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第403章 醋坛子与臭不要脸

    第403章 醋坛子与臭不要脸

    著春衣略微有些感慨,从苏大小姐精致细嫩的眉眼皮肤来看,著春衣也只比她略大一两岁,只是著春衣已经是颇有资历的歌女了,而眼前的大小姐在乱世中长着一张红颜祸水的脸蛋,却还如此骄横随性,只能说总有些人能得了命运的眷顾,羡慕不来。

    门外的声音给了著春衣一些底气,她松了一口气,叶大少爷对待弱女子总是多一些照顾和怜惜,苏眉若是继续胡来,叶大少爷总不会任由著春衣被人欺负。

    只是著春衣也明白,叶大少爷今天刚到码头,就赶来这里,想必不是找自己叙旧聊天,而是因为这个苏眉。

    苏眉随手就放下了那一包烟土,鞋跟轻轻地点了点地毯,脚尖一踢,那包让瘾君子们垂涎不已的极品烟土就滑溜到了巴洛克式沙发底下了。

    “我最近准备开一家歌舞厅,这就是我们今天见面的原因。”苏眉说完,坐在了沙发上,眉目间没有什么表情,似乎也不担心著春衣不配合。

    看来这位苏大小姐的风格就是不给人选择,著春衣也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叶少爷护得了她一次,却护不了她一世,女人若是因为争风吃醋产生的怨怼,最是念念不忘的长久,古今莫不如是。

    洋人警卫拉开了门,著春衣转过头去,脸上已经不见一丝委屈和倔强,露出气氛和睦的温柔笑容,看着眼前犹带风尘倦怠,却依然风度翩翩的叶少爷——叶辰瑜。

    苏眉并没有回头看叶辰瑜,只是神色平淡地看着描绘了彩漆的窗户,手指在沙发上圣西尔细羊毛彩色织毯面料上摩挲着,那白嫩如葱的手指尖缓缓滑过织毯图案上希腊神话诸神的身体,慵懒而优雅。

    “好久不见。”叶辰瑜微笑着,取下了帽子交给著春衣。

    著春衣伸出手来按在他的衣领上,动作轻柔地帮他脱去了大衣,一边说道:“真是好久不见呢,你走的时候我种了一盆紫罗兰,今天正好开花了。”

    “那我等会去瞧瞧花。”

    “你先坐,我去把花儿端来。”

    “好。”

    著春衣嫣然一笑,退出了包厢,她知道苏眉因为什么而来,也知道叶大少爷的心思。

    “真是天生的狐媚子。”苏眉低声呢喃,这些风尘女子讨好男人的小手段真是不着痕迹,她就不信著春衣会特意为了叶辰瑜种什么紫罗兰,说不定著春衣转头又对别的男人说这番话,下次换一个小猫小狗的话题。

    苏眉的食指摇了摇,两个警卫便也走了出去,守在门口。

    “表妹,别来无恙。”叶辰瑜和苏眉坐在了同一个沙发上,这样苏眉即便扭头看着窗户,眼睛里也得装一个人。

    “早些时候染了风寒,在南梅园歇了半个月,瑾妹和子清过来玩,我才知道你去了阿根廷,瑾妹和子清在世界地图上找了半天,才寻着那地方,隔着这里十万八千里。”苏眉的声音就像窗外的温度一样清冷,他爱去哪就去哪,反正自己也管不着,不过自己来找著春衣,他倒是要来管了,真是让人愤懑。

    苏眉眉头皱了起来,轻咳了一声。

    叶辰瑜摸了摸茶壶边沿,倒了一杯水,“多喝热水。”

    苏眉没有接,指了指茶几示意他放下。

    “英国驻阿根廷大使叫马尔科姆·罗伯特森,在他的牵线下,我把在阿根廷的铁路都卖给了威廉·威尔怀特,早些年的时候我们合作建成了雷蒂罗到堤格雷的铁路,那是阿根廷周边诸国第一条电气铁路……趁着现在还是修铁路的热门时期,我都脱手了。”叶辰瑜解释了一下自己在做的事情,自己这个表妹天生就是喜欢做生意的人,这种事情一讲起来就能转移她的注意力。

    “形势变了?”苏眉坐直了身体,露出倾听的神色,尽管和叶辰瑜依然有着难以启齿的深仇大恨,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可以在他身边学到很多东西,否则她哪能偶尔会想着一点他?

    “现在阿根廷是世界第八大铁路网,百分之七十的里程在英国人手里,这里面利润太大了……而且相关的维护,驾驶,很多工作都是英国人在干。阿根廷政府给了很多免税政策,铁路沿线的土地也是铁路公司管辖,甚至有保障外国铁路公司年度利润率不得低于7%的补贴制度……这些年也赚的够多了,可以收手了。”

    “钱没有赚够的时候。”苏眉不同意,“难怪你那么多钱从我手里把铺子赎回去。”

    苏眉并不认为自己趁火打劫有什么不对,就算她不下手,以前叶家那情况,别人也会下手,便宜了别人是便宜,干嘛不能便宜她?更何况一切都是因果循环,她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她的眉眼间没有愧意,只有淡淡的,几不可见的羞意,趁他不留神,嗔恼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在他转头之际恢复了冷淡的模样。

    “其实从南海公司时期……”叶辰瑜顿了顿,“其实经历过上次世界大战,英国的国力已经大不如前,对外投资放缓,在阿根廷的影响也会减弱。当地的政治并不稳定,越来越多依赖民众力量而非传统政治寡头和外国势力代言人的民众领导人出现以后,他们首先就会免掉外国公司的种种特权与待遇,最终将外国铁路公司收归国有……那时候就没法出手了。”

    “你觉得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大大小小的军政府势力?你只要扶持军队,保证自己的铁路里程就好了,只要他们没有一个能够影响和统治全国的势力,再联合英国和美国方面的势力,让他们自相残杀,互相制衡,永远需要寻求你们的支持,那不就好了?”苏眉不解地看着叶辰瑜,这样简单而理所当然的办法他不可能想不到吧,“我看了地图,阿根廷就在美国下面。”

    “英国对阿根廷的投资潮,最主要的就是一百年前南美诸国开始独立,稳定发展了一段时间,对外国资本产生了极大需求,所以英国并不满足于单纯的商品输出,开始对照明,供水,下水,铁路,港口等等各方面的投资。能够影响和控制一个稳定发展的国家,带来的利益更为动心。只有感觉到能够威胁自身的国家,才希望它分裂和战乱,这是比利益更大的政治需求……归根到底到最后当然也是安稳的吸血。最重要的一点是,我需要钱了。”

    “生意做大了,对于政治环境和国际形势都需要关注啊。”苏眉自愧不如,苏家家底丰厚,生意很大,但是关注的还是自家一亩三分地需要打点的各路大小阎王而已。

    “下次再和你讲南海公司卖股票的事情。”叶辰瑜笑了笑,“你身体没好,早点回家休养。”

    “股票?我家现在还有招商轮船局和开平矿物局的股分票……不过那是老太爷给李鸿章面子,送了钱进去就没有想着能拿回来。”苏眉兴趣盎然地问道:“南海公司又是什么你在哪里办的公司?”

    “不是我办的。”即便是叶辰瑜也不愿意为了在小女孩面前夸夸其谈而揽下这档子事情,他就是促成一些人买卖股票,至于这家公司拖累了英国大伤元气,英国股票市场经过一百年才走出南海公司的阴影,那和叶辰瑜当然没有什么关系,那是某个加入了皇家科学院并且成为牛顿好友的爵士干的,更何况就像牛顿一开始狠赚了7000英镑,最后巨亏20000英镑,也不过是贪心不足而已,和旁人何干?

    那可是十八世纪的事情了。

    “我打算开一家远东最大的歌舞厅。”说了一会子话,苏眉脸颊上有了淡淡的红晕,气色也好了不少。

    “你就用这个理由解释你这段时间为什么成为了所有的歌厅舞厅都想拒之门外的恶客?”叶辰瑜似笑非笑。

    苏眉咬着嘴唇,怒视着叶辰瑜,发现他笑容不减,终究没有办法一直和这样厚脸皮的恶人对视,苏眉扭过头去,粉嫩的耳垂上生出一层浅浅的红晕。

    “顾联承的百乐门七十多万而已,便已经号称远东第一,我打算投两百万,把这里最红最漂亮的歌女舞女都挖过去。”苏眉当然有着自己名正言顺的理由,至于最红最漂亮的歌女舞女都挖来了,叶辰瑜没地方玩去,那也只是顺带做的小小恶作剧而已,想来他要再和那些狐媚子打情骂俏,也只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感觉大概也会浑身不自在的很,久而久之没有乐趣可言,便也能收心了。

    “你的歌舞厅能不能远东第一我不知道,但你是远东第一醋坛子是肯定的。”叶辰瑜了然于胸地点头。

    “谁……谁是远东第一醋坛子!你以为我会吃你的醋吗?你和这些女人勾勾搭搭关我什么事?你少自作多情……你自以为是……”苏眉顿时面红耳赤,急不可遏地坐直了身子连忙分辨着。

    叶辰瑜伸手握住了她如杨柳枝一样轻柔纤细的腰肢。

    苏眉身体一僵,本就粉粉如桃花的脸颊,那泛滥的胭脂色便浸染到了脖颈之上。

    “你怎么会感染风寒半月?按道理你现在很难生病。”叶辰瑜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我掉进水里了。”

    “原来如此,以你原来的体质,只怕得躺两三个月了,现在还是好了许多。”

    “关你什么事?别假惺惺的样子,你去阿根廷我都不知道。”

    “我帮你揉揉小肚子,驱驱寒气。”

    叶辰瑜将温热的手掌放在了苏眉的小腹上。

    “表哥……男女授受不亲,请自重。”苏眉瘫倒在叶辰瑜怀里,娇喘吁吁。

    “我晚上来找你。”

    “你敢!我在床下埋伏……埋伏三十个……十个警卫。”

    “那不是谋杀亲夫?”

    “臭不要脸啊你……呀……你的手烫着我了……”

    -

    -

    -

    -

    又感冒了,不过眼睛和牙龈已经没有问题了,一般感冒我都能撑的,但是到今天凌晨一直有些发烧,躺着没动弹,叶辰瑜和苏眉的章节,没有办法敷衍了事,状态不好真没法敲键盘。

    感谢终南天子的慷慨打赏,为本书再添一位盟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