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真灵之威

    第450章 真灵之威

    门中弟子数千,就活动在方圆百里区域,颇有生机勃勃的场面,这青灵门,除了号称青灵子的牟天华是化神太祖,还有元婴修士共计八人。

    此外还有金丹境近三十个,筑基不计其数,炼气修士多如牛毛,揽近十几万里内修士精英。

    可是这几日,看似人影喧嚣的宗门,内部气势沉闷无比,因为有如炸弹般的丧讯,在前两日赫然敲响,他们的小少爷死了。

    这个曾经无所顾忌、横行四方、狂妄不羁的家伙,真的死了……呼——!

    很快,无数人震惊不已,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神亮了不少,但转眼就悲痛欲绝,压抑着兴奋大放悲声。

    牟昊死了……终于特么的死了……正好啊,我们涕泪横流,嗷嗷大叫着哭喊,谁敢揭破这层虚伪面纱,我挖他祖坟。

    此刻,所有修士都一如既往的劳作,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衣领中,因为在他们头上万丈虚空,有个身影就在那站着,已经占了两天。

    那是他们的主心骨——青灵门宗主牟天华,听闻自从得到消息,就蓦然吼叫一声,然后便这样了,至今动所未动。

    虽然很多人对交横跋扈的牟昊恨之入骨,但这老头还算不错,只要你肯干,灵石丹药从未缺乏和拖欠,绝对保证修行所需。

    唉——!

    大殿内,还有五个身影满脸焦急,除了一位元婴修士有任务远行,除了西荒双绝,尽数汇聚如此。

    他们中有三人面色青紫,是被仇恨气的,这都是本家同族,另外两个则愁眉不展,他们属于聘请的供奉。

    太祖在高空纹丝不动,他们自然不敢放肆,也陪着在此守候着,一起等待着,等的就是西荒二绝。

    竟然在堡主府,在无数巨擘和大势力面前,小少爷被人直接捏死,这是何等奇耻大辱。而且对方竟然是个星外下族,此羞辱再加十万倍。

    相比这时,西荒双绝早就把姓陆的碎尸万段,带着他的脑袋回返了,宗主大人何尝不想去,但定然会被嘲讽,那些二流宗门的眼光能杀人啊。

    十几万里,对于高阶元婴大修士,最多四天也就到了,此刻还需忍耐,虽然好气啊!

    只等结果确定,他们就发动攻击,带着宗门精锐一举杀向星外下族修士的聚集地,必须狠狠惩罚报复那些卑贱者,是想要造反么?

    嗡……!

    忽然感觉虚空开始颤抖,一股微弱的涟漪,自九霄苍穹传荡而下,仿佛震颤了许多人的心神。

    神马情况?

    虽然震感很微弱,但金丹境界以上都能察觉,以为他们的宗主大人动了,但昂首眺望并非如此。

    只是距离宗门出口三里的地方,苍穹上诡异的多了个大口子,鳞光闪闪两丈高下,然后从里面走出个身影。

    一个青年跨步而出,空间裂口快速合拢,他打量下方的青灵门片刻,就和几乎同样高度的宗主对视起来。

    ‘这……人是谁?’

    大殿外,一个老祖轻声问道,五个人十只眼睛,都瞪直了盯着来人,目光里带着些许惊惧。

    ‘破碎虚空而来,自然是太祖级别了,可附近的宗门,也未有这等级别存在,怪哉!’

    对于凭空多出的身影,就连筑基期也可以看见,顿时引起不小的喧嚣,纷纷躲在角落交头接耳,满脸蒙逼的看着。

    在此等敏感时刻,突然有太祖级别到访,似乎气氛不对,总有种阴冷惶惶然的预感。

    “我,陆寒!”

    青年倒背双手,看着凝视他的身影片刻,然后徐徐露出三个字,脸上挂着些许笑意。

    这就是牟天华?

    差不多六十岁了,但须发仍旧漆黑,身穿紫衣山河袍,身材还算魁梧,想必那牟昊对他来说,是属于老来得子的美好,只是已经碎了。

    “想必那俩蠢货也死了,你就是那个星外下族?在风清崖府上杀我幼子的大丹师?”

    足有半晌,牟天华声音如雷,满脸不可思议,似乎才反应过来,他一眼就看出这青年的瞳孔有些不同,刹那间呼吸急促,这和消息有些不符。

    此人从天雪城一路过来,怎么连续两次突变,从情报里的金丹后期,变成元婴修士,又成了化神太祖级别。

    牟天华的话,瞬间传遍整个宗门,似乎是故意大声喝问,好让下方的晚辈有所预防,效果的确不错,青灵门瞬间炸营了,各个吃惊异常。

    “西荒双绝吗?还剩一对元婴在慢慢飞,他们速度太慢,所以陆某只好把事情一并办了,那个什么牟昊……你自己心知肚明。”

    自己的种什么样,牟天华自然最清楚,往日仗着青灵门,和这把老骨头的威慑,的确非常跋扈,没想到遇上硬茬子,落得轮回资格都没有。

    “下族又出奇才了,的确很惊艳啊,牟某也非常意外!你是来问我的态度啊,继续报仇还是偃旗息鼓,那么……前者很适合老夫胃口!”

    嗖嗖嗖……!

    五个元婴强者,已经先后飞上高空,如临大敌的一字排开,其中为首者还向下方打出个手势,顿时天荡山风起云涌。

    有精英弟子快速飞向各处不见踪迹,很快护宗大阵被全力发动,一层层凝视的光罩结界,越来越光华四射,萧杀气息灌注百里虚空。

    他们听明白了宗主的意思,一场厮杀不可避免,仇家却是化神太祖,慌忙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将希望希冀在大阵上。

    “这是让他们也一起陪你去死吗?”

    陆寒对护宗大阵视若不见,也未看那五个元婴强者一眼,仍旧盯着牟天华,数千人的命运就在他的手上。

    “唉——!你应该保留点卑微的态度,毕竟来自下贱的族群,才有点出息就这般狂妄,注定星外下族难以崛起啊,老夫岂能受辱。”

    牟天华的目光变冷了,他的愤怒也不再压抑,那股仇恨之意快速放出,右手徐徐伸出在身前一划,百里空间顿时漫天飘雪莹白一片。

    整个天空诞生森然无比的波动浪潮,那张脸上开始狰狞,一步步向陆寒走去,带着九天奇寒靠近,空间不时有虎啸声响起。

    吼!吼!

    ‘吼——!’

    一只体型百丈的金睛白额虎,浑身散发出上古强威,快速出现在牟天华背后,带着些许蛮荒气息,咆哮声震得虚空有无数裂纹产生。

    作为中期的化神大修士,他有足够自信,在‘皇极虎煞功’的诡异神通面前,可以不惧怕后期境界,况且对面的还是来自下族。

    堂堂青灵门,惧怕的也只有二流大宗以上,这些势力距离他很远,也未有半分仇怨,上千年都平静度过。

    强大神念早就扫视陆寒无数遍,确定他的气息只是初期境界,但此人这般狂妄,凭借的到底是什么,牟天华才不认为对方是傻叉。

    但是他必须出手,除却有强大自信,还关乎着自己的威压和名誉,那些在凌天古堡赴宴的势力,肯定已把焦点盯在这里了。

    轰隆隆——!

    牟天华开双手掐诀,眼眸中闪烁过十足的冰寒,有好多年未曾动怒过,更是不曾出手打斗过,今天竟然为了一个被诅咒的下贱货。

    “去死!”

    有惊天威压蓦然爆发,巨虎猛地纵越而出,瞬息就达到陆寒上空,整个身躯再次膨胀,直接遮蔽大半天空,两只前爪立刻撕裂了空间。

    无限恐怖蕴含在其中,浓郁至极的阴煞之气,化为几座巨山,围堵在陆寒四周,挡住他可能逃跑的计划。

    那五个元婴强者,瞳孔剧烈收缩,瞪眼看着自己的宗主,化神太祖级别倾力一击,这是何等的震撼啊。

    陆寒笑了,但是那股狂涛般的杀机,在汹涌滚滚的过程中,将漫天白森森虚空彻底崩碎,同样一脚踏前,也未动用任何神兵。

    他的身躯却银光霍霍,体表出现一阵龙吟,头顶顿时凝结出蛟龙虚影,也是无比巨大,上古真灵血脉,转眼间展示出无比强横的姿态。

    ‘吼——!’

    仿佛来自亘古的威压降临,青灵门数千修士,转眼间就趴下大半,这是来自神魂深处的恐惧,是对强大古生物的敬畏。

    硕大龙头也咆哮着,直接就把空间划开,一道无比雄浑的匹练横空击出,闪电般击打在白虎身上。

    狠狠压下的虎爪,直接被狠狠弹回,如遭电击般开始痛叫,那巨大的身躯猛然飞出去几十里,呜咽一声的趴在地上,再也不敢站起。

    这并未结束,蛟龙的尾巴如长河贯日,自上而下狠狠砸向牟天华,所过之处的空间瞬时自主退开,这是真正的法则神通。

    “凝!”

    牟天华惊呆住,感应着那上古气息,内心深处有点惊惧,还真的具有真灵血脉啊,他的白虎相差太多。赶紧沉喝一声,万千霜雪瞬间凝聚,化为三道厚重的盾牌挡在头顶,左手抛出一件虎纹盾牌,变大后加持了防御。

    轰咔……咔咔咔……!

    漫天都是强光和爆闪,空间宛如塌陷一般,霜雪大盾接连破碎,每处都轰击出惊人的狂芒,那条长尾仍旧去势不减。

    陆寒对着蛟龙虚影点指了几下,顿时强横气势再上三分,龙吟九霄都碾爆虚空,把百里内都化为狂虐绝杀的气氛之内。

    乌云不知何时已经瞒天蔽日,雷电纵横狂闪不止,轰隆隆暴鸣声越发密集,电蛇雷霆错乱狂舞,弹指间天昏地暗。

    天荡山瑟瑟发抖,护宗大阵风雨飘摇,蛟龙身上的麟甲越发耀眼,射出的阴芒莫可逼视,如神灵发怒慑服妖魔。

    轰!

    终极的甩尾一拍,很快打在虎纹盾牌之上,直接把五里内的任何东西彻底清空,沉闷响动虽然没先前那般猛烈,却实打实的更震爆耳膜。

    纵然有大阵保护,下方的青灵门低阶弟子,不知陨落多少,炼气期直接碎裂了五脏,筑基修士丹田崩坏,金丹境摇摇欲倒,万千身影惊厥。

    牟天华内心抽搐了几下,就像被长棍轰击在后心,盾牌隐隐有凹陷的迹象,真灵虚影的一击竟然这么猛?

    他身上赶紧射出一圈圈虎纹涟漪,这些波动尽数向盾牌涌去,很快将被动危机稳住,但是眼皮弹跳频繁,因为烟钱没了年轻人的踪迹。

    “斩——!”

    天空忽然大亮,到处都是刺目的银光,原来都从一柄巨剑上射出的,九天云层的顶端,一个青年正挥动剑光,以无可匹敌的姿态轻轻一划。

    “啊?不不……不——!”

    感应到那无法触及的恐怖威能,似乎自深渊涌出的使者,又像从寰宇极点走来的使者,牟天华顿时惊骇莫名,那蛟龙之威与此比拟,竟然只是九牛一毛。

    他的法力竟然出现调动缓慢的迹象,无从查起源头,只看巨剑一眼,神魂就有出窍的意念,银月色的剑光仿佛裹挟这太阴属性,任何类似功法都不及万一。

    这才知道此人的恐怖,明白他无所顾忌的底蕴,这一剑的威能,气势化神后期可比,但为啥露出的气息却是初期境界呢?

    拼了!

    在疯狂和惊怒之后,从牟天华口中,蓦然突出一尊小鼎,绿幽幽通体晶莹,几个闪烁后就变大数百倍,鼎中燃起焚天烈火,却无半点温度,从里面飞出四五只狰狞古兽。

    这尊‘煞灵鼎’可是件后天灵宝,大半身家砸在其上,化神修士能有一件此物,才具备在遑遑界面立足的根本。

    紧接着又祭出一件沧桑古宝,能拿出的自然非同凡响,这是把金银两色的镰刀形怪刃,双手紧紧握住,催动出惊人的刺眼灵芒,倾注全部法力直奔剑光斩去。

    ‘滋滋……噗——!’

    火焰焚天般的绿色巨鼎,在和巨剑接触时,有过片刻的刺耳摩擦,但很快便出现裂纹,被从中间一切而开,随着就和怪刃猛烈相撞。

    那张脸瞬间就苍白如纸,猛然吐出两口精血,牟天华纵然无法看出巨剑的品质,也没想到是这般恐怖,就那么看着自己的古宝,也被巨剑之威彻底碾碎,老血再次喷出。

    “青灵门,完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