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第309章 死亡之吻

    第309章 死亡之吻

    居泽袖袍中的拳头逐渐握紧,甩下几句侮辱的话,随即直接转身,向着一旁几里外快速飞去,他也是两年内就要渡劫的修士,绝对有抗衡的资本。

    “那好,就让你去做个使者吧,但是我更对灭杀公西瑞的人感兴趣,看来今天注定失望了,但本姑娘的怒气绝非你一个能填满。”

    冷璇凌反而咯咯冷笑,但是那股煞气越来越浓,莲步轻摇一扭就跨越几丈,即便像寻常走路,速度堪比飞行。

    艾天暗暗长出一口气,盯着居泽的背影露出庆幸神色,这家伙憋了几天闷气,是想发泄在冷璇凌身上,正是遂了陆寒的心思。而他自己,宁愿逃跑也不会与之交手的,就算丢掉地位和颜面,小命在就不愁进阶元婴境。

    当冷璇凌远去,他立刻露出几分杀机,迅速锁定名叫行陲的黑甲男修,一个闪动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给我杀——!”

    原地只剩下巍巍大吼激荡,再出现时已经斜刺在百丈开外,天地间宛若打出道闪电,面前一件锋利如斯的银白色小斧头。距离行陲不足十几丈,闪动间已经无限变大,法力疯狂输入,在头顶留下一缕残影,带着狂暴波动顷刻斩下。

    “啊——?极品法器?”

    艾天从动身到出击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并且动用全部力量,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他知道或许没有第二次机会,因为居泽未必能接下冷璇凌的更恐怖一击。

    行陲大惊失色,从居泽主动挑战冷璇凌,他顿时心底拔凉,本以为能将艾天拖住,自己还能支撑片刻。

    极品法器的威能非比寻常,在武器和法力都没有对方强悍的情况下,只能竭力拼命了,接连两件上品防御法器瞬间祭出,分别是一块黑紫色磨盘,以及一块浅黄色的网兜。

    在祭出变大的瞬间,银白色锋利斧头已经和磨盘碰撞,天空似乎破碎了,发出极具震撼的咣当声,附近的诸多低阶修士,仿佛遭到锤击,猛然失去对脚下灵器的掌控,如雨点向下掉落。

    脸庞闪过片刻的煞白,旋即恢复重新控制,捂住双耳仓惶退向远方,如躲避瘟疫一般,浑身颤抖如筛糠。

    轰隆隆——!

    音爆紧跟着从黑白两色强光炸裂的核心狂涌,将三里范围内变成恐怖世界,原本平静的天地元气,凭空被生生撕裂,在摧残中暴虐无度,滚滚冲击波化为飓风,将所过之处都尽数毁灭。

    滋滋滋……咔嚓——!

    刺耳摩擦只持续两个呼吸,黑紫色磨盘就响起哀鸣,从中间猛地断成两截,银色巨斧继续被主人驱使狠狠斩下。行陲似乎也早有预料,脸色一僵的瞬间,张口向网兜喷出精血,双手法决越来越玄奥。

    浅黄色霞光顿时猛涨,一张弥天大网疯狂吸收附近灵气,中间处迅速鼓起,仿若从内部膨胀的气球。表面弹射出千万道细丝,带着晶莹灵光射向巨斧。

    然而只见艾天蔑视一笑,冲着极品法器点过去,粗大手柄里传出渗人的嘶鸣声,喷射出的层层迷雾之内,陡然窜出两条银白色蜈蚣,每只都有五尺多长。

    十八道对足有规律高频震颤,速度奇快无比,伴随而来的是空气中噼啪乱响,头部土黄色的眼镜散发着阴冷寒意,各喷出一道近乎透明的光焰。没有任何温度,只快速溃散成一片,那些网兜上的细丝还未接触,立刻化为虚无,光焰直接席卷了整个网兜。

    霞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小,随后巨斧的锋芒就到了,利刃微微接触,就切开个三尺长小口,剩下的部分顿时产生恶性连锁反应。

    “啊?给我裹!”

    行陲目瞪口呆,惊慌之下大声发出喝令,接连两件上品法器,才将这一斩的威能化解近半,心底寒意越来越浓。在他的指令下,转眼被切割开大半的网兜,两侧如巨浪剧烈起伏,完全不顾那些灼烧的光焰,狠狠向巨斧合拢,意图将其缠住缓解下降速度。

    但是他大大低估那两只蜈蚣喷出的光焰,只见此时骤然爆发成三丈大小的巨型火球,行陲脸色再次苍白,因为他和法器的联系瞬间断掉。

    “杀啊——!”

    “别让玄华宗的跑掉,一个不留!”

    “哈哈哈!尔等全部受死!”

    本以为人数上占据优势,玄华宗弟子气势如虹,已经冲过去开始乱战,蓦然远方喊杀声大作,从他们背后两翼,各出现一只规模不小的队伍。

    都有两个金丹境带队,后方多达二十名筑基期,在震爆苍穹的乱吼中冲来,并且自动散开,围城巨大的包围圈。

    人数顿时性成反比,显然是提前布置好的计策,将每个方向的逃路尽数封死,从外到内逐渐消磨,玄华宗弟子立刻人心惶惶。

    艾天余光瞥见有个金丹修士快速飞驰,想要帮衬已经危险重重的行陲,对方的眸光也闪烁出欣喜,手中又多了件紫瓜形长锤,举起轮向头顶的银色巨斧。

    “我不让你活,谁也阻止不了,可还有其他法器?”

    行陲本以为此番化解这一击,就能等待援手的到来,以二打一至少轻松许多,为冷璇凌争取时间,却见自己已经被红光笼罩。艾天冷笑的同时,右手上多了把五寸深红色小剑,向他轻轻一吹,就转身面向飞来的那人。

    “还是极品法器?啊啊——!”

    六七里外的天空已经成了褐色,外面神念探查深度有限,根本没有看见冷璇凌和居泽的身影,那个里许方圆的诡异世界,只会带来心惊肉跳。

    核心处,一男一女两个身影遥遥对立,居泽神色肃然,对冷璇凌布置的幻境宛若不见,只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当四道光芒出现时,那是外观尽数相同的迷你小刀,锋利之意瞬间充斥虚空,冷璇凌抬起手臂挨个摸了摸,这些小刀就向东南西北激射而去,在居泽的疑惑中不见踪影。

    “我是不屑于偷袭的,这是防治你的金丹跑掉,本姑娘只发动一击,若还能存活下来,你就有生还的希望。”

    “狂妄!区区极品法器而已,再加上法力浑厚点,当我两者都不具备么?若是居某接不下三击,不但枉费了百年苦修,还给无数金丹境同阶丢人,就让我看看所谓天才有多大本钱。”

    冷璇凌只是冷笑几声,也不再继续废话,只见她双手一撮,原本晴空骤然降下一道电光,在双手间猛烈闪动,居泽被强光闪烁的眯起眼睛。

    当他再次聚睛观看,不由得浑身发紧冷飕飕钻进脊背,一件不足尺长的玲珑金刀,正将附近虚空照耀的无限炫彩,周围灵气如掉进漏斗,快速向这里聚集,刀锋的厉芒已经逐渐离体,前方三寸远呈现扭曲的黑线。

    更诡异的是,刀尖上漂浮着一个圆珠,直径不过寸,湛蓝夺目至极,而且刀体散发的锋利之意都向圆珠内涌去,里面竟然也凭空出现一把迷你小刀。

    “空间裂缝?法宝?”

    居泽顿时脸色煞白,这是何等锋利的东西,还未攻击就把空间割出一条缝隙,绝非极品灵器所能做到。

    “就算是吧,伪法宝而已,一件残次品,但是杀你足够了。”

    冷璇凌笑得花枝乱颤,从她体内冒出的煞气越来越浓,周围更加阴冷,那枚圆珠陡然从原地消失,痛死十几丈内的虚空猛的震颤一下,疏忽恐怖古兽露出狰狞面容。

    居泽瞬间一扭,从原地横移出十丈,左右手中各有一物出现,并一前一后将他护在其内。面前的是三层青绿色迷你小塔,迎风变大至五尺高,外面涌出许多灰色藤蔓,将塔身包裹严丝合缝。

    身后的是个小鼎,和丹炉有几分相似,中间却为实心,宛若铸铁块安上三条腿,四面还有镂空的小耳朵。

    忽然他向头顶看去,那枚圆珠果然出现在百丈高空,但是已经长大到碗口左右的规模,匪夷所思的是上方紧跟着又一把玲珑金刀。

    ‘这……果然邪门!’

    然而冷璇凌面前漂浮的那把,正在逐渐淡化,变成亿万颗粒溃散消失,也在同时,她的右手一挥。居泽瞳孔剧烈收缩几下,强烈不妙的感觉笼罩了他,伪法宝三个字就像大锤,狠狠砸在他的心脏上。

    这种比法宝还少见的东西,冷璇凌竟然就有,真该他今天倒霉,性命攸关自然竭力想拼,连续两口精血都喷向极品法器。

    小鼎变大后率先迎了上去,防御威能被崔发到极致,滴溜溜疯狂转动,附近虚空都被碾压出层层涟漪。而那座小塔更是玄妙,从上向下一沉,射出大片灰色光霞,并将他扣在里面。

    “快跑!四散各自突围!”

    艾天收回小剑,将行陲的储物镯拿到手,方才深红色小剑破开护体灵光,向毁掉对方的丹田,行陲想也不想的直接爆体逃命,但只是两个瞬移就被极品法器追上,直接将他的金丹洞穿。

    而原本要来相助的那人,早已惊惶的飞速后退,保持距离面带警惕盯着他,这些人里根本没有与之匹敌的修士。

    让上方都没想到的情景出现,只见艾天甩下一句大吼,身躯顿时在原地模糊,如流星射出直奔东南飞遁,竟然下达了逃跑撤退的命令。

    剩下的四个金丹境,本就知道凶多吉少,对方合围上来,已经形成七比四的巨大优势,而筑基期弟子也多了三分之一。包围圈正在收缩,艾天的话音就到了,所有修士虚晃一枪,如被狼追赶而溃散的羊群,呼啦啦各自飞窜。

    “无耻!”

    冷璇凌绝没想到,他一心要留住的下个目标,完全不顾身份先行飞窜,而且还在她抽身不能的时刻,脸上顿时怒气大露,猛然催动自己的伪法宝。

    居泽感觉整个天空都下沉不少,那颗碗口大小的湛蓝圆珠,闪电般射在小鼎之上,惊天动地的爆炸,将褐色光芒全部震碎,笼罩下的情形一清二楚。

    在大鼎中间的核心点位上狠狠炸裂,积蓄充足的万千锋利刀气,绝大部分立刻嵌入鼎身,接触之地直接形成迅速塌陷的大坑,而里面的那把迷你小刀,更是一往无前势不可挡。极品法器的防御本来无可睥睨,此时却在哀鸣中走向衰亡,当小刀越来越小,最终耗尽威能溃散时,大鼎自中间轰然炸开,已经被锋芒穿透切开。

    玲珑金刀顿时狠狠向下一斩,也在此时,小塔内的居泽面纱煞白,紧接着面如死灰,但是他的双目却转为猩红。双手迅速掐动法诀,脸上闪过一抹不正常的嫣红,接着就是无尽疯狂,身体剧烈鼓荡起来,丹田内的那枚金丹,从里到外射出一丝丝法则灵纹,直接在表面交织成玄奥图案。

    附近灵气似乎受到召唤,迅猛向这里聚集,完全忽视小塔的防御,一股脑拥挤着钻进这具肉身。即便如此,居泽的储物镯里,接连闪现两件上品法器,瞬间就到了冷璇凌头顶。

    “不好!你竟敢自爆?”

    她顿时大惊失色,而那把金刀也已经斩在小塔上,刺目的金光中,一丝黑线成扇形切在塔顶,立刻从上到下将小塔切出缝隙,片刻间就损毁近半,塔身即将不保。

    然而头顶也飞来了两件上品法器,对方心死之下,将神魂过度损耗也置之不顾,同时催动四件法器,进行如此激烈亡命反抗。黑灰色的双头镰刀最先降临,冷璇凌不敢轻视,一块鲜艳夺目的锦帕迅疾迎上,而她却带着满脸惊惶极力瞬移,似乎见到世界末日。

    在一百五十丈外现身,扭动身躯又要再次瞬移,但天地间猛地哆嗦起来,瞬移神通竟然失灵,冷璇凌的脸色顿时惨白如纸,依然狠狠向前飞窜,同时接连抛出两件法器疯狂护住自己。

    那件锦帕还在和黑灰色镰刀纠缠,也把另一把青色小锤阻挡住,三件忽然都灵性大失,齐刷刷坠向地面。

    只见一轮金色骄阳,从居泽盘坐的地方瞬间爆闪,而那把玲珑金刀,也已经切开了他的肉身,距离金丹不足一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