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第597章 八卦的诞生

    第597章 八卦的诞生

    竹君棠是个杀伐果断的大小姐,说逃课就逃课,即便有屡屡禁足的前例也无法扭曲她的意志。

    于是她很干脆地一整天的课都逃了,因为妈妈要生气的话,在她逃了两节课的时候肯定就已经生气了,那自己逃一整天的课,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和周咚咚小朋友考试有一门功课垫底的情况下,便不会在意其他功课也垫底是一样的道理,反正都是挨一顿揍,晚上还是有饭吃的,并没有什么关系。

    竹君棠只是觉得作为竹家的实际掌控者,妈妈最近有点太闲了,老是关心她的功课,以前根本不这样,更何况人在国外,这样不分时差地来盯着竹君棠的日常表现,让竹君棠十分烦躁。

    说不定妈妈已经回国了,正和很多时候一样,躲起来在背后操纵一些什么事情也有可能。

    这些阴险狡猾的人都这样……这一点和刘长安不同,竹君棠十分讨厌刘长安,也要承认刘长安比较光明正大,说打你就打你,绝对不会是躲在背后骂你。

    竹君棠回到宝隆中心,正好遇见仲卿从衡山烧香回来。

    仲卿坐的直升飞机,因为衡山也有机场,有时候竹君棠或者三太太需要在郡沙机场和衡山之间调度航线出行,哪边方便就走哪边,所以也早就申请到了郡沙和衡山之间的线路,在2015以后低空线路的开放和新政策,让私人飞行器的使用已经比较方便,例如竹君棠经常坐直升飞机在宝隆中心和湖大之间的固定线路,就不需要每次都报备了,一次申请,长期有效。

    就算有时候飞行路线是没有报备过的,也就是罚款罢了,一般情况下没有什么严重的惩罚措施。

    “三小姐,你今天有课的。”仲卿拿着一些什么开光佛牌之类的东西,看到竹君棠又在顶楼遛“门主”,有点儿无奈地提醒。

    “门主”正在绕着竹君棠撒欢,看到呼啦啦的直升飞机落在停机坪上,冲过去围着直升飞机转着圈咆哮了几声,就去咬直升飞机的轮胎。

    “我妈说帮我找了补课老师。”竹君棠也不回答说自己逃课了之类的,巧妙地避免了仲卿的追问。

    仲卿果然没有多问了,只是拿出了一个佛牌,“三小姐,我帮你请的,等会儿我挂到你卧室床头的娃娃脖子上,可以帮你保平安。”

    “仙女也要别的菩萨来保护的吗?”竹君棠略微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在意这个奇怪的现象,“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路边突然有个人跪下来求我,让我满足他的一个什么愿望,例如要发财什么的,我说不定会突然有兴趣满足一下他,仙女偶尔大发慈悲也是常事。”

    “很正常,就像有些吸血虫子,把某地的经济吸干血,偶尔做点慈善,或者像三小姐一样突然对陌生人慷慨出手资助一下旅游什么的,也有很多人交口称赞。”仲卿很有诚意地称赞,“三小姐拥有这种玩弄人心的天赋呢,无论是企业还是企业家,都需要这样的手段时不时地提升一下自己的形象。”

    “我没想这么多啊,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竹君棠往楼下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昨天不是和亲戚们一起过去的吗?怎么只有你回来了。”

    “他们要在那里住两天看云海日出。”仲卿解释道。

    看到主人走了,“门主”也不咬直升机轮胎了,自己咬着牵引绳摇头晃脑地追了上来。

    “门主真乖。”竹君棠又拿着了牵引绳,她最喜欢遛这条狗了,比遛别的狗更有意思,也更高兴。

    晚上,仲卿去接了竹君棠的补课老师来给竹君棠上课。

    竹君棠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了……没错,竹三小姐不但有自己的藏书室,也有自己的书房。

    说没错是没错,但是想想竹三小姐和书房这两个词,好像完全没有什么羁绊啊。

    其实除了藏书室,书房也是竹君棠超爱的作为自拍背景的地方了。

    “是你……”竹君棠看到仲卿带了颜青橙走进书房,吃了一惊后感到愤怒。

    她的愤怒并不是针对颜青橙的,而是针对刘长安,没有想到自己最后还是没有逃出糟老头子的安排。

    竹君棠决定今天晚上不给“门主”吃肉饼了。

    “卿卿,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我妈妈和刘长安有什么……我的意思是,私下里的协议,一起折磨我之类的。”竹君棠看着仲卿说道。

    仲卿只是嘴角微翘,她的资历允许她偶尔矜持,她和竹家的主人们关系都很好,所以这种问题可以当没听见。

    “小棠,其实是于老师找的我,说有一份家教可以给我做,薪水挺优厚的,等到我答应下来,他说地址在宝隆中心,我才猜到可能补课对象是你。”颜青橙也露出些意外的神色,笑了笑,“我就觉得你好像不会主动找我补课……大概是你妈妈找的学校安排的吧。”

    颜青橙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可能承了刘长安的情,否则的话以竹君棠家里在湘大的投资和捐赠,学校安排老师来轮流给她补课也很正常。

    竹君棠的妈妈更不可能关注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生,除非有人推荐。

    推荐自己的,只有可能是刘长安……即便是自己的辅导员,也没有什么理由来指定她。

    “是刘长安……今天他就让我找你补课,我不想补课就跑了,结果我妈妈还是找来了你,没有这么巧。他就是喜欢折磨我。”竹君棠起身就往门外走,“不行,我要去他家骂他。”

    “三小姐,这样的借口太烂了。”仲卿拦住了竹君棠,摇了摇头。

    竹君棠长叹了一口气,又坐了回去。

    颜青橙不禁莞尔,如此抗拒学习的人,她只在小学阶段见过。

    “我就在隔壁秘书室,有什么事情叫我,一会佣人会送来水果和茶,每五十分钟可以休息十分钟。”仲卿说完离开了书房,正好碰见白茴来找竹君棠玩,便把白茴也带走了,每次白茴来找竹君棠,两个人光自拍就能玩上大半天,不能让白茴耽误了竹君棠学习。

    颜青橙依然背着书包站在书房里,看着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浑身不自在的竹君棠,感觉有些人一旦在课余时间学习,他们真的就像应激反应一样的抗拒,可能这是一种病吧,也怪不得他们。

    “你还是我第一个光临寒舍的同学呢,要不我们先自拍合影做个纪念吧。”竹君棠看到手机,灵机一动,找到了个拖延学习的理由。

    “好吧。”颜青橙无奈地说道,果然做家教这件事情,经常要和熊孩子学生斗智斗勇或者妥协哄骗的……只是刘长安没来过吗?想了想颜青橙反应过来,对于竹君棠来说,刘长安不会被她列在同学的范围里,应该是极其亲密的朋友吧。

    看他们吵吵闹闹的,彼此看不顺眼,颜青橙无端端的感觉有些羡慕。

    上完课,仲卿送颜青橙下楼。

    “辛苦了。”仲卿真心实意地说道,她能够看得出来颜青橙确实费尽了心思,如果认真而负责地给竹君棠补课确实是一个心力交瘁的过程。

    “不辛苦,上两节课比我平常兼职一个月的收入还高。”颜青橙辛苦是辛苦,但是眼神里都是积极向上的光芒。

    仲卿点了点头微笑,排除亲戚之间的立场,仲卿觉得竹君棠和颜青橙这样的女孩子交朋友才是最合适的……竹君棠和白茴在一起,仲卿感觉她们两个在一起玩多了,两个人会互相降低对方的智商上限。

    颜青橙难得来一次河东的商业中心,这里又是同学们口中高大上十分向往的地方,颜青橙觉得自己肯定消费不起,但是随便逛逛也会很开心,便在下楼后来到了商场里转一转。

    从橱窗里看到有些东西的标价,让人瞠目结舌,感觉只有竹君棠那样的大小姐才消费得起,颜青橙正准备离开,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一家母婴用品店。

    秦老师?她……怎么会去母婴用品店?颜青橙蹑手蹑脚地躲在了广告牌后边张望着。

    没有办法,八卦是女人的天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