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第448章 假货(7000+)

    第448章 假货(7000+)

    百货商场从夏至那里进不到货,而百货商商场里的衣服又快卖完了,着实有些供不应求,夏至去百货商场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女人围在柜台旁,跟售货员说着什么?

    “同志,那个伊人牌红色毛呢大衣什么时候到货呀?我都等了好几天了。”

    “是啊,同志,我想要那个咖啡色的风衣,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到货呀?”

    售货员也有些焦头烂额,说道,“什么时候到货我也不知道啊,这个得问我们经理。”

    顾客不满道,“那你赶紧去问呀,我们都着急穿呢。”

    售货员没办法,让同事帮她看着柜台,自己跑去找经理。

    售货员和经理办公室前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百货商店的经理正坐在桌子后面,抽着烟,看着文件。

    售货员开口道,“经理,伊人牌服装到底什么时候到货啊?顾客们追着我问了大半天,一定要我从您这里得到个准信儿。”

    经理抬头看了售货员叹气道,“这件事情我也说不准呀,上次老杜他们擅自把服装转批给我们,而我们又降价销售,似乎得罪了那个伊人牌儿厂子的厂长,她现在已经拒绝我们去他们厂里进货了。”

    售货员咋舌,“那个厂长也真是的,降价销售怎么了?降价销售卖的多呀,而且我们帮她把衣服卖出去,她才能挣钱,这人有钱都不会挣。”

    经理也点头道,“是啊,谁知道那个厂长是怎么想的?”

    然后又说,“你回去告诉那些顾客,就说让他们再等几天。”

    售货员经理也有些烦躁,不敢再多话,连忙点头,退出了门。

    等在柜台旁的顾客们见售货员回来了,忙七嘴八舌的问起来,“你们经理怎么说?”

    “衣服什么时候到?”

    售货员抱歉的看着这些顾客,陪笑道,“那个,我们经理说过几天就到。”

    顾客不满道,“你倒是说清楚过几天呀。”

    “是啊,你倒是给我们一个准确数字啊。”

    售货员哪里敢呀,被这些顾客追问的烦了,售货员当即冷了脸,大声道,“嚷什么嚷什么?我就是一个卖衣服的,你们到底买不买衣服,不买衣服赶紧走。”

    售货员恶劣的态度惹恼了这些顾客,顾客们纷纷气愤道,“你这什么态度啊?”

    “就是,不就一个售货员吗?嚣张什么呀?”

    “我们以前在伊人服装店里,那些售货员态度可好了。”

    “老娘大不了多花20块钱,去伊人服装店里买。”

    “就是,反正我也不缺那20块钱。”

    “走,咱们去伊人服装店里买衣服去。”

    这些顾客被售货员恶劣态度一激,顿时结伴去了伊人服装店。

    夏至见到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笑来,这口碑就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

    夏至又去了刚买的那栋房子,那栋房子面积大约有300平,夏至打算盖一个小型商场,上下两层。

    夏至去的时候,闫庆义也在,原本的老房子已经被推倒,开始重建。

    闫庆义见夏至来了,忙走过来,笑着说,“厂长,昨天晚上百货商店的那两个经理又去找我了,态度软和了不少,说愿意跟咱们签协议,想要从咱们这里拿货。”

    夏至早有所料,伊人服装不但款式新颖,而且做工也好,用料讲究,百货商店里的那些衣服根本就不能和伊人服装相比。

    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哪件衣服好看,哪件衣服不好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闫庆义笑着问夏至,“厂长,咱同意吗?”

    夏至点了点头道,“只要他们肯签协议,不破坏规矩,咱们就同意。”

    闫庆义笑着点头。

    而这边,赵大光用一个扁担挑着两个木箱子,来到了与顾老爷子约定的地方。

    顾老爷子来得早,远远就瞧见赵大光挑着一个扁担,顾老爷子笑着朝赵大光招手。

    赵大光把扁担停到顾老爷子面前,笑着说,“老爷子,这是我家里所有的存货了,您看看,喜不喜欢?”

    顾老爷子点点头,然后赵大光就打开了两个木箱子。

    两个木箱子外表虽然看着黑黢黢的,但里面木料却光滑,而且还带着一丝特殊的香味儿,顾老爷子眼睛一亮,凑近闻了闻,说道,“这两个木箱子是香樟木吧?”

    赵大光对顾老爷子挑大拇指说道,“老爷子好眼力。”

    香樟木虽不是特别名贵,但这种木料却可以防虫,是以前有钱人家专门放衣服用的箱子。

    两个大箱子里都是一些大件的古董,大多都是瓷器,还有几个玉器,其中一个透明莹润的玉碗,更是一下子就吸引了老爷子的目光。

    这只玉碗晶莹剔透,做工精细,宛若天成,顾老爷子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看了半天,喜欢的不得了,等确认这些古董的真伪之后,顾老爷子对赵大光说,“开个价吧。”

    赵大光也不知道这些古董能卖多少钱,就对老爷子说,“老爷子,说实话,我也是个门外汉,但我知道您老肯定不会骗我。”

    赵大光是真不懂这些,与其不懂装懂,让别人笑话,还不如直接点破。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面前的老爷子也是个厚道人,先给老爷子戴顶高帽子,之后老爷子就不好意思压价了。

    赵大光笑得一脸憨厚,像是没什么心眼儿的老实巴交的汉子。

    顾老爷子也确实不是那种心黑手狠的人,听了赵大光的话,想了想,拿着手中的一碗,开口道,“这个碗,一千块你卖不卖?”

    赵大光听了,激动的差点跪倒在地,血液一下子冲到了脑门上,一张脸涨得通红,斩钉截铁道,“卖。”

    这倒不是说赵大光真的是个老实人,是这年代,买古董的人不多,赵大光他也不知道在哪卖古董?

    他就认识顾老爷子这样一个识货的人,他现在急着开工厂,就想把手里的这些没用的东西赶紧处理掉,换成钱,所以只要顾老爷子不压价,赵大光觉得价格可以,他都会卖掉。

    剩下的那些古董,顾老爷子也都给了赵大光一个不错的价格,这两箱子古董加起来,顾老爷子给了赵大光差不多六千多块钱。

    这批巨款把赵大光给砸晕了,心脏激动的砰砰乱跳,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晕乎乎的状态。

    顾老爷子拍了拍赵大光的肩膀,笑着说道,“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也拿不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你帮着我把东西给我送来大院门口,我去里面给你拿钱。”

    顾老爷子看到两个大箱子,又说道,“你这两个箱子不错,你要是愿意,就一块送我吧,我正好用这两个箱子,装这些东西。”

    这两个箱子虽然是香樟木的,但也不值什么钱,赵大光卖了好几千,心里正高兴着,听了顾老爷子的话,生怕惹顾老爷子不高兴,连忙道,“老爷子,您要是喜欢尽管拿去,反正我也用不着。”

    顾老爷子就笑着点了点头。

    赵大光接着就用扁担小心翼翼的挑着两个箱子,随着顾老爷子到了军区大院门口。

    赵大光一见老爷子住在军区大院,就明白顾老爷子身份应该不简单,否则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买这些没用的东西。

    赵大光的这些古董,一件不落的全卖给了顾老爷子,前前后后卖了差不多七千块钱。

    七千块钱在这年代可是个大数目,赵大光也觉得自己沾了光,毕竟若是卖给那些真正的商人,可不会如同面前的老爷子这般好说话,所以赵大光心里对顾老爷子那是好感爆棚。

    到了大院门口,顾老爷子对站岗的小战士招招手,小战士忙跑了过来,朝顾老爷子敬了军礼,顾老爷子也回了个礼,对小战士说,“麻烦你,帮我看着这些东西。”

    小战士立正敬礼道,“是!”

    顾老爷子对赵大光道,“你先在这等着,我回家给你拿钱。”

    赵大光连连点头,顾老爷子回了家,从自己的书房拿出一沓子钱,顾老太太见了就问道,“拿这么多钱干什么去呀?”

    顾老爷子笑呵呵道,“买了点古董,人家在大院门口等着,我得给人家送钱去。”

    顾老太太笑着说,“这么多钱,你买的可不是一两件啊!”

    顾老爷子高兴道,“都是好东西,买了不亏。”

    顾老太太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不就是花钱吗!

    老头子年纪大了,只要他高兴,随他去。

    顾老爷子拿着钱出了门,赵大光战战兢兢的在大院门口等着,很快就看到顾老爷子从里面走出来。

    赵大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顾老爷子手中的一个信封。

    顾老爷子走出来,把信封递给了赵大光,道,“数数。”

    赵大光憨厚的笑了两声,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把钱给数了一遍,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赵大光笑着走到顾老爷子面前说道,“老爷子,那我就先走了。”

    顾老爷子笑着说,“钱没少吧?”

    赵大光忙摇头,道,“没少,没少。”

    顾老爷子就点了点头道,“咱们这算是钱货两清。”

    赵大光笑着点头道,“您说的对。”

    顾老爷子摆摆手,赵大光一溜烟儿就跑远了,一幅生怕顾老爷子后悔的模样。

    两个大木箱子,还有里面的古董,有些沉,顾老爷子年纪大了,也挑不动,就对小战士说,“把这些东西给我挑家去。”

    “是!首长!”

    夏至看完了房子,就重新回到店里,发现店里的顾客果然重新多了起来。

    百货商店里的商品卖得差不多了,顾客们买不到自己喜欢的衣服,只能又来到了伊人服装店,

    见店里的顾客增多,夏至心里也蛮高兴的。

    而百货商店那边,也不得不和夏至的工厂签订了新的协议,然后才从服装厂拿到了货。

    夏至的服装店虽然已经打出了一些名气,但是毕竟整个京城那么大,百货商店还是人想要买东西时,首选要去的地方。

    虽然顾客发现那些衣服,比之前卖的要贵了一些,有些怨言,但是喜欢的,还是会买回去。

    卖了家里的古董,得到一批钱的赵大光和许爱红夫妻也开始选地方,找人做衣服了。

    赵大光手里只有几千块钱,盖不起工厂,只能租了一个院儿,在附近找了一些妇女同志,又去买了几台缝纫机,买了一批布料。

    好的布料比较贵,赵大光和许爱红都不舍得,所以选的都是次一点的布料。

    所有原材料买好之后,赵大光和许爱红野心勃勃的,开始让那些妇女同志制衣服了。

    半个月之后,夏至买的新铺面也终于装修好了。

    闫庆义和夏至看着工人们把厂里积存的春丽牌服装往铺子里搬,然后由夏至从厂子里挑选出来的售货员,把衣服整理好,挂了墙上。

    春丽牌的衣服款式不如伊人牌的衣服新颖,衣料也没有伊人牌的好,做工也差了些,但是胜在便宜,有的毛呢褂子只需30块钱,就能买一件。

    想必很多家庭条件不太好的人会喜欢,毕竟谁不喜欢穿新衣服呢?

    闫庆义笑着问夏至,“老板,这个服装店什么时候开门?”

    夏至想了想说,“两天后吧。”

    闫庆义点头道“行,到时候,我让他们准备一下。”

    而赵大光这边,在几个工人加班加点赶工之下,终于做出了一批服装。

    因为这些工人都是临时招聘的,以前都是给自己或者自己家人做衣服,没有大批量的做过,赵大光和许爱红也没有让她们练过手,所以做出来的衣服,做工要比服装厂那边差很多,连春丽牌都比不上,袖子有长有短,有宽有窄。

    但赵大光和许爱红都是门外汉,只看了这些衣服都差不多,更没用尺子量过,觉得样式差不多就行,看起来跟夏至服装店里的衣服没什么区别,二人就很高兴。

    赵大光问许爱红道,“媳妇儿,这些衣服咱们什么时候拿出去卖啊?”

    许爱红道,“明天就去,衣服做出来了不少,得赶紧卖出去,到时候等咱们发财了就扩大生产。”

    赵大光笑呵呵的点头,问许爱红道,“把咱的衣服定多少钱?”

    赵大光的布料、人工都比夏至那边要便宜许多。

    许爱红眼珠子一转,说道,“一件毛呢大衣定八十,那个夏至不是定一百吗?咱定八十,那些顾客肯定都来买咱们的。”

    赵大光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即兴奋道,“媳妇儿,咱的人工布料都便宜,就算卖八十,咱们至少能赚五十块。”

    许爱红听了,也不禁兴奋起来,嘴里说着,“一件衣服挣五十,两件就是一百,咱们一天卖他个七八件?岂不是一天就能挣好几百?”

    “是啊。”赵大光也笑着点头。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高兴的不得了,仿佛心中的发财梦已经得到实现一样。

    第二天一早,赵大光和许爱红就骑着自行车,把衣服搬到了夏至服装店的对面,弄了个晾衣竿,把衣服都用衣服架子撑着,挂在晾衣竿上,开始了卖衣服。

    赵大光是个脸皮厚的,衣服刚摆好,他就朝路边人喊道,“瞧一瞧,看一看啊,衣服便宜了啊,买到就是赚到,一件只有八十块钱,女同志都喜欢啊!”

    现在社会风气开放了些,街上也有人开始做生意了,赵大光夫妻倒并不显眼,经过赵大光这么一喊,还真有不少妇女同志凑了过来。

    赵大光见有顾客上门,忙笑着对顾客道,“同志,看一看吧!这衣服跟对面那家的衣服一模一样,那服装店要价一百,咱们这只要八十块,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去看看。”

    有的人去过夏至的服装店,见赵大光的这些衣服和夏至服装店里的衣服差不多,就忍不住动了心思,能便宜20块,这可不是小数目呢?

    一个30多岁的女人没忍住,掏了钱买了一件玫红色的毛呢大衣,穿在身上美滋滋的。

    见刚开张就卖出去一件,赵大光和许爱红都很高兴。

    见有人买了,周围本来还在旁观的人也忍不住上前买了一件,但在这大街上摆摊,到底不如放在服装店里的衣服显得贵重。

    许爱红见依然有不少人去了对面店里,心里就有些不舒服,眼珠子一转,就想出了一个主意。

    夏至这天骑着自行车刚来到店里,离老远就看到,有人在她们家对面卖衣服。

    夏至把车子停在店门口,仔细一瞧,卖衣服的人她认识,正是许爱红和一个她曾见过一面的男人,据说是许爱红的丈夫,叫什么赵大光。

    夏至视力比较好,马路也不像后世那么宽,夏至能清楚的看到,许爱红和赵大光卖的那些衣服,跟她店里的衣服很像,许爱红也看到了夏至,眼神中充满了挑衅。

    夏至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店里,她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盗版,而且盗版她店里衣服的人还是许爱红。

    这年代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法律还没有出台;

    至于盗版?

    更没有这个概念,报警都没用。

    夏至刚来店里,服务员就忍不住凑上来说道,“老板,您看到对面那对夫妻了吗?

    他们卖的衣服跟咱们店里的一模一样,却比咱们店里便宜了二十块钱,我刚才数了,那么一会儿时间就卖出去了好几件,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呀?”

    夏至笑着安慰道,“没事儿,这件事情我来解决。”

    服务员见夏至充满自信,也就不再担心,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夏至正在想该怎么办,就在这时,一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女人趾高气扬的进了服装店,刚进门就大喊着,“谁是老板?你们老板呢?我要见你们老板!”

    夏至听了,忙走过去,笑着道,“同志你好,我是这里的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那女人看到夏至,态度高傲道,“你们店里的衣服凭什么卖那么贵?”

    “我身上这件衣服是在对面买的,跟你们店里的衣服一模一样,人家只要八十块钱,你们却要那么贵,你这老板心挺黑呀!”

    店里有不少顾客,而这个女人又故意大着嗓门儿,眼睛不时瞟向那些顾客,仿佛这些话是故意说给那些顾客听的。

    夏至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上门故意找茬,但当着这么多顾客的面儿,她还是态度和蔼道,

    “这位同志,你买的这件衣服虽然和我们店里的衣服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其实并不一样。”

    那个女人一头雾水的看着夏至问,“哪里不一样?我看着分明一模一样。”

    夏至笑着说,“您可以把这件衣服脱下来,让我看一看吗?”

    这个女人就是许爱红雇来找茬的,不过她同时也是许爱红的顾客,许爱红答应她:

    只要她来夏至的店里闹一闹,她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就50块钱卖给她,这个女人贪便宜就同意了。

    此时听夏至说她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和她店里的衣服不一样,她心里也不禁好奇起来,到底哪里不一样?

    女人于是就把衣服脱下来,递给夏至。

    夏至拿起衣服看了看,然后笑着让服务员把自己店里同款衣服取下来一件。

    两件衣服放到一起后,对比就更明显了,夏至说,“我们店里的衣服颜色更加鲜艳,你的这件衣服颜色发暗。”

    女人还有周围的顾客听了,都忍不住凑上来仔细看,还真如夏至说的那般,纷纷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夏至继续说,“你身上穿的这件衣服,重量要比我们店里的衣服轻很多,这说明我们店里的衣服用料比较厚实,而你身上的这件衣服质地稀疏,还容易起球。”

    夏至说着,就让人上前试试手感。

    服务员和那个女人一脸惊奇的上前,先用手摸了摸夏至店里的衣服,感觉细腻滑润,而再摸一摸那个女人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分明感觉出来很粗糙。

    夏至又把衣服翻过来让她们看,继续说道,“你身上这件衣服做工粗糙,你看这些线头都没剪,而且衣服锁边也不太好,就连这袖子看起来也是一只长一只短。”

    夏至说着就拿起自己店里的衣服,道,“而我们店里的衣服做工精细,用料讲究,然后又指着商标给她们看,所以我们的是正版,而对面的是盗版。”

    那个女人好奇的问,“什么是正版?什么是盗版?”

    夏至听了,笑了笑,自信的说,“也就是说我们店里的衣服是真货,而你买的则是仿制我们店里的假货。”

    那个女人和周围的顾客听了,一脸恍然。

    女人有些生气道,“怪不得他们的衣服卖的这么便宜,原来就是假货,这不糊弄人吗?”

    夏至笑着说,“我们店里的衣服全部都是伊人牌,我们在工商局是注册过的,外面那些不过是觉得我们店里的衣服好看,所以仿制的。”

    这些顾客之前还觉得店里的衣服比较贵,可经过夏至这一番解释,她们忽然觉得,用一百块买一件真货,其实也不贵.

    连假货都都卖到了八十块钱一件,那真货自然要比假货要贵一些。

    于是之前还有一些犹豫的顾客,也纷纷掏钱,买了自己比较中意的衣裳。

    穿上新衣服,看向对面时,这些顾客心里油然升起一股高人一等的感觉,心里想着:我穿的是真货,你卖的是假货,这种油然而生的骄傲感,使她们走路时腰板挺直,脚下生风。

    那个本来想找事的女人,经过夏至这一番解释,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歉道,“对不起啊,我真没想到对面卖的竟然是假货。”

    夏至忙笑着说,“没关系。”

    那个女人不好意思的拿着衣服走了,许爱红和赵大光还等着看好戏呢,没想到之前穿着这衣服去夏至店里找麻烦的那个女人,忽然气冲冲的从店里出来。

    许爱红以为事情成了,却没想到那个女人走到许爱红面前之后,把手里的衣服一下子摔在许爱红的脸上,大声叫道,“你这个卖假货的骗子,把钱还给我,老娘不买了。”

    赵大光和许爱红有些蒙,不知道面前的女人在说什么?

    许爱红不高兴的皱眉道,“你胡说什么?什么假货?”

    女人梗着脖子骂道,“你还想骗我,你卖的这些衣服,虽然看起来跟人家店的衣服一模一样,但是你这些衣服的料子、做工都比人家差远了,你这不是假货,是什么?”

    周围围观的顾客,本来都还想着这衣服要比对面店里的便宜,还想买件穿穿。

    现在一听女人这么说,立刻打了退堂鼓,心中不禁觉得,怪不得人家店里卖的贵,原来人家的是真货,这种夫妻卖的是假货,可不就比人家装货要便宜一些嘛!

    许爱红和赵大光听了,心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许爱红只能硬着头皮说,“我们这衣服怎么了?这衣服料子很好,这做工也不差呀!”

    女人却是冷哼一声,看着许爱红道,“你还敢狡辩?”

    然后又对周围围观的人说,“大家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人家店里看看人家那衣服,不管是料子,还是做工,比他们家的好多了。”

    夏至一开始,就打算把伊人牌做成高档品,所以不管是衣服的质量、做工、还是款式都出类拔萃。

    而许爱红和赵大光两口子根本就不懂得做衣服,再加上他们催的急,那些工人没有统一的标准,做出来的衣服也参差不齐。

    只要是懂衣服的,仔细一看,就能瞧出其中的区别,根本骗不了人。

    周围本来还打算买衣服的人,此时听了女人的话,纷纷转身离开,许爱红也不得不把女人买衣服的钱给退了,女人趾高气扬的离开。

    许爱红气得恶狠狠的瞪了服装店好几眼,夫妻两口子继续卖衣服。

    可之后再没有一个人买过他们家的衣服,有钱的嫌弃他们家衣服是假货,没钱的也觉得八十块钱太贵了,毕竟是假货,你还敢卖八十块?

    许爱红和赵大光恨恨的带着剩下衣服回了家,接下来两天,两人不敢再去服装店门口摆摊儿,去了别的地方。

    虽然也陆陆续续卖出了几件,但也有不少识货的人发现他们家的衣服质量不好,一件八十块钱也不便宜,买的人也不多。

    赵大光发愁的问许爱红,“媳妇,咱们该怎么办?衣服不好卖呀!”

    许爱红想了想,脸色阴沉道,“咱要不再降价吧!反正咱这衣服的成本也就二十多块钱。”

    赵大光也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第二天他们家衣服降价到了七十块,买衣服的人明显多了些,夫妻二人很是高兴,就算衣服卖七十块钱一件,他们也能挣不少呢。

    但是两天后,夏至的春丽牌服装也正式上市了......

    服装店很大,跟个小型商场差不多了,里面全是春丽牌的衣服,而且衣服价格都很便宜,夏至打算的就是薄利多销。

    许多老百姓见到服装店衣服这么便宜,很多人都好几件好几件的买。

    春丽牌的衣服虽然比伊人牌的衣服差了些,但是也比赵大光和许爱红他们制作的衣服要好些。

    两夫妻本以为衣服定价七十,一定能卖的很快,没想到,之前一天还能卖出几件的衣服,现在却...一件都卖不出去了!

    晚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