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第430章 时间

    第430章 时间

    夏至站在股北城身边,笑看着一对新人脸上洋溢着幸福,举着手,面对着领导的照片宣誓。

    婚礼虽然简单,但能从他们闪闪发亮的眼睛、掷地有声的嗓音,真挚的眼神中,感受到他们说誓言时的认真,和对彼此的爱意。

    宣誓完,亲朋好友开始落座,为了今天的婚宴,夏建业特意从部队请来了两个大厨,烧的菜味道非常好。

    热闹了一整天,第二天,江文慧的父母就回上海了。

    今天是腊月二十七,顾卫东、顾大嫂,顾向阳一家也回到老宅过年。

    这天一大早,姑老爷子就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孙子出了门,说是去买肉。

    快过年了,顾老太太把攒的肉票一股脑的全拿出来,让顾老爷子多买些肉回来,过年吃。

    夏至和顾老太太在厨房忙活,昨天,顾老爷子买了几条大鲤鱼回来,顾老太太和夏至正在收拾。

    萧然已经生了,是个儿子,现在已经两个月了,这是顾家第四代的第一个男孩子,小名叫潼潼。

    萧然抱着潼潼坐在客厅,女儿囡囡在一旁玩,小猴子几个孩子则拿着书在做作夏至给他们布置的作业。

    学校布置的作业几个孩子已经做完,夏至就自己给他们出题。

    过年的气氛很浓厚,虽然大街上没有如后世那般张灯结彩,挂满了红灯笼,但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洋溢着笑容。

    特别是小孩子,整天在外面疯跑,若是哪个小孩子能买一串小炮,那就会引来不少朋友的羡慕,追在后面听响声。

    顾老爷子几人很快从外面回来,股北城手中拎着几十斤猪肉。

    顾家男人、女人攒的肉票足足有三十多斤,这下可以过个好年了。

    几个正在做习题的孩子,看到那么一大块的猪肉,注意力都不禁被吸引到了猪肉上面。

    夏至看到了,就对几个孩子道:“行了,习题等过了年再写,现在去玩吧。”

    几个孩子听了,立刻欢呼一声,把手中的笔一丢,就跟在股北城身后去看那一大块的猪肉。

    没想到,顾向阳却从口袋里掏出一串小炮,冲着几个孩子笑道:“谁要玩?”

    没有男孩子小时候不爱玩小鞭炮的,看到顾向阳手中的东西,小猴子立刻大声喊道:“我要玩,我要玩...”

    顾向阳给几个孩子一人一串,然后对几个孩子道:“去玩吧,别伤着自己。”

    “哎,”几个孩子应了声,拿着小鞭炮就跑出去了。

    顾向阳走到萧然身边,看着在襁褓中,握着小拳头的儿子,轻笑道:“等你长大了,就能跟你几个小叔叔玩了。”

    看到顾向阳,不囡囡丢下手中的布娃娃,走到顾向阳身边,抱住顾向阳的小腿,仰着小脸看顾向阳“爸爸,我也想出去玩,多多姐不配我玩。”

    看着眨巴着大眼睛,嘟着小嘴的女儿,顾向阳怜爱的把囡囡抱起来,对小囡囡道:“囡囡乖,多多姐在画画呢,不要去打扰多多姐,爸爸带你出去玩。”

    “好啊,好啊。”

    顾向阳抱着小囡囡就要出门,萧然忙道:“等一下,给囡囡把这件小棉袄穿上。”

    萧然指着放在沙发上的一件红色小袄。

    “好,”顾向阳拿起小袄,要给囡囡穿上“囡囡乖,外面可冷了,咱们把小棉袄穿上。”

    小囡囡倒是很听话,乖乖的任由顾向阳给她穿上红色小袄。

    穿好后,顾向阳抱起小囡囡,颠了颠,逗得囡囡咯咯笑。

    萧然看着傻笑的父女两人,也忍不住弯眉浅笑。

    顾北城把猪肉放到厨房,然后拿剁骨刀,把肉分成一个大四方肉块,切完再清洗。

    夏至要去洗,顾北城忙道:“我来吧,水有些凉。”

    一旁的顾老太太听了,就笑道:“对,对,让北城去收拾,你别沾手。”

    把肉收拾好后,夏至开始炖肉,在其余人看不到的时候,夏至还把空间里存放的一些作料放到锅里。

    小猴子手中拿着小鞭炮,和安安、小包子、小鱼儿商量“咱们去找虎子玩吧。”

    小包子和小鱼儿一向听小猴子的话,自是没意见,安安想了想道:“那咱们午饭回来。”

    小猴子笑着点头,然后四个小家伙就结伴去找虎子兄弟玩。

    大肉块很快就炖熟,一股股的肉香从大锅里传出来。

    顾老爷子很喜欢吃肉,但因年纪大了,平日也比较克制,现在过年,顾老爷子就有些馋,闻到肉味,就大笑着说“还是夏至做饭好吃,这肉味真足,真香!”

    坐在一旁的顾老太太颇为赞同的点头“夏至这孩子做的饭,的确比我做的好吃。”

    顾老爷子听了,忙安慰老伴“你做的饭也好吃。”

    顾老太太嗔怪了眼顾老爷子,抿嘴笑“我还能吃孩子的醋咋地?”

    “哈哈,我说的是实话!”

    到吃午饭的时候,安安领着三个弟弟回来,后面还跟着四个小家伙,正是胡美丽的几个孩子。

    和安安他们身上都穿着新衣服不同,虎子几兄弟身上穿着破旧,衣服上打着补丁不说,衣服看着还很薄,孩子被冻得蜷缩着身子,流着鼻涕。

    虎子还好,他的三个兄弟,鼻涕流下来时,就顺手用袖子一擦,几个孩子的衣袖被擦的黑的发亮。

    顾老太太是个干净的,见了忍不住叹气,觉得,那个胡美丽根本就没一个当娘的样子。

    孩子没好衣服穿就算了,那衣服都脏成那样了,也不知道给孩子洗洗。

    虎子看到顾家满屋子人,也不胆怯,笑着向众人问好。

    他的几个兄弟倒是没他这般大胆,机灵。

    顾老太太忙热情招呼“快进来,外面多冷啊,屋里暖和,”说完,又对安安道:“安安,快关门,冷风吹进来了。”

    “哎,”安安应了声,拉着虎子几兄弟进屋后,关了门。

    虎子几兄弟进门后,就有些拘束,顾老太太就笑着问“吃饭了吗?”

    虎子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他的几个兄弟则害羞的低着头。

    一旁的小猴子就道:“奶奶,虎子妈今天和她奶奶,他们没做饭,我就带他们来咱们家吃。”

    顾老爷子听了就道:“行啊,虎子,”顾老爷子看向虎子“别拘束,把这当自己家,一会儿在爷爷家吃。”

    虎子挠了挠头,感激道:“谢谢爷爷、奶奶。”

    虎子见几个兄弟没反应,挨个踢了叫,几个小家伙,也忙跟着喊道:“谢谢爷爷、奶奶。”

    猪肉炖好了,夏至和顾大嫂蒸了两锅白馒头,熬了一大锅的浓稠小米粥。

    因为人多,足足坐了两桌子,小孩子一桌,大人一桌,否则根本坐不下。

    虎子和几个兄弟,小手黑黑的,小脸脏脏的,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手洗脸了。

    夏至让安安领着几个孩子,去洗了手脸,然后才坐到餐桌上开始吃饭。

    大肉块切成薄片儿,搭配白菜、粉条一起炖,白菜和粉条吸收了油脂,搭配着大肉片一起吃,又香又不腻。

    众人吃得满头大汗,虎子和几个兄弟更是狼吞虎咽,他们平时能吃饱就不错了,几个月都不见得能吃一回肉,这次过年能在顾家吃到香喷喷的肉,简直不要太幸福。

    煮了一大锅的炖菜,最后被众人吃得一干二净,别看虎子人小,却吃了两碗菜,四个馒头,不比大人吃的少。

    他的几个兄弟,因为年龄小,只吃了两个馒头,吃完之后,虎子和他的几个兄弟还特别不好意思,吃的太多了,若是他们在家敢这样吃,她奶奶早就开骂了,吃饱之后身上就暖和了许多。

    小孩子坐不住,顾老太太就道:“安安啊,吃饱了就带着弟弟们,出去玩儿吧,吃晚饭的时候记得回来。”

    安安应了声,就带着几个孩子,欢呼着出了门。

    吃完饭后,顾老太太就带着夏至和顾大嫂开始蒸馒头,备着过年的时候吃。

    顾家人多,但幸好顾家大宅足够大,众人挤挤,倒也能睡得下。

    转眼间,就到了正月初一;

    一大早,就有人来拜年,顾北城也带着夏至和几个小家伙,去夏家拜年。

    今年因为夏爱国回来了,还娶了新媳妇,夏家难得热闹起来,夏建业笑容满面的开门让顾北城一家进去。

    江文慧见夏至一家来了,忙把桌子上的瓜子、糖球,拿到几个孩子面前,让几个孩子吃。

    见江文慧面色红润,眼底透着欢喜,就知道她日子过得不错。

    夏建业一个孩子给了一块钱,算是压岁钱,夏爱国和夏爱党也一人给了一块,几个孩子笑得一脸灿烂。

    多多看着手中的三块钱,眨了眨眼睛,然后毫不犹豫的把钱给了夏至,安安也是,拿到钱之后,就给夏至,“妈妈,你帮我收着吧。”

    小猴子三兄弟还想用钱买小鞭炮玩呢,但是见哥哥、姐姐都把压岁钱给了妈妈,他们也想给,却又有些舍不得。

    夏至见了,就笑道:“多多的压岁钱,我帮她存着,”

    然后把安安的钱塞回安安手里,笑道,“等百货商场开门了,安安可以用这些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小鞭炮或者糖。”

    安安却懂事儿道:“妈妈,正好我的笔记本用完了,我用这钱买本子吧,这些钱能买不少本子,到时候,弟弟也能用。”

    夏至揉了揉安安的小脑袋道,“安安真懂事。”

    见夏至没有收他们的压岁钱,小猴子三兄弟高兴的把钱塞到了口袋里,早上的时候,爷爷、奶奶,还有大伯大伯娘,可是给了他们不少压岁钱。

    连向阳哥和嫂子都给了,几个小家伙,过一次年,收获颇丰。

    大年初二,顾红星一家也来了,顾家人吃了一个团圆饭。

    过了年,夏爱国就带着江文慧回了部队。

    顾向阳一家和顾大哥一家都离开了老宅。

    顾北城因为有事,也提前回了部队。

    家里只剩下顾家老爷子、老太太、夏至和几个孩子。

    几个孩子都还未曾开学,所以夏至在家里辅导他们功课。

    等过了正月十五,几个孩子也开学了,连多多都去赵教授那里学习画画了。

    夏至一下子就闲了下来。

    1976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有件事情,让夏至很焦虑。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月。

    进入了阳历六月。

    晚上,顾北城搂着夏至,有力的臂膀把夏至圈在自己怀里“媳妇儿你怎么了?我看你最近似乎有心事。”

    夏至没有话,而是点了点头。

    顾北城看了眼似乎在走神的夏至,问“不能告诉我吗?”

    夏至抬眸看着顾北城。

    俊朗的容貌,一双眸子深沉睿智,面对她是却充满了宠溺。

    这个把她宠在手心里的男人,她该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吗?

    他会信吗?

    夏至清浅一笑,凑在顾北城嘴角,吻了吻。

    顾北城语气温和“你不想说没关系,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

    顾北城的善解人意,再次动摇了夏至的心。

    “北城哥,”夏至语气闷闷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北城从未见过如此犹豫、忧心的夏至,忍不住心疼的双手捧住夏至的脸,与夏至忧心的眼眸对视,“媳妇儿,你有我!”

    没有甜言蜜语,没有山盟海誓,只是这句简单的“你有我”,竟让夏至感动的想落泪。

    她该相信他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