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184章 我的护胸啊

    第184章 我的护胸啊

    当众人在看到陆寒的时候,纷纷瑟瑟发抖起来,陆寒给他们的积威太大了,一个人前前后后斩杀了他们昆仑派多少人?

    已经过百人了,其中又有着数十人是昆仑派的中流砥柱,一个人可以这么的厉害,而且还仅仅是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而已,竟然杀的他们昆仑派练气期没有一人可以敢应战!

    哪怕是现在,这数十人当中,依然没有一人有信心可以胜的过他,哪怕是这数十人当中,有着十几人是此陆寒修为都要高的人,依然没有一丝的信心,很可能,他们连陆寒的一击都接不下来呢。

    “长老,你能不能打的过他!”

    陈墨身边人,瑟瑟发抖的发抖,这数十人当中,也唯有陈墨一人是练气期大圆满的存在了,众人已经把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

    陈墨看了他一眼,目中有着一丝的愤怒,这不是把我往火堆里推吗?他不由的在内心吼叫,连那杨震都死在了他的手中,我他么的能够是他的对手?

    此刻,他感觉着陆寒的目光已经锁定了他,这令他不由的内心一颤,不得不绷紧了身躯,再也不敢妄动一下。

    与此同时,这昆仑派数十人,不由的内心一颤,他们内心之中忽然起来一股不详的预感,因为,陆寒竟然对他们的笑了。

    那笑容很可怕,像是魔鬼的笑容一般,令他们不由的浑身发颤。

    与此同时,陆寒动了,双脚骤然发力,在地上踏出一个三寸深的脚印来,轰的一声向着他们冲撞而来,浑身发光,裹着恢宏的气势,一往无前。

    “都散开!”

    陈墨大吼一声,率先一跃,闪到了一边。

    在当陆寒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便没有准备着把这些人留下来,既然是敌人,那么就没有慈悲可言,唯有杀!

    甚至是陆寒连搭理他们的意思的都没有,便是直接冲进了众人当中。

    这一冲撞,便如同老虎入了羊群一般。

    不过,好在之前陈墨的一声惊呼惊醒了众人,在那么一瞬间,众人瞬间以扇形散开。

    看到陆寒奔来,陈墨大惊,如果一旦让陆寒肆无忌惮的杀害这些弟子,那么,宋时杰是不会放过他的,一想到这,特就不由的心颤,惊呼道。

    “快,布阵,用阵法困住他,我已经联系了老祖宗,一定要坚持到老祖宗来!”

    听到陈墨的话,这数十人像是看到了曙光,尖叫声中,众人纷纷开始有序的排列布阵,瞬息之间,这数十人之间就像是有了一种神秘的联系一般,威力大增。

    布阵之后,就好像是,这数是人的力量不再是分散开来的,全部会聚在一起,数十股力量化作一股,威力瞬间强大数十倍。

    陆寒双手之上绽放出光芒,恢宏澎湃,强胜的能量在他四周蔓延,令的空间都产生了波澜。

    他双手向前一推,空气骤然炸裂,一股涟漪自陆寒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强盛的掌印瞬间向着这众人而去。

    陈墨目光骤然一缩,他从这掌印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

    在这一瞬间,在他的内心生出了千万的思绪来,这一掌之下,如果让他接,他发现,他竟然抵挡不住,哪怕是正面对抗,还是利用其他手段,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这一刻在他的内心当中,不由的生出了一种陆寒无可匹敌的感觉,令他心头猛震。

    这么强悍的一击,这阵法可以抵挡的了吗?在这一刻,他不由的动摇了,对这阵法突然没有了信心。

    当众人齐心布阵成功之后,这阵中之人便可以说是化作了一人,数十人行驶一人权利,在看到那恢宏掌印来临之后,这数十人纷纷异口同声的大喝道。

    “剑临!”

    话音刚落,忽然从这众人身躯之内爆发出一股强胜的力量,数十股力量瞬间会聚在一起,自虚空当中幻化出一把巨大无比的剑来!

    这剑身足有数丈宽,几十丈长,整体散发出一种唯我独尊的霸气,这剑刚一出现的一瞬间,便是同那掌印碰撞在了一起。

    轰!

    两者有着那一瞬间的停顿,而后,众人的惊呼声纷纷响起,在他们的眼中,那剑身忽然短了一截,而且还在持续的变短当中!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不可能,数十人的全力一击,竟然不如他随手一掌?!”

    众人惊恐,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如果这是真的,那还怎么打?

    “费什么话?都给我坚持住!”

    陈墨眼睛都红了,双目紧紧的盯着陆寒,他知道,如果坚持不下去的话,不论是这些人,哪怕是他都要死在这里,可是,他还不想死啊。

    “给我爆!”

    他大喝一声,众人意念相通,瞬间明白陈墨的意思,在这么一瞬间,那还在坚持的巨大的剑轰的一声爆炸开来,能量自空中向四周蔓延,同时的也把那陆寒的掌印笼罩在了里面。

    “啊……。”

    “噗嗤!”

    声音接连响起,哪怕是陈墨不扭头,也清楚,在刚才已经数人被那掌印拍飞了出去,显然是活不成了。

    最终还是,数十人的合力一击并没有完败陆寒,那掌印残留的能量最终轰在了几人的身上,连人一同的拍飞了出去。

    而陆寒看到这结果后,眉头却是一皱,这结果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本来他认为这,这一击之下,至少也会有十人丧失战斗力,但是最后却仅仅是三人而已,和他心中的预料差距巨大。

    由于三人的丧命,令的众人当中不少喷出了鲜血来,不过,伤势却是不大,毕竟这阵法是一荣聚荣,一损聚损的,那掌印的带来的伤害已经分散到了数十人当中,令的众人还能够承受!

    “这阵法但是不错!”

    陆寒看的啧啧称奇,哪怕是他也不由的惊叹,这阵法的确不错,这样阵法,哪怕是在修真界当中,同样没有遇见过。

    不由的感叹,这里的修士同样有着他们独到之处。

    但是,这阵法你又能坚持多久呢?陆寒目光一凝,杀意在他的眸子中流转,浑身气势亦是越来越强盛了。

    刚才的那一道掌印只是他随手而为而已,在他看来并没有多大的威能,而接下来……。

    “陆寒,老祖宗马上就要来了,这阵法至少还能抵抗的了你十次攻击!只要你放过我们,我们让你离开!”陈墨看着他,立刻说到。

    此刻,陆寒身上的气息变化太明显了,比之前强盛了不止一点儿,令他有着一种面对筑基老祖的感觉,这感觉令他头皮都在发麻,难道他已经突破练气期啦,进入了筑基期不成?

    可是,他的修为为何只有练气六层?

    陈墨想不明白,但是他此刻,却是不得不开口,不然的话,他还真的担心会死在这里,如果真的死在了这里,那可就实在是太冤枉了!对他来说哭都来不及了。

    “陆寒,你要想清楚,是逃跑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在看到他对自己的条件视若无睹之后,陈墨内心不由的大急,再次怒喝道。

    而众人亦是一副紧张的模样看着陆寒,此刻,没有人言语,能够活命的话,没有人希望可以去死,众人的沉默,说明在他们心中已经同意了陈墨的想法。

    没人想着同陆寒打,根本就不是对手。

    “孽畜,你敢……。”

    忽然,这个时候,从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呵斥声,声音滚滚如惊雷炸响,瞬间在众人耳边响起。

    听到这声音,众人内心一震,激动的道,“是老祖宗的声音!”

    “老祖宗来了!”

    “老祖宗来啦,我们有救了!”

    “哈哈,死不了!”

    当陆寒听到那一声怒喝声后,面色亦是阴沉了下来,没有料到他竟然会下来的如此的快速,如果再不走的话,就真晚了,他已经感受到,此刻,身后的宋时杰已经远远的盯上了他!

    “陆寒,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能够杀的了我们了吗?!”陈墨大喝一声,内心紧张不已。

    不知怎么的,他感觉着,此刻的陆寒身上的气息要比之前更加的可怕,有着一种被猛禽盯着的感觉,现在,他十分不想同陆寒对决,希望他可以离开。

    然而,能够看清楚现状的又有几人呢?当听到他们老祖的声音后,这数十人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就这么一瞬间,众人感觉,他们浑身充满了力量,充满了斗志,再也不怕陆寒了。

    “陆寒,束手就擒吧,老祖宗已经来了,你谈不了的了,束手就擒或许你还能留个全尸!”众人当中,有人大呵道。

    “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众人纷纷开口说到,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在惧怕陆寒了。

    难道他还敢在老祖的眼皮子底下杀我们不成!

    忽然,在下一刻,众人的目中瞬间出现了惊慌,那恐怖的表情一瞬间爬满了脸上。

    “陆寒,你要做什么?!”陈墨惊恐的大喝,浑身都在颤抖当中!

    当众人开始用言语刺激他的时候,陈墨内心便是一颤,而这个时候,他发现陆寒已经行动了。

    陆寒手中出现一把剑,一把杀人的剑,这剑一出现,便是发出抖动的声音来,像是在兴奋的吼叫着。

    陆寒嘴角出现一丝冷笑,看向众人的目光就像是看待死人一般。

    忽然,他手中的剑一抖!

    轰!

    光芒大盛,剑意冲云霄,一把巨剑之影突然横跨虚空,威猛庞大,一股逼近筑基老祖的威压骤然压下,令的众人面色煞白如雪。

    “你们都送上门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收呢?!”陆寒悠悠的道,声音充满了冰冷,听到者,不由的浑身一颤,感觉着后背一凉。

    刷!

    陆寒手中剑挥动,与此同时,那虚空中的巨大剑影亦是挥动起来,这像是搅动了周围的空气,一瞬间风云变幻,空气炸裂。

    “斩!”

    陆寒大喝一声,手中剑轻轻向前一挥动,那虚空之中的剑骤然爆发出凌厉的光,剑影自空中轰然落下!

    “陆寒,你敢!”

    “快,防御!”陈墨大喝,双目之中有着血丝,这一刻,他已经拼上了自己的老命了,是死是活就看这能不能接的下这恐怖一剑了。

    而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他们中间的陆寒何时没有踪影,陆寒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巨大剑影轰然斩落……。

    吼!

    数十人发出一声咆哮,体内灵气疯狂向外涌出,众人纷纷出手,把体内的灵气送入虚空当中!在剑影落下的一瞬间,在众人上空当中,已经出现了一层灵力金刚罩。

    巨大的剑影斩在了这灵力金刚罩上,一声沉默的轰鸣声响起,声音传响而出,这片空间出现层层涟漪,向外激荡。

    砰!

    众人脚下的地面骤然下降,他们还不急惊骇,便是感觉着一股巨大的能量透体而过,体内的灵气瞬间紊乱,而那上空的灵力金刚罩亦是在一瞬间炸裂。

    剑影瞬间斩在了他们的中间,轰鸣声中,地面炸裂,记尘土沙石满天飞舞,而众人亦是被巨大的能量波重重的掀翻了出去。

    轰!

    众人翻飞而出,撞在了山体之上,瞬间一声声骨骼炸裂的声音响起,这是从众人的体内传出的。

    噗嗤,噗嗤,噗嗤……。

    鲜血喷涌,血洒满天,在这一刻,众人的气息萎靡,很多的人那气息已经极其的微弱,眼看是活不下来了。

    陈墨连续狂吐三口血来,满脸的虚汗直流,面色煞白的他,喘息着,手颤巍巍的从胸口处掏出一块护胸。

    他手中的这护胸此刻已经扁了,在中间处更是爬满了裂痕,手那么一颠,这算的上是法器的护胸便是咔咔的成了碎片,碎了一地。

    “我的护胸啊!”

    陈墨双目一缩,眸露悲痛,痛的面部都扭曲起来了。

    这护胸已经跟随了他有三十年的时间了,而且当时为了得到这护胸,陈墨更是连续三个月在外接任务,无一天休息的时间,而且,更是在有了这护胸之后,陈墨多次逃离生死劫难,可以说,这护胸功不可没。

    但是,现在,这护胸却是已经成了一地的碎片,可以说,从此他的保命手段没有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