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第403章 叶辰瑜,苏眉

    第403章 叶辰瑜,苏眉

    刘长安搞不清楚尼古拉·特斯拉生物研究中心和卡恩斯坦夫人的关系,但是他可以肯定管圆既然在山谷中获得了进化,那么山谷中的基与皮尔能够为他背书……证明管圆的能力来自于尼古拉·特斯拉生物研究中心。

    他所认识的那位红发少女特斯拉,跑到原子弹爆炸中心去看热闹之后无影无踪,要说她和现在的尼古拉·特斯拉生物研究中心有关联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福岛事故都制造出了许多野生奥特曼潜伏在海底蠢蠢欲动,那么红发少女特斯拉在原子弹爆炸时获得进化也未可知。

    或者她本来就是某种奇异的生物,例如外星人,观察者,海底触手怪,熔浆生物,地心居民种种。

    外形拟态又不是什么稀罕的能力。

    时隔将近80年,刘长安还是没有弄明白她当初跑到战区来找他去看原子弹爆炸的初衷,也想不明白她要是没死,这些年又跑去哪了。

    难道现在又找上了自己?这倒是让人期待,可老是派些小喽啰出面,未免又增加了些疑惑。

    也许不是红发少女特斯拉,是另外一个江南少女也未可知,刘长安没有仔细分析过,但是种种留意过的细节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模糊推理,产生的直觉让刘长安找到了一个目标人物。

    或者这个剧本能够给他更多线索来确定。

    刘长安拿出了剧本,随手翻了一页,看到熟悉的两个名字:叶辰瑜,苏眉。

    电影不管怎么样,这剧本确实引起了刘长安的兴趣,回家慢慢看吧。

    刘长安在菜市场买了一斤捆鸡,摊主直接切了,淋上香油,辣椒油,蒜蓉凉拌。

    这种捆鸡和更为常见的素鸡不一样,用的是鸭肠,鸡场和猪小肠捆绑在一起,入口微苦的味道来自于猪小肠,然后才是带着些嚼劲的肉味,用来下酒相当不错。

    回到家里,拆了上次柳月望带来的一箱子五粮液,既然送来了,刘长安也没有客气的意思,柳月望占他的便宜太多了,想来以后会更多,喝她一箱子酒不算什么。

    刘长安提着一袋子捆鸡和酒来到了楼下的房间,把捆鸡倒在了碗里,和酒一起放在了床头桌子上,然后坐在了床头开始翻开剧本。

    关上门,房间里阴暗而安静,床头灯的橙色光芒有着独特的感觉,刘长安吃了一口捆鸡,慢慢咀嚼着,再来一口酒,平凡人生中舒适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是一个发生在二十世纪初,远东纸醉灯谜最奢靡之地的故事:

    那时候最赚钱的生意便是烟土。

    鸦片贸易也一直是这里的主要行业之一,不仅是洋烟倾销和中转最重要的市场,也是国产土烟的集散地。

    无论是南市,闸北,法租界又或者公共租界,到处都是烟行烟馆,在法租界的法大马路附近的中华里,宝裕里,宝兴里一带,是远近闻名的烟土中心市场,曾经为了应付舆论,法租界明面禁烟,而实际上租界内私设的烟铺燕子巢,多达近万家……

    那时候号称四大公子之一的卢友佳刚刚因为给露兰春喝倒彩而结识了黄金荣,于是军阀和流氓成功地结合,把贩毒事业大大推进了一步。青帮的沈杏山纠结了八股党专抢潮帮的鸦片,杜月笙领了黄金荣的命令,组成了小八股党,开始了他风光无限的人生。

    这绝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却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仿佛只能看到弥漫在整个城市上空的鸦片烟雾。

    除了鸦片,这个城市还有数不清的歌厅舞厅,提供着各种各样的声色娱乐。

    宝青坊便是其中最当红火热的一批舞厅之一。

    著春衣和往常一样,待到下午四点才来到宝青坊,做头发,化妆,选择晚上登台的首饰,换了衣服喝茶吃点心,等着晚上最火热的时间再登场。

    作为宝青坊的台柱子,著春衣很满意现在的待遇……如果当初捧她上位的叶少爷能够再多来几次点她相陪就更好了。

    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姐们都喜欢叶少爷,只要是叶少爷欣赏的女人,总会红起来,他出手阔绰,还擅于写歌,著春衣就是得到了叶少爷的一首歌而开始走红。

    谁都喜欢叶少爷的钱,谁都喜欢叶少爷的歌,谁都喜欢叶少爷……这个人。

    接到消息,叶少爷今天乘船到了洋口码头,晚上要是能来宝青坊就好了……著春衣也知道希望不大,总有些胆大的狐媚子半路“偶遇”叶少爷也是常见的事情。

    晚上八点,著春衣准备登场,经理把她引到了一间包房外。

    著春衣有些疑惑,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小舞女了,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来到这里没有预约就点台。

    期待着今天叶少爷也许会来,著春衣已经说了今天晚上不接任何人的点台。

    “叶少爷。”经理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尽管经理的笑容有些古怪,但是著春衣还是雀跃着敲开了包厢门。

    经理站在外面带上了门。

    著春衣走进包厢,柔软的地毯尽头是一个身形纤柔的背影,站在窗口看着迷离的霓虹灯,两个荷枪实弹的洋人警卫一左一右地守在门口,著春衣知道这些洋人警卫属于雇佣兵,乱世之中豪门养着私兵并不是一件稀罕的事情。

    可即便这个背影戴着男式礼帽与西服,著春衣也知道那不是叶少爷,而是一个女人。

    “著春衣,据说名字是叶辰瑜给你取的,取自王翰的《春女行》,镜边含笑著春衣。”背影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著春衣。

    叶少爷?这分明是个姑娘。著春衣已经知道自己被经理给骗了,只是这样对自己家的台柱子,只怕这位“叶少爷”也是宝青坊得罪不起的人……可是一个女人找到宝青坊来要见著春衣,无非就是争风吃醋的事儿,看着排场和气势,假冒的“叶少爷”的名字,只怕是和真正的叶少爷脱不了关系。

    既然是和真正的叶少爷有关系的女子,跑到这里来争风吃醋,宝青坊确实得罪不起。

    “你可知道《春女行》里有一句,君不见楚王台上红颜子,今日皆成狐兔尘。”少女打量着著春衣,嘴角带着戏谑嘲讽的笑容。

    “那小姐可知《春女行》里也有一句,落花一度无再春,人生作乐须及辰。”眼前的小姐气势虽然做作了大妇面对小妾生杀予夺的威严模样,但著春衣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

    “好巧哦,这一句里还有个辰字。须及辰,须及辰,一语双关,不错,不错。”少女走近著春衣,吸了吸鼻子,“没有烟土味,难得,难得。”

    “叶少爷不喜欢女人身上有烟土味,姐妹们都知晓,要想得到叶少爷的青睐,不能沾了烟土,那味道可是洗都洗不掉的。”著春衣双手握在下腹前不动,任由眼前的少女绕着她转了三圈仔细打量。

    “你能得到他的什么青睐?”少女突然捏住了著春衣的下巴,脸色阴沉,“别以为我不知道,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碰过你,像你这样放出话去说叶辰瑜是自己恩客的小狐媚子,多得是!”

    “你又是他的什么人?你要名正言顺,何须来和我们这苦命人争风吃醋?”著春衣微微笑着,只是眼前的少女不过十几岁年纪,这眉眼间的冷意和决断,却让人暗暗心惊。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拿钱离开宝青坊隐姓埋名。第二,尝尝这一包上好的烟土。”少女放开著春衣的下巴,拿了一包烟土出来。

    著春衣神色一变,她知道对方其实没有给她选择。

    这时候包厢门敲响了,一个著春衣熟悉的声音温和地响了起来:“苏眉,我知道你在这里。”

    苏眉?她就是苏眉?著春衣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女,原来她就是最近频频在歌厅舞厅里闹事而名声大噪的苏大小姐。

    -

    -

    给点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