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第364章 白热化

    第364章 白热化

    洞府通道内,倒插在地面的那把石剑,忽然扑簌簌变成灰尘,很快成了一个小土堆,顿时畅通无阻了。

    即便如此,陆寒还是不敢大意,每一步前行都做好迎接突变的准备,虽然他的双眼中并未察觉异常。螈融从触角缝隙窥视的大眼睛,露出连连喜色瞬间蹦起来,轻轻跟在主人身后,虽然不懂剑阵,却被这个人族的神通全面化折服。

    近距离观察两侧的图案,陆寒瞬间了然,这些全部为图画,是青玄夫人描绘的回忆性质自传,介绍她那几经挫折的修仙道路。原来此女来自名为‘出云宗’的一个宗门,在当时地位显赫,和当今六大宗门类似,这位青玄夫人当然属于老祖级别的人物。

    仗着对剑阵的领悟力,在其修为处于金丹时期,几乎就人人忌惮都噤若寒蝉,纷纷对其惧怕三分。凭借神魂强大,一套六把剑斩杀过好几个同阶,在宗门内是仅次于老祖的人物,进阶元婴后更是势不可挡,六把剑升级为十二把,威能上翻了好几倍。

    纵横界面三百多年,终究来到元婴后期巅峰,面临着和苍星老祖同样的抉择,渡劫是极度危险的,崩解归元又不甘心,几番内心煎熬后,蓦然想起苍梧禁地,那时的此处处处危机,根本不是还有修士闲庭信步的空档。

    只为寻找逆天灵药和最顶级的绝佳材料,为冲击化神境界努力拼一把,然而命运开的玩笑惊心动魄,起初凭借神通,披荆斩棘无往不利,各种好东西大半进了腰包,青玄夫人心中的希望猛增。

    但是还未靠近核心区域,就赶上一场两只六级妖兽和一个七级大妖拼命厮杀,那种激烈程度无法描述,而且和她本来并无关系。但是就在此女悄悄远离避过的时候,碰触到了无形的厉害禁制,顿时逼迫的暴露了身躯进行防护,恰好又有其他妖兽靠近,直接引起激斗现场的变化。

    所有妖兽顿时停止内讧,矛头对外齐齐向她杀来,惊怒之下的青玄夫人自然无所畏惧,仗着在外面纵横多年的神通,开始肆无忌惮的疯狂杀戮。

    墙壁上还记述了那天的惨烈,屠戮五六级妖兽六只,七级大妖两只,收拾区区低阶孽畜原本并不算什么,但不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第二天的数量就翻倍增加了,她已经被盯上,就连四级以下的凶兽,都联合起来互相通信,宛若组成了妖兽军团。

    虽然都不能奈何她,却被不胜其烦的骚扰,法力耗损之下,连恢复实力的空闲都没有,再加上不断遇上禁制,生存环境开始恶劣。而作为老祖级别的元婴,被任何妖兽都看成猛增修为的无上美味,相比之下那些区区千年灵药都不值一提,越来越多的大妖跃跃欲试,忍不住先后出手了。

    几万年间,它们见到的人族修士陨落不胜枚举,各有收获大为欢喜,外族还是它们的死敌,自然毫不留情。

    终究寡不敌众,接连辗转大战一个多月,不支之下受了轻伤,形势越来越危急。当两日后,她以重伤之躯,动用大神通巧妙躲进,咬牙舍命一处凶险之地,才将后方的兽群阻住,距离这片古修士坟冢仅有两千里。

    就在陆寒即将收获的时候,被他和螈融基本摧毁的大山谷,一道遁光正从远处靠近,满脸惊骇的看着被摧毁的一切。此人高大微胖,身上的服饰明显属于天青殿,脸色微黑略显雄壮,一对虎目瞪直了,随即又快速打量四周。

    “不可能啊?金丹境界绝非这般恐怖,只有法宝才会摧残至此,难道是那些大妖出来,在此地发生了内讧?”

    忽然,只见他神色一凛,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就要向南方飞速离去,但是才走出三百丈,又猛地折返飞向一座山峦,却见远方低空有破空声大作,原来又有人出现,正本这里快速靠近。

    “真倒霉,才摆脱一个梦通山宗族的,又遇上个太极真境所属宗族的,老子运气不太好。”

    咒骂两句后悄然贴着地皮飞遁,却不知早有人在此驻扎多时,壮汉在片刻后又似乎感觉距离太远,便直接向着左侧被破坏的只剩根基的残桓射去,同时手上多了张土黄色符篆,向自己身体一拍,土属性越来越浓,落地后就和碎土乱石颜色相近,顷刻间失去踪迹。

    三十多里外,一个棕色紧身衣的青年道士,面带疑惑正向这里张望,神情里充满谨慎,但仿佛有什么诱惑在等着他。修长的脸上有三道青纹,看着有些诡异,双耳竟然挂着一对翠玉装饰,横眉之下是双浅褐色的眼睛,走走停停面露犹豫。

    “怪事!绝对没有看错,那里有个身影一闪就消失了,难道有什么宝贝?”

    没过多久,青纹道士便看到被摧毁的山谷,同样面带惊惧,此刻距离还有五里,仔细打量着每一处地方,似乎要把那个影子搜索出来。但在此刻,他的袖筒里有东西在动,竟然冒出一只形似松鼠的小动物,对着那里使劲嗅了嗅,继而滋滋滋的不安尖叫起来。

    “小东西,竟然忘了你,快告诉主人他到底藏在哪?”

    粉红色的鼻尖最终定格在断壁残桓之处,随后眼巴巴的看着青纹道士,立刻就有大手伸过来,上面出现一个黄色豆粒,瞬间就被吸入小嘴中。

    ‘果然如此,既然主动躲着我,多半是天青殿,或者玄华宗的鼠辈,只是这里如此凌乱,根本不像金丹境所为啊。’

    神念反复扫视几遍,没见到任何灵药材料出现的迹象,蔑视的冷哼几声就转身离开了,似乎并不想发生正面冲突。

    “咱们怎么办?”

    距离青纹道士将近七里,被幻阵遮掩的洞府内,代月离从小窝里露出个脑袋,让她有些奇怪,外面人影匆匆,钟离婉莟和华凌无动于衷。

    “够得着的不能下手,想灭杀的又距离太远,姓陆的没在,你我三人得追大半日,太亏了不划算。”

    钟离婉莟依然没动作,只是将声音慵懒的递出来,似乎才被从酣睡中吵醒,接连几个哈欠又寂静下去。

    “算他聪明,若是个争强好胜的家伙,已经被四比一直接秒杀,咦……那人才走出六七里,怎么又停下了?”

    华凌正在夸赞青纹道士的机智,蓦然意外的一闪而出,面露奇怪的在通道内向外张望,对青纹道士的举动百思不解,但是双目很快便射出金芒。

    遥远的天际尽头,有个黑点正加速接近中,没多久便能看出是个身影,原本直奔东方,却豁然途中转向。而青纹道士毫不避讳,十有八九属于一伙,两人凑到一起,不利局面顿时向着天青殿修士转移。

    距离他们三千里外,陆寒已经到了洞府尽头,此处灵力依然很浓郁,虽然外面的聚灵格局已经被破去。徐徐蹲下凝望面前的一切,蒲团已经成为灰烬,一具晶莹骸骨正双腿盘坐,头颅向前低垂,双手搭在两侧大腿上,捏着一个半尺长三寸宽的紫木长匣。

    储物戒早就报废,失去了存放的功能,一顿东西七零八落,只是好多物品基本汽化,地面还有痕迹可寻。唯有数个瓷瓶小盒小罐子等密封严实,还有两卷玉简滚落到远处,此外尸骨的两个腕部都有一枚圆环,没有被时间法则影响,仍旧散发出光泽。

    而后面原本跟随的螈融,在距离陆寒五丈处有个分支洞穴,它的身躯缩小了数倍,正使劲嗅着飘飘药香,十几只眼睛齐刷刷放光。

    陆寒的双眼,顿时盯着骸骨怀里的长匣,目光闪过一丝火热,尽管被盒子隔绝,依然隐隐感觉有锋利之意,那是剑修才能有的感觉。但是却后退几步,面带谨慎的屈指微弹,一道流光打在匣盖上,发出轻微且沉闷的声响,匣盖倏然被击偏,露出半寸宽的缝隙。

    嗡——!

    整个洞府顿时被阴冷气息覆盖,从里面射出一道青色霞光,外面传来螈融的惊叫,因为感觉就像有无数锋芒对准了它的肉身,随时都能被扎破肌肤。

    ‘好锋利的剑,没经过任何催动,仅仅本体就能释放出这等剑意,里面绝对掺杂了玄精铁,但含量根本不多,否则能瞬间划破我的衣衫。’

    以青玄夫人的身份,穷其所能搞到些许奇珍异宝并不难,若知道他身上藏有几万斤的玄精铁,不知能否被气的活过来。见的确没有任何埋伏,陆寒才一挥手,将匣盖彻底拨弄开,终于清晰的目睹了庐山真面目。

    毛茸茸的红色软布上,一把半透明的青色五寸小剑,正射出灼灼光芒,在它周围两侧各有六把三寸小剑,青濛濛眩光丝毫不逊色,似乎在向新主人炫耀。

    “一套极品法宝,整个界面也难有第二件了,好厉害的女子,陆某处于同级别的立场,对你颇为钦佩!”

    纵然归属于他,此刻依然只能切菜砍瓜,法宝绝非法器那般,拿过来好歹重新祭练一下,基本就能发挥最大威力。不但需要每把剑内都封印一丝神魂,还需动用精血认主,并且放在紫府温养两日才能初步杀敌,和主人联系越紧密,越会得心应手威能尽施。

    那两卷玉简,一套是自创的剑阵图谱,以及领悟精要,此女似乎早就有布置身后事的意思,不想绝学秘术被埋没。另一卷则为她修行的四五种其他厉害功法,还有三四个罕见丹方,仅仅这些就让陆寒大丰收了,对其他之物反而兴趣大减,一股脑全部收起。

    对于骸骨手腕的两枚圆环,并未再动丝毫贪念,反而将整具骸骨小心翼翼打包,此女崩解时的遗憾,除却对大道的感叹,似乎只剩未能回到外界了,而这里不会永久安全的。

    他虽不是大侠,不具备太多柔肠情愫,将此女最后的尸骨妥善安置,并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况且留给他的酬劳绝对足够。

    “再晚来些春秋,恐怕你就成精变为灵物了,主任不会亏待你的,正好啊!”

    圆融看着一株亮晶晶的灵药,两瓣五寸长的金黄嫩叶,如翅膀般要翩翩飞起,手腕粗大的半尺长上端,七道红色灵纹弯弯曲曲。下端就像两条腿,接近地表处有直径半尺的绿幽幽水泽,倒映着八级大妖的身影,水灵气非常浓郁,而周围全部是枯死的植被。

    “嘶——!这是……‘太易玄参’?似乎就快八千年的药龄了,居然把其他灵草搞死,自己聚集水精生存下来,除了陆某还有谁能懂你,哈哈哈哈!”

    脚步声在洞口骤然停止,陆寒倒吸了口凉气,眸光立刻狂闪几下,对螈融没有轻举妄动非常满意,否则盲目接触,会将这株无上灵药报废掉的。

    没想到青玄夫人无心插柳,竟然栽培出了绝世宝贝,若当时就有这等好东西,即便她濒死状态,咬一口都能快速满血复活,并会大大增加寿元的。

    一人一妖在这喜色不断,不知老窝里已经炸开锅,来的那人是个精瘦青年,属于梦通山下属宗族,两人不知如何商议的,青纹道士带着他立刻气势汹汹杀了回来。

    见到形势不好,顿时从破碎山体上射出道遁光,面色大变的东北方逃去,正是天青殿的壮汉,本就无疑厮杀斗狠,此刻更加失去气势。

    “哈哈哈!本想饶你一命,可惜命运不济,就将好东西拿出来分给我二人吧,无论如何逃跑,在禁地关闭前,本道总能灭杀你。”

    两人满脸兴奋,七八里转眼飞到,大声既无忌惮叫喊着,并且祭出法器助长声威,却被凭空炸裂雷鸣吓得差点掉下来。

    “放肆!竟敢惊扰华某潜修,尔等百死莫赎,就把你们的金丹献出,来熄灭我的愤怒吧。”

    两人斜下方里许的山腰上,顿时有道身影闪动,冷言断喝威压滚滚,一道银白剑光顷刻狠狠斩来,青纹道士的脸马上苍白无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