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第590章 羊的期末考试

    第590章 羊的期末考试

    刘长安对当皇帝并没有太多兴趣,尤其是现在的环境,实在已经不适合皇帝这个职业了。

    毕竟皇帝这个名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说起为所欲为,就总是忍不住一直接下去。

    现在社交媒体和舆论传播太发达,很容易形成压力,古代尚且有言官御史,给皇帝的言行举止带来重重压力,更何况现在?

    活在无数人的目光聚集中,整天都有人对自己指手画脚,指指点点,实在没什么意思。

    除非当一个统治全球的暴君……可那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啊……刘长安想着这些有些没得,闭上了眼睛,坐在电暖桌旁暖暖的,很容易让人想要酣然入睡。

    于是刘长安起身把周咚咚从上官澹澹身边争夺过来,抱在怀里,摸着周咚咚软乎乎的肚子睡了起来。

    冬天就是要抱着圆滚滚的小朋友睡觉才舒服啊。

    元旦过后的日子不知不觉过的飞快,刘长安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要接近尾声了。

    在第一个学期刚刚学会逃课的同学们,也比较集中地回到了课堂,临时抱佛脚这种事情最高发的地方就在学校了,大学当然比高中和初中更甚……除了假期结束时赶假期作业这种情况。

    竹君棠和刘长安坐在一起,抱怨着学习太紧张了。

    “元旦节的时候,那三天,我跟着那个老头子……当然,他没有你这么讨厌……”竹君棠若无其事地补充解释了下对方的讨厌程度,接着说道,“我每天都要听课两个小时!还要读他布置的阅读作业,有英语的,还有法语和意大利语的,真是莫名其妙,凭什么认为我能够懂得这么多语言呢?”

    “你能够知道英语,法语和拉丁语有所区别,我就很意外了。毕竟它们都是扭来扭曲的字母。”刘长安的语气里带着点赞扬……对小羊的要求不能太高,她稍稍表现出一点常识性的知识点,就可以表扬她了。

    “这事情都怪你。”竹君棠郁闷地说道,那些作业她当然是没有完成的,于是仲卿拒绝了帮她预约一位专注lo裙设计的私人订制设计师,这让竹君棠有些焦急和上火,毕竟现在已经一月份了,夏天的款式必须早点预定了,不然的话天气开始转暖,她就没有小裙子穿了!

    “关我什么事?”刘长安一边看着书,一边随口回道。

    “你当年要是能够统一全世界,把汉语推广成如今英语的地位……不行,推广成唯一的语言,那我还需要懂什么英语法语和意大利语这些蚯蚓吗?”竹君棠理所当然地说道,越想越气,还试图来踩刘长安的脚了,“有这个能力,却不去承担责任,这就叫……尸体……尸体……”

    “尸位素餐。你就别难为自己用成语了好吗?而且这个成语用在你的语境中也不恰当。”刘长安摆了摆手。

    “我们说不定真的可以统一全世界。”竹君棠突然来了兴趣,一扫学习紧张的压力带来的颓废,“到时候我们九州风雷剑门管理着九大洲四大洋,我们把总部设置在……设置在南极洲。”

    “为什么是南极洲?”

    “南极洲有企鹅啊,企鹅可爱啊。”竹君棠又双手紧贴着臀线,手掌翘了起来,身子跟着摇摇晃晃的学企鹅。

    “企鹅不可爱,它只会一直重复着和人说一句话:充Q币吗?充Q币吗?它遇见外星人,超级生命体,外国首相,海底生物,都只会说这一句话。”

    这个梗竹君棠还是懂得,于是竹君棠趴在书上笑了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

    “竹君棠同学……我划的重点,这么好笑吗?还是你觉得上我的课很开心?”老师突然停止了讲课,似笑非笑地看着竹君棠。

    “不好笑,不开心。”竹君棠连忙解释道,她对老师还是不怎么摆架子的,尤其是在课堂上。

    其他同学倒是发出了零零碎碎的笑声,看到这种容易让人心理不平衡的人被点名,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老师也没有多说什么,接着讲课。

    “你期末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刘长安压低了声音,饶有兴趣地问道。

    很多人都喜欢幸灾乐祸,因为这确实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而追逐愉悦乃是人类这种生物的本能,刘长安只是要表达自己也是人类,和人类有着同样的本能。

    “我什么都不会。”竹君棠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什么都不会,理直气壮个什么劲?”刘长安好心提醒她,“你想想看,你妈那么关注你的学习,你要连正常的期末考试都挂科,你会是个什么下场?”

    竹君棠理直气壮是想表达这件事情根本就不重要,但是刘长安这么一说,竹君棠倒是心虚起来了,偷偷地左右看了看,“你给我抄好不好?”

    “你看我平常学习吗?”刘长安一摊手,“我也什么都不会。”

    “爷爷!”竹君棠才不信,撅着嘴搂着刘长安的手臂,可怜兮兮地撒娇。

    “小羊。”刘长安点了点头表示回应。

    “爷爷!”竹君棠使劲拉刘长安的手臂,好像要把他整个人都拉进自己怀里似的。

    “仙女。”

    竹君棠马上露出警惕的样子,但是又放弃了分析,因为这时候自己又没有得罪他,他叫自己仙女应该只是顺势赞美她觉得她可爱,而不是藏着什么阴谋。

    “你给我抄卷子,我学咩咩叫给你听。”

    “别。”

    “难道你忍心看你可爱的坐骑,因为期末考试而身心憔悴,英年早逝吗?”竹君棠不停地眨着眼睛朝刘长安放电,她都不需要他胁迫了,就自觉承认自己是坐骑了,还不行吗?

    刘长安指了指前面认真听课的颜青橙。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抄卷子这件事情又不要对方有特异功能,抄谁的不是抄?”竹君棠兴奋地醒悟过来,顺势就丢开了刘长安的手,然后有些得意起来,自己才不继续撒娇了呢,过河就要拆桥的行为略带报复的感觉,很舒服。

    刘长安也不在意这只蠢羊过河拆桥的行为,继续好心解释道:“以颜青橙的性子,让她直接答应给你抄卷子,她可能有些不乐意。她不是在做家教吗?期末她也要复习的,还要兼着家教,也挺忙的……但是一边给你补课,她自己也可以复习,一举两得,她答应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我不要补课,我只抄。”竹君棠意志坚定,不可动摇地说道。

    刘长安看了她一眼,下课出去买了一瓶橙汁,顺便给苏南秀发了一条短信。

    刘长安回到座位上,自顾自地喝起了橙汁,自从刘长安曾经给竹君棠买过茉莉花茶以后,竹君棠就再也不喝刘长安提供的饮料了,所以刘长安也只买了一瓶。

    “我妈妈给我找了个补课老师!”看到刘长安回来,竹君棠不可思议地看着刘长安。

    “看我干什么?”

    “你……你肯定和我妈有奸情!”竹君棠十分愤怒,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周围的同学,包括后排的秦志强与魏轩逸,孙书同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竹君棠。

    哪有这么说自己妈妈的?

    就算你和刘长安关系亲密,也没有这么说话的吧?

    还是刘长安……这种可能性未必不是没有,魏轩逸试图和前方回头的颜青橙对一个眼神,毕竟两人都看见过刘长安和秦雅南去酒店,刘长安能够搞定秦雅南,和竹君棠的妈妈有点什么……好像也不稀奇。

    “胶布呢?胶布呢?”刘长安神情平和地向秦志强请求工具支援。

    “今天没带。”秦志强不好意思地说道。

    竹君棠刚想“哈哈”笑两声表示“你拿我没有办法”,但是周围的目光让她还是有些脸颊微热,于是梗着脖子走出了教室,妈妈都找补课老师了,那么自己逃课作为小小的抗议,不是顺理成章吗?

    刘长安坐了下来,轻轻地叹息,秦雅南肚子里有了个妊娠囊……这头蠢羊可千万别和自己有任何生物学意义上的亲缘关系啊。

    -

    -

    今天是周咚咚的生日活动哦,打开起点APP就可以看到闪频上的生日庆典,大家可以给她送祝福获得周咚咚的专属徽章哦。

    今天为周咚咚爆发,爱她。

    推荐一本书《扛着AK闯大明》,崇祯十七年春,闯军围困北京城,延续两百七十余年的大明朝风雨飘摇,这时候一杆AK出现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