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第505章 月亮之上的标准

    第505章 月亮之上的标准

    送走了小高,柳月望总算松了一口气,从尴尬的情绪里舒缓了出来,尽管她绝对不可能给高野宁希望,但是作为女人,一个三十六岁的女人,在这个年纪还能够吸引年轻男子的疯狂追求,就事论事来说还是挺能增长自信的。

    尤其是这个年轻男子条件还不错,并不是那种在同龄中实在找不到对象,才把主意打到她头上。

    当然,柳月望本来就很自信,例如她认为她身份证上的年龄数字在欺骗她。

    “这不是第一次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安暖清了清嗓子,严肃认真地要和柳月望谈一谈这个问题的样子,“你到底是个什么标准呢?”

    柳月望抬手按住自己的肩膀,控制住因为某些思虑而导致下意识的转头动作。

    “我说我喜欢宇航员。谁能带我到月亮上去,我就嫁给谁。”柳月望的语气平和中透着一点认真的味道,以应对安暖那种严肃认真。

    刘长安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晚上并没有月亮。

    安暖“噗嗤”一声笑出来,她要真是提了这么个条件,想象当时高野宁目瞪口呆出乎意料的表情,大概也是有趣。

    可安暖觉得,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条件,否则的话高野宁哪里需要用那样的眼神看刘长安?

    安暖也没有多追问什么,时间不早了,她和柳月望一起送了刘长安走出校园,看着他慢慢悠悠往河东走去,母女两个才往回走。

    安暖挽住了柳月望的胳膊。

    夜晚有些冷意,柳月望拨了拨头发,随口问道:“刘长安的面霜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祖传秘方吧。”安暖没有寻根究底问一些并不怎么重要的事情的习惯。

    她也知道这种面霜的神奇和经济价值,只是她更相信刘长安低调处理,不愿意公开和大量生产,必然有他自己的考虑和理由。

    “真是好产品啊,比什么花茶强多了。这个花茶其实就是一个心理作用,味道不错,当饮料喝了。可是那面霜真是立竿见影啊,既可以外敷,又可以内用。”柳月望有些遗憾地感慨,因为刘长安不让她吃了。

    安暖听在耳里,怎么就觉得她意思是花茶比面霜差多了,做花茶的人也比作面霜的人差多了?

    光这一点,高野宁就没法子和刘长安比了,妈妈是不是也这么想过了?

    “妈,你刚才给高野宁提出的要求,不会是说让他做出和刘长安一样的面霜吧?”安暖试探着问道,有些委婉。

    “没有!”柳月望扭头一看安暖转来转去的眼睛,就知道小女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好气地说道,“放心吧,就你宝贝着你的刘长安,别人不稀罕!”

    “真的不稀罕嘛?”

    “怎么和我说话的?”

    “嘻嘻,刘长安让我监督你,不让你拿面霜当保健品吃,不过他没说以后不做面霜给你用了。”

    “那还差不多。”

    柳月望拉着安暖回去了,今天感觉有点睡不着,而且被冷风吹了这么久,皮肤肯定受损,而且都吃了这么多次了,要不今天晚上再最后吃一点点?

    ……

    ……

    刘长安慢悠悠地走过橘洲大桥,在桥头的位置看了一眼右手边的沿江风光带,这里聚集了很多老头老太太,文娱活动丰富,有下棋的,有打牌的,有唱花鼓戏的,有跳广场舞的,还有拿着拖把在地上写字的,还有老倌子老娭毑聚在一起扯卵谈,跳交谊舞的。

    刘长安记得早些年间这里还没有整顿的时候,常常有中年妇女带着伞做按摩生意,服务对象也是老年人,曾经有一次出了事,妇女和老人达成了进一步交易的意向,在江边的一个斜坡铺好了毯子,结果两人滚入江水中双双殒命。

    丰富老年人的文娱生活,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体体现啊!刘长安看着如今热闹的文娱活动,高兴地点了点头。

    他正打算去大显身手,找个棋局欺负欺负小朋友,电话响了,顺手一接原来是仲卿。

    “今天去吃烧烤啊,我请客。”仲卿说道。

    刘长安想起前一阵时间仲卿是约过他吃烧烤,他也答应了,于是说道:“行,你先去吧,我等会就来。”

    “别,你在哪,我来接你。”仲卿知道刘长安经常是去十几里外几十里外的地方都是走路,他的“等会就来”到吃烧烤的地方那就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刘长安便从桥下走了下来,发了定位给仲卿,在路边等着,一边看着那个玩陀螺的。

    这一个人玩陀螺,周围半径至少五六米没人敢近身,而且抽的打雷一样噼噼啪啪响,于是刘长安便拿了一些石子,看他的陀螺转起来就丢一个石子过去把陀螺给打翻。

    一小会后,大概那老头觉得可能今天见鬼了,终于不玩了,收起陀螺骂骂咧咧地走了。

    清静多了。

    仲卿的车子停在了刘长安身边。

    刘长安从车头过去,刚刚拉开门,就看见了在后边排排坐的上官澹澹和周咚咚,于是十分诚恳地对仲卿说道:“今天你破费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仲卿随口问道。

    “和陀螺高手交流技巧心得。”刘长安如实说道。

    仲卿对这个完全不了解,也完全没有兴趣,嘴角微翘表示刘长安的喜好兴趣只能用这种表情来回应了。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刘长安回头和后边两大巨头说话……至于是什么巨头,人尽皆知。

    “有东西吃我们就来了呀!”周咚咚紧靠着椅背,双脚沾不着地,便翘着二郎腿躺着。

    “你也是?”刘长安看向正在研究车载电视的上官澹澹。

    上官澹澹没有找到可以按的按钮,于是转移了注意力,点了点头。

    “她们在餐厅玩,我看咚咚妈挺忙的,就把她们带走了。”仲卿解释道。

    “谢谢了。”周书玲确实挺忙的,她不但要忙着餐厅的事情,而且现在每天都织毛衣到很晚,刘长安没有心疼别人的习惯,但是吧周书玲毕竟是周咚咚的妈妈,也有点地位,他得想个办法给她补补身体,免得真累坏了,到时候谁来当周咚咚的职业女饲养员?

    “餐厅生意太好了,照我说请个店长,再多两个人才行。”仲卿说出自己的建议。

    “她觉得费钱,自己又不是不能干,请别人要多一份工资,增加成本。”周书玲这种看上去柔柔弱弱娇娇怯怯的女人,骨子里有些观念就是倔强的很,没有办法。

    “将来……将来我也想开个属于自己的小餐厅,不过不会像她这么忙,也不会太紧张生意好不好,最好是在古镇。”仲卿有些憧憬,又觉得太遥远和不可能了,有点儿遗憾。

    “挺好的。”刘长安点了点头。

    仲卿怀疑他说的“挺好”其实根本不是这么个意思,瞧那点头时透露出来的平静。

    平静就是淡漠,淡漠就是傲慢,傲慢就是觉得她的想法不切实际,流俗而矫情。

    仲卿也不在意,反正她也就说说,毕竟这辈子都是三太太……苏小姐的人了,由不得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刘长安感觉仲卿今天心里有事,不过他也不会主动发问,只是多看了她两眼,母系决定了更多的身体标签,作为白茴的表姐,仲卿的身材很好,刘长安犹自记得仲卿有一双不亚于苏南秀的美丽小脚,可惜天天穿高跟鞋。

    车子来到老地方,仲卿下车,刘长安打开后车厢门把正在爬下来的周咚咚提了下来,上官澹澹发现刘长安没有帮助自己下车的意思,神色平静地从另外一边慢慢下车了。

    因为坐在秦雅南的车子上时,她就把车子上绝大多数按钮都研究过,都按过了,所以她会自己开门下车了。

    表面看上去仲卿,上官澹澹和周咚咚是三个年龄段的女孩子,仲卿的容貌和身材,还有那种让大部分男人都最为心动的OL气质和穿着,上官澹澹虽然容貌间还透着稚气,可谁都看得出来绝对的美人胚子。

    这样的组合自然引人瞩目,尤其是最小的小女孩,脸蛋儿圆乎乎的,却也是粉雕玉琢,走起路来总是一蹦一跳的还晃来晃去,总是很开心和无忧无虑的样子,让人看着心情都好。

    “今天又有烧烤可以吃了。”周咚咚擦了擦嘴,因为已经闻到烧烤的味道了。

    “有烤老虎吃吗?”上官澹澹转头问刘长安,以前祖父去打猎,杀了一头老虎,就烤了一条腿吃。

    “有烤老虎吃啊!”周咚咚大吃一惊地期待。

    “没有!”刘长安打消她们的期待,一大一小因为种种原因,都是天真无知的小朋友,说着幼稚的话语惹人发笑。

    “我给你们订了一只烤全羊。”仲卿已经打过了电话预定,闻言莞尔一笑。

    天气有点冷,没有再在江边吃了,来到了二楼的包厢,有个大窗户,屋里热乎乎的,看着窗外的潇湘夜景,却也是一种舒适安逸的享受。

    除了烤全羊,刘长安还点了些素材和小食,今天没有点羊腰子和羊蛋蛋了,仲卿点了啤酒。

    刘长安发现了,仲卿找他吃烧烤,多半是因为她要喝酒,然后她会找代驾,像她这样的女人喝醉了的话,车上只有代驾和她,她肯定是不放心的,多了上官澹澹和周咚咚,她也觉得不管事。

    “这个世界太不可思议了……有人能够青春永驻。”仲卿喝了点酒,便开始胡说八道起来,因为她觉得自己这么说,肯定是胡说八道啊,难道是真的吗?

    最近她才了解到一些事情,让她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了。

    今天是普通的章节,今天没有爆发,白银盟的番外已经发了,这几天还有个大章节是为白银盟爆发的,待写。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