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第661章 离开

    第661章 离开

    苏西闻言看向说话的少女,见少女正一脸不满的瞪着自己,苏西顿时冷漠的讥讽道,“谁跟你是咱妈?有病吧你?”

    “你…”许青莲小脸胀红,指着苏西道,“你…你怎么骂人呀?”

    苏西冷冷道,“我骂你又怎么了?我骂错了吗?”

    苏西说完,拉着萧战就要离开。

    杨柳见苏西骂了许青莲,顿时一脸不满道,“西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青莲可是你亲妹妹。”

    苏西斜睨了杨柳一眼,“我都没承认你是我妈?你教训谁呢?”

    杨柳气急败坏道,“我是你亲妈,你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这事儿谁也改变不了!”

    苏西懒得搭理她,杨柳那种人只会胡搅蛮缠,根本就不会跟你讲道理。

    杨柳见苏西和萧战要走,忍不住终于开口道,“西西,妈现在过得挺困难的,你现在也有钱了,妈也老了,你是不是该给妈一点赡养费呀?”

    苏西对着杨柳翻了个白眼,“你脸真大,还有脸向我要赡养费,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我今天就可以郑重的告诉你,我不会认你,更不会给你什么赡养费,死了那条心吧!”

    杨柳顿时急了,“我可是你亲妈,我跟你要赡养费是天经地义的,你要是不给我,你就是不孝!”

    苏西无所谓道,“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我根本不在乎。”

    杨柳见苏西做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顿时有些无措,眼睛落在了站在旁边的萧战身上,“萧战啊,你劝劝西西,她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萧战冷声道,“我觉得西西做的没错,你没资格跟她要赡养费。”

    两人说完,干脆利落的走了,气的杨柳脸都绿了。

    见两人走远,许青莲依依不舍的收回落在萧战身上的目光,然后问杨柳,“那我们该怎么办呀?”

    杨柳皱眉道,“妈也没想到,苏西那个死丫头竟然是个白眼狼,我当年辛辛苦苦把她生下来,为的不就是等我老了,有人给我养老吗?”

    “当初我要是知道,她如今这么对我,等她刚生下来,我就该掐死她。”

    许青莲叹口气,“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她现在虽然看着是有钱,可她不给我们,我们也没办法呀……”

    后天,苏老爷子就要跟着苏西和萧战离开村里,去京城了,村里不少人都来苏家看望苏老爷子,跟苏老爷子聊聊天儿,送个祝福啥的。

    村里的妇女同志们来了20多人,幸亏屋子够大,苏西就把婶子大娘,嫂子,姐姐之类的,拉到自己屋,还大方的拿出了瓜子,糖球摆在桌子上,让人吃。

    村里的妇女同志们见苏西如此大方,对着苏西那真是好话连篇。

    忽然有人开口说道,“李秋月那丫头也结婚了好几天了,不知道过的咋样。”

    “反正过得应该比咱们好,曹富贵虽说年纪大了,但人家至少也是厂子里的主任,每个月工资可不少。”

    “我可不羡慕她,现在出门走亲戚,别人见了我,都向我打听李秋月跟曹富贵的事,真是丢死人了。”

    苏西这个时候,仿佛是无意间说了一句,“这算什么,李秋月还干过更丢人的事儿呢。”

    众人一听就支起了耳朵,眼神灼热的盯着苏西。

    苏西却是一幅说错话的表情,不好意思道,“这位婶子大娘,我开玩笑的,大家别当真。”

    立刻就有人说道,“西西,你这丫头不诚实,有什么事儿,跟我们大家说说呗。”

    “就是,那李秋月到底干了什么,比这还丢人的事儿啊?”

    李秋月之前去了京城,在京城的只有苏西,所以苏西对李秋月的事情知道得最清楚,众人难免好奇一些。

    “这?”苏西装作为难的样子。

    众人忙劝,“西西丫头,你就别卖关子了。”

    “是啊,李秋月那丫头平常对你可不厚道。”

    苏西终于叹了口气道,“那好吧。”

    苏西就说道,“李秋月刚跟我去京城,她就因为偷东西,被抓到了派出所。”

    众人连连点头,这件事情他们是听说过的,还暗中笑话李秋月没出息,都成大学生了,怎么还干那种丢人的事儿?

    若是好好的把大学上完,等学校安排工作,那出来至少是个小领导啊。

    苏西又接着说,“李秋月从派出所被放出来后,因为身上没钱,只能睡在公园,那晚被好心人家收留了………”

    苏西把李秋月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

    等苏西说完,众人张大着嘴巴,那嘴巴似乎能塞下个鸭蛋,眼底满是不敢置信。

    “哎哟,我的老天爷呀,那李秋月可真够不要脸的,还没嫁人呢,就跟那个张国栋好上了?”

    “西西,你是说李秋月她打过孩子?”

    苏西点头,“还是李大山,让李秋月的弟弟李拴子买的药呢。”

    “天哪,那一家子人可真是……”

    “那李秋月,她这种行为可是搞破~鞋呀?”

    “就是,若是她还呆在村里的话,咱们这个时候就应该把她抓起来,狠狠的惩戒一番。”

    “就是,太不要脸了,说出去我都感觉脸红。”

    “那李大山也够狠的!”

    “1500块钱呢,以李大山那种死要钱的性子,别说让李秋月打胎了,就算是把李秋月卖了,他可能都不会心疼。”

    “我就说嘛,李大山家里怎么突然阔绰起来,还有钱盖了三间大瓦房,原来钱竟然是这么得来的。”

    “1500块呀?那张家可真够有钱的!”

    “再有钱,那也跟你家没啥关系了,说到底,还是李秋月那丫头没福气。”

    “她没福气怪谁?还不都怪她自己,手贱,明明是个大学生,非得去偷人家东西。”

    众人七嘴八舌,把李秋月给骂惨了。

    苏西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参与讨论,她相信等这些人离开,不出一个时辰,李秋月和李大山父子干的好事,就能传遍整个村里。

    不出三天,这件事情绝对能传到纺织厂去,到时候李秋月想过好日子?门儿都没有。

    只是不知道,李秋月经过苏西几次三番的打击之后,还能不能再站起来?苏西也是很期待呢。

    吃中午饭的时候,村里人陆续离开。

    李大山一家子吃完饭,李拴子把碗筷一搁,就跑出去找朋友玩儿了。

    可还没有一个时辰,李拴子就气呼呼的回来了,脸色阴沉如水,嘴里骂骂咧咧。

    陈小娥见了,忍不住问道,“拴子,你这是咋了?难道有人欺负你了?”

    李拴子生气的大声道,“娘,苏西把我们在京城发生的事情说出去了,现在全村人都知道,李秋月她堕~过胎,打过~孩子。”

    “什么?”陈小娥一声惊呼,手中不稳,把一个瓷碗给打碎了。

    可陈小娥却顾不得这些,而是忙抓住李拴子问道,“你这句话可是真的?苏西她真的把秋月那丫头的事给传出去了。”

    李拴子郑重点头道,“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了,刚才我出去找朋友玩,那些人都嘲笑我呢。”

    “哎哟,那个杀千刀的。”

    陈小娥一声惊呼,拍着大腿骂道,“那个不要脸的小妖精,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

    李拴子道,“我也不知道啊。”

    陈小娥拉着李拴子进门,李大山正在睡觉,陈小娥连忙把李大山推醒,“别睡了,当家的快醒醒,出大事了。”

    李大山被推醒,有些不高兴,瓮声瓮气道,“干什么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陈小娥道,“当家的快别睡了,出大事了,你赶紧起来吧!”

    李大山没办法,只好坐起身,一脸的不高兴,“说吧,到底出什么事儿了?看把你吓得,妇道人家就是没用。”

    陈小娥也没反驳,直接说道,“当家的,拴子说,苏西那个贱丫头,把咱们秋月在京城干的事儿全都说出去了。”

    “什么?”李大山不相信道,“这不可能,她怎么知道那件事儿的?”

    李拴子见李大山不相信,忙说,“爹,这件事是真的,李秋月堕胎打孩子的事儿只有咱父子俩知道,可是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了。”

    “还说跟我姐相好的那个男人叫张国栋,人家为了能够跟李秋月跟咱家断绝关系,还给了咱们1500块钱。”

    李大山顿时有些急了,“那死丫头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真是邪了!”

    陈小娥忧心道,“当家的,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呀?以后咱们出门,可是要被瞧不起了。”

    “我最近正让人给咱们拴子打听好亲事呢,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还有哪家的好姑娘愿意嫁给咱们拴子呀?

    李大山气急败坏道,“我找他们去。”

    李大山说完就下炕,穿上鞋,然后对陈小娥和李拴子道,“以后不管谁问你们,你们都咬死了那是瞎说,污蔑咱家秋月的,可千万不能承认!”

    陈小娥和李拴子忙点头,表示明白。

    李大山穿上鞋,对站一旁的陈小娥和李拴子说道,“你们跟我一块去。”

    陈小娥和李拴子忙跟着李大山一起出了屋门,三人来到院子。

    李大山随手扛起一把铁锹,李拴子见了,就去找了一把锄头,陈小娥想了想,跑进厨房把菜刀给拎了出来,一家三口气势汹汹的就去了苏家。

    此时苏家大门紧闭,苏老爷子跟苏西萧战三人正在屋里午睡,陈大山深吸口气,一脚踹开了苏家大门,发出好大的一声响。

    住在苏家周围的邻居忙跑出来看,就看到了李大山一家三口,手里都拿着东西,一幅气势汹汹,找事儿的模样。

    邻居一看吓了一跳,忙让孩子去找陈之书,自己也跟着劝,“大山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李大山愤怒道,“冯大叔,不是我来找事儿,是苏西那丫头想要逼死我们呀,村里的流言,您老听说了没?”

    李大山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苏西那小丫头跟我们家秋月有矛盾,她就算想要诋毁我们家秋月,也不能败坏我们家秋月的名声吧!”

    “更何况现在我们家秋月都结婚了,说我们家秋月在京城跟别的男人好过,还为别的男人堕过,打过孩子,您说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我家秋月以后怎么做人呀?”

    冯大叔是个60多岁的老人,听了李大山的话,沉吟片刻说道,“西西那孩子一向不说谎,这事儿吧……?”

    此时,大门处的响动,已经把苏老爷子和苏西萧战三人惊醒了。

    三人齐齐出,就看到了李大山一家子手中拿着家伙,来找事儿。

    李大山说的那些话正好被苏西听个清楚,苏西当即道,“李大山,我是不是在说谎,你心里清楚!”

    “跟李秋月相好的那个男人叫张国栋,是厂子里的技术工人,张国栋他爹张子强是厂子里的副厂~长,他娘亲没则是厂子里的主~任,大家谁要是不信,尽管去查,反正大家也都知道厂子的地址跟位置。”

    正好,这时陈之书过来了,听到苏西的话,陈之书就说道,“西西丫头说的没错,我家侄儿要跟着他们去京城,买台电视机,正好去打听打听。”

    “到时候若是这件事儿,真是西西丫头污蔑了秋月,那我定饶不了苏西丫头,一定让她当着全村人的面儿给秋月道歉,可若是这件事是真的……”

    陈之书用凉凉的目光看着李大山,李大山被陈之书那严肃的目光一扫,脸色有些僵,话到了嘴边,却始终说不出来。

    此时,苏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他们也很想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苏西故意造谣出来的,可如今看李大山的模样,这件事情似乎是真的呀!

    陈之书却不放过李大山,又问了句,“李大山你自己说,要是这件事情是真的,你要怎么样?”

    “我…”李大山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在众人厌弃的目光中,李大山吼了一句,“我知道,我们家在村子里的名声不好,你们都向着苏家,就算是去京城打听了又怎样,回头还不是任由你们瞎说。”

    陈之书愤怒道,“放你娘的狗屁,我以我这条老命担保,不管打听回来的消息是什么,一定让我侄儿如实告诉大家。”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陈之书说的有理,李大山心慌了,那件事情本来就是真的,根本就经不起打听。

    苏西一脸坦然,李大山却目光闪烁,略显不安。

    上了年纪的老人一看就知道,李大山刚才在说谎。

    陈小娥和李拴子也变了脸色,凑到李大山身边,小声道,“当家的,咱们该怎么办?”

    “爹,不能让他们去打听,不然咱们家以后怎么在村里待呀?我朋友都会看不起我的。”

    李大山本来就不是个多智的人,遇到这种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色厉内荏的喊道,“反正这件事情,我们家是不认的,我们家秋月清清白白的一个大姑娘,绝对没有做过那种事情,你们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否则我跟你们没完!”

    李大山说完,拽着老婆孩子扭头就走,那落荒而逃的背影,让村里人不屑的撇了撇嘴,不少人还冲着他们一家三口吐口水。

    “呸,不要脸!”

    “这种人留在村里,简直就是祸害!”

    “就是,说出去,我们都跟着丢人!”

    陈之书吸了两口烟,摆手道,“行了,行了,都散了吧。”

    李大山虽然灰溜溜的带着老婆孩子回家了,但是这件事情,从之前村里人的暗中讨论,变成了现在茶余饭后的谈资,村里不少女人明目张胆的当着陈小娥的面,就敢说李秋月那啥啥……

    陈小娥只能掩面而走,想反驳都不敢,就怕陈之书真的派人去打听。

    第二天一早,陈之书就派了牛车,送苏老爷子和苏西萧战去县城。

    同行的还有陈之书的侄儿陈继文,亲戚周康,好友的儿子沈国~安,三人都打算跟着萧战去京城买一些电视机,冰箱,洗衣机之类的家电回来。

    要离开村里了,在村里住了半辈子的苏老爷子还有些不舍,跟大家一起告别。

    村里的人对苏老爷子还是心存感激的,毕竟苏老爷子医术高超,哪家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去找苏老爷子,苏老爷子不仅给看病给药,一般都不收钱。

    但村里人大多比较淳朴,苏老爷子虽不收钱,但为了感谢苏老爷子,就经常给苏老爷子送些鸡蛋,菜之类自家产的东西。

    陈继文三个年轻人都是20岁左右的年纪,第一次出远门,既兴奋又不安。

    临走前,陈之书叮嘱道,“到了京城,你们就听萧战的安排,别出去给我乱闯祸,拿了东西就赶紧回来,别在京城逗留,听到没有。”

    三个年轻人连连点头应是。

    在众人的告别中,一行6人坐着牛车,离开了村子。

    杨柳打听到,苏西跟苏老爷子今天上午离开。

    虽然苏西说不认她,更不会给她钱,可杨柳终究是有些不甘的,实在是家里的日子过得有些苦。

    其实跟普通人家相比,杨柳家的日子过得还行,毕竟跟杨柳相好的几个男人,私底下没少给她钱。

    可是杨柳只要一想到苏西身上穿的那些好衣裳,再想想自己家青莲身上穿的粗布衣裳,心里就有些不平衡。

    于是,杨柳特意请了假,等在了半路上。

    杨柳等了一个多小时,耐心快耗完的时候,就看到远远有一辆牛车,慢悠悠的赶过来。

    杨柳定睛一看,就看到了坐在车上的苏西,实在是苏西今天穿的衣服太显眼,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呢子大衣显得整个小脸儿都艳丽了几分。

    陈继文几个大小伙子都有些不敢看苏西,一个个低着头,老实的不得了。

    杨柳看到苏西,心中一喜,可紧接着,杨柳又看到了坐在苏西身旁的苏老爷子。

    杨柳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路中间,挡住了去路。

    赶车的老爷子见有人挡路,立刻停了下来。

    苏老爷子抬头一看,就看到了挡在路中间的杨柳,苏西也看到了杨柳,眼底是一片冷意。

    杨柳凑上前,先对着苏老爷子笑了笑,苏老爷子连个正眼儿也懒得给她,只冷声道,“你来干什么?”

    杨柳笑着说,“我听人说,西西今天要走了,就来送送她。”

    苏西忙接话道,“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咱们没关系,你用不着来送我,你就算来送我,我也不会领你的情,所以赶紧让开,别挡我们的路。”

    杨柳心中想发火,面儿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幅隐忍,受委屈的样子,“西西呀,妈只是想来看看你,没别的意思。”

    苏西冷嘲,“没别的意思?我看你是见我要走了,临走前,想跟我要钱吧?”

    苏老爷子一听,就炸了毛,怒视杨柳道,“杨柳,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跟西西要钱,我老头子跟你拼了。”

    杨柳扯了扯嘴角,想说她不是来要钱的,可她就是来要钱的。

    于是杨柳故意不看苏老爷子,只盯着苏西道,“西西,妈这些年过了不少苦日子,你看在是我生了你一场的份上,多少给我点赡养费。”

    苏老爷子顿时骂道,“杨柳,你别太过分!”

    苏老爷子说完,就想下车,一幅要跟杨柳拼命的架势,杨柳吓了一跳,退后了几步,让出了道路。

    萧战忙说,“师傅,快走。”

    师傅立刻挥鞭子,抽打了一下老牛,老牛动了起来,速度快了不少。

    杨柳不甘心,紧紧跟在车子身旁,可怜巴巴的看着苏西,“西西,我虽然是对不起你爹,你爷爷,可我没对不起你,我毕竟生了你一场,是不是?”

    苏老爷子道,“杨柳你给我闭嘴,你是西西的生母,你生她却不养她,你怎么没对不起她?你还有脸说?”

    杨柳被苏老爷子怼得无话可说,最后干脆撕破脸皮,对着苏西喊道,“西西,你要是还有良心,你不能不管我,我是你亲妈,我要是过得不好,你良心能安吗?”

    苏西冷笑,语气森然,“你过得不好我才高兴呢,你要是过的好了,我还得天天诅咒你,让你倒霉呢!”

    说完,就扭过头,懒得再搭理杨柳。

    此时杨柳跑的气喘吁吁,牛车渐渐走远,杨柳看着渐行渐远的牛车,骂了句,“白眼狼!”

    陈继文倒是听自家老娘说过,苏西的亲娘不是个好女人,生了苏西之后,就跟苏家断绝了关系,不到一个月就嫁给了别人。

    苏西的亲娘,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在村里露过面,陈继文这些年轻人都没见过。

    没想到今天要去京城了,竟然见到了苏西的亲娘,更没想到,苏西的亲娘不是来送苏西的,而是来找苏西要钱的。

    陈继文三个年轻人,对苏西心里都挺同情的,摊上那样的娘,也是倒霉。

    一行6人,很快就到了镇上。

    萧战请赶牛车的老爷子在县里吃了顿饭,才让老爷子回去。

    然后一行6人,在下午六点的时候,登上了去京城的火车。

    萧战买了三张卧票和三张座票。

    陈继文他们可没有萧战那么有钱,陈之书直接让萧战买的是座票,毕竟卧铺票太贵了。

    萧战,苏西和苏老爷子买的是卧票。

    临分开的时候,萧战领着陈继文来到他们所在的车厢,让陈继文认认门,途中若是遇到事情,就来找他。

    陈继文三人对于萧战都很佩服,也特别听话,这让萧战省了不少事儿。

    而且苏老爷子这次去京城带了不少东西,大包小包,得有七、八个,若不是陈继文三人帮忙,萧战一人还真拿不了,他又舍不得苏西和苏老爷子受累。

    第2天晚上十点左右,萧战一行人下了火车。

    看着诺大的火车站,就算是晚上十点,依然川流不息的人群。

    陈继文三人只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萧战让三人带着东西跟他走。

    出了火车站,火车站外面有不少人骑着三轮车,拉人或者拉货,萧战直接雇了三辆三轮车。

    一行人进了大院,萧老爷子本人都已经睡下了,想着拿出钥匙打开门。

    门锁的响声惊动了萧启,萧启警惕的从卧室走出来,就看到大厅亮着灯,一看竟然是萧战和苏西回来了。

    萧启连忙披着衣服下了楼,就看到苏西身边还站着一个白发老者,萧启连忙迎上去,“苏伯父,欢迎欢迎……”

    萧战给苏老爷子介绍,“爷爷,这是我爸爸。”

    苏老爷子伸出手,与萧启握了握,笑着说,“这次真是麻烦你们了。”

    萧启连忙道,“都是一家人,不麻烦,不麻烦。”

    萧战又向萧启介绍了陈继文3人。

    萧启也一一跟陈继文三人握了手,陈继文见面前的中年男人神态威仪,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跟萧启握了手,就站在一旁不敢乱动。

    萧老爷子年纪大了本来就较少,听到外面传来的响声也跟着起了床,从2楼往下望,一眼就看到了苏老爷子,萧老爷子顿时大喜道,“哎呀,苏老哥你可来了。”

    苏老爷子看到萧老爷子也很高兴,“萧老弟,真是抱歉,把你给吵醒了。”

    萧老爷子紧紧握着苏老爷子的手,感慨道,“麻烦什么呀?当年要不是老哥你,我这条命都没了,能再次见到老哥,我这心里高兴啊。”

    赵海英和萧雨薇也起了床,见苏西跟苏老爷子来了,也很高兴。

    萧战给双方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萧战对赵海英道,“妈,今天天色太晚了,你收拾一间房出来,让纪文他们三个住。”

    赵海英道,“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

    陈继文三人连忙向赵海英道谢。

    赵海英让萧雨薇去收拾房间,然后对萧战道,“你们坐火车也辛苦了,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们做点饭,吃了饭在睡觉。”

    赵海英说着,就高兴的去了厨房,开始为几人做饭。

    萧老爷子和苏老爷子则坐在一旁,高兴的说了起来,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老爷子不时发出哈哈的大笑声,看来是真的很高兴。

    萧老爷子跟苏老爷子说的最多的就是苏西。

    “老哥哥,你有一个好孙女啊,苏西这丫头太懂事儿了,太招人喜欢了,能嫁给我们家虎子,那是我们祖上积德。”

    苏老爷子见萧老爷子一家如此喜欢苏西,心里也高兴,连连谦虚道,“虎子那孩子也挺好的,一看就是个有本事的人。”

    萧老爷子道,“有本事什么呀?他那点本事,也只能够去经个商什么的,跟苏老哥你差远了,你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有大本事的人……”

    苏西听得两个老人互相吹捧,忍不住笑着摇摇头,去了厨房,帮助赵海英做饭。

    赵海英见苏西过来帮她,高兴道,“你快去歇着,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肯定累了,妈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

    苏西懂事道,“妈,我不累,你一个人做那么多人的饭,太辛苦了。”

    赵海英听苏西这么说,心里别提多舒坦了,觉得这个未来的儿媳妇真是懂事儿。

    有了苏西帮忙,不到半个小时饭就做好了。

    赵海英知道自己做饭没有苏西好吃,于是她就负责下面条,苏西负责做卤子。

    家里有肉,还有酸辣白菜,苏西就把厨房里的两斤肉切成薄片,做了猪肉炖粉条。

    苏西先盛了一碗给了苏老爷子,然后见萧老爷子也盯着看,忍不住笑道,“爷爷,你想吃吗?”

    萧老爷子道,“西西做的饭味道就是香,爷爷一闻这味儿肚子就饿了。”

    苏西笑着说,“你晚上吃了饭,这宵夜可不能吃得太多,我去给您盛半碗。”

    萧老爷子笑着说,“能吃半碗也好。”

    苏西拿出三个大海碗,给陈继文三个,一人弄了一海碗的面条,还舀了一大勺菜。

    陈继文三人见碗里都是肉,受宠若惊道,“这…”

    萧战忙说,“赶紧吃吧,到了这儿,别客气。”

    陈继文三人这才接了碗,坐在桌子上,呼呼的大口吃起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