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第294章 公开决战

    第294章 公开决战

    距离陆寒不足二十里,代月离连续猛拍储物袋,接连飞出两件灵器,还是浅灰色圆盘和黄蓝相间的铃铛。弓修明已经举起一对黑漆漆双钩,在三里外开始猛挥而出,立刻化为两只漆黑如墨的大号蝎子,挥舞着阴森森的锋利尾针冲了上来。

    圆盘上鲜花再现,只是没有了渡劫前的那般威能,因为灵性受损颤颤巍巍,但是代月离已经进阶金丹境,将极品灵器的极限都催动出来。

    也并未单片花瓣应敌,整朵鲜花全部飞起,发出沁人清香和彩色光辉,变为花团锦簇的大行巨花。

    那件铃铛直接过雷柱余威的一次轰击,并无任何损伤,在清脆悦耳的铃音中,顶端的黄色区域泼洒出一圈光晕。而下半部的蓝色线条,则射出无数丝网,在带月离头顶交织成一片屏障,将她牢牢护在其内。

    漆黑巨蝎面目狰狞,两只基本长得相同,右侧那只的头顶上,多了一个红色斑点。

    全部扭动大号身躯,几个移动就到了上空,尾针尖端琉璃出层层光晕,在强大威能中,几乎同时狠狠的刺下。

    在代月离紧张的疯狂注入法力中,先听见了‘噗’的一声,紧接着又是‘叮当’的脆响,随后又有‘咔嚓’的声音传来。

    那团巨大花束,迎接了尾针狠刺之后,猛然爆发出璀璨彩光,下方的圆盘迅速出现无数裂纹,在极为恐怖的爆裂波动中化为碎片。巨蝎的攻击被强烈反弹掉大半,但还是在余威中冲着代月离扎下,美女脸色微变,但是反应却不慢,手里多出的是一根银白色长鞭,不假思索的反手抽去。

    这一切当然被陆寒感应到,身躯转动的速度骤然加快,从苍穹上降下的大片京城内粒子,已经被他吸收了七成。能否在这一世纵横四野,看的就是此刻,金丹境是正是跨入修士的开始,金丹状态决定着元婴强弱,而元婴则牵连更广。

    此刻丹田内的金丹,已经有鸡蛋大小,黄灿灿甚是可爱,并且还在缓缓增加。对于任何修士来说,此种体积都不可能在这时出现,因为中期修饰的也不过如此,因为他们本身基础在那摆着。

    在筑基期能容纳多少灵液,又对金丹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何况没有人能吸收大量的法则赏赐,在精纯灵气粒子消失前,吞噬三四成就很变态了。

    身为道君转世,应付不了此种小局面,岂非被笑掉大牙,而且玄阴仙决傍身,这具肉体被改造的早已迥异于常人。

    感应到代月离为自己去拖延时间而拼命,暖意融融似阳春烘托心田,终究没有白疼她这数天,但依然无丝毫急切神色,只是吸收的速度加快不少,因为边缘处的灵粒子开始消失了。

    砰——!

    另一件防御灵器,顶端的黄色光晕仅仅阻挡了片接就彻底瓦解,尾针扎在铃铛化成的巨钟顶部,在法器攻击下狠狠下沉几丈,才被大型丝网拖住。

    那些线条趁机反卷,纷纷缠绕在蝎尾之上,释放出强力粘性,巨蝎立刻急了,拼命扭动想挣脱,但岂能如它所愿。

    长鞭扭动着精准和尾针碰撞,代月离感觉娇躯猛震,宛如打在钢锥上,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轻步连连后退,虽然没有彻底瓦解这一击,却将其打偏些许,擦着身躯扎在不足两丈的身旁,也吓得不轻,急忙连续闪动暴退十几丈。

    但让他花容失色的是,对面根本没有弓修明的影子,一颗芳心狂跳起来,豁然看向陆寒那里。果然在百丈外,弓修明的身躯露出,紧接着又是一闪,快速朝着悬浮空中的身躯扑去。

    “啧啧!玄华宗待你真不错,每件都是极品灵器,但也只是挡住这一击而已,再没有侥幸的机会了,等我打爆他再活捉你当炉鼎。”

    “不不——!”

    “哈哈哈!本以为黎某白来了,还真他娘的有杂种来送死,吃我一家伙呗!”

    砰——!

    二里外的地面,猛地向外炸开,有个精装身躯瞬间射出,狂笑着扔出三四个黑东西,瞬间就到了弓修明的近前。

    “啊——?不好!”

    弓修明接连动用了三次瞬移,只想去灭掉没威胁的祸患,方才的全力一击只是顺手而已,没伤害到女娃丝毫,让他有些意外。先干掉没抵抗力的,再收拾一个连法器都没有的女修,到时候想怎样都行。

    绝没想到现场还有第三人,而且就藏匿在自己前方,突袭无法预料且迅捷,本能的向下闪避并祭出护体灵光。

    砰砰砰……!

    连续的爆炸声不大,却感觉四方黑暗无比,恶臭扑鼻而来,无数滴浓浓的墨汁状滴液,密密麻麻喷在护体灵光上。

    意外的是没有腐蚀属性,却让他心中一沉,弓修明随即发现,视野无法看清任何东西,就连神念都只能穿透两丈左右,顽主落入幽冥深渊般黑暗。

    “黎叔——?!”

    代月离顿时大喜,并轻轻的哭泣起来,这援兵出现的太及时了,随即身躯晃了晃,一股无力感立刻涌来。只是忽闪着大眼睛,总感觉哪里不对,仿佛窥视到暗处的一丝光明,脸庞上又出现愠怒表情。

    ‘狡诈混蛋臭不可闻的陆寒,又背着我暗设伏兵,我那两件灵器啊啊啊……!’

    黑雾足有十丈方圆,并且紧随着弓修明的移动,分不清南东西北,根本无法摆脱。在不妙的的感觉下,黑兮兮的双钩一阵狂舞,将黑雾破开到一丈之外,四周寂静如斯,也不见对方有下一步的动作。

    就在此时,惊天动地的吼大吼,如炸雷般在十里外轰爆,附近虚空开始震颤,那里出现一波波涟漪。刚猛霸道且恐怖的威压,猛然从天空降下,弓修明的身躯顿时向下摔去,但毕竟是金丹中期,很快就稳住状态,只是仿佛有两座山压在双肩。

    与他相似的何止一人,代月离尖叫这就猛的跪在地上,容颜顿时大变,却随即露出狂喜。

    黎艮原本很精壮,也猝不及防来了个趔趄,本能的动用法力抗衡,差点单膝跪倒,心中惊骇欲绝。

    “什么人又来……咦?那小子呢?”

    十几里外,陆寒渡劫的地方,哪还有半个身影,身上的压力也瞬间消失了,代月离更是瞬间蹦起。就在他观望惊疑不定,黑雾里的弓修明猛然转身,因为他倏然感觉,背后站着个人,但面前空空如也。

    如此转了三圈,依然毫无所获,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却越来越强,不由得亡魂皆冒。护体灵光从催促到极致,就要在祭出一件法器防身,但耳畔骤然响起阴森森声音,似乎从地下幽冥喷出。

    “苟且偷生多好,何必非要来找死,就用你的贱命,来平息陆某的怒火吧。”

    “啊——?啊——!”

    惊骇欲绝的表情瞬间凝固,惨叫声已经从口中传出,双眼暴睁着低头看去,一只大手已经贯穿了他的丹田。什么瞬移和法器防御,根本来不及使用,小腹部顿时多了个窟窿,有颗淡金色鸡蛋大小的金丹,被握在血粼粼的五指之间,随即又消失不见。

    叫声还未落下,天地间就被血红色代替,硕大脑袋被一掌拍碎,是飞出的眼珠在传达最后感觉,里面神魂还未及窜出。四周猛的一亮,只见黎艮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黑雾已经被他挥手消散,陆寒正一脚踢飞了弓修明的残躯。

    代月离惊呼出声,她才发现陆寒不见了,这边就已经结束战斗,堂堂金丹中期大修士,方才还让她惊吓惧怕的敌修,似乎还没反抗就直接陨落掉。

    然而想起拍卖会上的恐怖情景,瞬间又彻底释然,能两次观摩瞬杀,也算她的机缘。立刻喜滋滋迎了上去,而陆寒也转过身躯,对着黎艮歉意一笑,左手捏着个储物镯。

    “这团浓雾很特别,用来困敌最恰当不过,也让我少费一番手脚。”

    “啊……哈哈!区区微末手段,可比不得道友的惊人之举,黎某钦佩拜服,恭喜道友成功渡劫!”

    内心深处的凛意还未褪去,急忙憨憨微笑,陆寒彻底颠覆了他的三观,但是他的神念探查,面前年轻人依然是刚进阶不朽,气息还在紊乱中。

    “黎叔,你为何不早出来,害得我损毁两件极品灵器,都怪我太笨,竟然忘记你的‘土元功’绝学。”

    代月离撅起了嘴,目光又狠狠瞪了陆寒几眼,却见人家根本没看他,而是盯着右手中的金丹,里面蕴含着恐怖的法力波动

    随即快速的拿出几道灵符,封印几圈后装在个小木盒里,直接丢进储物镯里,修士的金丹可有无数种妙用,虽然不知此界面如何,他却能说出不下十种途径。

    “都是用法器的人了,何必在乎小物件,进入金丹境,喊我一声兄长即可,否则会折寿的。但是先声明,我的确受接了陆道友邀约以备不测,只是晚到那么一会儿,也差点坏了大事呢。”

    看着黎艮狡黠的笑意,代月离更不相信,反正她吃亏不算大,有免费的好东西在前方等着领取。

    就在同一时间,云霄宗主峰,一座名为‘寄神祠’的地方,慌忙飞出个身影,急匆匆飞向后方主殿。

    “咦?申老弟这么急,莫非又出事了?”

    在拐弯处,有个声音及时响起,话语中带着惴惴不安。

    “不好啦!是弓修明,就在方才陨落了,赶紧报告两位老祖去。”

    “切!一个靠边站的猥琐猴而已,老祖不会重视的,但最近咋没好事啊,真特么晦气!”

    陆寒和黎艮商量了一番,他要和代月离回城稳固境界,而常飞不知躲在什么地方炼器,但多半不会太远。黎艮自愿在城外游离戒备,以他土属性的神通,隐藏在地下深处,不可以查探绝对无法看出其行踪,他就在附近一二百里内巡查,防止常飞遭遇意外。

    路上,见代月离蹦哒哒异常兴奋,陆寒也不想在逗弄她,拿出两颗巴元丹,两人如吃糖豆般接连吞下。某人假意遁速落后几步,趁着美女不注意,双眼泛出银月色目光并一闪而逝,就已经看清了代月离的金丹,顿时倍感诧异。

    比乒乓球大了些许,法力依然较常人雄厚点,只是表面诡异的出现出些许花纹,立刻让他遐想连篇。

    古往今来,的确有许多修士迥异,对某一种属性情有独钟,而且领悟天赋很高。但在本命元丹上出现异状的,还真是首次见到,前世就别提了,终日苦修吃药,很少在外界走动。

    但是这丫头绝对是个天赋秉异的材料,或许那几个老鬼早已看出,所以才将其重点培养的,有机会自己一定要查清疑惑。

    巴元丹的药力,对于代月离来说很强悍,所以需要即可闭关,陆寒赶紧拉着他飞遁,速度瞬间猛增。

    而陆寒的丹田,惊人似的有小碗口那么大,只是不断收缩着,也急切需要稳固夯实,法则的恩赏终究流失了两三成,凡事不可求全,求全必不全!

    “怎么了?”

    感觉牵着自己的大手冷了下来,代月离立刻疑惑,随即看见陆寒的脸色很沉。

    “云霄宗!从今天开始进入灭绝倒计时,竟敢对你出手,我要让他们全部消失,相信他们受到战书,会非常受用的,”

    “啊?公开决战?这样对你岂非很危险,他们的力量绝非寻常,否则几位老祖早出手了。”

    “哼!一群老头子畏畏缩缩,因此玄华宗至今才排在界面之四,太极真境算什么东西,我才是这个界面的主人!”

    “你你……不许说两位老祖,他们对我可好了,而且还是等初期境界稳固再说吧,或者去我的宗门谈谈。”

    “当然要谈,云霄宗三个金丹境的狗命,值多少钱就得给我多少。”

    见代月离又噘嘴耍性子,陆寒也撇撇嘴,但是杀意越来越浓,他要专门收拾那俩所谓的奇才,彻底断绝云霄宗崛起的念头,那做古老的山脉该换主人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