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无路可逃

    第172章 无路可逃

    而且,现在的龙家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真正的修士也就昆仑派弟子总数的一半而已,并且修为普遍不高,之所以现在的龙家被昆仑派视为大敌,一切皆因为龙家出现了一个龙国华!

    龙国华在一朝之间突破了筑基期,之后的十几年内,整体实力更是再进一步,同宋时杰之间就如同日月争辉一般。

    而且,仅仅有很少数的人知道,在十年之前,龙国华同宋时杰之间有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那一场战斗战斗于沙漠之北,正场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在那一天一夜之中,那整个沙漠区域,沙尘暴席卷,电闪雷鸣,轰鸣声如同一个个导弹爆炸一般震耳欲聋。那一场战斗,整个沙漠都被打爆了,整体下陷了三米!

    而在一天一夜后,两人都是身受重伤,拖着残躯各自而逃。

    宋时杰不想同龙国华拼命,毕竟他是一派之祖,有着大好时光,一句话解释就是怕死。而龙国华有着拼命的决心,在同宋时杰打斗之中,更是用一种以伤换伤的打法!甚至是多次想着同宋时杰同归于尽。

    在这种龙国华不要命的打法之下,宋时杰受挫,甚至是受伤比龙国华还要严重些,不过,到最后,两人都是很理智的收手啦。

    因为,两人已经对彼此的实力有了深刻的了解,再打下去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宋时杰不想两败俱伤,龙国华担忧一旦他不在了,整个华夏修真界没有了龙家的威慑,会更加的糟糕。

    在这之下,两人都很默契的拖着一身伤势默默的离开,不过,他们清楚,他们之间的战斗并没有如此就完,以后还会再战。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以后再战,一直等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再战一场!

    而他们龙家一直在找机会铲除这昆仑派毒瘤,但是一直以来却是没有找到机会,内部就像是一个铁桶一般结实,令他们无计可施。而这个时候,陆寒出现了。

    当陆寒出现之后,他和昆仑派之间的矛盾令龙国华看到了希望,既然内部穿不透的话,那就从外面穿透吧。

    从那以后,关于陆寒的一切事情,龙家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内知道,甚至是在暗中,龙家还做了不少的手脚来激化陆寒同宋时杰之间的矛盾。

    当然,这事情做的十分的隐蔽,不论是昆仑派还是陆寒都不清楚,而随后的一庄庄事情发生之下,直到现在,陆寒所经历的事情,龙国华全部都是一清二楚,就如亲眼所见一般。

    得到这一切数据,全部都是为了能够分析出如何指定计划才能够达到最终的效果。

    而这一切到现在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只要陆寒现在不被宋时杰抓到,那么计划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这计划能否成功就看陆寒能否逃脱掉了。

    陆寒,你可千万不要再这个时候失败啊。龙国华看着屏幕的快速移动的红点,内心不由的道。

    这个时候,已经是最为关键时刻了,龙家也不敢伸出援助之手了。

    “呼……。”

    “总算炼化了!”陆寒吐出了一口浊气,同时的内心之中亦是放心下来,这一放松陆寒甚至感觉着,整个身子都轻松了。

    此刻,他已经炼化了后背上的神识之力,而这个时候,陆寒的修为亦是已经彻底稳固,在接下来,哪怕是宋时杰再追上,陆寒亦是确定,他定然不会再寻着气息来找到他!

    “现在,是时候下去了!”陆寒看向了周围,平静的道。

    他特意选择了一处山巅,这周围山石嶙峋,草木苍郁,四野茫茫,甚至是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这是一个很隐蔽的地方。

    而现在,陆寒已经成功的炼化掉了神识之力,自然是要下山了。

    此刻,夜色已经黑了下来,周围一片寂静,哪怕是一些野兽的吼叫声亦是没有。

    忽然,黑暗中一道残影忽然出现,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来,直接的扑向了陆寒。

    陆寒脚步一搓,躲避过这一扑,这才看清楚,飞扑向他的是一只花豹。

    一副骨瘦如柴的模样,显然,这花豹已经是饥肠辘辘的啦,不然的话,怎么会不顾及陆寒身上散发出的威压呢?

    陆寒为了减少麻烦,当他来到这里之后,便是有意的散发出了威压来震慑这周围的野生之物。可以说,在他周围,此刻,这里应该没有野兽才对。

    显然,这花豹是饿极了眼,这才不顾威压而来,毕竟在这周围,已经没有了其他动物的存在,一看到陆寒自然是不管不顾了。

    这花豹身上没有一两的肉,哪怕是陆寒再有食欲,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身骨头上,一股更加强大的威压在他的身上爆发而出,恢宏的气势直接临近这花豹周围。

    此刻,整个空间就像是被挤压了一般,发出咔咔的声音来,显然,陆寒的整体实力再次精进了不少!

    花豹发出一声低吼声,惊恐的看着陆寒,眸子当中罕见的露出了似人的一丝惊惧,身躯颤抖着,趴在了地上。

    再也没有了一丝豹子的威严,反而就像是一只听话的猫咪一般。

    看到这情况,陆寒不由的把威压一收,周围的空气瞬间恢复正常,他本来是准备着把这野兽碾压成血沫的,不过,再看到这花豹同他一般的可怜模样,不由的内心没有了一丝的杀念。

    算了,放过你了。陆寒自嘲的摇了摇头,转身向着山下而去。不过,为了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此刻,陆寒已经释放出了威压,他相信,这一次不会再出现向之前的那般模样了。

    正当他向山下走着,忽然一股危机骤然临近,这危机来的是如此的突然,令陆寒虚汗皆冒,在一刹那间,他的身躯扭转过一个极其变态的曲度。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擦着他的身躯而过,凌厉的劲风令他的后背猛然一痛,就像是一层人皮被生生撕扯下来。

    陆寒内心一惊,能够令他产生危险的也只有那个人了!不过,陆寒想不明白,那神识烙印不是已经炼化了吗?为何他还能够找到?!陆寒不明白!

    在躲避过这危险一击之后,陆寒瞬间转身,看向了那一道身影。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躲过我的偷袭!”这身影转过身来,一张熟悉的面容瞬间出现在陆寒面前,正是那宋时杰。

    只听他说道,“他们败在你的手上不亏,早知道如此,一开始我就应该追杀你。”

    此刻,宋时杰也不由的感叹,不论哪个方面,陆寒都是他所见之人当中的最强,当然,他说的不是修为方面,是一些其他方面。

    一位筑基老祖搞偷袭,试问天下人又有多少能够躲避的过去?哪怕是其他家族的筑基老祖,在宋时杰的面前,他们也不敢保证,在宋时杰的偷袭之下,能够全身而退!

    同级之间都不敢如此保证,又何况是差距了一个大境界呢?哪怕是在偷袭之前,宋时杰亦是对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十分有信心,在他看来,对付一个练气期的小子而已,而自己拉下脸面偷袭他,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他相信,接下来,这陆寒一定会在他的偷袭之下受重伤。可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在他亲自出手的情况下,陆寒依然是躲避了过去!这令他震惊。

    当陆寒躲避过之后,宋时杰对陆寒评价更高,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而已,竟然可以躲避过筑基期修士的偷袭,这从一定程度上就可以说明,在一定程度上,陆寒已经比一些筑基期的修士要更加的可怕!

    当然,这不是说再修为上,而是在其他方面上,特别是在灵觉的反应程度上,陆寒已经超越了其他筑基老祖,宋时杰相信,在刚才的那一偷袭之下,哪怕是其他家族哦老祖,也不可能会在他的偷袭之下毫发无损。

    陆寒目光注视着他,平静的道,“是吗?可惜的是,哪怕现在你后悔,这一切都晚了。”

    “晚了吗?这可未必。”宋时杰冷声一笑,目中有着精光闪过,“只要能够把你抓到,得到你所有的一切,失去的都可以补回来!”

    话音刚落,宋时杰身躯骤然向前一冲,快如闪电,抓向了陆寒。

    灵气恢宏,浩瀚如海,使得周围的空气都是为之一紧,给人一种就好像掉进了沼泽之中,寸步难行。

    陆寒只感觉着一股威压笼罩而来,四面八方的空气向着他挤压而来,像是要把他的身躯给挤扁一般。陆寒眸子中精光一闪烁,身躯猛然一震,挣脱开这周围的不适后,在那双手来临之前,身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扭转,在刹那之间就躲避过了这宋时杰的偷袭。

    浑身灵力澎湃,身躯骤然化作一道光,就要向山下而逃。

    “想逃?!”

    宋时杰大喝一声,发丝飞扬,双目大睁,声音震耳欲聋,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再让陆寒逃跑,在一瞬间便是下了一个决定,陆寒的危险性太大了,绝不能再留手了。

    在想明白后,宋时杰速度猛然激增,轰的一声一拳而出,向着陆寒的后背轰去。

    拳印恢宏磅礴,给人一种威严不可侵犯的感觉,这片天地整个都亮堂堂的啦。

    身后的轰鸣声临近,陆寒面色不由的一变,他感受的出,这一击宋时杰已经下了杀意,哪怕是他接下这一拳,不死也会是重伤,但是,现在,他又怎么可以再受伤呢。

    体内灵力在这一刻贯穿全身,自经脉当中向双腿中奔腾而去,此刻,陆寒体内犹如万千战鼓在擂,隆隆做响。而就在拳印就要轰到陆寒之时,他双膝一曲,脚下山石骤然崩塌,乱石激射,只听见崩的一声,陆寒纵身而起,一跃便是几十米高。

    与此同时,那拳印轰向了远处的一片山林,一声震动天地的声音响起,数十米方圆之内,瞬间化作一片荒芜。

    “这次哪怕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逃脱!”宋时杰双目之中绽放出夺目的光华,身躯化作一道残影,向着陆寒再次追去。

    此刻,两人逃跑的方向正是上山的方向,而在山巅之上,那里是一处绝地,前方是一处深渊,而深渊隔开了另外一座山脉,中间有着数十丈的距离,已经没有路。

    这陆寒自然是清楚的,但是,此刻他已经没有退路。在前面,他已经感受到,不止有着宋时杰的追杀,甚至他还感受到了几股强盛的气息正在临近。

    很熟悉的气息,是昆仑派之人赶来啦!在一瞬间,陆寒便是清楚,下山之路已经是龙潭虎穴,下去便是死,那么只有上山搏一搏了!

    之前,他毕竟在山巅修炼过,同样清楚上山亦是一条死路,但是,对他来说,这死路,或许还就是他唯一的一条生路!

    在修真界,他不知道有多少次在必死之局中生生破开一条生路来,可以说,这样的经验他已经有很多了,他相信,这一次依然可以如此。

    转瞬之间,陆寒便是来到了山巅,而与此同时,宋时杰亦是看到了前面的断壁深渊,心中惊喜,前面已经没有路,陆寒逃到了一处绝地,自然的,他认为,这一次哪怕不束手就擒,他也可以抓住他啦,不由的大喝道。

    “陆寒,放弃吧,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只要你放弃反抗,我们可以谈谈。”宋时目中闪烁着光芒,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蠢货!”

    陆寒冷笑一声,哪怕是来到了山巅,面对着前面的悬崖,速度依然没有一丝的停留,反而是在临近悬崖之时,速度猛然激增,向着那悬崖奔去。

    后面的宋时杰看到这,老脸在这一刻不由的面色巨变,刚才的那一副自信再也无法显露在脸上,不由的惊呼起来,“你……。”

    而不待宋时杰把话说出口,此刻,陆寒双腿猛然发力,在炸裂的山石当中,陆寒的身躯已经飞身入了半空当中,而在他的身下,就是那不知有多少丈深的深渊绝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