾乐祸嘲讽的。

    这里喧哗声已经不小,其他地方也瞥来目光,在所有修士都处于低头恭敬的姿态下,陆寒两人显然很突兀。

    我特么惹了谁?

    叶仙子?白衣很漂亮的那个?长得好看就有理啊?凭啥要尊敬她?

    蓝衣女子自然就是子车媛,拍走半瓶极品蕴灵丹的那位,九华城大小姐,她的护卫落于最后。

    白衣美女是元婴后期巅峰修为,身后两个老者……卧槽,化神太祖级别的,微胖的初期境界,干瘦较高的那人竟然是后期存在。

    怪不得都害怕啊。

    就在此刻,两道强大的神念瞬间扫来,立刻和陆寒纤斓二人对上,显然他们察觉到异样,护卫工作必须谨慎万分。

    陆寒继续淡淡的凝视,纤斓只是蹙眉片刻,她的注意力都在两个美女身上,似乎在和自己对比,不禁有些惆怅,容貌上矬了半截啊。

    那两老者脸上,在起初平淡无比,随后就露出些许愠怒,继而警惕性大增,不由得快速向前靠近。

    “玄老华老,怎么了?”

    白衣美女似有所觉,顺着他们的目光也望去,但感觉有些吃力,神念却发现些许端倪,原来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算了,天下很大,有人不认识也无妨,我们只是来看看,毕竟好几年没出来过,转眼就物是人非啊。”

    “可他们两人,似乎是星外同族,而且修为不低,真有些罕见。”

    “咦?”

    蓝衣女子闻言,也迅速扫视一番,却没有半分收获,不由得暗暗焦急。

    五人的遁速忽然加快,转眼消失在尽头,压抑的气氛顿时再次轻松,好多修士却如避瘟疫那般,纷纷拉开和陆寒两人的距离,如看怪物般盯视他们。

    “怪不得这般放肆,他们……竟然是星外异类,哼!”

    终于有人大惊失色,仿佛发现古文明,伸手指着陆寒惊呼,这下彻底炸锅了,好多修士又凑上前,细看之下果然如此。

    “哈!我知道了,听闻天雪城那最近很乱,似乎就是一男一女做的孽,看来就是二位了。”

    顿时,所有修士都面带鄙夷,又纷纷退开老远,似乎不屑和两人为伍,但陆寒反而笑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