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屠戮开始

    第450章 屠戮开始

    (前方有两处小瑕疵,是天雪城,而非天霜,后者是某个小丫头的芳名,可以送给读者朋友。)

    从什么时候,灵石比沙子还多了?这么不值钱了?修仙界闹金融危机了?

    不对!

    一楼底层从没人说话,五千灵石的底价,就把他们吓了一大跳,什么极品灵丹闹得很嗨,转眼忘记干干净净,原来这才是大头,大手笔啊!

    出价的声音都来自二层包厢内,无一不是身份显赫的巨佬啊,但也没必要如此疯狂吧,仅仅是一块玉佩啊。

    陆寒听出这些声音,原来从未出现过,就是说他们都是为了此物而来,并且势在必得。

    相比于他附近的数个包厢,这些人所在的小屋内,遮掩保密级别更加高级,方才他并未在意,本以为都是附近万里内的大势力代表,而压轴物品也无法入眼。

    此刻看来显然有些偏差,白玉音面前的,是一块月牙形两色古玉,上面血色芳华,下半部纯洁无瑕,中间处是一道笔直的绿线。

    既然被那些大人物如此看重,并且出价翻倍般的飙升,绝对有不寻常之处,所以,他要看看。

    本来刚才就想走的,那就在耽搁一刻钟,连九华城的城主府都来人了,横跨几十万里,事出反常必有妖!

    双目中瞳孔逐渐泛出一对弦月,动用仙家功法直接望去,赫然发现玉佩里竟然有活物,无暇和血色的里面,都有东西在动。

    那是很微小的两种迷你虫,具有毛虫的形状,前额却有两对犄角,一种暗红色一种洁白,颜色区分的缘由就在此。

    这种迷你虫绝对是同族,红色的是熊虫,白色则为雌性,那条绿线很缺德,如一道天堑隔绝了相思的情侣,真是有违天伦。

    “两万八!哼!”

    出价的人开始愤怒了,是元婴老祖级别,不单是此人,任何出价的都是相同境界,这远超陆寒预料,此次拍卖会似乎筹备了许久。

    岂止底层那些小辈,就连包厢内那些修仙家族和末流宗门的掌控者,也正襟危坐面色紧张,如同学生见到老师,他们害怕呀。

    “三万!烈云宗!”

    嗡——!

    哗然是短暂的,因为没人敢起哄,出价外带报出名号,就是明显的威胁性质,如同方才的灵丹归属,拳头硬才能接下。

    “三万零一百块,万阴谷。”

    底层有人开始动身,他们要走,哪还敢在此停留,在他们眼中,烈云宗已经够逆天,此刻又蹦出个更可怕的万阴谷,都是西荒上的大宗啊。

    “三万五千灵石,玄清宫。”

    有人摔倒,有人猛地抽搐几下,有人开始奔跑起来,上千座位明显少了近半,对于此情此景,白玉音和两位护法似乎视若无睹。

    “再加两千块灵石,天源城。”

    “四万块!嘿嘿嘿,冥天古道——冥九媚!”

    轰……!

    底层的全跑了,连渣都不剩,现场已经被恐怖气氛笼罩,充满诡异和战意就连陆寒也感觉到一丝烦躁,也走吧!

    他和纤斓动身了,狼狗打架而已,老虎旁观有啥意思,况且那东西和他无关。

    ‘前辈!那天的消息是在封锁不住,有人要动你,多加小心!’

    前往传送阵的甬道内,人影绰绰步履匆匆,陆寒是最后走的,竟然感觉有人在等他,而且是三个。

    密语传音来自百炼堂的荃兴,那位中年妇人只是敬畏的看着他,而身旁还有个冷艳女子,当然是天晓云此女,目光里怯怯的,夹杂着几分失望,神色却表现出喜悦,很复杂!

    ‘明白!你们随意,不会受到牵连,或许以后真的还能合作。’

    ‘晚辈不敢奢望!’

    荃兴颔首带笑,这才步入传送阵,身后跟着二女,但就在白光出现即将传送时,天晓云忽然感觉袖筒微沉,那是一个小瓷瓶,出现的太过诡异。

    ‘五颗极品蕴灵丹,够你渡劫前服用了,此外那颗淡金色药丸,也是雷劫开始前服用的,但价值一千灵石,以后必须还我,必须保密!’

    ‘啊……谢……谢谢前辈,晓云会铭记终生……’

    嗡——!

    传送阵打断了此女的密语,几人从原地消失,带走了那狂喜欲泣的粉脸,而陆寒和纤斓去了另一间。

    不管拍卖会剑拔弩张,他在近几日的收获也不小,基本弄清了星外同族的大部分情形,彻底无语好久。

    的确说他们属于被流放的罪犯后裔,而且诅咒加身,只能在低级蹦跶,飞升到玄界的万不足一。而且来到此界面,诅咒等级更强一分,就算资源充足也无法抵消,所以到达这里只能延缓寿元,逃不过必死之局。

    ‘老子能说:我去你妹夫吗?’

    在地球没听说,那里反倒和此类传言吻合,否则修炼资源为啥非常凄凉,筑基后期就是顶点,结丹都属于梦幻。

    天地盟中也未曾提及丝毫,只是他们那个界面仍旧太过普通,化神修士几乎断绝,只有纤斓三人,还被他捏死俩。

    前世呢,身为道君级别,也未听闻有此类流言蜚语,猛然有个模糊线索闪过,或许这种诅咒仅在所在的大位面有效。

    要知道一个位面,是由无数个大陆类别的界面组成,而且涉及玄界甚至仙界以及神、魔、鬼、冥界等,几乎自成一体。

    反正陆寒确定,这绝不是他前世的那个位面,而且包括地球,若能顺便弄清被诅咒的原因自然更好,否则他也不是菩萨,能带走自己的人即可。

    出了城门一路向东,暂时没有目标,但想要得到化神修士所需之物,那些巨城绝对是首选。

    “终究有人忍不住了。”

    才走出几百里,纤斓忽然发出预警,继而前方的高空,出现一片几百丈大小的蓝色光幕,将遁光直接挡住。

    光幕上全部是各种刀枪剑戟图案,利刃森森全部瞄准两人,也在此时的其他方向,围拢上来四个身影,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是得意的奸笑。

    “大丹师,这么急着离开啊?”

    嗡!

    那片幕布倏然溃散,从后面走出个青年,两道横眉银白如雪,蓝色劲装锦袍上,无数符文煜煜闪光,浑身水汽腾腾,具有金丹后期修为。

    其余四人中,陆寒身后的是一名中年人,还是个元婴初期老祖,剩余的也是中后期境界不等,似乎某个家族的精锐尽出。

    “继续说!”

    陆寒平静无波,纤斓也静静的站在他身侧,仿佛在看几个小丑跳舞,却那么索然无味。

    “在下是林家大长老——林阳,自然是想请大丹师拿出那蕴灵丹的丹方,还有你身上剩余的极品灵丹,我们愿意出五千灵石全部买下,这笔交易很划算的。现在都知道你们是星外同族,根本无法渡劫凝婴,不如充分利用余生去享受荣华富贵,没必要怀璧其罪。”

    “他不愿意!”

    见林阳满脸陪笑,而陆寒目光收缩几下,连回应都懒得长嘴,因为这些人根本不配,纤斓直接替他回绝。

    “唉——!其实方才只是第一件事,以我林家的名望和地位,足以容得下大丹师发挥余热,家族会高酬劳聘请二位,以后为我们多炼制些丹药。”

    林阳的笑意还有点,只是已经很勉强,而且他身上威压开始波动,但陆寒后方那中年人更具备压迫力。

    “不愿意!”

    纤斓再次摇了摇头。

    “两位要认清局势,你们并非此界面的人,而且到这个境界已经是极限,乱云荒原那里汇聚了几万你们的同类,当上老祖的只是个位数。”

    “说完了吗?那就滚吧!”

    陆寒身上猛然放出些许杀意,大踏步向前走去,林阳瞬间感觉一股大力涌来,忍不住倒退几步而脸色阴寒无比。

    “放肆!卑微的星外罪孽,敬酒不吃还要狂妄,给我拿下!”

    林阳也翻脸了,没想到此人这般嚣张,他已经确认这两个的确是其他界面跑来的,否则还真有所忌惮。这些星外同族没有厉害神通,但是这个五品丹师年纪轻轻缺成就非凡,为了避免意外,才额外请来一位供奉。

    顷刻间就有恐怖威压骤然降临,身后的中年人蓦然一声沉喝,附近空间顿时有些凝固,全部压迫向中间的两个身影,仿佛万钧之力降临。

    这可是元婴老祖啊,只需抬抬手就能把猎物擒获,然后回去便能分两颗极品灵丹,卖出去就是大把的灵石,今天的任务真轻松。

    几人围拢起来,防止这两个星外族人垂死挣扎,狗急跳墙而突兀的疯狂逃窜,只需拦截片刻,基本就是来看笑话。

    轰——!

    蓦然间,附近数里内的虚空顿时剧烈扭曲起来,一股阴寒无比且极其恐怖的威压,瞬时就把五人囊括在内。

    噗通……噗通噗通……!

    五个身影猝不及防,全数脸色骤变的趴在地上,神色狂骇惊惧无比,仿佛见到上古神魔,他们连吃奶的力气都无法使出,别提运转法力了。

    ‘这……这是咋回事?’

    ‘不可能!供奉老祖也趴下了?我面前难道出现了幻觉?’

    ‘是那女的所为,她绝非是金丹后期的神通,她……她是……见鬼啦——!’

    若说四个金丹境震撼,遭到精神打击还说得过去,堵住退路的中年老祖,差点崩溃瘫痪掉,他可是元婴级别啊,此刻却不堪一击。

    鬼才知道怎么回事。

    反正这种威能,就连元婴后期大修士也未必让他如此狼狈,而此刻,咚咚咚的巨响接着传来,陆寒一步步走向林阳,地面都微微颤抖。

    “林家?你是大长老是吧?”

    “陆道友,不不……是陆前辈,这里肯定有些误会,容我详细解释,其实……”

    砰!

    整个人爆裂了,化为一团血舞,林阳都未发出惨叫,就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有人尿了,是三个一起吓尿的,他们只见这个青年伸手微微点了一下,就把金丹后期的家族大长老彻底抹去。

    然后……

    ‘砰!’

    ‘砰!’

    ‘砰!’

    陆寒点爆了两个,纤斓也伸出玉指灭杀一人,就剩下那位元婴老祖,已经屎尿齐出晕厥过去,这俩人是魔鬼啊,悔不该来啊……!

    搜魂,抡起大巴掌拍下,就地灭杀。

    没有丝毫留情,犯我者死!

    的确来自林家,这个元婴初期修士真倒霉,根据搜魂所得,他本是个散修,头脑一热就进了林家,两年内并未得到什么甜头,反而把命搭上了。

    “百炼堂后院的那些人,肯定会接二连三要找咱们的麻烦,这些家族被抹去后,就等于被星外同族打了一记大耳光,这就是他们鄙视别人的报应!”

    纤斓收起雌威,看来以后对付小崽子的事,多半都要由她代劳了,忍不住腹诽其青澜兽,这小畜生窝在袖筒里,坚决两耳不闻身外事。

    “随便逛逛吧!”

    陆寒只说了两个字,就大摇大摆的找了个小山坳,此处是城外几百里内的最高点了,仅仅有几十丈,二人就取出蒲团席地而坐。

    “那枚玄灵秘钥很值钱吗?”纤斓又展示出女子的好奇心,直接就从五千灵石底价起步,然后很快飙升到四万块,再次刷新她的三观。

    “当然!但咱们对其一无所知,而且那些元婴小崽子参加的,哪能有高档的东西。”

    四万块灵石还未达到极限,纤斓才不信陆寒的话,也就只有他无法入眼,试问多少化神修士能拿出这等巨额家底,其中必有妖。

    …………

    天雪城内。

    “林家?好快的动作,我们只要灵丹而已,他们竟然下手抢人,希望那俩星外同族千万要跑掉,否则真被笼络到,我们身旁又会崛起一头饿狼。”

    恼怒的表情,被云家族长云方的老脸映衬到极致,狠狠的拍了拍桌子,有点懊恼自己胆小。

    拍卖会上失利,一颗蕴灵丹都没得到,半路杀出个九华城,那么恐怖的势力,竟然为筑基期丹药出手,让所有人铩羽而归。

    听闻这位子车媛,似乎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心爱徒弟找份礼物,就断了许多末流宗门和家族的崛起美梦,没人惹得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