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第429章 啊?才降临就呜呼了!

    第429章 啊?才降临就呜呼了!

    “果然没认错!陆某知道的东西,远非尔等低等孽畜能想象,你们祖上自持实力强悍,联合百族打开‘玄甲位面’,那一场惨烈大战持续上千年,不知库潶老鬼和……等几个家伙下场如何?”

    陆寒微微思索回忆后,继而又说出更让对方惊骇的话,附加着带出了34个名字,这些人都是当初跨界大战时,幽俆族最具威名的首领。

    “………?休要侮辱我等的祖尊,就算他们全部陨落掉,我‘幽俆族’仍旧站在万族之巅,无论你是谁,又知道些什么,今天难逃一死!”

    阙阳眼珠快速转动几下,仍旧在想对方为何知道的如此详细,而且竟然连他们祖尊的名讳都一清二楚,只是转眼间杀气越来越浓郁。

    无论此人如何成口舌称快,根本境界却是死的,绝对属于化神初期不假,这个界面除非有化神后期圆满修士亲临,否则自己可以就能横行四野。

    “哼!若是其他陌生族群来袭,或许还有一两个活口可以回去送信,可惜啊!无论那次环天大战谁输谁赢,尔等也休想再次侥幸一回,如果你们能有一根毛发跑回去,我陆寒此生绝不再修道!”

    一想起当年的狼狈情景,不知从何处生出的恨意,如天雷地火轰击在一起,强烈的杀伐之意立刻从陆寒全身猛然爆发开来。

    他的瞳孔之中,一道黑色弯月厉芒,无比宏大和漆黑的对着自己疾驰斩来,那利刃很像一把弧度优美的黑剑,划过的利刃两侧,三里之内全部被黑暗代替。浓浓的暗夜法则强烈而汹涌,经过的空间如纸糊一般碎裂,空间被划出巨大的口子,轻微的刺啦一声就向两旁退开,速度如闪电般已经到了头顶。

    “好!”

    一个字,从陆寒口中轻轻吐出,立刻就感应出这是把上品灵宝,这更将他的杀意激起三分,对手越强越能找到当年的感觉。

    前世里,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可以媲美合体期的强者,基本就要跨入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却鬼使神差般的跑到了界面边缘云游,结果差点儿突兀爆发的场惊世决战卷了进去。

    三个同等级别的幽俆族强者,蓦然将他合围在一片山谷里,不明所以之下就遭到动手突袭,凭着积攒多年的家底和无数种秘术,以轻伤的代价将对方打成一死一伤并成功突围。

    但在接下来大半年的时间内,被剩下的两人疯狂追杀,逃跑的路程总有数千万里之遥,活生生将对方的轻伤者耗死在路上,最后一个家伙直到追至深入某个族群的腹地才绝望罢休。

    想到当时的种种狼狈,陆寒气的几乎怪吼一声,身上银月色光芒大放,根本不是人间所有的气息豁然涌出。

    整个人变得皎洁而神圣,仿佛是一尊月神下凡,通体无瑕晶莹剔透,身躯表面顷刻间凝聚成纯净无比的银白战甲。

    双手快速向上挥动几次,就射出一轮半月形的银色剑芒,强烈的吞噬之力汹涌澎湃,带出滔天巨浪般的法则浪潮,随即就模糊不清起来。

    在空中又一分二,二分四的化为无数道银丝,从不同方向对准黑色利芒迎上,于茫茫黑暗降临之际,灼灼银色光华带来了不一样的景象。

    ‘吱吱吱——!’

    就像撕开黑暗世界的银色灯火,规模和气势虽然无法和对方相比,但决定一切的只有威能,刺耳摩擦声洞彻数十里空间,从黑色厉芒和三根银丝相撞的地方,一轮空间风暴,以无可匹敌的狂暴恐怖侵略四方。

    原本锋利无比的黑色利芒,似乎只是被减缓了些许速度,将三根银色细丝接连斩开,随后继续朝着陆寒头顶落下。

    陆寒倒背双手,瞅着那道利芒矗立不动,嘴角反而微微翘起一丝诡异弧度,似乎是一位即将慷慨就义的壮士,任凭极度危险顷刻降临。

    阙阳见此景象刚要哈哈大笑,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斩下的黑色厉芒陡然间快速淡化,仅仅下落上百丈的距离,就从凝实无比变成了淡淡虚影,直到最后烟消云散,仅有跟随咆哮而下的元气波动,化为狂风吹乱着陆寒的秀发和衣摆。

    阙阳身躯微微一晃,蓦然张口吐出一缕精血,因为他感觉和上品法宝间的联系,转眼微弱到了极致,似乎那把弯月型利刃被什么东西捉住,即便剧烈挣扎仍旧无法挣脱强力约束。

    暗夜法则般的黑幕崩溃消失,反而一小团银色光芒,在两件灵宝轰击的核心持续动荡,多达七八根银丝编织成了仅有尺宽的正方形牢笼里,一把黑色利刃在里面正狂跳不止。

    “收——!”

    陆寒见此情形才满意的点点头,立刻发出一声冷喝,银色网状牢笼瞬间喷射出大片光霞,将网状内的任何空隙急速填满,彻底将内外隔绝开来。

    “啊——!混账,那是我的灵宝,绝对不会被你收走的,给我回来!”

    阙阳脸色又苍白不少,立刻双手掐诀施展某种秘术,喷出一口精血在面前化成怪异的图案,两道法诀打出的光芒立刻打在上面。

    陆寒顿时感觉有点心旌荡漾,彻底封闭的银色牢笼立即膨胀三圈,有无数道细细的划痕从外表就能看见,让他禁不住微微哑然。

    这牢笼内外,几乎可以算做决然不同的两个空间,任何东西的联系都会被断掉,对方秘术仍然可以强行和灵宝联系,可见那件黑色利刃绝对非同寻常,但越贵的东西越让他解恨消气。

    “玄阴法则,给我破!”

    陆寒随即也跟着厉喝出口,抬手就向银色牢笼点了几下,表面顿时蹦出六个拳头大小的符文,每个横截面各贴一个,凄厉无比痛叫声转眼从对面传来

    “哎呀……!”

    只见阙阳双手抱头在原地打滚,施展的秘术化为一道红光,然后彻底消散在虚空,仿佛有无数银针刺入他的脑海,能让化神后期忍受不住的,绝对是这种秘术进行了反噬,至今为止他还未做出丝毫攻击。

    “好啊——!竞拍强行收走我的本命灵宝,本亲王要将你撕碎扯烂,然后屠戮掉整个界面的生灵,来浇灭本亲王的霸天之怒。”

    不是正常声音的沉闷嘶吼,从阙阳摇晃站起的地方大叫而起,只见他原本褐色的大号双眼,顷刻间已经成为血红一片,矮小的身体里响起类似爆竹般密集碎裂之音,随后就有大量黑魔之气滚滚涌出。蓝色披风逐渐发亮,在魔雾中显得更加阴森恐怖,裸露出的四肢上,本就看似坚硬的肌肉表面,无数道诡异魔纹接连浮现,威压在化神后期的基础上又暴涨不少。

    ‘咆哮吧——魔灵!’

    ‘嘎嘎嘎……!’

    如饕餮降临罗睺再生,怪异至极的鬼叫震撼苍穹,仿佛有绝世魔物要从里面大踏步走出,黑色雾气转眼开始剧烈燃烧起来,化为冲天魔焰覆盖住周围百丈内的空间。

    在一阵低沉痛哼声中,阙阳原本矮小的身躯,已经倏然间暴涨三倍,变成足有两丈高的恐怖怪物,一个个紫色肉瘤从肩膀和背部接连凸起,继而从里面突破出无数根骨刺。

    头顶上那根银角彻底黑化,脸庞早就狰狞无比了,不可一世的魔力从身躯内宣泄出来,将周围空间不断推开。

    暴戾和杀戮之意根本无法抑制,前后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阙阳就已经转化为彻彻底底的绝世魔物,无比嗜血而贪婪的表情中,似乎要将天地都吞噬干净才肯满足

    “啊吼——!原来是被我幽俆族祖尊当年灭杀的亡魂重生,的确有几分厉害本事,但有种再将我这件宝贝也收走!”

    ‘叮当——!’

    清脆至极的声音骤然响起,却在比他更远的地方顿时传来一声大叫,百里外的苍星,忽然双手抱头向下栽去,陆寒也感觉有种强烈的眩晕,仿佛后脑被人拍了一板砖。

    随着瞬间又清醒如常,立刻吃惊的发现黑雾中,两丈高的魔物已经消失,直接不假思索的将身躯向下一沉,一个迷糊也从原地失去踪影。

    同一时间,他方才站立之处,就被黑色巨爪狠狠攥在里面,无数红色邪光疯狂爆闪,把罩住的每一寸空间彻底撕裂。

    “咦?不可能!”

    空荡荡的苍穹上,不知从何处传来惊讶至极的声音,似乎对这一幕非常意外,显然一击必成的手段彻底落空,大大超乎魔物的想象。

    在一里之外,陆寒的身影方一现身,又迅速从原地消失无踪,同样有一只摩天巨爪瞬间扣了下去,仿佛早已料到他出现的方位。

    ‘叮当——!’

    紧跟着又是同样的诡异声音响起,听了虽然清脆无比,却仿佛来自恶魔之渊的召唤,在东南方向二里远的虚空,陆寒出现后并微微晃动了一下,此刻他的双目已经变成两轮残月,迅速朝着偌大虚空扫视一遍。

    ‘轰隆隆……!’

    果然又有一只巨爪瞬间出现,和他现身的速度几乎同时发生,遮天辟地的爪影足有三十丈长,表面粗糙无比凹凸不平。至少有六道魔纹闪烁着半黑半紫的光芒,每一次闪烁都仿佛有一天一夜恍惚而过,黑光遮蔽处的空间仿佛粘稠一般。陆寒身躯随即被诡异力量束缚住,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接着就传来一声咆哮,里面夹杂着些许兴奋,摩天巨爪瞬间狠狠拍去,并把将不成比例的身影裹在里面,三里之内全部被密密麻麻的爆裂声覆盖。威能波及的地方,任何东西都无法存活,连天地元气都被炸裂成无数份,化为密密麻麻的风刀乱窜不止。

    五里外,空间蓦然荡漾了一下,出现个两丈高的魔物,面带疑惑盯着被自己轰击而粉碎的地方,根本没有半点喜悦之色。

    它的左爪紧握着一个三尺高的铃铛,外表被一片片红色鳞甲覆盖,有根仅仅多出半尺的黑色小棍吊在里面,每次摇晃都带出一片残影。

    小钟的顶端拴有上百根黑色穗条,当细看之下更让人头皮发麻细思极恐,却是一条条细小无比的黑色毒蛇,正纷纷昂首四下张望,并不断的吞吐着信子,。

    “就这点本事吗?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上路吧!”

    魔物左前方几里外,陆寒兄虚无中一步跨出,手中多了把三尺青锋,利刃部分银白色,中间既有金光琉璃,也有玄青色则不断动荡,无尽锋利的法则,如被春风拂过的的湖水,嗡嗡嗡的发出轻微龙吟。

    “好恐怖好强大的神魂,就算本亲王无法灭杀你,但也可以凭借浑厚法力和其他数种神通将你击伤,休要……咦?人呢?!”

    阙阳的声音有些凝重,屡屡攻击对方失手,已经懊恼无比的恨意狂升,这件灵宝主要功能就是猝不及防伤人神魂,继而完成瞬杀,根本从未失手的。

    正聒噪着自吹自擂,陆寒有从原地不见,他顿时感觉丝丝不妙,右爪一把就将铃铛里的小棍拽下,叮叮当当连续敲击数下。因为纵然泛出神识查看,也未发现对方任何踪迹,那上百条细蛇都露出茫然,方才多半就是这些毒雾为主人指示的坐标。

    ‘唰——!’

    足有十里高的上方,突然爆发出骄阳般的光辉,有百丈巨剑蓦然现身,并进行了凌空一劈,空间被轻易划过,仿佛任何威能都无法阻挡。光灿灿的银色剑刃上,无数金丝在上面蜿蜒,几个玄青色符文浮现在在剑脊处,顷刻间一分三,三化九的分出九道剑芒。

    一抹银光璀璨美艳,却能留下烙印永世难忘,带出强横无比的锋利,除却主剑之外,九道剑芒又化为千百根笔直的剑丝,轻盈灵动无轨迹可寻。

    “无根之剑?不可能!这绝非你可以施展的,啊啊——!”

    阙阳魔怪瞬间就惊恐起来,他没感应到任何危险,却亡魂大冒的嘶吼着,血红双目中的剑光,没有招式和力量,也未见规律和法力,就那么飘荡荡落下,笼罩了惊骇绝望的魔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