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第481章 无赖

    第481章 无赖

    黄援朝却是被挤兑的面红耳赤,只觉得流行公安的话,像是一个个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无地自容。

    可是黄援朝又不甘心道,“顾家人收养我女儿,我确实心怀感激,但是多多毕竟是我亲闺女,她现在有出息了,一幅画就能卖几十万,帮一帮我这个当爹的,怎么了?”

    “而且,她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她弟弟再过几年就要娶媳妇儿生孩子了,家里地方那么小,我没钱给孩子买房子,要是她能接济一点,她两个弟弟也会感激她的。”

    听了黄援朝的话,两个公安齐齐皱眉,心中大骂黄援朝不要脸。

    刘姓公安实在忍不住道,“黄援朝,在你决定放弃孩子抚养权的那一刻,孩子就已经跟你没关系了,所以你没资格向小孩子去要钱。”

    另一个公安也点头道,“没错,黄援朝,我们今天来就是要警告你,不要再去打扰多多那孩子,如果你再去打扰多多那孩子的话,我们可就要对你进行拘留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两个公安说完,就站起身离开了。

    黄援朝晚上回到家,显得有些低落,垂头丧气的。

    陆秋梅见了忍不住道,“你这是怎么了?”

    黄援朝唉声叹气一阵之后说,“今天两个公安去文化局找我了,让我以后不要再去打扰多多那孩子,否则就要对我进行拘留。”

    陆秋梅气愤道,“肯定是顾家搞的鬼。”

    黄援朝点头道,“这个我知道,既然公安插手了,咱们以后就别去找多多了。”

    陆秋梅有些不甘心,那么多钱呀,她实在舍不得放弃。

    陆秋梅问黄援朝,“那咱们还能把多多要回来吗?”

    黄援朝摇摇头道,“应该是不行,多多那孩子都已经把我给忘了,要是多多愿意跟着我回来,应该可以。”

    陆秋梅听了,不禁埋怨道,“你也真是的,多多怎么说也是你女儿,你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多关心关心她呢。”若是多多和黄援朝感情好,现在他们哪里用得着这么烦恼?

    听了陆秋梅的抱怨,黄援朝张了张嘴,没说话,陆秋梅也不是不知道他有个女儿,以前也没见她劝着他多关心多多啊。

    夏至自从报警过后,黄援朝就没再来打扰多多,夏至终于放了心.

    可让夏至没想到的是,黄援朝不来了,来的是胡丽娜。

    夏至看着挡在他们面前的胡丽娜,一阵无语,他们夫妻轮番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啊。

    此时的胡丽娜看多多的眼神,就跟看到一堆金子一样,双眼亮晶晶的,眼中透露出的全部是贪婪。

    胡丽娜以前见多多,要么是无视,要么是嫌弃,但今天却是难得的放下架子,拿出独属于女人的温柔,柔声开口道,“多多,我是妈妈。”

    多多似乎对胡丽娜还是有一些印象,言中并没有面对黄援朝那么陌生,眸中满是隐忍和愤怒。

    夏至知道胡丽娜来的目的,无非是和黄援朝一样,向向多多要钱罢了,这还真是富在深山有远亲。

    夏至挡在了多多面前,语气不善道,“胡丽娜,你想干什么?”

    胡丽娜白了夏至一眼,她憎恨夏至,所以面对夏至时,从来没有给夏至好脸色,总觉得夏至的好日子是从她那里偷来的。

    若不是有夏至这个人,她说不定早就和顾北城复婚,过着幸福富足的日子了。

    胡丽娜理所当然道,“多多是我亲闺女,我来自然是来看多多的,关你这个外人什么事儿啊?”

    夏至冷笑道,“胡丽娜,你就骗鬼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呢?无非是多多的画卖了钱,你想从多多这里要点钱罢了。”

    胡丽娜被拆穿,也并不觉得难堪,理所当然道,“多多挣了钱,孝敬一下我这个亲生母亲,怎么了?”

    夏至一脸冷漠的提醒道,“胡丽娜,难道你忘了,你已经签订了协议,甚至在放弃多多抚养权的时候,你还从我这里拿了钱,你不会都忘了吧?”

    胡丽娜经过夏至提醒更加生气,愤怒的嚷道,“夏至,你还有脸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闺女有画画的天赋,所以早早的就用那点儿钱打发我,拐走我闺女,你这个女人真是好阴险!”

    夏至嗤笑一声,“多多是你亲闺女,她有没有画画天赋,你不知道吗?”

    “而且我在收养多多时,多多有没有画过画,你难道不知道?”

    听到夏至的质问,胡丽娜有一点儿心虚,她还真不知道多多到底什么时候展现画画天赋的,自从多多成了傻子之后,胡丽娜就很少和多多接触了,每一次和多多接触,她都觉得是耻辱。

    夏至见胡丽娜不说话,继续道,“既然你已经放弃了多多的抚养权,那么就不要在出现我们的面前。”

    胡丽娜自然不肯答应,她现在日子过的苦,知道多多挣了那么多钱之后,胡丽娜高兴的快疯了,她以为自己的好日子来了,只要能把多多重新接回到她的身边,那么多多就是一个下金蛋的母鸡,她这一辈子都会有花不完的金钱。

    胡丽娜当然知道她已经签过了放弃抚养多多的协议,可是胡丽娜根本就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所以明明知道她不可能从夏至手里把多多要过去,但胡丽娜还是来了,因为她心中抱有这奢望,毕竟她可是多多的亲妈,夏至就算再亲,那也是外人。

    胡丽娜想到这里,就不再看夏至,而是转向多多道,“多多啊,妈妈来接你了,快跟妈妈走,妈妈在家里给你做了特别多的好吃的,有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煎蛋,等回到家,妈妈亲手喂你,好不好?”

    为了能够把多多要回去,胡丽娜也是煞费苦心,她知道从夏至手里要回多多几乎不可能,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多多自己愿意跟她回去。

    胡丽娜相信,相比夏至这个外人,多多应该更喜欢她这个亲妈。

    而且在胡丽娜心目中,多多就是个傻子,只要哄一哄,就会跟她走的那种。

    可她不会想到,多多在夏至这么多年的教养下,每天喝点灵泉水,智商早已经慢慢提高,虽然还不如同龄人,但是已经懂得是非,能够分辨善恶,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多多心里跟明镜一样,只是她嘴笨,平时不说罢了。

    多多听了胡丽娜的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张了张嘴,缓缓说道,“你走,我不会跟你走的。”

    “妈妈。”多多看向夏至,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胡丽娜皱眉,不高兴道,“我才是你亲妈。”

    多多却毫不犹豫的摇头,看着夏至说,“她才是妈妈。”

    这句话让胡丽娜暴跳如雷,指着多多骂道,“你个傻子,连亲妈和外人都分不清楚。”

    刚骂了一句,胡丽娜就后悔了,因为此时的多多可不是小时候,任由她打骂,而不能反抗的小傻子了。

    现在的多多智商提高了,再加上夏至和赵老师的教导,所以多多愤怒的还击道,“你是我亲妈,可你..”多多的语速很慢,但吐字却十分清楚,“却没有做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你不配做我妈妈。”

    多多说完,就跑到了夏至身边,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夏至的腰,小脑袋埋在夏天的怀里,格外的依恋。

    胡丽娜有些无措,看向多多的眼神充满了惊讶,她以为多多就是个傻子,没有分辨能力,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可她却没想到,多多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傻子能说出来的话。

    于是,胡丽娜愤怒的看向夏至,“你对我的女儿做了什么?是不是暗中离间了我们母女的感情?你是不是在多多面前说了我很多坏话?不然的话,多多怎么可能不愿意跟我走?”

    夏至搂着多多,轻柔的拍着多多的后背,无声的安抚,看向胡丽娜的眼神,就像是看到虫子一般,带着厌恶。

    “胡丽娜,你还有脸说,你为什么就不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呢?你从小对多多都缺乏关心,多多出事之后,你更是把她当做累赘,对她非打即骂,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呢?”

    胡丽娜表情也很丰富,“那又怎么样?可我就是他亲妈,我打我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啦?”

    夏至道,“没怎么,只是多多不是玩具,可以任由你打骂而不出声,她是个活生生的人,你生她却不养她,还对她非打即骂,这些多多都记在心里,所以她不会跟你走的。”

    胡丽娜见夏至态度如此强硬,心里知道自己带走多多恐怕是奢望了,但嘴里不饶人,

    “夏至,你说的那么好听,我看你也不过是看上了多多的赚钱能力罢了,有多多在,从此以后你就不会缺钱花,你怕我抢走多多,断了你的财路?对不对?”

    这一个两个都觉得夏至是看上了多多的钱,夏至在决定收养多多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多多有画画的天赋。

    听到胡丽娜说出和黄援朝一样带着侮辱的话,夏至懒得再和她废话,拉着多多坐上自行车,就要离开,她不跟疯狗一般见识,胡丽娜却不想就这么算了。

    胡丽娜伸手直接拦在了自行车面前,正气凛然的对夏至说,“你这个抢走我女儿的强盗,今天我一定要带多多离开,我是多多的亲妈,我带她走以后,一定会对她好的。”

    “你要是觉得对我还有半点愧疚的话,就让我把多多带走!”

    夏至看着胡丽娜露出一幅你欠我的表情,忍不住讥笑道,“胡丽娜,你脑子坏了吧?我什么时候欠过你的?”

    胡丽娜理所当然道,“顾北城是我前夫,若不是因为你的存在,我说不定早就和顾北城复婚在一起了,你说,你是不是欠我的?”

    夏至实在忍不住了,停下自行车,对着拦在自行车面前的胡丽娜反手就扇了一巴掌,骂道,“神经病!”

    胡丽娜被打的一愣,夏至趁机骑着自行车,带着多多离开了。

    夏至觉得这不是办法,一两个的见多多有钱了,都想从多多身上撕下块肉来,让夏至格外的厌烦。

    晚上夏至接多多回家,把事情告诉了顾老爷子,顾老爷子骂道,“无耻。”

    顾老爷子生气的一拍桌子,“那对夫妻说的好听,说要把多多领回去养,其实还不是看上了多多的钱,多多真让他们领回去,以后还不一定受尽了折磨呢。”

    “多多这次运气好,一幅画卖了几十万人民币,让那些人都疯了,但是多多现在年纪还小,阅历不够,以后画的每幅画都不一定能达到最高水准,也并不一定能卖到那么高的价格,多多还需要学习,那两个蠢货哪里会知道这些!”

    “把多多领回去之后,肯定是逼着多多画画,然后拿出去把画给卖了,如此一来,多多得不到进步,画作又泛滥,她画的画以后哪里还能值钱?”

    听了顾老爷子的话,夏至和顾老太太都表示认同。

    夏至对顾老爷子说,“爸,您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我虽然找派出所吓唬过黄援朝,他现在不敢再来找多多,但是万一以后遇到什么艰难事,肯定还会来找多多要钱的。”

    “胡丽娜的那个女人更是跟个狗皮膏药似的,她若是经常来纠缠多多,可怎么办?”

    顾老爷子想了想道,“这样吧,我每天让司机接送多多上下学,他们要是敢胡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顾家距离赵老师家不远,若是顾老爷子让他的专车送多多上下学,的确就可以避免很多事情,而且夏至想的是,多多以后若是越来越有名,会不会有人因为钱铤而走险,想要绑架她,夏至想的更多的是以防万一。

    这两年,先让顾老爷子的车子接送多多,等再过几年,夏至打算自己买车,做事情就会方便很多。

    第二天,夏至和多多坐在后车位上,坐着小汽车,一路去了赵老师那里,刚出大院门口不远,夏至就看到了等在路边的胡丽娜。

    胡丽娜没想到夏至和多多今天竟然是坐着小汽车去赵老师那里,所以并没有看到车里的夏至和多多,而是蹲在路边,静静的等着。

    胡丽娜看着头顶的大太阳,肚子早就饿得饥肠辘辘,而她却是满脸的疑惑。

    胡丽娜在路边等了一上午,却是连夏至和多多的影子都没看见,胡丽娜不甘心的喃喃道,“难道他们今天没有出门?”

    胡丽娜虽然有些不甘心,还想继续等下去,她就不相信夏至那个小贱人不出门了,但是肚子实在太饿,胡丽娜没办法,只能先回家吃饭。

    第二天,夏至因为有事儿,所以让司机去送多多上学,她自己都骑了自行车,打算去商场。

    第三天,却没想到,刚出门就碰到了胡丽娜呢,胡丽娜探头探脑的打量夏至,看到夏至后座空空,张口便问,“多多呢,你把多多藏哪儿了?”

    夏至根本不想理她,直接对站岗的小战士说,“小同志,麻烦你拦着这个女人点,这个女人这几天总是鬼鬼祟祟的,没安好心。”

    小战士听了,立刻应了一声,拦在了胡丽娜面前,胡丽娜顿时只得下车,破口大骂,“夏至,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是不是心虚了,不让我见多多,是怕多多跟我走!”

    “你终究是个外人,我才是多多的亲妈,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的牵绊,多多还是更喜欢我这个亲妈,有我这个亲妈在,你这个养母又算什么?”

    胡丽娜骂的十分难听,此时大院儿不时有人走过,都听到了胡丽娜说的话。

    这段时间多多的名气很大,大院里的人也都知道了多多的才华,他们知道多多是胡丽娜的女儿,可惜小时候被烧坏了脑子,胡丽娜不想要,就被夏至收养了。

    只是所有人没想到这个傻子长大之后竟然有画画的天赋,在法国一幅画竟然卖了几十万人民币,这在很多人眼中简直不可思议,不就一幅破画能值多少钱,可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那个法国大画家安德烈根本就不缺钱,他就是看上了多多的画,千金难买心头好,他愿意出那么多钱,别人也管不着。

    所有人都在羡慕夏至的好运气,本以为收养了个累赘,却没想到转眼就变成了金娃娃,这运气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

    众人在羡慕夏至的同时,又无数次的鄙夷胡丽娜这个红杏出墙的女人,真是活该,小时候对孩子不管不问,把孩子送人,没想到孩子大了,竟然会这么有出息,想必胡丽娜的肠子都悔青了吧。

    今天终于看到胡丽娜在大院门口又吵又闹,众人先是安慰一下这两句,然后又用鄙夷讥讽的目光看着胡丽娜。

    胡丽娜显得更加疯狂,想要冲上去和夏至扭打,嘴里骂着,“夏至,你给我等着,都是你这个坏女人教坏了多多,我一定会把多多带走的。”

    夏至没办法,然后对小战士道,“一会儿给派出所打电话,让派出所的人把她带走。”

    小战士连忙点头,胡丽娜听了就吓了一跳,忍不住大声道,“夏至,你这个丧良心的,我不过是来看看我闺女,你竟然想要把我抓到派出所去,你安的什么心?”

    周围人听到胡丽娜的话,都忍不住讥讽道,“胡丽娜,是你自己不要你闺女的,现在见闺女有出息了,就想要回去,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就是,闺女小的时候对闺女不闻不问,现在人家夏至把闺女养大了,你就想要回去,想得到真美!”

    “胡丽娜,你闺女要还是以前那个小傻子,你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现在多多有出息了,你就想要回去,你的脸皮咋就那么厚呢?”

    胡丽娜的脸皮是练过的,听到这些人的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声叫着,“你们都是嫉妒,我闺女现在有出息了,比你们家孩子都出息,所以你们这是嫉妒!”

    “我只有这一个闺女,我老了,她是要给我养老的,我现在把她领回去怎么啦?你们都是羡慕我!”

    在场的这些人,家里的孩子的确没有多多挣的多,但是人家孩子也不差,大多都在机关,每个月工资也不少,虽然比多多差远了,但也吃喝不愁。

    听到胡丽娜的话,一个个的撇撇嘴,瞪了胡丽娜一眼,就离开了,懒得跟这个神经病计较。

    小战士还真去打了报警电话,不过一会儿,公安同志就来了,夏至已经跟他们所长打过电话了,把情况和所长说了一下,所长听了之后,也为夏至感到心累。

    这对夫妻真是不要脸,孩子没本事之前躲得远远的,恨不得孩子从来没出生过,现在孩子有出息了,就眼巴巴的贴上来,真是让人不耻。

    胡丽娜被抓到派出所,被警告了一顿,就放了她,胡丽娜很是生气,但至少是有效果的,第二天没去骚扰夏至和多多。

    第三天夏至陪着多多去赵老师那里的时候,就没看到胡丽娜的影子,夏至松了口气,多多似乎也松了口气,她是记得胡丽娜的,知道胡丽娜就是她的亲妈,可是在她印象中,胡丽娜对她非打即骂,从来没有温声软语的时候,在多多心目中只有夏至才是她妈。

    夏至以为胡丽娜消停了,却没想到,几天后的早上,夏至和多多出门的时候,就被门口围了几个早已等在那里的记者给惊呆了。

    只见那些记者,看到两人就兴奋的扑了上来,话筒差点伸到夏至的脸上。

    夏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连忙把多多护在怀里,只听记者大声喊着,“夏至女士,听说你横刀夺爱,夺走了多多亲生母亲的丈夫,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多多,你的亲生母亲说你认贼做妈,对于你亲生母亲的这句话,你怎么看?”

    “多多,你一幅画卖了那么多钱,你亲生母亲却过得贫苦,你难道真的不想尽力一点儿为人子女的赡养孝道吗?”

    记者这些话,让夏至楞了一下,眉头紧锁,不明所以,但她能猜的出来,这些应该都是胡丽娜那个女人搞的鬼。

    门岗的小战士立刻冲了过来,挡住了那些记者,夏至和多多没有出去,而是回了家里。

    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见夏至领了多多回家了,忍不住问道,“你们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夏至忙道,“爸,妈,没有忘东西,就是出了点儿事儿。”

    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见夏至脸色不好,忙问,“出了什么事儿?”

    夏至叹了口气,就把门外面的事情说了一遍。

    顾老爷子立刻打开今天的报纸,翻找了起来,然后目光突然定在某一篇报道之上,看完后把报纸猛的拍在桌子上,骂道,“无耻!”

    夏至连忙走过去,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了起来,这是一篇采访报道,而采访对象就是胡丽娜。

    胡丽娜接受采访的时候,大放厥词,称多多嫌弃她没本事,所以认贼作母,因为夏至抢了她丈夫,所以她跟夏至是有仇的。

    但是多多却认了夏至做母亲,全部是因为多多是个白眼儿狼,看上了夏至有钱有势,现在有本事了,嫌弃她这个亲生母亲,不想出赡养费,还把她弄到了派出所里,让公安同志警告她,不许去找她。

    胡丽娜的这一番言论,就像是一颗炮弹,炸的所有人都义愤填膺起来。

    之前很多人都觉得多多能把一幅画以高价卖给外国人,是一件让他们值得骄傲的事情,现在见多多品质如此低劣,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认,挣了大钱也不想要赡养母亲,这种人道德低劣,根本不配成为年轻人的偶像。

    夏至没想到胡丽娜竟然会借用媒体的力量,颠倒黑白,她还真的是小看她了,不过以为这样用舆论压力,就可以让他们妥协吗?想的倒是美!

    许多市民也买到了这份报纸,看了上面的报道之后,对多多立刻转变了态度,以前他们恨不得自家孩子把多多当成偶像,现在却是爆口大骂,

    “有钱怎么了?有钱,连亲生母亲都不想赡养,这样的人就是白眼狼!”

    “小小年纪就嫌弃母亲没本事,认了一个有本事的女人当养母,这种女孩子心术不正,咱家孩子可不能学她,到时候学坏了,可怎么办?”

    对于胡丽娜的污蔑,夏至一方面找了律师要告胡丽娜,一方面则是搜集证据,反驳胡丽娜的话,胡丽娜的名声不好,黑料一大堆,想要搜集她的证据,简直太容易了,夏至甚至还联系了央视记者。

    央视记者对这个话题也非常的感兴趣,所以采访了大约许多人,百分之百的人对胡丽娜的印象都是厌恶,甚至连胡丽娜大嫂说到胡丽娜的时候,都没有半句好话。

    胡丽娜大嫂知道多多一幅画卖了几十万之后,心里也非常的后悔,觉得自己真是看走眼了,若是在多多小时候,自己提出要收养多多,那多多现在赚的钱全部都是她的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胡大嫂心里虽然觉得可惜,但是也没敢去顾家门上闹,胡丽娜去闹,还站着一个亲妈的名头,她凭什么去闹?

    虽然都是亲戚,但是胡大嫂在多多困难的时候,可没有伸出过援手。

    胡丽娜此时正躺在房间里悠闲的磕着瓜子儿,周围围了一圈人,都是邻居。

    这些邻居本来都不是很喜欢胡丽娜,胡丽娜又馋又懒,也比较爱说闲话,还嫁给了同样没出息的陈大贵,毕竟好女人也不会选择嫁给陈大贵。

    但让所有人都大跌眼睛的事,胡丽娜不但出生好,而且还有个那么出息的女儿,一幅画卖了几十万人民币,这在很多人看来,几十万那就是天文数字。

    胡丽娜的亲闺女也太有出息了吧,可惜那亲闺女是个不孝顺的,嫌弃亲妈没本事,竟然认贼作母,众人对胡丽娜羡慕,嫉妒的时候,也不禁多了几分同情。

    “大贵家的,你可真是好命,有那样一个出息的女儿,以后那闺女要是跟了你,你的好日子可就来了。”

    “是啊,一幅画卖了几十万人民币,我的天哪,你就算每天啥都不干,好吃好喝的,那一辈子也花不完呀!”

    “就是,要是那闺女再多画几幅画,大贵家的,你这辈子真是有福气呀。”

    “大贵家的,你刚嫁给大贵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跟我们这些人不一样,身上透着贵气。”

    “是啊,大贵家的,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的福气都没有你一个人多,你就等着享福吧。”

    听着周围人对自己的奉承,胡丽娜心里高兴的不得了,脸上却是一片高傲之色。

    她有多久了没有听到过这些奉承之话了,她也就是在年轻的时候,在团里她是台柱子,那些小姑娘都围着她转,奉承她,那时候的日子真是让人怀念呀。

    后来自从他跟顾北城离婚之后,倒霉日子就来了,特别是夏至那个女人出现之后,她的日子过得更苦了。

    不过只要她女儿多多能够回来,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只要多多能够回来,有了钱,她就能过好日子。

    就在胡丽娜得意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陌生人的声音,“请问,这是胡丽娜的家吗?”

    胡丽娜疑惑的朝外看了眼,这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不禁皱眉,周围的那些女人也都满眼的好奇,胡丽娜整理好衣衫,走了出去。

    那人把一个文件递给了胡丽娜,表情严肃道,“这是法院传票。”

    男人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胡丽娜一脸懵逼的打开文件袋,看了一遍之后,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夏至那个女人竟然会做得那么绝,真的把她给告了。

    周围女人纷纷好奇的围上来,特别是刚才那个男人可是说了,胡丽娜手中的可是法院的传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