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第453章 有来无回,震惊四野!

    第453章 有来无回,震惊四野!

    荃兴内心猛地一颤,他自然不希望陆寒有意外,若这次没被追究责任,那么双方就有再次深入交流的可能,赚钱是小事,炼丹技术才是重点。

    “那也没办法,以后决不能在和这两人靠近,否则会被牵连,至少表面要表现出敌对态度。”

    “荃兴道友,你做得很好,保住百炼堂时奇功一件,我会吩咐将你的俸禄加倍,并且升级为副掌柜,内子以后只需要掌管账目即可。”

    百飞容颜大悦,他没想到才离开仨月,天雪城要就纷乱如斯,而且不止这里,周遭十万里内都要变天了。

    但在荃兴的举动下,分明是罪魁祸首之一,却能运筹帷幄,居然可以获得两不得罪的姿态。

    而在这位炼丹师看来,所谓为了公司,他这个主要员工冒死奉献功勋卓著,得到老板重赏,都没有入眼丝毫,因为他有野心,有上进心。

    若此刻他已成为四品炼丹师,还会管百炼堂死活?早就跑了,他绝没得罪五品大丹师,而且给对方留下不错的印象,所谓异类歧视,一到那牵扯到大型利益,就很快被淡化,甚至忽略掉。

    “谢掌柜的,我们要尽快收购疗伤丹药以及相关灵草材料,当外面厮杀升级,会有大量伤亡,还能趁机捞一笔。”

    “对对!哈哈哈哈!”

    百飞也精明如斯,他也有野心,甚至想开分店遍布整个界面,自然不是傻子,两人的想法几乎不谋而合。只是他不知道,荃兴还有些话没说,并且找个理由匆匆而出,目光中闪过几丝狡黠。

    烈云宗,确切的说是在天雪城东南十二万里外,处于两座山脉的交接点,建立在被拱起的两千丈山峰上。远处重峦叠嶂,近处山清水秀灵气磅礴,好一幅迷人美景,是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但,此刻宗门上下萧瑟黯淡,低层弟子噤若寒蝉,高层则愤怒不已,似乎发生了巨变。

    主殿大厅人影绰绰,足有二三十人,都静静的看着主座一人,上方金色座椅两侧,还有两个身影面沉似水。

    “我再重申一遍:催丹阁副阁主死了,一共才有三位供奉,此次陨落了两人,下属的林家被灭族,云家和海家的高层都有死伤,他们都依附我烈云宗二百年了。”

    “凶手是谁?尔等绝想不到,是两个星外异类,几天前的信息还说他们是金丹后期,此刻却又变成元婴境界里的高阶,本宗相信后者。”

    宗主申金豹语气很平淡,可是蕴含的怒气无人匹敌,殿内全是烈云宗精华,宗门被狠狠打脸,被直接羞辱,没人能接受,而且对坊市被诅咒的垃圾。

    “报仇!咱们要发出通牒,无比围剿两个贼孽,将他们碎尸万段。”

    有人头脑发热,立刻站出来大声表态,他本以为会得到大量支持,然而附和声寥寥无几。

    “废话!在座的哪个傻吗?问题是他们来自星外异类,被诅咒的低级人族,身份无比卑劣,我堂堂烈云宗上千修士,竟然公开通牒两个卑劣者,即便赢了就很风光啊?”

    申金豹鄙视了一眼这位属下,此人位列某个分堂的副座,地位到此就是终点了。

    “这……?”

    “传令!宗门未受到任何确切消息,对外声称一切都是谣言,没人相信星外异类如此恐怖,但是本宗主要亲自带队,率领精英出动围剿,对依附的所有大小势力发出口头密谍,配合宗门联合绞杀。”

    “杀——!杀——!”

    特么的,报仇还是个技术活,老子服了,那位副堂主悻悻的暗骂。

    天雪城的城主府里,天珠就坐在那,紧闭双眼微微颤抖,他怕啊!

    副城主宁文被秒杀,而且已经得到确认,不但烈云宗的人被屠戮殆尽,同时死的还有海家族长海峰,以及他们的二长老海云,云家死了云顶山大长老和云洪三长老。

    完全不可思议,这两个星外异类是魔鬼吗?但最重要的是,他没打算参与其中啊,这算殃及池鱼,若对方非常强大,自己城主府肯定会遭到报复。

    听到外面脚步声,天珠猛地抽搐几下,但仍旧紧闭双眼没有动,老祖及北都屡屡惨死,反抗都是徒劳,认命吧。

    “族叔!”

    “啊——?大小姐?”

    蓦然听见怯生生的两个字,天珠豁然睁眼站起,目光很疑惑惊讶,他知道天晓云也去了烈云宗分舵,而且是自己的建议,只为了和她和将来的师门搞好关系,本以为此刻肯定都惨遭毒手。

    “那位……那位陆前辈说,暂且饶您和城主府不死,但不想再看到您,这是让我传的话。”

    呼——!

    此刻的天晓云,在天珠眼中,仿佛散发出无穷圣洁光芒,宛若救世主那般伟岸,反正他活下来了。

    陆寒的这句话意思就是说,你可以不死,但赶紧滚吧,城主的位置就别想了,并且别再出现他面前。

    天珠没做什么啊,但反正那天在百炼堂后楼,得知一手消息的人,绝对都有嫌疑,也确实都心怀叵测,恰好就有那个副城主宁文,他代表的就是城主府,陆寒并没冤枉谁。

    这城主的名誉和全力,却来自西荒副尊主亲封,虽然天珠根本没资格,也从未见到这位苍元境的祖宗。天雪城的级别属于五级,只是上了一份备忘录,实际上也就只被草草过目,就像放屁一样盖个大印而已。

    写了一封委婉的辞呈,但只字未提和陆寒有关,又备下一分大礼,然后对外声称去闭生死观,准备渡劫突破元婴境界,就在也没出现。

    但是仅存的副城主卢志泽啥都明白,这些事都被秘密交代过,他的级别十有八九会前进一步,但采取了龟缩状态。

    那些原本纵横城内高空的纨绔子弟,被各自的家长毒打一番之后禁锢,也被惊天消息吓尿了,天雪城内竟然来了俩星外异族,而且很恐怖。

    城内原本禁制斗法,这是所有城池的规矩,违反者会遭到严厉制裁,只是没人看到打斗迹象,死者连根毛都未留下,全部秒杀且消失。

    琼花楼拍卖会早已结束,那些从几十万里,乃至几十万里远来的大势力,已经准备打道回府,对天雪城附近发生的事不屑一顾。

    因为这不是他们的辖区,或者牵扯利益太小,更重要的是闹事的级别太低,双方都无法入眼,修仙家族被灭掉如吃饭那般常见,小宗门也难保发生巨变,谁的锅谁背。

    在动辄就是二流或者三流宗门面前,唯有核心利益才会伸伸手,繁枝末节根本不入法眼,听到这些家族和小宗门被两个星外异类反杀,只是抬抬眼皮而已。

    “大小姐,外面的消息……”

    一家不起眼的客栈上房内,收敛气息的老者正在犹豫要不要说,卧榻玉珠垂帘,里面有个朦胧身影。

    “很震惊是吗?那俩异类的确很厉害,但这是何处,这是混坤大陆,他们能蹦跶几天,更合咱们五丝毫关系。”

    声音很慵懒,根本对天雪城的事不以为意,随后便不再愿意多说一句话。

    “当然!但目前就要去拿出宝藏,到时候竞争激烈,而且意外情况不可预料,还有些事不能明面去做,却适合某种人出面。”

    老者仍旧在那躬身站着,浑浊眸光里闪过几丝狡猾,他又把自己的话说的更详细些,相信主子此刻肯定会懂。

    “呵!替死鬼啊?杀手啊?这……或许可以考虑,那些被诅咒的异类,也只有这点用处了,他们可算非常擅长,何况这两人很不凡。”

    “大小姐聪慧,暗自重金招揽这两人,会是一大助力,死了也不可惜。”

    一场密谋顿时悄悄进行,这时的天雪城内,修士所在之处,议论焦点无不关乎当前最具爆炸性的事件。

    两天以来,城东四千里外,云家精英尽出,北方三千里外的海家,也有十几个身影磨刀霍霍,他们都带着仇恨和愤怒,已经把这座城四周包围。

    “没出城?正好啊,这俩卑微的孽畜,竟然还大言不惭的想占据林家老窝,那块肉有我海家的一半。”

    海家没有太上长老撑腰,但是请了一位供奉,金丹后期的也有四人,底蕴仍旧很硬,大长老海铭一拍桌案的怒道。

    族长和二长老都被害,他们可是留着相同血脉的族亲,虽然平时有些隔阂,但大同小异乃制家之道,血仇必须报。

    “哼!天地盟是啥?出了三个字,那俩垃圾还有啥,就两具尸骨吧,哈哈哈哈!”

    同样,云家也暴怒不已,云家老祖亲自带队,但在他老奸巨猾的阻止下,族长领着几个精英嫡系藏起来了,毕竟对方很恐怖。

    还有无数身影从几万里蜂拥赶来,那些依附烈云宗的势力,都纷纷表态愿意缉拿猖狂的卑微者,口诛笔伐一路喝骂,但都很低调阴晦,没有任何公开的官方消息。

    陆寒又去了琼花楼,在离开之前需要大肆采购一笔,很不幸又和那位侍者月姬相遇,这个界面的材料很丰富,所以有些必须之物不能错过。

    纤斓终于享受了一把富豪的感觉,三千灵石眨眼不见,换回许多早就梦寐以求的东西,见两人购买的全部动辄千年灵药还有罕见灵材,月姬的笑容从未消失过。

    ‘虽然这些小虾米不够看,但多了也很烦人,外面或许早已天罗地网,想去九华城还要耽搁不少时间。’

    即将走出城外,纤斓的神念已经提前放出,几百里内尽收眼底,语气中略有担忧,她怕的是会惹到大型宗门,这个界面太大了,化神境同阶堪称多如牛毛。

    ‘发财的路和崛起的路,从来都带着血腥味,吃吧,不吃饱怎么行。’

    陆寒眸光闪动,丝毫不以为意的安慰,他可没去巧取豪夺,这叫正当自卫,背后没有戳脊梁骨的。

    四百里外的某处小片密林上空,三个身影一字排开,目光冷绝的看着天雪城方向,他们视线之内有两个身影快速靠近中。

    ‘奇怪了,他们就不怕死吗?’

    ‘区区异类卑微者,死了也只堪比一把黄沙,这座大阵足以葬送他们了,我就不信那些被杀的如此无能。’

    ‘快看,海家都上来凑热闹了,咱们云家要不要去阻止,保险起见一起动手?’

    ‘人家想报仇,我们要拿出欢迎态度,然他们先死点人也好,消耗掉这两人一些法力更省心。’

    云家老祖在中间,二长老和副族长都在,陆寒出城的方向,正和他们猜测相同,这里是去九华城的必经之路。

    周围无数遁光正向这里汇聚而来,分明已经收到消息,云家的全部是黑色金丝劲装,海家的则蓝色水纹长袍,到处都是杀气。

    陆寒终于到了,纤斓仍旧冷脸寒霜的瞥了瞥,两人连速度都未减弱,就直直向着拦截的三人撞来。

    “果然不是金丹小辈,大阵起——!”

    云家老祖反复打量扫视这两个异类,确定的确属于星外同族,神念探测后神情一凛,根本看不透对方修为,赶紧双手频繁挥动的大喝。

    嗡——!

    忽然,一股狂风骤起,继而几道雷霆从高空劈下,随后化为几道分叉的万千雷弧,把十里范围尽数笼罩,当然也把陆寒二人包裹在内。

    “嘿!两位的确是被诅咒的那类人,是修仙界的卑微者,但也实力不俗,想必苦难无数吧,何必呢?”

    很多身影已经到了,法器霍霍威能闪耀,随时准备饿狼扑食,停在远方戏谑的看着这一切。

    陆寒没说话,纤斓也没有却停在云家老祖三里外,任凭这些要死的猖狂一会,反派都死于话多。

    “知道这是什么法阵吗?这叫‘混雷裂魂阵’,该死的,竟敢杀我云家两位长老,你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云家副族长指着陆寒,恨恨的啐了一口,他听老祖说对方不是金丹境,虽然也有些唐突,但更相信自家传承下来的法阵,当年可是连续灭杀过两位元婴老祖。

    “不给极品丹药又如何?你们死了仍旧是别人的,敬酒不吃自己作死啊,都不够这些复仇的道友一人一刀泄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