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第486章 一起倒霉

    第486章 一起倒霉

    潘瑞没办法,只能起来穿衣服,打着哈欠,出了门。

    李强正在客厅焦急的等待,见潘瑞终于出来了,连忙迎上去,点头哈腰的奉承潘瑞。

    “瑞哥啊,兄弟知道您厉害,兄弟能不能闯过这一关,可全靠您了,您可一定得帮兄弟一把。”

    潘瑞打着哈欠,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眯眼看着面前的李强,“说吧,到底什么事儿?看把你给吓的,以后出门千万别说是我潘瑞的兄弟,我丢不起那个人。”

    潘瑞虽然有些瞧不起李强。

    可是李强这些人会玩,而且听他的话,就跟狗一样,他想让李强这些人干什么,李强这些人就会干什么。

    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他倒是都要看看,是谁敢打他潘瑞的狗?

    李强犹豫了下,就说道,“瑞哥,兄弟我今天在街上逛的时候,看到了两个长的非常漂亮的女人。

    本来想带回来陪您聊聊天,嘿嘿...

    其中一个女人的丈夫不同意,我们就打了起来,那男人挺厉害的,把我们六个兄弟都被打趴下了。”

    潘瑞听了李强的话,却兴致勃勃道:“那两个女人有多漂亮?”

    没想到潘瑞的关注点竟然在这里,那他刚才的话岂不是白说了。

    不过,李强可不敢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

    听了潘瑞的话,李强脑海里不禁想到夏至的那张脸,白净如玉,眉眼如画,确实是一个极为少见的美人儿。

    于是,李强就用极为夸张的语气说:“瑞哥,有一个女人长得特别漂亮,比以前-咱们见过那些女人都漂亮!”

    潘瑞见李强说的一脸认真,忍不住怀疑道,“你说的是真的?真有那么漂亮?”

    潘瑞这人没啥本事,也就出身比较好。

    而潘瑞最大的爱好就是好色。

    其实,李强这些人以前在大街上公然调戏妇女的时候也不多。

    潘瑞被李强说得动了心,兴奋道:“你们这么多人,还制服不了一个男人?六个人不行,那就再来六个,总之今天晚上我要见到那个女人。”

    李强听了,一脸苦涩道:“瑞哥,这件事情恐怕不太好办。”

    潘瑞不高兴的问,“怎么?连我说的话都不好使了。”

    李强立刻摇头道:“当然不是!我李强就是瑞哥身边的一条狗,您让我去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只是那个男人的身份有些特殊。”

    潘瑞听了不高兴道,“身份特殊,什么身份?就算是个官,难道比我爹的官还大?”

    李强嘿嘿笑了笑,说道:“是个...”李强凑到潘瑞身边压低声音,说了出来。

    潘瑞听了,不禁皱眉,“这就比较难办了。”

    李强见潘瑞有退缩的意思,忙说“瑞哥,那人打了我们兄弟,我哪能咽下这口气呀?”

    “当时他也没亮明身份,后来我带着兄弟,回去报复的时候,打了那人一棍子,他才亮明身份,所以,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我啊。”

    “若早知道他是J人,我们也不敢啊!”

    潘瑞眯着眼想了想,问李强:“那J人的J衔,而你看清了吗?”

    李强想了想道:“应该是Y级。”

    Y级J官?

    潘瑞砸了砸舌,说道:“这件事情确实难办了,算了...”

    潘瑞站起身,“既然对方有点来头,那女人我就不要了。”

    李强听了潘瑞的话,心中不禁鄙视,以前潘瑞总说:自己多牛多牛,背景多么强大,现在不过遇到一个Y级J官,就退缩了,真是没种。

    潘瑞说完,似乎是怕李强误会什么?

    于是解释道:“强子你不懂,这些现役J官都不好惹,你惹了一个就相当于惹了好几个。

    J队里的J人在一起训练,战斗那么多年,J人的感情很深,若只是一个Y级J官,我倒是不怕,但你只要得罪一人,背后就能牵出很多J官来,不值得。”

    虽然潘瑞解释了一句,但李强心里对潘瑞到底没了以前的那种信任。

    不过,李强想起自己打了那J官,万一有麻烦,自己可顶不住。

    于是问道:“瑞哥,我打了那人一棍子,那人不会找我麻烦吧?”

    潘瑞暗骂李强,真是个惹事精,竟给他添麻烦,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打的严重吗?”

    李强讪讪笑了,“我当时力气有些大,好像把他的骨头给打断了。”

    潘瑞听了,松了口气:“应该没啥大事儿,不就是打断了骨头吗?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好,他若是敢找你麻烦,你就爆出我的名号来。”

    李强一听潘瑞把这件事情揽了过去,顿时高兴的连连作揖道:“多谢瑞哥,多谢瑞哥,兄弟日后一定有所报答。”

    潘瑞听了点点头,然后又打了个哈欠,对李强说:“有点饿了,你去买点早餐,等我吃完饭再接着睡,晚上,咱们再接着玩。”

    李强立刻点头道:“我这就去给瑞哥买早餐。”

    说完又拍了一句马屁:“还是瑞哥懂的生活。”

    潘瑞被李强夸的脸上不禁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摆了摆手,李强就出去了。

    徐老爷子的孙女婿,差点被一个小混混打死,徐老爷子立刻找到了人。

    首脑亲自打电话,让他们立刻查办。

    派出所接到电话,立刻要求手下的人逮捕那群小混混。

    JC同志分头行动,先去医院看望了受伤的曹刚,又向曹刚徐兰两人了解了那些小混混的一些情况,比如,外貌长相,年龄,等等。

    根据曹刚和徐兰的诉说,JC同志又上街查访,很快就锁定了李强等人。

    李强这些小混混儿平日里在大街上嚣张惯了,也有人去派出所报警,可之前他们犯的都是小事儿,再加上有背景,关几天就给放了。

    JC也都知道,李强这些人有背景,一般人抓不了。

    没想到这群人今天终于踢到了铁板,看来这群人算是栽了。

    既然J局的大多数JC都认识李强这些小混混,抓起来自然就更加容易了。

    而且这些JC,还知道李强等人平日里在哪一片活动,J局立刻出警,逮捕。

    李强出了门去给潘瑞买早点。

    其实这个时候,都已经下午了,哪里还有什么早餐?

    只不过,潘瑞习惯了睡懒觉,在潘瑞眼里,这是他今天的第一顿饭,可不就是早餐吗?

    李强出门找了个小饭馆,吃了一笼汤包,临走时打包了两个油饼,一份小馄饨。

    可让李强没想到的是,他刚从小饭馆出来,就被等在外面的两个JC给按在了地上。

    手里的小馄饨和油饼,也都掉在了地上,可李强此时可顾不上这些,嘴里大叫着:“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两个JC用手铐把李强给铐了起来,嘴里说着:“李强,我们为什么抓你?你难道不知道!”

    李强见两个JC认识自己,又听到两个JC的话,面色不禁一变,很快就想到了被自己打的那个J官。

    李强立刻赔笑道:“两位大哥。我知道我这次跑不了,你们能不能让我去见一下瑞哥,瑞哥有办法救我,我要是跟你们走了,那我就完蛋啦。”

    对于李强的恳求,两个JC坚决的拒绝道,“不行,上面儿下了死命令,让我们立刻逮捕你,还有你的那帮子兄弟,片刻不能耽误。”

    李强脸上露出哀求之色道,“两位大哥,咱们都是老乡,你们就帮我这一回吧。”

    两个JC早就看不惯李强的为人,哪里会听这些,拽着李强的胳膊就把他拉到了警车上。

    “我李强也没想过要跑,只是想见我大哥一面...”

    两个人听到李强的话,仔细思索一番,还是同意了。

    两个JC带着李强去找潘瑞的路上,其中一个JC问道,“你殴打J官这件事情,潘瑞知道不知道?”

    李强叹气道,“刚开始瑞哥不知道,后来我倒是和瑞哥说了,然后瑞哥告诉我不用太放在心上,一个小小的J官而已,不会掀起什么风浪。”

    两个JC听了,脸色阴沉了几分,潘瑞还真是无法无天,有李强的带领,三人很快就来到了潘瑞的住所。

    此时潘瑞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身边的一个漂亮女孩调笑。

    女孩梳了一条黑色马尾,皮肤很白,五官长得也不错...

    李强进门的时候也没敲门,直接就闯了进来,进来张嘴就喊,“瑞哥,救命啊!”

    跟在李强身后的两个JC进了门,见到客厅的一幕,都有些面红耳赤,连忙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再看女孩。

    女孩见李强突然闯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JC,吓得尖叫一声,扑进了潘瑞的怀里。

    潘瑞把女孩抱在怀里,皱眉看着面前的李强,厉声呵斥道,“强子,活腻了你,怎么不敲门?”

    李强忙点头哈腰道歉道,“瑞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也没办法。”

    李强说着,就把手伸到了潘瑞面前。

    潘瑞见李强手腕上戴着手铐,就看了眼跟在李强身后的两个JC,开口道,“你这是?”

    李强哭丧着脸,对潘瑞说道,“瑞哥,因为上午的事儿,上面下令抓我,您可一定要救我呀。”

    潘瑞听到李强的话,心里忍不住惊讶了一下,没想到这次JC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潘瑞接着看向两个JC,张口便问,“是谁给你们的命令抓李强的?”

    两个JC虽然看不惯潘瑞,但听到潘瑞问话,还是说道,“我们只是听命办事,都说是上面下的命令,至于到底是谁,我们也不知道。”

    不过潘瑞到底嚣张惯了,也没太在意,对李强说,“你先跟他们两个走吧,一会儿我吃完饭去一趟,把你领回来。”

    李强一听,脸上笑开了花,满脸感激道,“多谢瑞哥!多谢瑞哥!”

    有了潘瑞的保证,李强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兴高采烈的就跟着JC去了J局。

    李强在J局也看到了跟他一起打人的几个兄弟,这些混混突然被抓到J局,还有些害怕,不过看到李强笑容满面,满不在乎的样子之后,他们也慢慢的镇定了下来。

    这些小混混很快被单独分开,两个JC把李强带到了审讯室。

    两个JC面色严肃,年龄大约在40岁左右,这个年纪的JC在局子里呆了一二十年,都是有经验的老手,看着面前吊儿郎当的李强,其中一个JC问道,“姓名?”

    李强抬眸看了眼JC,翻了个白眼儿道,“李强。“

    接着JC又把李强的基本情况问了一遍,然后才开始正题,“李强,今天上午十点,你们在南京路是否调戏了两名女子,还和一名男子起了冲突?”

    这件事情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围观目睹的人很多,根本就瞒不住,而且李强觉得自己有后台,所以就承认了,“没错。”

    两个JC对视一眼,然后继续问,“你们为何要调戏那两名女子?”

    李强嘿嘿笑道,“当然是因为那两个妞漂亮了。”

    李强一副没脸没皮的样子,让两个JC格外的反感,把李强的话仔细记录下来,又继续问,“仔细描述一下经过。”

    李强听了,对其中一个JC说,“哥们儿,来根烟抽。”

    JC没搭理他,李强嗤笑一声,“你们不让我吸烟,我就不说。”

    李强的烟瘾有些大,从被抓到关在这里,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烟瘾犯了,想吸烟。

    其中一个J察见李强一幅,你不给我吸烟,我就不配合你的样子,想了想,就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根烟,递到李强面前。

    李强张嘴就把那根烟含在了嘴里,用眼神示意JC把火给自己点上,点燃了烟,李强吸了口,然后仰头,吐出一个烟圈,神情惬意。

    等李强差不多把烟抽完了,才开口道,“那两男一女是一起的,我们调戏那两个妇女,男的自然不答应,就跟我们产生了冲突......”

    李强说完,还嬉皮笑脸的对两个同志说,“两位大哥,这不算啥事儿吧,我又没把他打死,最多打断骨头,养些日子就好了,他要是还生气,我大不了赔点钱。”

    两人见李强当街调戏妇女,殴打J官,到了这时候,竟然还不知悔改,心里对李强这种小混混更是多了几分厌恶。

    两个JC没有接李强的话,而是继续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潘瑞的人?”

    李强一听潘瑞的名字,立刻就打起了精神,露出一幅熟人的表情,大声道,“认识,当然认识,瑞哥可是我哥们儿,我们俩关系好的很。”

    “那你的后台就是潘瑞?”

    李强听了,忙不迭的点头,“瑞哥就是我的后台。”

    “那你殴打J官,跟这个潘瑞有没有关系?”

    李强摇头道,“没关系,我是打完人之后才告诉瑞哥的。”

    两个JC又接连问了一些问题,然后才离开了审讯室,离开审讯室之后,J里立刻开了个会。

    李强在J局呆着,一点儿也不紧张,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他瑞哥可是说了,一定会把他给救出去的。

    潘瑞也的确没有辜负李强的期望,吃完饭,换了身衣服,真的来了J局。

    潘瑞来到JC局,就像是来到自己家一样,神态轻松自然,而且直接就去找了吴局,吴有为。

    吴有为以前倒是听说过潘瑞这小子是个纨绔性子,爱玩爱闹,不干正事儿,但也绝对想不到,潘瑞跟李强这些小混混有牵扯。

    吴有为得知潘瑞要见自己,也没多想,等开完会,抽了个空,就见了潘瑞一面。

    吴有为看着潘瑞神态温和,指着自己办公桌面前的椅子说,“坐吧,你小子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潘瑞是一脸轻松,笑嘻嘻的和吴有为套近乎,“吴叔,我今天来主要还是想请您帮个忙。”

    吴有为看了潘瑞一眼,没有答应,而是谨慎的问道,“什么忙还需要来找我,找你爸不是更方便?”

    潘瑞笑呵呵的说,“不说你也知道,我爸每次见我又叨叨个不停,我要是找他帮忙,他肯定先训我一顿。”

    吴有为笑而不语,问道,“到底什么事儿?”

    潘瑞说道,“是这样的,我有几个兄弟,被你们J局的人给抓了,我希望吴叔说句话,把我几个兄弟给放了。”

    “兄弟?”吴有为疑惑道,“你那几个兄弟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事儿?”

    吴睿满不在乎道,“领头那个叫李强,今天在大街上,不小心和一个J官起了冲突,把那J官的骨头好像打折了,就被你们的人给抓起来了。”

    吴有为闻言,心脏猛的一跳,看潘瑞的眼神顿时变了,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潘瑞却没有发觉,继续笑着说,“李强刚开始不知道那人是J官,双方才有了误会,不过李强虽然把那J官的骨头给打折了,但是那J官也没吃亏,

    李强几个人也被那J官揍了一顿,双方算是扯平了,若是那J官不愿罢手,我那兄弟说了,他愿意出医疗费。”

    吴有为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面色严肃的问潘瑞,“你小子知不知道,那个J官是什么人?”

    “你的那个李强兄弟,是不是还调戏了两个女同志,你又知不知道,那两个女同志是什么身份?”

    潘瑞嘿嘿笑了笑道,“这我哪知道,不过竟然跟J官在一块,那肯定就是J嫂呗,还能是什么身份?”

    “呵。”吴有为一声冷笑,叹口气说,“潘瑞啊,我真是没想到,你小子现在胆子这么大,被打的那个J官叫曹刚,他媳妇儿叫徐兰,这两人都是京城J人家庭出身。”

    吴有为又说了两人的背景。

    吴有为话音刚落,刚才还满不在乎,一连痞相的潘瑞,此时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噌的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不敢置信的反问,“吴叔,你没骗我吧,事情有那么凑巧?”

    吴有为深深的看了眼潘瑞,“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骗你吗?”

    潘瑞讪讪的低下头,因为害怕,额头上迅速密布了一层冷汗,一脸窘迫道,“吴叔,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呀,我跟那个李强其实关系一点都不好。”

    “但是吴叔你也知道我这人好面子,我跟李强也算是认识,他打了人害怕,求到了我头上,我这才来帮他说说情,整件事情我也没有参与,吴叔您就当我今天没来,行吗?”

    吴有为见潘瑞吓得屁滚尿流,忍不住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另一位女同志的身份?”

    潘瑞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谄笑道,“吴叔叔,难道另一位女同志也大有来头?”

    吴有为点了点头,然后说,“那位女同志叫夏至,她丈夫叫顾北城......”

    吴有为又说了夏至的背景

    吴有为说完,潘瑞吓得哆嗦着嘴唇,哀求的看着吴有为,“吴叔,您得救救我。”

    潘瑞之前虽然说跟李强没啥关系,但这只是潘瑞的一面之词,潘瑞为了自保,自然想要和李强划清界限,但李强可不这么想,李强把潘瑞当成唯一的救命稻草,怎么可能会主动与潘瑞划清界限呢。

    再说了,两人关系的确不错,李强平日以潘瑞马首是瞻,帮潘瑞干了不少事儿,潘瑞的一些小把柄,李强知道的可是清清楚楚。

    吴有为摇摇头道,“这件事情我帮不上忙,上午出了这件事情之后,上面自打来了电话,一定要严惩,这件事情有上面盯着,谁敢在里面浑水摸鱼。”

    “潘瑞,这次可不是吴叔不讲情面,是你小子啊自寻死路。”

    潘瑞吓得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吴有为,哭丧着一张脸,“吴叔,你跟我爸是老朋友了,看在我爸的份上,你救我这一回吧。”

    潘帅说完,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对吴有为说,“吴叔,我现在要立刻回家去找我爸,我爸一定有办法救我的,我跟这件事情牵扯不大。”

    殴打J官这件事情,跟潘瑞的确没关系,可惜李强可是自称是潘瑞的小弟,而潘瑞的底子又不干净,大领导又说要严办,殃及池鱼,那是难免的。

    再说了,潘瑞也不算无辜,应该说是活该。

    吴有为语气淡淡道,“潘瑞啊,这件事情你爸是帮不上忙的...”

    听了吴有为的话,潘瑞吓坏了,连连道,“吴叔,我不想坐牢,你让我回家吧。”

    吴有为却拿起了电话,对潘瑞说,“我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你跟你爸把事情说清楚。”

    然后不等潘瑞拒绝,就拨通了潘瑞爸爸的电话,拨通电话之后,吴有为就把电话给了潘瑞,若不是看在潘瑞的确不是这件事情的主谋的份上,吴有为他也不敢管这个闲事,更不敢给潘瑞他爸打个电话。

    现在吴有为能允许潘瑞和他爸通电话,已经算是卖了个大人情了。

    接通电话之后,潘瑞听到他爸的声音,眼泪一下就下来了,“爸,你要救我呀,我这次真不是故意的...”

    接着,潘瑞就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他爸。

    潘瑞的爸爸听完整件事情之后,那真是恨不得从来没生过这个坑爹的儿子,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但潘瑞他爹毕竟只有潘瑞这一个儿子,所以还是只能忍着怒气给儿子想办法。

    潘瑞他爹让潘瑞把电话给吴有为,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吴有为叹气道,“老潘啊,这件事情我不是不帮忙,只是这件事情呢,太难,我也是没办法。”

    最后,吴有为让人把潘瑞带出去,关了起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