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第571章 没有情人的狗粮节作者的更新心怀善意

    第571章 没有情人的狗粮节作者的更新心怀善意

    裙子以画布为主料,内衬是雪白的另一种布料,里面贴了细细的羊毛保暖,外层的笼纱通透,织线极细近似透明,防尘却又不会遮挡画布上的图案,甚至会让里面的图案有一种朦朦胧胧的动态感。

    就像很多地方都有展出的动态版的《清明上河图》,总觉得那河水,那行人,那来来往往的毛驴与马儿,似乎在缓缓而行。

    安暖提着裙子,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整条裙子的缝线非常之少,尤其是中层的画布,更像是将一副名画镶嵌在了夹层中,和贴服在墙上的残余布料不一样,用在夹层中的画布经过软化处理,有着一种似水般流淌的柔软感觉。

    最梦幻的是那深红色的蕾丝,运用的犹如一卷画装裱的镶边,那明明深沉的颜色,却成为了梦幻的画境最生动的渲染。

    安暖小心翼翼地翻着裙摆,手臂,衣领各处,情不自禁地低头闻了闻,一股清新的气味,就和刘长安身上的气味一样,果然这是他一针一线亲手缝制。

    安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贴面嗅了嗅,摸着美丽的小裙子,侧头眼神似水,软软地看着刘长安。

    “天哪……太苏了,刘长安,你怎么做到的……”毕万万难以置信地看着里边的小裙子。

    丁琳和顾萌更是紧贴着玻璃窗,不顾形象地双手在玻璃上抓来抓去,似乎隔空也能够感受一下那条华美而优雅的小裙子。

    “剩下的布料……还能做一条吗?”柳月望把刘长安拉到后面,压低了声音,眼睛闪闪发光,天哪……女人一定要拥有这样的裙子,她觉得自己心跳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即便是“说解”新设计的花色,各大时装品牌的重磅新品,还有那些让女人挪不动脚的包包,鞋子,珠宝腕表首饰,都没有让柳月望产生这么强烈的占有欲。

    “最多做套内衣。”刘长安摇了摇头,这些布料必须经过处理保持柔软性,而且不是说布料的面积足够就可以了,还需要对花色的选择,以及尽量保证不会有太过细碎的残料。

    就像刘长安做的这条裙子,如果安暖不喜欢了,或者出了问题不适合穿着了,刘长安可以把它拆开,还原成原原本本的《清明上河图》。

    一幅画只要完整复原,不影响它的画面表达,这样的裁剪对它的存在意义和历史研究价值几乎没有损害。

    柳月望大失所望,她是那种穿着花里胡哨内衣的闷**人吗?她想象不出来这样的花色做成的内衣风格,但是又看了看安暖手里的小裙子,刘长安的审美和设计品味都那么……那么的还算优秀,说不定会有别出心裁的设计,让人觉得还可以呢?

    可是吧,让他给自己做套内衣,穿着感觉就有些不对劲,还有安暖这防火防盗防老妈的小醋坛子严防死守,肯定不同意刘长安给柳月望做的。

    安暖提着裙子走了出来,另一只手还提着藤木箱子,这个箱子也特别有时代感,很搭这套裙子的感觉。

    “安暖……你穿给我们看看吧?”丁琳迫不及待地说道。

    “是啊,刚刚我们过来时,那边有休息室,可以去那里换。”顾萌也用力点头。

    “走,走。”毕万万直接拉人了。

    “呀……”安暖娇嗔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刘长安,看到刘长安点了点头,这才跟着她们去了。

    柳月望收回羡慕的眼神,所以说她上次给高野宁提的要求并不算过份,凭什么安暖的男朋友这么优秀,自己就不能找个能够全面满足所有虚荣心的男朋友?

    “刘长安,你到底多大了?”柳月望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觉有些愤怒,随口问道。

    “十八。”

    柳月望扬起了手里的包包,作势欲打,但是看了看其他参观者,强自忍耐住了。

    许多人也是这时候才明白这个名为“宋时归”的参展设计,真实名称应该叫“狗粮”。

    却也不得不佩服参展者的奇思妙想,就像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小时候都学过的一片课文《雕凤凰》。

    “那块布……边角的那块布……你给我做个披肩……我就不打你了。”柳月望做了几个打人的动作,幅度都不大,悄悄的不让别人发现。

    “你打吧,反正不是你打我,就是安暖打我,没什么区别。”刘长安冷静地回答。

    “我的意思是……意思是既往不咎。”柳月望咬牙切齿地说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应该明白了。

    既往不咎,意思就是她知道过往你做过什么!

    “彳亍口巴。”

    “CHI是双人旁的彳,CHU是一丁亍,对吧?你把字拆开来读,意思是不情不愿,十分勉强的意思吧?”柳月望还是有点专业水平的,刘长安这种不怎么乐意的表达,她当然能够了解!

    “机智。”

    “我不管,反正你答应就好了。”柳月望才不管他是心甘情愿还是不情不愿,反正重点是他的设计他的作品,又不是他的心意。

    她只要漂亮的披肩就好了。

    “展览完了,我再动手。”刘长安点了点头,他以前明明只是交了个网友而已,为什么就变成他有过错了呢?

    这时候许许多多的人,站在廊道的人们,仿佛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似的,一起扭头往另外一边看去。

    身材高挑的少女,踩着穿过落叶的斑驳光影,有些手足无措的羞涩,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她的影子修长高挑,像起舞的丹顶鹤,那阳光落在她洁白的长袜上,仿佛反射掉了所有的炙热,剩下的只是暖暖的颜色,让人瞧着目光都柔和了起来。

    裙摆上的轻纱仿佛月光过滤了冷意编织而成,又像画卷中城市上空的云雾,更仿佛时光穿越了千年对后人的欲说还休,不肯显露那片繁华的容颜。

    清明上河,惊艳了一千年。

    穿着它的少女,采摘了时光长河中的浪花,和她的容颜一起凝聚成了人间的绝色。

    细细碎碎的掌声响起,谁也没有料到在一个业余的艺术展览上,能够看到如此高水平的时装作品,最重要的是穿着它的少女,把它驾驭的如此美丽。

    “除了羡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毕万万哀叹道,有时候自己想要的一些东西,感觉人生无望时,真的难过。

    这时候丁琳和顾萌,甚至觉得有点理解那个赵晓彤了……今天赵晓彤要在这里,指不定会不管不顾地去找刘长安要联系方式了。

    可以看不少时间的展览,在看到这条裙子以后,安暖和柳月望都没有心思再逛了。

    安暖没有直接把裙子穿走,因为她认为这是刘长安的参展作品,她不能拿走裙子,让别人以为刘长安的作品只是墙上拼着的碎布,男朋友的颜面是必须得顾全的,哪怕她知道刘长安根本不在乎别人的评价,可她就是不喜欢别人对刘长安做出偏颇的评价和小看了他。

    “你的骨头呢,中了化骨绵掌是不是?”走出展览中心,柳月望对挂在刘长安身上的安暖说道,准确的说柳月望觉得安暖像一贴刚刚火烧过的狗皮膏药,黏劲十足又恶心。

    “是的。”安暖呵呵笑着。

    安暖的笑容让柳月望想起了周咚咚,那次聚餐的时候,柳月望给周咚咚夹好吃的时候,周咚咚就是这种傻乎乎的笑容。

    不过周咚咚笑起来很可爱,安暖嘛……看着就让人很不高兴了。

    柳月望也不想理安暖了,她甚至怀疑,现在只要刘长安招招手,安暖就会摇头晃脑地跑过来趴在他身前让他摸头,或者一个打滚躺地上让他摸肚子。

    “今天中午吃什么?”柳月望新开了一个话题,现在她已经有点习惯有刘长安在场的时候,吃饭的事情让刘长安拿主意了。

    没有办法,无论是点菜还是做菜,刘长安都能够全面折服柳月望和安暖,不去添乱,不去指手画脚发表意见,就是她们现在的自觉。

    “今天天气挺冷的,买点狗肉来吃吧。”刘长安想了想。

    “冷盘还是火锅?”

    “冷盘的话,杀的时候就要放血,不然肉有腥味。我们这边一般都是不放血,因为常常是红烧,干锅,炖后再炒之类的做法,口味较重,腥味早已经掩盖干净,但是买来的狗肉也不适合做冷盘了。”

    “原来是这样。”柳月望说着,忽然又笑着看了一眼安暖。

    安暖皱了皱眉,真不明白一个当妈妈的,老是骂女儿是舔狗,她自己又有什么好笑的,安暖可是她亲生的,骂安暖不是骂她自己一样?

    刘长安去买了狗肉,瞧着有罗汉肉,顺便也买了一些,中午给她们娘俩做一顿丰盛的寒冬肉宴。

    “这个肉为什么叫罗汉肉?”刘长安开始做菜的时候,柳月望到厨房里来看了一眼。

    “罗汉肉就是猪肝边沿的一块肉,夹筋夹膜,有韧性,耐嚼……福建人喜欢直接煮熟了切片,蘸着虾油就吃,据说从小到大吃罗汉肉长大的福建人,去南少林拜师的时候,直接就能当罗汉,所以称为罗汉肉,而广东人也特别喜欢吃这种福建人。”

    “什么啊!你骗人的吧?”柳月望怀疑地看着在切肉的刘长安。

    “啊,被你看出来了。”刘长安吃惊地说道,这么毫无漏洞的故事都能发现他是在骗人,不愧是柳教授。

    “妈,你去看电视,我来帮刘长安打下手。”安暖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她发现自己就是坐在客厅沙发回复一下朋友圈和空间评论,柳教授居然已经和刘长安在厨房单独相处好几分钟了。

    “你在厨房里,剁他手还差不多。”柳月望早已经习惯了,对安暖的小心思心知肚明,也懒得骂安暖了,扭着腰肢懒懒散散地走到客厅里斜斜躺下看起了电视。

    以前我发“彳亍”的时候,有些读者总觉得我是在水,还十分严肃而厌恶的口气警告与提醒我。真的,有时候觉得我水,往往只是一小部分读者的水平跟不上啊。今天怼一下读者,很开心……当然,我也是天天被怼的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