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233章 杀戮无限

    第233章 杀戮无限

    ‘轰——咔……咔咔——!’

    当白芒和乌芒对撞,剑光刀影爆裂,龟田松一的双耳之中,只感觉快要撕裂,仿佛多少把无形之剑,闯过耳膜刺向大脑,要将其魂魄搅碎。

    陆寒的剑猛地一颤,但是破开龟田松一的黑刃后,气势依旧如虹,并且分裂出千百剑影,齐齐刺向他全身各处。

    “这……这是什么剑道?”

    在惊呼声中,好几道剑气交叉缠绕,铿铿锵锵的乱鸣响彻四野,脚下森林已经光秃秃一片。崩散的剑气切割着任何阻碍,无数棵巨树化为赤条条矮小木桩,地面千疮百孔。

    ‘咚——!’

    又是一次碰撞,几乎天崩地裂,四周失去了剑气咻咻的声音,全被暴鸣占据,那块紫色木板,表面光芒急速闪动了几下,就被恐怖巨剑轰击的飞射后撞,哀鸣声也被扩散的声音覆盖,表面迅速出现无数裂纹。

    “杀——!”

    阴冷无比的吼声,再次从陆寒口中吼出,握剑的手微微一颤,再次贯入磅礴灵力与剑身,这是二次催动白芒,将被抵抗中损耗的威能弥补。

    其动作快如闪电,根本无法看出属于第二斩的能量注入,只有猛增的威能带着死亡,告诉龟田松一再次降临。

    一旁远处,松本山一挥动武士刀,把自己周身划出片刀幕,才将十几道剑气尽数崩飞击碎。却被层层推出的气浪阻隔,满脸忌惮不敢上前解围,手中刀斜斜高举着,似乎灵力运转受阻,迟迟未能斩下。

    “松本君,你在干什么?”

    声音如雷,雪花代银雄大怒,他虽然极力飞驰,却也不可能比剑光还快,只有松本山一拯救死局。

    “斩——!”

    松本山一打了个冷颤,似乎被睡梦中惊醒,立刻咬牙对准陆寒狠狠劈出一刀,岛国武士道最鄙视懦夫的,否则整个松本家族都会被牵连。

    “晚了,废物!”

    咔嚓嚓……!

    轰隆隆——!

    让松本山一惊愕的是,在震爆耳膜的炸裂声响起时,陆寒已经没了踪影,更狂暴的杀气包围了他。

    身后几丈外,陆寒左拳倏然变大,一个轮盘大小的拳印,狠狠向他猛烈砸下。

    “嘿嘿!区区肉身,我再斩——!”

    但让他羞怒的是,陆寒的拳头只是一晃,身躯再次闪动,现身时就到了龟田松一身后。恰在此时,那面青光小盾被削掉小半,龟田松一身躯在惊惧中暴退,剑光已经眼中惊扰他的感官和神念。

    当背后也有巨大威压来袭时,当他扭头的余光,看到陆寒一拳轰出时,满脸苍白无血。随后只感觉脖颈一凉,被锋利至极的杀机切斩而过,气流猛吹血水喷涌,头颅已经掉落,而巨大拳影也轰击在无头尸身,顿时碎裂成数块,漫天血雾腥气四散。

    “啊——?!”

    松本山一惊骇欲绝,被惨烈情景镇住,但随即亡魂皆冒,因为他发现,攻击龟田松一的巨剑白芒瓦解后,并未有三尺青锋出现。

    顿感不妙就豁然转身,然而无尽锋利长剑,丝毫没有吞吐出威能和气势,已经激射到身前三尺处。

    “啊啊——!”

    想祭出灵器已经不及,唯有平生最快的速度横刀阻拦,但是那把长剑猛地变大,十几道剑芒同时爆射。

    ‘噗噗噗……!’

    终于,松本山一护住了胸前,可惜双肩和腹部,以及胯部和大腿,尽数被剑气洞穿。白芒从后方射出,才迅速消失于虚空,随之喷出的是几道血箭,最重要的一剑,正处于丹田气海。

    “陆寒,拿命来!!”

    四大家族,最雄厚的龟田家两个筑基老祖,随着龟田松一被杀,都已经亡命死翘翘,这等于只剩下三大家族。而松本家族是最有实力填补空白的人,但是松本山一也死在自己面前,雪花代银雄不知是该哭该笑。

    自己虽然实力最强,但是雪花家族满门,几乎都被宋时杰诛杀殆尽,惨遭的打击更大,活着的所剩无几,雪花代银雄落到有将无兵的凄惨地步。

    而樱花家还有一个筑基老祖未动,如今隐隐有霸主之威,但相比之下,最狡猾的坂田木青家族,还未有人出手,根本毫发无伤,瞬间就成了最强大的势力。

    但相对于内讧,面前这个青年,才是最该杀的两大罪魁祸首之一,宋时杰已死,陆寒又送上门,只要将外患除去,他会有大把时间处理利益纷争。

    纵然木青家族有两个筑基老祖,在他已经半只脚跨入金丹境界的修为前,依然不够看。

    “大爷的命一直在,也给了你无数次机会,可惜你这非人类的老匹夫不争气,奈何奈何!”

    “气煞老夫!”

    雪花银代雄怒吼一声,目中绽放出浓郁血光,两束猩红血芒从眸子中迸射而出,将大白天渲染的更加妖异。

    陆寒的分量,从方才再次相见,并且接连诛杀两大老祖后,已经在他心里加重。

    雪花代银雄当然更能看出陆寒突破到了筑基初期,可是斩杀龟田松一的过程,远非筑基中期释放的威能,那相当于后期大修士的一剑,令他心情格外沉重。

    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个煞星和劲敌,而且非常可怕,可惜自己身躯为彻底恢复,血浆果被宋时杰窃取,极力恢复也只驻足在筑基巅峰,可恨可恼!

    即便如此,陆寒总是变态到后期境界,依然不够他看,只是多费点力而已。

    只见雪花代银雄双手在虚空中轻松一划,顿时有血色半圆出现在虚空,宛若挂在苍穹的血月,距离大地如此之近。

    ‘呼——!’

    仅仅瞬间,无穷的妖异光芒猛烈绽放,血光染红了天空。

    “给我去死——!”

    在怒意涛涛之中,半轮血月立刻化为光轮,如弧形红色弯刀,闪电般斩向陆寒。

    附近变成阿鼻地狱,林海山峦都被红光映照,只见一道红光闪动,就到了陆寒头顶,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

    “就不死——!”

    此次来日国清算,使他在人间,在地球的最后一次,岂能不干净彻底,必杀的首犯就是雪花代银雄。

    剑气冲上云霄,白芒再现,瞬间就把漫天血光驱散不少,如果说方才他还保留实力,就是为了对付这个大敌。

    一剑当空,仿佛陨星破月,白色的锋利之刃匹练,直接贯穿长空,狠狠与血色弯刃正面轰在一起。撞击的瞬间,山体猛地抖了几下,万千巨树更是来回摇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而起。

    白色和红色互相撕扯,在撞击点上爆射出一个足球大小的圆形光球,爆炸后形成十几张方圆的旋涡,随即摧枯拉朽的狂爆气流肆虐纵横,二人下方的森林,已经变成了山地广场。

    陆寒只感觉身躯微震,然后摇晃了几下,差点后退一步,心中对雪花代银雄的实力再次钦佩,可惜此人是个恶魔,手中沾染了不知多少华夏生命。

    “嘿嘿!果然进步很多,最起码不再一味逃窜了,竟敢如此嚣张,我会好好折磨你的。”

    “哈哈哈!雪花熊,在你死前,有许多好消息或许不能隐瞒,想听否?”

    “有屁就放,反正你必须死。”

    “第一:你那本‘九变拳印’在我这里,嘻嘻嘻!”

    “什么?”

    蓦的,一声怒吼从雪花代银雄口中喷出,他面前激荡起了空气乱流,双眼血红的盯着陆寒,一股滔天煞气顿时猛增。

    “稍等,别急嘛,接下来第二件喜事:那‘血浆果’也被我吃了,哈哈哈!”

    “啊啊啊——!”

    似乎整个天地都在震颤,狂吼声破碎虚空,不远处的三个身影,早就停住脚步,不敢擅自上前,他们都知道雪花代银雄的恐怖,此刻更是脸色难看。

    想起当初的种种,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宋时杰,真正的罪魁祸首近在眼前,同时又有好多疑惑恍然大悟。

    “还有第三件喜事:多谢你们几个家族的厚礼,主动献出那么多的宝贝,咳咳,大爷我都不好意思,只能出手屠灭尔等,报答这几个月的孝敬。”

    “杀!杀!杀!!”

    “叫唤什么,生怕地狱不知道你要去,大爷说完了。”

    在接连尖锐的吼叫声里,雪花代银雄全身都被血色笼罩,红彤彤妖异血雾,把他围在里面如魔如鬼,简直气爆了,恨不能把陆寒撕成碎片一点点吞噬。

    双脚猛地一踏,如炮弹弹射而起,立刻拍出个血色大手印,恐怖的能量波动爆发,把周围震荡出层层波浪。

    大手印拍下的同时,嘴巴也豁然张开,变成血盆大口,凄厉怒啸中喷出血雾,转眼就变成血色骷髅头,后面拖着一道妖异长长的尾巴,狠狠向陆寒腹部砸来。

    “来得好,可惜你这老鬼只能活到此刻了,御——剑——术——!”

    ‘呛哴——!’

    九天龙吟大作,陆寒身上顿时爆发出恐怖的威压,随即被乳白色光芒包裹,一柄高大十丈的擎天巨剑,以照耀天地的姿态,眨眼间屹立于天地间。

    与此同时,狂暴之极的威压瞬间席卷大地,周围虚空快速扭曲了起来,抽搐着颤抖着,一道道黑色线条逐渐浮出,那是空间裂缝。

    万千道剑气同时爆发,如狂风骤雨向四面激射,无数细细的白色剑芒,将周围十丈内变为剑的领域。

    ‘嗤嗤嗤……!’

    雪花代银雄大惊失色,急忙将拳印回撤,却已经来不及,陆寒的爆发太突然了,他只感觉有无数银针刺在手背,痛得闷哼一声。

    而那血色骷髅,就如遇见克星般,被白芒强光照耀着,血色雾气腾腾升起,呜呜的发出哭嚎声。更在密集剑气的激射下,无法前进半步,只能大量射出红光抵抗,每道剑气都带起一道红烟。

    “不可能?”

    面对的现实,无法让雪花代银雄承认,那恐怖的气势,以及顶天绝地的威能,狠狠打了他大耳光,这绝不是筑基后期能做到的。

    而陆寒已经不见了,彻底隐入白光中,巨剑之芒莫可逼视,内部乳白色光霞里,脸色微白的陆寒,扔进口中两颗灵丹。

    这是最凌厉的一剑,已经引动了苍穹,白云迅速卷近,沉闷雷鸣开始蓄势,云层内电蛇闪烁,似乎要降下法则之威。

    “吼——!”

    不可名状的危险感觉,使得雪花代银雄如坐针毡,而巨剑白芒还在上升,似乎要勾动九霄。

    声音凄厉而低沉,雪花代银雄全身迸然炸开,露出终极本相,口中急速的响起晦涩咒语。

    远处的三人脸色大变,不约而同向后方退去,那咒语声传入他们耳畔,仿佛头颅开始胀大,还有片刻的失神,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然而最惊恐的是,他们视野中的雪花代银雄,再也没有人类的影子,如地狱血魔降临人间。

    身上的血肉尽数溃散,肉皮外翻血水滋滋,还有几块地方白骨森森,简直恐怖至极。血色光芒也极为耀眼,将周身几丈都变成了波涛血海,浪花激荡腥气涌向八方,地面植被被沾染,瞬间枯死大片,血光赵曜指出再无生机。

    见到此情此景,陆寒立刻想到宋时杰,还有昆仑后山祖师祠堂内的鬼修,只是面前的换成了血魔。

    遑遑大道莽莽山河,有光明的地方岂容黑暗降临,一切邪魔退避。

    “杀——!”

    剑气白芒达到巅峰,这大山之上只有巨剑,冲天而起直上九霄。

    ‘咔嚓——轰隆隆——!’

    几道闪电豁然坠落,足有胳膊粗细的电蛇,狠狠劈在剑尖儿上,然后随后粉碎成电弧,而更大的碗口粗细电蛇,一个蜿蜒轰然而落,目标却是茫茫血海核心的身影。

    其他三道也如影随形,一道打在骷髅头上,将硕大骷髅干翻在地,接连滚出很远,弹跳了几下就再也不动。

    ‘轰咔——!’

    “嗷——!”

    根本不是人声,凄厉的惨叫从雪花代银雄大嘴里喊出,身上气势明显衰弱,但咒语声依然未停,似乎响彻在神魂深处。

    三里之外,一个天然树洞里,华凌神色肃穆,却如痴如醉的盯着战场,也正在对陆寒重新评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