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第425章 口红色号与房产证

    第425章 口红色号与房产证

    秦雅南拉着门把手让开了一点,刘长安与她擦肩而过,胸前的头发随着身材起伏,有几缕青丝微动,香气袭人。

    秦雅南反手锁上了门,拉了拉确定锁上了,一边说道:“我上次给你买的电器,你都还没有摆放好,有些说明书配件什么的都没取出来,等你的时候我摆弄了一会儿,说明书我都放在了电视机下的屉子里,备用配件什么的也写了标签统一放在那个储物箱里。”

    “麻烦了。”刘长安点了点头,这一点上秦雅南做的更细致一些,周书玲每天都来帮他打扫,但是周书玲不敢轻易去动那些她不会用的电器,就像男人一般不会想帮女人整理化妆品。

    “我其实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儿,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跑过来瞧几眼……”秦雅南眼眸斜斜地看着地面,手腕搭椅子挂着的长风衣上,高跟凉鞋的鞋尖尖轻轻点着地绕圈,脚指甲涂抹着单色粉嫩指甲油,在灯光有着柔和的光晕,“你说……是不是叶巳瑾在指使我?”

    秦雅南说完,抬起头来,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刘长安,似乎这个问题只是涉及到他人的指使,而并非她上午才见着刘长安,晚上又想见他……因为是他人的指使,自然和自己的矜持无关,那么看着他的眼神便好像只是理智的探讨而已,和别的情绪没什么关系。

    至于叶巳瑾算不算他人……有时候可以算他人,有时候可以算自己,这个当然是看秦雅南自己的心情和需要了。

    “换个说法吧,不能说是指使,应该是受到了回忆中的感情影响。”刘长安想了想,“当你新生以后的大脑里应该没有装载任何记忆,而叶巳瑾的记忆哪里去了?大概是被封印,禁锢,禁止读取……诸如此类科学或者不科学的说法,而后你成为了现在的秦雅南,强烈的个体意识依然在持续阻止你读取这些记忆,现在你开始慢慢接受自己曾经存在着一段毫无印象的回忆,大脑大概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读取那些曾经的回忆……回忆当然是有感情的,而感情自然会影响你的行为。”

    没有感情的回忆,只是记录的故事,人之所以珍视回忆,终究还是因为人是情绪支配的动物。

    “那这些回忆以后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大,怎么办?”秦雅南看着刘长安坐了下来,她依然站着,只是声音不大而显得有些温柔的羞涩,仿佛阳台外的微风拂过梧桐叶的呢喃。

    “你要说你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真的很难说,大概就是一个性格已经改变了的人吧,就像你现在想想小时候的一些丢人事儿,也会匪夷所思地想当时自己怎么会那么傻?却也不会认为那是别人,不关自己的事,还是会想起来脸热,尴尬等等……”刘长安笑了笑,摆了摆手,“这种问题别想太多,顺其自然吧。”

    “我小时候可没有什么丢人事儿,也没有傻乎乎的……竹君棠倒是经常傻乎乎的干一些丢人事儿。”秦雅南觉得一个优雅而风韵恬静的女子,怎么能和什么丢人事儿联系在一起?就像男人总会问自己的女朋友,有没有练习过柔道,女孩子一般都会否认,而不会说自己偶尔为之。

    “意料之中,竹君棠肯定从小就是个仙女,这种个性和脾气很难人为培养出来吧?”刘长安想起了竹君棠,扭头看了看窗外,在客厅里是看不到宝隆中心的,台岛在大陆的国庆节也会有一些活动,但并不是什么法定的节假日,竹君棠想必也没有赶回台岛的必要。

    “可我现在担心的是,叶巳瑾对你的感情……会不会影响到我?”秦雅南的手指头卷起胸前的发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因为她现在已经明白了,当初刘长安让她触摸棺材时,她没有告诉刘长安,她感觉到的叶巳瑾对某个人的执念并非简单的亲情。

    她也梦见过叶巳瑾和某个人春宵一刻的场景,现在自然知道那人是谁了……

    “你觉得呢?”刘长安反问道,凝视着她的眼眸,秦雅南便渐渐流露出羞赧的模样,然后扭过头去咬着自己的嘴唇。

    “可能会有一点点,但我终究是一个更理智的人,我又不是苏南秀那样的女人,即便当初阴差阳错,又岂能一错再错?”秦雅南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双手抱在胸前,免得他以为自己是想仗着叶巳瑾的余荫来占有他的感情,她可不是那样的人。

    “哦。”刘长安表示知道了,先就这么处着吧,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能分得清最好……只是不管是什么感情,本就不是什么泾渭分明,有章有法的东西,大家处着处着就明白现在该如何把握分寸了。

    “我今天没有见着上官澹澹,我敲门她根本理我。”秦雅南有些疑惑,明明感觉上官澹澹对自己比对苏南秀亲近多了,她对上官澹澹也感觉挺好的啊。

    这样应该可以说明上官澹澹没有把自己当成女儿了吧,不然哪有这么对女儿的?

    这让秦雅南松了一口气,不管是一个两千多岁的妈妈,还是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妈妈,都挺让人为难的。

    “这很正常,她有时候在睡觉,有时候在看小说,有时候单纯的就是不想出来。”刘长安没有意外,“下次再说吧。”

    “我好有点好奇,接下来苏南秀会干什么……她好像落了下风,但是她这种人肯定不会甘心的,可是到目前为止她都没有什么动静。”秦雅南还是有点在意苏南秀的,别看上官澹澹似乎能够压制住苏南秀,可是苏南秀厉害的地方在于她有阴险手辣的想法,还有与之匹配的执行能力。

    例如那天晚上被刘长安拍死的两个改造人,例如作为“三太太”的身份,就秦雅南知道的苏南秀就有药理学和病理学的双料博士……一个普通人娶了这样的媳妇,若是媳妇起了杀心,那就等着“正常死亡”吧。

    “她也一把年纪了,哪里会这么急躁?”刘长安站起身来,看了看门口。

    秦雅南也留意到了门的动静,有人在门外轻轻推了推。

    门外周书玲端着一大盆切片的卤牛肉,一边嘀咕着“我还想给他们送点夜宵怎么就把门给锁上了”一边又走上了楼去了。

    “我准备走了吧,免得有人多想。”秦雅南有些无奈,楼上的这个小媳妇倒未必是对刘长安有什么想法,可是太喜欢八卦了。

    刘长安点了点头,看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弹出了一个视频聊天邀请的界面。

    刘长安连忙拿起手机,把秦雅南抱了起来,从阳台上跳了出去。

    秦雅南莫名其妙,只是她被他这么抱着跳过很多次,倒也不慌不忙,习惯地搂住他的脖子,然后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地看着他,由他施为。

    这时候刘长安这小区附近人已经不多了,刘长安抱着秦雅南几个纵跃,就来到了小区不远处的一条巷子里,放了她下来,拉着她走了几步来到了灯火通明的街上。

    “怎么这么久才接啊?”刘长安刚刚接通视频,安暖嗔怪的声音传来。

    “我刚送秦老师出来……秦老师找我有点事,我们谈完了,现在送她回去。”刘长安总结了一下,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安暖本能地看了看时间,眉头刚刚皱起来,又放开了,露出了笑容,对刘长安说道:“我和秦老师打个招呼。”

    刘长安有些疑惑,不发狠醋意滔天连夜赶回来就算好的了,居然还和秦雅南打招呼?

    他还是把手机转过去一点,面对着秦雅南,“安暖说和你打个招呼。”

    “嗨,安暖,旅游还顺心吧?”秦雅南不由自主地靠过来了一点儿,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朝着屏幕里的安暖招了招手。

    “还好哦,秦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出去旅游了?”安暖的笑容也差不多,更热情一点。

    “刘长安说的,你走了他就告诉我了。”秦雅南的笑容也更多了一些。

    刘长安叹了一口气,这是要干啥?

    “其实我也不想出门旅游的,我1号早上6点的飞机,他在我家呆到四五点才走……他又不和我来玩,我现在无聊死了……”安暖脸颊微红,都是这老狐狸精逼的老娘矜持都不要了!刘长安会我走了就马上告诉你?真是要点脸啊,最多就是你问起来,他顺口这么一说吧!

    “那你早点回来吧。”秦雅南适可而止,只是现在不方便问刘长安……似乎什么时候都不方便问,改天得试探试探……不对,没有必要试探,安暖要真和刘长安发生关系了,应该不会这么暗示什么刘长安在她家呆到四五点走。

    秦雅南也不想过份刺激安暖,至于让她早点回来,会不会被安暖理解为如果她不早点回来守着她的刘长安,就会被别人趁虚而入,那就是安暖自己的事情了,秦雅南本人并没有这个意思,她只是把刘长安当哥哥而已。

    “秦老师,你的唇色好漂亮啊,口红色号能说一下吗?”安暖突然发现似的。

    “杨树林黑管401啊,这个色可能有点不适合你,太成熟了一点。”秦雅南拨了拨胸前的发丝,认真地建议,“就是在屏幕上显得淡一些。”

    “原来是这样啊,我有406,411,412,410这几只了,其实我更喜欢413,但是这个颜色也是比较成熟的,我妈喜欢用。”安暖嘟了嘟嘴,“我现在用的就是410,粉粉的少女色。”

    “看你们的酒店,好像是在三亚那家瑰丽?”秦雅南留意着安暖视频里的背景。

    “是啊,国庆真不该来这,但是我外公外婆和我妈妈都不敢坐太久的飞机,而且端午节我帮刘长安求了南山寺的菩萨,现在要来还愿。”安暖也觉得可以适可而止,打算和秦雅南结束话题了。

    “那你们今天是去了免税店喽?我给你推荐一个设计师牌子,专门为亚洲女性设计,我每次去都可羡慕了,但是一般没有我的尺码。”秦雅南微微笑着,在一个二十五岁的女人面前炫耀自己是少女,这实在太恶毒了,和杀人诛心没有什么区别。

    安暖神色微变,扭头看了一下阳台,突然喊了起来,“糟糕,我今天在玩水上项目的时候,没有注意把包包弄湿了,我的房产证也弄湿了,刚刚放在阳台上晾着,不见了!”

    “你旅游带个房产证干什么?”秦雅南愣了一下。

    “是刘长安家的啦,他交给我以后,我就一直放我包里忘拿出来了!”安暖急急忙忙的样子,“我不和你说了,我先去找房产证了。”

    说完,安暖认认真真地看着秦雅南的表情,然后认认真真地截了几个图,这才挂断了视频。

    秦雅南扭过头来看着刘长安。

    刘长安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慌”的男人,但是也感觉到了,如果换一个男人,可能现在大概会死。

    秦雅南把手机拍在刘长安手上,从包里把他家的钥匙也掏出来,面无表情地拍在他的手机上。

    “干啥?”刘长安瞧着秦雅南那副小母鸡回窝发现自己孵到一半的蛋不见了时的样子。

    “我问你要个钥匙,你就把房产证给她了?”秦雅南双手抱在胸前,一边点头,一边踩着脚跟,咬着嘴唇,伸手又扯了扯嘴角的发丝,她以前还只是觉得安暖这个女孩子有点喜欢挑衅人,现在感觉这完全就是一天生的宫斗大师吧,这话说的针锋相对啊,暗藏后着啊,秦雅南一个不慎都让她给算计了。

    “给了。”

    秦雅南没好气地瞪了刘长安一眼,气鼓鼓地往前走了几步,又跑了回来,凶狠地盯着刘长安,从他手里又把钥匙拿了回去,自己要是就这么还了钥匙,那岂不是说自己完全被安暖挫败了?秦雅南可不是那种轻易会认输的人,一百多年前还是小时候就可以为了等哥哥不眠不休不食,现在这算什么?

    安暖,来日方长,请多指教。

    -

    -

    病中惊起一大章,求个月票

    这本的话就这么来吧:推荐一本基友的书《差佬的故事》,这是一个主角在港岛电影世界当差的故事。从巡逻军装开始,和陈家驹并肩作战,与刘建明暗地交锋,跟李文斌夺位一哥!(此书又名基佬的故事,很骚。)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