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第598章 你弄脏了我的衣服

    第598章 你弄脏了我的衣服

    公安同志严肃的看着李秋月,身上的凛然正气,吓得李秋月腿都有点抖,满脸的不安,带着颤音“我...我也不记得了。”

    众人心中跟明镜似得,知道李秋月这是心虚了。

    公安同志,直接对李秋月说“李秋月同志,跟我们走一趟吧。”

    李秋月不想去,她有些怕,只要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苏西“西西你救救我,我不想去。”

    苏西笑着鼓励“秋月你别怕,公安同志是不会冤枉你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他们一定会还你清白,为你做主的,你就放心的去吧。”

    李秋月看着苏西一副,‘为你好’的模样,心里就窝火,却没有丝毫办法。

    赵守业倒是安心不少,跟着两位公安同志去了派出所。

    等李秋月走后,苏西叹口气对萧老爷子说“爷爷,你说秋月会不会有事啊?”

    萧老爷子安慰的拍了拍苏西,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道:“西西啊,你这个朋友心思不正,你以后还是少跟她来往了。”

    苏西一脸受教的模样“爷爷您说的对,我只是觉得秋月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萧老爷子闻言,沉思片刻,道:“我跟京城大学的校长是朋友,李秋月这种品行败坏的女孩子,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大学学习。”

    这个年代想要进入大学学习,可不会那么容易,是要查家庭成分的。

    李秋月家世八辈贫农,成分没问题,但李秋月今天做的事情传了出去,京城大学肯定也会开除她。

    苏西心中暗笑,接着就扶萧老爷子去散步。

    苏西中午快吃饭的时候,把自己翻译的手稿给了萧雨薇。

    萧雨薇看住苏西交给她的东西,半信半疑的打开,首先映入眼帘是那整齐隽秀的字。

    字体秀丽,笔锋带着一抹坚韧,书面整齐,比打印的字还要漂亮。

    萧雨薇诧异的抬头看向坐在床边的苏西,赞道:“字写得不错。”

    苏西浅笑。

    萧雨薇又去读苏西翻译的内容,书籍的内容萧雨薇也看过,知道大概意思,但苏西翻译的比她理解的要好。

    不但意思表达准确,而且文字也更加的优美。

    萧雨薇看完,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苏西“你说你这么好的天赋,怎么就不考大学呢?”

    苏西笑“现在考也不晚啊!”

    萧雨薇拿着手稿对苏西道:“翻译的很好,你继续翻译,我把这个手稿给老师看,若是老师觉得没问题,以后,你就可以靠着翻译赚钱了。”

    苏西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萧雨薇,一脸感激“谢谢!”

    萧雨薇被苏西看的脸有些微红,忙摆手“不用啦,也是你自己争气。”

    萧雨薇不再把苏西当成一个乡下什么都不懂的村姑,而是同一等次的人。

    和苏西说话,都客气了不少,同时,对苏西的敌意也减少了。

    两人谈完正事,苏西忽然盯着萧雨薇的脸看。

    萧雨薇被苏西看的不自在,终于忍不住,嗔怪了苏西一眼“你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儿?”

    苏西笑“花儿倒没有,只是有几颗痘痘,额头上还有一块疤!”

    萧雨薇闻言,脸上的笑容收敛,有些不高兴,嘟嘴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不知道啊?”

    萧雨薇小时后调皮,绊倒后,脑门磕在了石头上,当时流了好多血,后来虽然好了,额头就留了一个大疤。

    至于额头和下巴上的痘痘,是因为萧雨薇长得虽然不差,但却是个油性肌肤,

    熬夜会长痘痘,上火会长痘痘,治都治不好那种。

    肌肤很敏感。

    苏西听了,却是笑着说“如果我说我有办法,帮你祛疤,去痘痘呢!”

    “你说什么?”萧雨薇激动的握住苏西的手“你刚才说什么?”

    苏西见萧雨薇着急,反而不紧不慢道:“我刚才没说什么啊?”

    说到这里,苏西叹了口气,故作伤心道:“我只记得你刚才好凶啊!而且,还是对我凶!”

    萧雨薇闻言,面带讪讪之色,见苏西不看她,萧雨薇咬了咬唇,最后还是低头,小声道:“对不起,我刚才态度不好,都是我的错...”

    还不是无药可救。

    苏西点点头“既然你真诚的道歉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

    见苏西原谅自己了,萧雨薇忙高兴的握住苏西的手,激动问“你真的有办法?”

    苏西自信道:“那当然,我不是说了吗,我们苏家世代为医,以前都是宫里的御医,不但医术精湛,还有很多宫里嫔妃保养的方子呢!”

    宫中嫔妃保养的方子,苏家有,但妲己娘娘自己就有很多。

    萧雨薇双目放光“真的?”

    苏西点头。

    “太好了,”萧雨薇紧紧抓着苏西的手,满脸渴求“我的脸有救吗?”

    苏西再次点头“当然。”

    “太好了,太好了,”萧雨薇抓着苏西的手,激动的眼圈都红了。

    “你不知道,因为头上的疤,我小时候被大院里别的小朋友嘲笑,我哥为了我,经常和别的小孩子打架,最后...”

    萧雨薇一脸自豪“我哥哥把那些嘲笑我的孩子,都给打服了,就连那些比我哥大的男孩子,都不是他的对手。”

    萧雨薇说到这里,忽然看向苏西,一脸认真的说“我哥哥很好,真的很好,不但有本事,长得还俊,虽然性格有些闷,但你以后做了我嫂子,可不能欺负我哥。”

    苏西挑眉“那你哥以后若是欺负我呢?”

    萧雨薇一脸纠结“这个...我哥不会的啦!”

    苏西坚持“万一呢?”

    萧雨薇皱眉想了又想“那...看谁对谁错。”

    苏西听了,还算满意。

    苏西站起身“走吧,跟我出去买点中药,回来熬药膏,你头上这疤时间太久了,”

    萧雨薇听到苏西提到她额头上的疤,心里就紧张。

    苏西安慰“放心吧,只要敷一个月的药膏,就能消除。”

    萧雨薇听了,高兴的不得了,拉着苏西的手就下楼了。

    下楼后,正好看到从外面回家的赵海英。

    赵海英看到萧雨薇高高兴兴的拉着苏西的手出门,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这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赵海英问“你们这是要去哪?”

    不等苏西说,萧雨薇就笑着说“妈,西西说有办法消除我额头上的疤痕。”

    赵海英闻言看向苏西,也有些激动“真的?”

    苏西点头“嗯。”

    萧雨薇长得很漂亮,只是额头上的那块疤有些大,所以,萧雨薇长大懂事后,就一直留着刘海,盖着额头。

    萧雨薇拉着苏西的手,“妈,西西说要去买点中药,回来熬制药膏。”

    “好,好,”赵海英难得对苏西热情道:“西西啊,真是麻烦你了。”

    赵海英说着,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要赛到苏西手里“拿着,若是不够,阿姨再给。”

    苏西忙道:“阿姨,我也不知道物价,钱给雨薇拿着吧。”

    赵海英却坚持塞进了苏西手中“阿姨让你拿着就拿着,若是花不完,你就自己留着,想买什么也方便。”

    萧雨薇也跟着说“西西,你就拿着吧。”

    苏西这才笑着接了“谢谢阿姨。”

    赵海英却道“是阿姨该谢谢你才对。”

    萧雨薇带着苏西骑着自行车,去了中药铺,苏西抓了药,付了钱,最后赵海英给她的钱,还剩下十多块。

    苏西又抓了几副药,还顺便买了一个熬制中药的砂锅。

    回到家后,萧雨薇就苏西身后,跟只小猫儿似得乖顺,苏西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苏西把所有的材料准备好后,把砂锅放在火上,开始熬制。

    每一样药材什么时候放,放多少,都是有定量的,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

    不一会儿,厨房里就飘出淡淡的药香。

    差不多两个小时后,等砂锅的温度慢慢冷却,一种黑色如凝脂果冻般的药膏成型。

    苏西把药膏倒进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干净铁盒内,对萧雨薇道:“早上、晚上洗漱过后,涂抹在脸上。”

    萧雨薇郑重的接过药膏,宝贝似得捧在手里,重重点头,“嗯。”

    第二天,苏西路过大院大门的时候,看到赵守业已经回来了,正在站岗。

    “赵同志,”苏西笑着打招呼。

    赵守业看到苏西,眼睛有些不敢看苏西的脸。

    苏西又变漂亮了,肌肤白的似能发光,嫩的能掐出水来。

    赵守业客气的和苏西点头“苏同志有事吗?”

    苏西笑着问“看到您没事了,为您高兴,想向您打听一下李秋月怎么样了?”

    苏西说完,又补充道:“您别误会,我虽然和她是从同一个村出来的,但是我们关系并不好,只是看在同村的份上,才问问她的情况。”

    赵守业是个大度的人,而且,那天李秋月那个女人污蔑他的时候,苏西是帮他说过话的,所以,赵守业领苏西的情,

    听到苏西想要打听李秋月的情况,赵守业也没隐瞒,直接道:“公安同志已经查明,我是被冤枉的,李秋月偷窃、污蔑我的罪名成立,”

    “不过,念在她是初犯,所以派出所的公安同志说:拘留她一个月,京城大学的招生办也给派出所打电话,说李秋月思想落后,手脚不干净,京城大学不收,道德败坏的学生,京城大学已经把她给开除了。”

    其实,赵守业没说的是,到了派出所后,经过公安严密巡查,加上李秋月本就不是心机深沉之辈,很快就招了,

    本来她盗窃,污蔑,最少也要坐牢一年。

    但因李秋月初犯,还给赵守业下跪,哀求赵守业原谅她的年轻,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身上没钱,日子不好过,才走了弯路。

    赵守业一时心软,就同意宽大处理。

    听到京城大学已经把李秋月给开除了,苏西脸上没有丝毫意外之色。

    京城大学能那么快就得知消息,这还得归功于苏西呢!

    不过,李秋月只被拘留一个月,时间有点短。

    想来李秋月从牢里出来后,应该会来找她。

    不是应该,而是百分百。

    苏西自然是不怕的,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

    苏西笑着对赵守业说“您没事真是太好了,李秋月也算是自作自受。”

    赵守业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苏西又和赵守业说了两句话,然后就往大院里走。

    没想到,正走着,后面突然驶来一辆车,苏西顺着点路边走,倒也不担心,

    只是没想到,那辆车好巧不巧的压过一片泥水洼,随着轮胎的碾压,泥水飞溅,直接溅了苏西一身。

    苏西白底小碎花长裙上,立刻沾染了星星点点的泥点。

    泥点上还沾着水,水印在棉布裙上扩撒,很快,干净的棉布裙,染上了一大片脏污。

    妲己娘娘看着身上的衣服,顿时大怒,指着那辆车,大喊一声“你给本宫站住。”

    “啊,不对,你给我站住!”

    车子在大院开的不快,妲己娘娘快跑几步,很快就追上了。

    车子里的人似乎发现了苏西再追赶车子,一踩刹车,车子顿时发出一声“嗤”的摩擦声,随即停下。

    苏西走到车旁,细白如玉的小手拍打着车窗“下车!”

    车中的人也干脆,一把推开车窗,直接从车子跨步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男人很高,足有一米八五,穿着一件军绿色短袖,虽并不壮硕,但肌肉线条流畅,充满了爆发力。

    男人的脸庞更是英俊之极,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一双眼睛狭长凌厉,眼神冷漠桀骜,鼻梁高挺,嘴唇很薄,看人时,身上那股子傲人之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不过,妲己娘娘可不是一般人。

    妲己娘娘看到男人的第一面,一双大大的眼睛,就忍不住放光。

    这男人...是她喜欢的类型!

    特别是...

    苏西双目烁烁盯着男人宽阔的胸膛,有力的臂膀,劲瘦的腰身,还有那双大长腿...

    苏西的目光太有存在感,让萧战忍不住蹙眉,斜睨苏西“...有事?”

    苏西闻言,轻咳一声,指了指身上的白衣布裙“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

    “你说:咋办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