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第453章 挑衅者,诛!

    第453章 挑衅者,诛!

    声势太浩大,阴凄凄红晃晃的杀气铺天盖地,几乎要席卷山河,狼嚎鬼叫般的吼声卷起狂风,无数低阶当场脸色苍白,浑身开始颤抖。

    ‘修罗子来了,快跑!’

    ‘跑跑……还能跑吗?’

    ‘这俩狗贼是真的狂啊,无数大宗门在此,还敢放肆叫嚣,不过给自己的弟弟报仇无可厚非。’

    ‘那是他们‘幽魂谷’做事有上限有底线,从不招惹比自己太强的,专门欺负咱们小鱼小虾,诸多大宗才放任不管。’

    ‘的确!我都不鄙夷那俩下族了,幽魂谷才是该杀光的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哪来的妖孽?跑到这里兴风作浪,魑魅魍魉不是人养的,该杀!”

    对,骂得痛快,该杀!

    至少数不清的低阶修士这么想,但没人敢鼓噪跟随那威威回应,因为作为顶级宗门,超级大宗蛮荒圣殿的得力臂膀,一个身影凭空而起,陆寒孰不可忍。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指名点姓的呵斥,就算筑基期小崽子也会怒目愤慨,一见到妖鬼乱舞的嚣张修士,就算没有仇恨,也能泛起三分杀意。

    他们真该死啊!

    ‘不是人养的?’

    简直被气炸了,罗刹虚影蓦然开始暴躁起来,施法的黝黑壮汉身旁那人,其实并非像人,也可以说不是人,但真的来自人族。

    因为他浑身惨白,服饰和面部完全同样颜色,但五官很正常,唯有那双眼睛里的瞳孔有些涣散。恐怖的是没有双腿,黑色鬼纹腰带以下,仅有裙摆空荡荡的,随风飘摆与森森黑雾里,场面很诡异。

    自称修罗子的此人,似乎无数年来一路顺风顺水,能打过的都被灭了,惹不起的从未的罪过,嚣张就没了上限。

    被反怼一局还扯到痛处,他终究还是人养的,只是酷爱修习归属性功法而已,而且威能非常强,岂能容忍卑微下族公然犯上。

    “就是你?”

    强大的压迫感再次升级,罗刹虚影蓦然凝实三分,从马脸形状的头颅左侧,怪异的多了一颗鬼头,森森牙齿沾满了血水,正垂涎飞上来的血肉。

    “叫唤你麻痹啊,村东五十里,老子送你们上路!”

    右手的中指对着两人竖起,然后,陆寒骂了句就回头便走,几个闪动就飞出数里,现场差点陷入寂静。

    下方地面所有修士听得真切,顿时瞠目结舌,但心中却逐渐长生一种感觉,仿佛拨云见日,犹如策马奔腾云端,那就是——爽!

    修罗子惨白的面孔看不出神色波动,但是他在颤抖,黝黑壮汉也愣了愣,没想到对方比他们还狂妄还能嚣张。

    “吼——!”

    “嘎哒哒哒……!”

    一个顿时暴跳如雷,一个催动罗刹虚影,鬼头上的森森牙齿不断上下磕碰,发出追魂索命前的疯狂,立即追着前方身影远去。

    沧水村保长家里,叶仙云倒背双手矗立院里一棵花树下,抬头瞥了瞥远去的三个身影,玉手上已经碾碎两片花瓣。

    “修罗子和壮魔煞竟然联袂同来,是否帮衬那人一下?”

    黑衣老者从屋内飘出,投过来询问目光,他这些天很疑惑,自从小主人那天会面回来,就有些心事重重的,仿佛遇到了什么难题。

    “帮衬?不!但仍然要出手,因为蛮荒圣殿的泥腿子在我飞花岛领域内撒野,要狠狠地打回去,或许他们开发那处密藏小有成功,实力再次增强才敢嚣张跋扈的,当前各方势力云集,这就属于半公开挑衅。”

    理由很正当,青灵门表面上归附飞花岛,但牟天华当年可是从蛮荒圣殿出师的,实际上脚踏两只船,哪一条沉没都不会太被动。

    “遵命!”

    黑衣老者没有去,回头嘟囔了一句,有青衣人快速追了上去,无数遁光已经率先赶上,看热闹的天性总是无法被埋没。

    陆寒所在的小院,同样飞出个身影,却是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妇人,黑纱罩面头戴青玉双凤钗,扫了二楼两眼就转瞬即逝。

    纤斓一动不动,她还在加紧修炼,这些天所闻所见收获无数,领悟贯通之后,多年未动的境界,竟然开始向前挪蹭了。

    她不喜欢做锦上添花的事,同时为那两个倒霉鬼默哀一秒钟,陆寒的恐怖已经不用任何人为之操心担忧,肯定上去就要碾压。

    无数农田被开垦,庄稼已经长出尺余,长势喜人预示要丰收了,此刻却有劲风呼啸阵阵,上空的光线竟然被挡住,从哪冒出这么多不要脸的家伙。

    “小子,难怪这么猖狂啊!那些愚蠢的下族里,竟然又蹦出了化神修士,似乎很久没有此类新闻了,至今差不多上千年。”

    黝黑壮汉双拳紧握,灰色须髯迎风飘摆,从他体内已经涌出滚滚红色魔气,化为无数个咆哮的额魔影,又快速分布于四周,说话的间隙已经把陆寒包围,每个魔影都不亚于金丹境修为。

    魔煞之气和鬼煞不同,前者阴阳属性皆有,介于人鬼神之间,后者的阴属性恰恰相反,此刻仿佛布下天罗地网,把十里之内的空间尽数截断

    “猪头魔,你还要脸不?青灵门没了,牟天华被杀,上头很震怒,还和一个贱种废话什么。”

    尖锐的声音赫然开始咒骂,修罗子的身躯很瘦,似乎弱不禁风,却暴躁异常无法忍耐,他却很狡诈,想用伙伴试水。毕竟被诅咒的异类里,蓦然蹦出个化神境,事出反常必有猫腻,在路上就考虑许久了。

    壮魔煞呼吸一窒,脸色本就泛红,此刻更是如血液一般,狠狠怒视修罗子,这厮又骂自己,已经忍了无数次,此鬼物的地位分明比自己低。

    呛哴——!

    如九天龙吟响彻虚空,一把剑被银月色渲染的分外纯粹,无比锋利的光华闪耀着,瞬息已经斩下,目标却是修罗子。

    陆寒浑身战意纵横,要杀即杀绝不拖泥带水,反派死于话多就是真理,他的剑光快速而凛冽,玄吒冥剑诀第一层即将实战。

    “崩灭!”

    “鼠辈敢而!”

    修罗子差点吐血,区区年轻人真的嚣张到极点,本来就是二比一的碾压,自己只是帮衬掠阵者,那牟天华就和壮汉有点亲戚关系,奈何……

    好恐怖的剑意啊!

    ‘咔哒哒哒……!’

    “鬼君从命,大召唤术——!”

    时间不容分神,修罗子的身躯骤然几个鼓荡,从他体内噗噗噗接连挤出七八个罗刹虚影,瞬间就合体唯一,惊天鬼笑震荡虚空,霎时就把几里内染成暗夜。

    一干惨白的小幡凭空见涨,被狠狠向空中抛去,阴风呼啸恶鬼降临,仿佛鬼门大开,呜咽声嚎叫声咒怨之音大作。

    百丈高的巨幡猛烈摇动,那罗刹已经十分真实,宛若本体降临,头上已经生出紫红色犄角,这是高阶罗刹的标志。而且浑身暴怒层层黑色甲胄,都是低阶鬼物凝聚而成,万千骷髅头凝聚成大号白骨盾牌,一起吞吐出毛骨悚然的光圈,

    漫天鬼叫宛如地狱出现,巨幡表面画着的是一座殿堂,大门四开鬼影重重,每个都爆发出不亚于元婴境的气息,浑身鬼火粼粼。

    巨剑毫无犹豫,凌空站在白骨巨盾上,如摧枯拉朽般碾爆了所有,后面是裂开的虚空,黑漆漆的缝隙似乎更恐怖。

    “这是……?”

    壮汉顿时心神皆跳,仿佛自己被割裂那般,婚生升起遍体森冷,他起初并未瞧得起那银月色光华,但知道修罗子的神通如何。

    白骨巨盾的组成,可以说每个骷髅头都是有严格限制,并非弄死一个人就可以,不知多少陨落的金丹修士,以及五六级高等妖兽,做了这件盾牌的牺牲品。

    经过修罗子数百年炼制,无数骷髅彼此结合发挥出的逆天防御功能,足以抵挡下化神修士连续三击,此刻却直接被轰碎了。

    那剑光似乎从灵魂深处诞生的,其中蕴含着至极法则的根本,任何东西在面前都轻易被分解,从未对银月色光芒噶闹如此悸动。

    “该死的,接我一击!”

    电光火石之间,壮汉感觉修罗子会吃亏,顿时大吼着扑了上去,毕竟两人要同进退,何况这个青年的强横太出乎预料。

    轰隆隆!

    被称为‘壮魔煞’,自然有足以为傲的资本,右手抬起的片刻,空间就开始上下翻动。转眼就有巨大无比的巴掌,更像是一块红彤彤的石板,裹挟着无与伦比的魔气,在魔影咆哮中狠命拍下。

    压力碾爆了虚空,飓风升级为暴虐的罡风,一丝一缕就能让元婴强者受伤,几十里内的危险,可以等同于需外星空。

    壮汉的身躯嘎吱吱膨胀着,一尊三丈高,已经獠牙森森、狰狞丑陋的怪物变异而成,强横气息在比先前加大三分,身躯上时纵横交错的魔纹。

    一红一黑,魔鬼同在,这场面可是很罕见,吓坏无数旁观者的同时,仍旧对激烈厮杀啧啧称奇。

    那位叶仙云派来的青衣老者,以及遵从冥九媚吩咐,也到此地的四十岁蒙面妇人,并未有丝毫动手的意思,只是目中精光琉璃,显然发生的情景很意外,完全出乎预料。

    ‘似乎……这家伙吃不了亏啊?倒是要看看此人到底有多邪门!!’

    ‘怪不得他那个同伴没来,拭目以待吧,大小姐正对那破珠子动心。’

    就在此刻,剑光蓦然更强更亮,如从苍穹划下的闪电,咔咔咔的斩在那面巨幡之上,巨幡表面顿时鬼哭狼嚎,上面绣着的那座宫殿,忽然脱离幡面跑了出来。

    无比的森罗万象,从大殿里面响起震慑神魂的啸声,似乎九幽修罗王已经发怒,即便被强光照射的刺眼无比,仍旧保持那股深层次的幽暗和不朽。

    可是任凭巨幡怎样烈烈摇摆,绝世剑威下仍旧不堪一击,扑簌簌化为碎片,宫殿几个扭曲,从里面无数房间,齐刷刷伸出无数巨爪,搭建成看似坚不可摧的层层堡垒,妄图保下这神圣的建筑。

    修罗子几欲疯狂,骇然之下顾不得乱响,他对陆寒的恐怖彻底震惊,口中厉叫般的不断吐出古怪咒语,近乎哀嚎一样打出千百道法决,无数黑光纷纷射向大殿,给予自己最强的支撑。

    状况似乎有些僵持,因为另一侧拍下来的巨掌,已经到了陆寒头顶,壮汉也喊出呼呵之音,体表魔纹更加闪亮,血色魔光摩擦着虚空。

    只要将青年的这一击暂时瓦解,两人就有足够时间施展终极神通,他认为对方肯定会挥手一剑粉碎巨掌的威能,那可以救下修罗子的危机。

    然而……

    陆寒只是回头看了壮魔煞一眼,目光中投过去无限讥讽,还有几分彻骨寒意,后者顿时产生极为不妙的感觉,方才……若选择逃跑,是不是更加明智啊?

    “吼——!”

    九天龙吟蓦然响起,一条巨大的蛟龙顷刻间出现,粗壮无比的尾巴,已经狠狠抽在落下的巨掌之上。

    轰!

    这里是爆裂的世界,此地是无比混乱的区域,强光乱射红色崩碎,黑雾滚滚化为飞流。巨掌之威飞灰湮灭,长剑已经把万千鬼爪瓦解干净,切切实实斩在那座宫殿之上。

    ‘噗噗噗……!’

    并没有想象中的坚不可摧,看似神圣肃穆的广大宫殿,一触及就如碎纸般层层瓦解,最后化为齑粉彻底消失,原来强悍之处只有那万千鬼爪。

    辛苦打造的宝贝啊,就这么没了,寄予厚望却非常失望,真真无比失望沮丧。

    修罗子浑身剧烈摇摆,吐出几口黑血后,疯狂的嘶吼起来,两道黑光一闪,就把自己的一对手臂齐刷刷切下,接下来喷出块巴掌大小的黑金色绢帕。

    ‘嗷呜——!’

    怪叫声起漫天皆颤,只在刹那间,除却陆寒的巨剑还有些许光芒外,三十里内顿时黯淡下来,苍穹上黑漆漆的。绢帕瞬间变大,直接就把断掉的双臂裹住,然后传来十分畅快的咀嚼声。

    蓦然就有一只摩天巨爪,都不知如何产生的,立即将抓住了剑光,整个空间再次黯淡不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