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文道祖师爷

678.第677章 对错

    第677章 对错

    鬼域的死静从一开始便无法抹去。

    即便当初这里存在无数鬼魂,也是如此死静。

    当殷明的话音落下,鬼域再度陷入死静。

    可这样的死静并未持续太久的时间,半晌之后,鬼祖忽的问到,“难道我不该复活我自己?”

    “当年妖魔乱世,我在绝境之中发现阴气刻意修炼。”

    “为了阻拦妖魔,我不惜以身犯险修炼阴气,最终重创妖祖,使其陨落。”

    “我为人族带来的,乃是无穷岁月的安宁!”

    “难道他们不该复活我?!”

    鬼祖的脸庞尽是狰狞。

    若不是因为他,只怕人族早就为妖魔所灭,人族何以延续香火如此之久,甚至一跃成为三族之首,就连当初的妖族也只得被困在鬼煞环带之内。

    鬼祖的确为人族鞠躬尽瘁,甚至死而后已。

    然而殷明却丝毫不为所动,他只淡淡道,“这就是你为了复活自己而不惜灭绝所有人类的理由?”

    “未免太牵强了些,还不足以打动我,换一个吧。”

    殷明的声音十分平淡,恍如说这一件极其普通的事。

    鬼祖闻声,豁然起身,漆黑的眸子里射出两道血红光束,径直落在殷明的脸上。

    “你真的不怕死?”

    鬼祖的声音忽然一沉。

    死?

    死。

    死当真是一个说不得的话题。

    谁人不怕死?

    谁都可以不怕死。

    殷明笑着道,“我不是不怕死,我只是不想死。”

    “比起死,活着或许对我更有诱惑力。”

    “只是...”

    话到一半,殷明忽的顿了顿,目光一凛,盯着鬼祖道,“还是那句话,你想从这里出去,除非我死。”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殷明忽的笑了,笑得格外的灿烂与豪爽,似乎是发觉了某个秘密之后的释然与畅快。

    可是鬼祖的呼吸却越发急促,嘴里更是发出“嘣嘣”的声音,那是他紧咬牙关的声音。

    气啊!

    只怕鬼祖活了无尽岁月也没这么气过!

    殷明的确怕死,可是他却不怕死在这里,就算死他也不会让鬼祖离开这里!

    鬼祖已经想尽了一切可能,但殷明却始终无动于衷。

    憋屈,实在是憋屈。

    堂堂一代武祖,震撼寰宇之人,陨落之后又成为一代鬼祖,搅动四族风云之辈,却被一个人族堵在自己老窝里进退两难!

    这若是传到人世,只怕足以写成三本传记了。

    “你找死!”

    无尽阴气在鬼祖身前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殷明狂卷而来,无数阴气汇聚于其中,竟有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扩散,就连青铜门都摇摇欲坠!

    然而一直站在青铜门外的殷明却始终一动不动,他甚至连眼皮都未曾眨一下。

    随后,只见他轻轻抬手,文气自他的掌心狂涌而出,霎时间形成一股飓风,席卷整个鬼域!

    “呼呼!”

    阴气四散,一切复归平静。

    “这是你第一百三十二次出手,我相信再有三次,你肯定再无力出手。”

    “换点有新意的,至少让我不会感觉到无聊。”

    殷明的声音缓缓传出,如无其事,淡若云烟。

    鬼祖若不孤注一掷,殷明根本不会感觉到任何危险。

    而鬼祖若是孤注一掷,那他也就不再是鬼祖,而是一具毫无思想的行尸走肉。

    鬼祖不愿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所以他不会孤注一掷,除非万不得已。

    “我为人族做了那么多,现如今我只要求复活我自己,这难道有什么错吗?”

    鬼祖狰狞的面孔在阴气缭绕中显得丑陋无比,甚至连鬼域中的阴气都开始四散而开,像是在躲避他的气息。

    事实上,那是因为鬼祖身上的气息已经浓郁到连阴气都开始无法渗透,所以只得四散而开。

    鬼祖已经命不久矣。

    只是他的言语却尖锐无比。

    只听殷明淡淡道,“你没错。”

    “至始至终你都没错,无论是修炼阴气保护人族,还是堕入鬼道成为鬼祖,你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没错。”

    “只是...”

    “只是你错与没错,于我而言都已经无关紧要,我不在乎你所求究竟是对是错,我只在乎我自己做的一切究竟是对是错。”

    “而今看来,我做的一切似乎也没错。”

    “既然大家都没错,那我为什么要同意你的对错?”

    殷明的脸上再度跃起一抹笑容。

    若是在以前,他或许会为鬼祖的遭遇感到不平,为他的寻求对错的症结,甚至为他的牺牲做出力所能及的补偿。

    他为了人族,牺牲了自己成为人族领袖的机会,甚至只存在人族的传说之中,没有留下任何传承子嗣,他牺牲的乃是一个生命里应该得到的所有权利。

    所以他应该值得人族敬佩,应该值得人族敬仰甚至为他的复活做出力所能及的事。

    可那是以前。

    现在的殷明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殷明。

    如果非要论及对错,那也只是他所做一切的对错。

    而对错本身就是人为定义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任何讨论的价值。

    谁都认为自己所做一切是正确的,可是什么才是正确,什么又才是错误呢?

    人定义了这一切,然后用这一切行为准则去衡量其他一切生物,这样的标榜定义难道不显得有失偏颇?

    殷明不敢遑论别人,他所能谈及的只能是自己。

    武祖的确只得敬佩,可殷明所做的一切,就算时光流转,再来一次,他还是会依然如此,不会留给鬼祖任何机会。

    这就是他所定义的对错。

    对他而言,鬼祖论及的对错,只是他眼前一道无关紧要的云烟,消散之后,便是虚无。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鬼域深处传来鬼祖仰天大笑的声音,癫狂的声音。

    他紧紧守住自己的心智神识不被吞噬,其目的不过是为了保持身为人类应该具备的对错意识。

    可是此刻,听完殷明所言之后,他发觉自己坚持保留的一切,竟是如此的可笑可悲。

    谁还在意你的对错?

    谁又会对你曾经所做过的一切感到敬仰?

    “这就是我最后的结局?”

    “这就是我应该得到的结局?!”

    鬼祖癫狂一般的仰天而问,似要将声音穿透这黑暗无边的鬼域送达每一个人类的耳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